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共犯(2)

他原本以為他可以適應的,在回到住處看到空蕩蕩的房間時,雖然心裡總是不斷的泛酸,但他拍拍自己的臉頰,告訴自己不過是少了個人罷了。

只不過是少了個一直在身邊的人罷了。

這樣的決心只持續了兩天,第三天晚上他開了燈面對空無一人的住處,呆看了熟悉的擺設一會兒後,終於像是承受不了的大哭起來。

他不知道為甚麼他會如此失控的哭,在他的成長過程中這種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他只是打開燈卻看不到任何人,看不到那個會為他早起煎藥,晚上為他張羅所有事情,從來也沒有對他生氣過的人。

而現在那個人微笑著離開了自己,彷彿無所謂的離開了自己,彷彿所有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這一點令他停不了哭泣,他覺得自己被丟下了。

那一晚,建緯學會了什麼叫做『寂寞』。

一旦明白了這是什麼樣的情緒,他覺得他沒有辦法再在這個地方待下去,連一秒也沒辦法。停止了哭泣後,他拿走自己的護照跟錢包後,就衝去了高中同學林恩澔的住處。

林恩澔開了門看見是他的時候有些驚訝,雖然很開心但有些不敢置信的表情。建緯明白這是為什麼,畢竟高中畢業之後,除了禮貌性的招呼外,他們兩個幾乎沒有再見過面。

雖然唐突的提出了想要暫住的怪異要求,但恩澔楞了下後,還是開心的答應了。反而在看到恩澔的笑容之後,建緯有些後悔,只是他不想再回去那個沒有任何人在的屋子內,還是提起勇氣踏進屋子內。

沈靜了一個晚上他決定要暫時離開台灣去英國找堂姐。其實哪兒都無所謂,只要離開就好。或許是轉換心情,或許只是自己想要逃避。

逃避想要去找晨宇的心情。

其實是有點賭氣成分的,既然晨宇都能這麼乾脆的放手,自己這麼在乎他感覺上好像是『輸了』。何況……他一直想知道,究竟他是喜歡晨宇,或只是他『習慣』了有晨宇在而已。

如果只是後者,那是不是重新再找個人在身邊就能夠解決他現在覺得寂寞的難過了?

花了幾天跟過去比較熟悉的學弟吃飯聊天,還順手幫忙推了一把。然後在準備出國的前一晚,恩澔向他告白了。他從高中就一直喜歡著建緯。

其實建緯一直都知道,高中的時候就知道了。他知道恩澔是為了什麼從美術社跑來戲劇社跨刀,也知道他一直不說出口的原因是什麼。因為那時候晨宇在身邊,雖然他故意忽視恩澔的心情只是因為對他沒興趣。

但這一晚不一樣,恩澔衝動的抱著他告訴他喜歡他很久了的時候,建緯不知怎地只想哭。感受到很久沒有過的體溫,儘管不是那個人的體溫,竟然也會如此的令人落淚。

所以那晚,他沒有放開這個他一直沒興趣的人的體溫。

但也沒有接受他的告白。於是他發現,他的寂寞,沒有辦法用別人來填滿。難過的明白了這個事實,被丟下的感覺就益發的膨脹了起來。

然後就逃到了這裡。

他睜開眼看著大狗維尼在庭院中跑來奔去的景象,忍不住有點懊惱。這幾天不管是晚上睡覺,或是像現在這樣躲在樹蔭下小憩,都會不斷的做著有關前陣子生活的夢。

他越來越厭惡自己,高智商又怎樣,所有的事情還不都是偏離了自己的掌握。當年的那些笨蛋國中生怎麼不下手再重一點?乾脆當初把自己打死就好了。建緯自暴自棄的開始亂想。

拍了拍自己身上的草泥,看見開心的朝著自己跑來的大狗,他發現就算離了這麼遠,不在同一塊土地上,不在同一個時區內,他竟然還是無法把晨宇放在腦袋中不同的位子上。

該怎麼辦?他不知道。

「我決定要回去了。」晚餐的時候,他向堂姐夫婦提出了離意。

「哦?終於下定決心啦?」夾沙拉的手頓了一下,紜澐忍不住敲向建緯的頭,「你來這邊也根本沒有真的開心過,我早就想把你踢回台灣去了。」

「真無情。」摸了摸有些疼的頭頂,堂姐對於打人這件事情還真是不客氣,但他聽得出來堂姐溺愛的語氣,「姊夫你不會覺得娶到她很倒楣嗎?」

「不會啊,她又不會打我。何況沒有她我才是活不下去的那個呢。」說完當著建緯的面就給紜澐一個響亮的臉頰吻。

「老公你好討厭,明明就是我沒有你會活不下去。」回敬更響亮的吻。

「不用在我眼前這麼恩愛吧!」建緯忍不住哀嚎。「話說你們什麼時候要生個小寶寶?你們也結婚兩年了吧?有計畫嗎?」對別人的愛情沒興趣,不過對於小孩子他倒是很喜愛。

紜澐撇了撇嘴,「我們才結婚兩年,我才不要那麼快就沒被寵的感覺了。」

「傻蛋,不管怎樣妳永遠是我的寶貝啊。」邊說邊摟摟抱抱親親愛愛。

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要更正一下,這對笨蛋夫妻的小孩子他不想期待了,肯定也會是這樣傻笨的。

「我可不可以申請醫療賠償?這世界可以這樣隨意傷害無辜的人的眼睛嗎?」

「我會把你的請款單交給你媽的。」笑畢,紜澐沈默了幾秒鐘,用了完全不同的語氣:「其實啊,建緯,我們知道的都比你以為的多一些。你爸媽不是因為你不是天才了所以才把目光放在建綸身上,相反的是要給你空間。我這樣說,相信你聽得懂,回去好好面對吧。」

「……嗯。」雖然自己煩惱的原因並不是這個,但聽到這個消息他有些驚訝。他算是低估了父母對自己孩子的觀察嗎?這樣想來,父母真的給自己很大的空間,但是他反而更對自己的弟弟感到愧疚,為了要給自己空間,反而是他要承擔壓力了。

至於自己真正的煩惱,到底能不能真的去面對,他沒有把握也沒有任何的打算,就跟決定來英國一樣,回去也只是一時衝動。

他仍舊沒有釐清自己是不是喜歡晨宇,但至少他覺得自己並不是因為『習慣』。來到英國兩個星期,也是過著被堂姐每天照顧的生活,但他的腦中晨宇的事情,晨宇的臉卻從來也沒有消失過。

這是『喜歡』嗎?他忽然不那麼執著了。畢竟手已經被放開,要怎麼再握起?

他踏近一個月沒有回來的住處,因為當初倉促離開沒有關好窗戶,所有家具都小小的蒙上了一層灰。

笑了笑,說不定哪一天,灰塵就可以直接掩蓋掉這個人的所有身影了。

畢竟是自己要住的地方,他放下行李拿起掃把,認命的打掃起房子,順手按了電話答錄機聽留言。

剛下飛機打開手機,就接了不知道幾通電話,臨時決定出國,他只有跟家人還有幾個朋友說,所有同學教授都以為他失蹤了。

知道他只是出國散心,所有人放心之後都是狂罵,他覺得他的聽力一定有受損,所以在按下『聽取留言』的按鈕時,他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

但是一聽到『您有316條新留言』的時候,他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但又怕漏了什麼重要的訊息,只好還是硬著頭皮按下播放鍵。

留言的內容幾乎千篇一律,而他的打掃進度也來到了曾經是他跟晨宇共同的房間。他們都有各自自己的房間,但睡覺的時候都會在共同的房間裡。

他沒有難過,也不會難過。站在房門前他對自己做心理準備,彷彿不這樣做打開門的時候他就會被什麼淹沒似的。真的打開門,其實也沒有他想像中的出現什麼『睹物思人』的狀況,只是他忽然在抽屜中發現了一封信。

一封屬名是晨宇,而收信人是他的信。

他拿著信愣住了,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他離開的時候完全沒有發現有這東西。正準備要開啟的時候,門鈴忽然響了,他心頭一驚,急忙跑去開門。

不知道這一回之後會不會有很多人想扁建緯…XDD

guest
8 Comments
最舊
最新 最多投票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ann...

我看完沒有想扁建緯啦!
雖然他抱了著恩澔一晚是件很過份的事(這不就是利用他的感情嗎?)
但沒有這件事他是不會知道那不是「習慣」而想起晨宇
所以這件事是有必要發生的,只可以可憐那位同學啦(毆
然後建緯就會知道他沒有晨宇「會活不下去」(借用堂姐夫的話XDD)

我要看「信」,晨宇的信啊!
總覺得那封信有些重點要出來O-O
魚ㄦ請繼續努力寫吧!我會很支持你^^

魚ㄦ

哦!!太好了。
ann 的解讀完全沒有問題@@
這樣就好QQ 我還滿怕我寫的東西大家都看不懂的…XDD

這兩個人的故事沒有小麒阿禮兩人的歡樂,所以到目前的反應比較少一點(貼在BBS上的反應)
用這種回憶交錯的方法,其實也想要更凸顯建緯的後悔感…XDD

嘿啊,明講就會想打他吼…XD
那部分我可能會這樣修改吧…凸顯建緯的後悔(爆)

ann...

沒有啊~這兩回沒有很混亂,我想我是看得明白啊!

如果我沒有理解錯誤,建緯是在晨宇離開他後,就去英國去逃避一切有關晨宇的事。
當中的回憶有他與晨宇以前之間的事,也有晨宇離開他之後那幾天所發生事情(如他去了林恩澔的住處暫住一事)但現實是他已經身處英國,不在台灣。

我的理解沒有錯吧?

其實回憶跟現實交錯的寫法很好啊!正向的描述法雖然清楚,但回憶跟現實交錯的寫法也不錯。而且這樣寫其實也不會混亂,不過真的要仔細去看(笑)

魚ㄦ真寫得隱諱耶!我都沒有想到他們有『做』@@
那我也想扁建緯!怎能這樣利用別人的感情到這一步.\/.
之前我真的以為他是單純抱了著恩澔一晚… = =”
是我想得他太單純啦吧 O-O

魚ㄦ

問一下,會覺得這兩回很混亂嗎?@@?
因為都是回憶跟現實交錯,加上這篇我預設並不長,所以寫法會比較快一下(不然就應該跟小麒他們一樣用正向的描述法比較清楚)

我自己是還好(廢話因為是我寫的)不過因為有朋友反應好像有點亂..@@;; 正在思考砍掉重練的可能性(笑)

會說想扁建緯,其實就是 ann 的那個理由啊~這樣擺明就是在利用別人的感情,某個朋友說這樣他會很想扁建緯..XD (因為她不喜歡不弄清楚自己的感情就去抱別人的人)(而且我很隱諱的沒有很明白的寫出:他們兩個有『做』(汗))

霜月狐

其實我剛看完這篇時第一個反應
就是想問魚ㄦ建緯跟恩澔那一晚是不是有怎樣
可是覺得好像有點失禮就沒問了
結果,魚ㄦ就自己先承認了 XDDD

而且我倒是不會想扁他
因為我想看他後悔時痛苦萬分的樣子
他對晨宇越是感到愧疚我就會越萌耶 (毆)
↑抱歉,因為我是ドS (掩面)

魚ㄦ

狐真是聰明….XDDD
原來你想看建緯痛苦萬分啊囧
希望我寫得出來這種感覺….XDDD
(雖然我覺得現在這個社會,跟誰上床已經不是什麼天誅地滅(?)的事情了…@@)

霜月狐

其實我是糟糕雷達特別敏銳 XDDD (何?)

魚ㄦ說得也是
現在有些年輕人對跟誰上床這種事好像都不太在意
對我這種活在傳統社會的老人來說有點難以理解呀…

可是總覺得建緯日後面對晨宇時應該還是會愧疚的樣子 XDDD
↑ 抱歉,擅自猜測了之後的情況

如果他完全不愧疚那應該會有更多其他人想扁他吧 XD

魚ㄦ

一▽一
糟糕雷達嗎?XDDDD

我也沒辦法理解啦…..Orz
因為我也是老人了(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