[小說][BL] 共犯(3)

如果說他在開門前沒有期待來人是誰的話,那絕對是騙人的。才剛拿到晨宇給自己的信就傳來門鈴聲,他心底冒出的名字只有一個。

「嗨,好久不見。」

建緯的表情僵在開門之後,儘管來人的笑容燦爛如陽光,但他的情緒卻如對比般的低到谷底。他看著恩澔,有些困難地開口:「嗨,怎麼會出現?」

「我每天都會經過這邊,今天剛好發現燈亮了,想說你可能回來了,就來按門鈴看看了。」說話時的眼神沒有離開過建緯,笑容也一直保持著。

建緯沒有戳破恩澔的謊言,他知道恩澔的住處跟這裡完全反方向,他的生活範圍也不會到這邊來,連恩澔到學校到打工的地方甚至回家的方向都不會經過這邊。這也是當初建緯去拜託恩澔收留自己也是這個原因:到一個不會再跟這地方有連接的地方。

但他最後還是回來了,心情卻沒有比離開前清爽多少。

恩澔看建緯只是低頭苦笑沒有回應,嘗試地再問了下:「剛回來嗎?吃晚餐了沒?要不要一起去吃?」

建緯想了下,點了點頭。剛下飛機就開始打掃的他,的確是有些餓了,「等我一下,我去拿錢包。」

轉頭回屋子裡,才發現手上還握著剛剛發現的信。這信握著握著,總覺得有些燙人。將信再放回原位,拿了錢包就往外走,他無法否認,他很恐懼信的內容。

晨宇從來沒有用過這種方式跟他說話,儘管他知道晨宇應該藏了很多話在心底,也曾經嘗試想要問出那些是什麼,但失敗了幾次之後他放棄了。只要晨宇不想說,他用盡方法也無法問出來的。

所以信裡面究竟會寫了什麼,是晨宇捨棄掉當面對自己說的方式而想說的事情,建緯不知道但也感到恐懼。

只是吃個很普通的路邊攤,建緯卻可以感覺到恩澔全程都很緊張,而他到現在才知道,原來恩澔是這麼單純的個性。儘管他們已經認識了六年。

吃飽飯才剛走出攤子,恩澔就拉住建緯:「要、要不要到我那邊坐坐?」

建緯看向恩澔,他知道恩澔閃爍的眼睛代表著什麼。他嘆了口氣:「耗子,我剛回國,想先休息了。」

「那我送你回去。」

雖然很想要回絕,自己又不是什麼小女生,哪需要什麼接送服務,但想了想,一開始拒絕恩澔拒絕得不夠徹底的是他自己,現在恩澔眼底裡的期望全是他一手造成的。他不再說話,跨步開始往前走。

恩澔見建緯沒有拒絕,就當作他默認了,急急的趕上前走在他的身邊。那晚上他抱了建緯,儘管事後建緯沒有接受他的告白,只是看到建緯身旁不再緊跟著晨宇,他怎麼可能不覺得自己還是有那麼一絲絲希望。

兩人有些距離的走著,除了偶爾恩澔問起建緯在英國的日子暫時打破了沈默,還好車水馬龍的聲音不至於讓兩個人之間太過尷尬。到了建緯的住處,建緯笑了下說聲再見就準備往裡走,恩澔忍不住伸手拉了建緯的手。

「建緯……我、我能進去嗎?」

他知道這房子是建緯考上大學之後他家裡的人買給他的,也知道這房子除了晨宇入住外,從來沒有任何同學進去過這房子。雖然跟建緯只是有過一夜的親密接觸,他也不覺得這樣就能夠在建緯的心中有什麼『特別』,但他想賭現在建緯身旁的空位,只要有任何『機會』他都不願放棄。

建緯楞了下,房子雖然並沒有刻意不讓別人進去,但下意識的覺得似乎有別人踏進去,晨宇的味道就會消逝些。

看著恩澔期待的眼神,他知道給錯期待的是自己,劃下結束的也該是自己。「耗子,那一晚我跟你說的話你能理解嗎?」

恩澔沈默,彷彿只要點頭或是應答,就等於承認了自己就像那夜建緯說的,不再有任何機會。

「那晚是我不對,不該留戀你的體溫而沒有推開你。」嘆了口氣,建緯知道自己的一字一句現在都在傷害著恩澔:「雖然這對你很不公平,但也是因為你我才明白他不是可以被替代的。」

「替代……」恩澔知道後面可以不用再聽下去了,儘管他其實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代替了誰,他苦笑著抱上建緯阻止他繼續說下去:「我不在乎當替代品,但我在乎你。高中開始我喜歡你,看著你這麼久,其實你一直都知道你對晨宇是什麼感情吧。」

建緯差點想要問『是什麼?』,最後還是忍住。恩澔也不再說話,卻也沒放開手。

像是等到恩澔累積了勇氣,他一把推開建緯,「我比你想像的還要堅強,也比你想像的在乎你。我會保持距離,但不要完全拒絕我,至少不要把朋友關係也抹去。」

說完還揉了揉建緯的頭,「好了,快進去吧,今天早點睡,下次我們再一起去吃飯吧。」

走進屋內,建緯將自己摔進沙發中。遮住自己的眼睛,他有點發現自己當初為什麼會想去找恩澔了。除了他住的地方完全符合他想逃開這邊的想法外,他知道恩澔不會拒絕他,儘管恩澔知道自己不會喜歡上他,他仍舊會張開雙手。

他很徹底的在利用恩澔。

明白這個事實之後,他難過得在沙發上無力動彈。想起剛剛恩澔的笑容,建緯不知道恩澔是用怎樣的心情對自己綻放笑容,他也不知道他剛剛究竟是用什麼表情面對恩澔。

就算恩澔說他不在乎,但他還是徹底的利用了恩澔對他的感情,恩澔的不會拒絕,還有恩澔的體溫。他那晚幾乎是在恩澔懷中想著另一個人。

為甚麼恩澔可以那麼堅強,在聽到自己喜歡的人拒絕自己,卻還能笑著對他說話,還能笑著約好下次再見?而他,卻只想逃得遠遠的。

他忽然想起了傍晚發現的那封信。會不會晨宇也是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對自己說話,所以才用寫信的方式?

這是報應嗎?是因為他傷害了別人所以得到的報應,或是因為他小時後的任性改變了另一個人的人生的報應?他無奈地笑了笑坐起身來。

走進房裡拿起那信封,晨宇的字他看了十幾年,一直都是那樣的整齊端正,一如他小學時當班長時的作風。猶豫了好一陣子,他拿起剪刀拆了信。

他花了一個小時慢慢地看完那十張信紙。

信是晨宇要離開的前一晚上寫的,內容則是晨宇將他從小時候到現在,跟建緯相處中他印象深刻的幾個事情。高中時代晨宇是社團裡寫演出劇本的其中一個人,所以這些建緯幾乎沒有印象的回憶,晨宇寫得很生動,讓建緯有種這些事情昨天才發生的錯覺。

他一頁一頁的翻著看,越翻越不明白晨宇為甚麼要寫這些。信紙翻到了最後一頁,晨宇一樣沒有寫什麼『結論』也沒有出現令建緯心驚的內容,只有最後一句讓他瞪大了眼睛。

「這些都還會繼續下去……」建緯一邊摸著信上的筆跡,一邊念出了被撫摸的字樣。

這是什麼意思?這意思是兩個人之間還會繼續走下去?那為什麼晨宇完全沒有跟自己說任何理由就離開。為甚麼沒跟自己討論過就決定休學?休學之後又怎麼能夠『繼續走下去』?為什麼……為什麼要將自己丟了下來……

最後一個『為什麼』閃過腦海的時候,他忽然明白了。前面那麼多個『為什麼』的答案對他來說都無所謂,他在乎的只有最後的問題。他覺得自己被丟了下來,既然覺得兩人之間的回憶是晨宇所珍惜,也想要繼續共有,為什麼要離開自己的身邊?

他知道晨宇是回去繼承他家的麵館,在國高中的時候這件事情常掛在晨宇的嘴邊。他那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千方百計的想要破壞這個計畫——硬拖著晨宇陪自己去山上讀高中,硬要原本沒有打算念大學的晨宇跟著他一起上大學。

到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把晨宇回去繼承麵館這件事情,當成了他會離開自己的一個『時限』,覺得那將是最後。

他原本以為自己是引領甚至操縱晨宇的人生,現在他才明白,從頭到尾都是他跟隨著晨宇在動作。

唔………………………….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4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2 討論串
2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來福魚ㄦann...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ann...
訪客
ann...

「這些都還會繼續下去……」
根據寫作的大原則,不繼續下去就沒有劇情可以寫下去,所以繼續下去是正常的(喂
劇情好像走向好(?)的方向,這很好呢>V<" 話說回頭,其實我都想到開門之後所看到的人一定不是晨宇 但沒想到是恩澔O-O 應該說我以為他不會再出場...

魚ㄦ
訪客
魚ㄦ

真的嗎? @@
不過我滿喜歡恩澔的。
雖然他實在是太「好人」了 XD
(他沿路收了不少好人卡)

來福
訪客

蛤天吶
我這人就是愛碎碎唸說為什麼劇情要這麼可憐
可是又愛看的人啦QAQ!!!
唔哦哦我想快點看到維尼出現啦!!!
可是魚ㄦ要出差去= 3=
加油啊我等你:^D

魚ㄦ
訪客
魚ㄦ

我出差還是會繼續寫啊XDDD
只是會比較慢而已O_O
(這一次應該也不會比上次輕鬆到哪裡去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