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15)

聽了這回答,阿禮看向茗茗。茗茗聳了聳肩,笑著喝了口茶。

「很多戀愛啊,都是突然蹦出來的。」隨手敲了敲鍵盤,「誰也不能保證明天醒來之後我是不是就忽然喜歡上你,或是喜歡上小麒,不是嗎?

也或許我等等煮個開水煮到一半,或是刷牙刷個幾下,想起你的臉就忽然愛上你了也不一定啊。」

阿禮皺了皺眉,「我不會這樣。」

「哦?那你是怎樣發現自己喜歡上小麒的?」

「……」能回答因為看到妳跟小麒很要好才真正的意識到嗎?阿禮下意識的拒絕做這樣的回答。

「你今天會過來找我聊這些事情,不也是想知道我是怎麼知道你喜歡小麒,還有我喜不喜歡小麒不是嗎?」茗茗頓了下,「雖然好像都是我在說話啦……」

阿禮瞪著茗茗。說是直覺的話這直覺也未免太準了點。茗茗的成績並不是特別突出,不過也都讓自己保持在學年前十名內。只是對於『這方面』好像太過聰明了點。

「阿禮,你一直都用那張笑臉不讓別人知道你真正的意圖,今天看到你除了笑臉外的表情真的算是我賺到了。」茗茗很開心的吐了吐舌頭,「未來就是要意想不到才更有趣,所以,以後請多多指教啦。」

阿禮難得的感到挫折感。

雖然說自家環境是那樣,不過阿禮覺得自己小時候開始的貴人運就很強。開始覺悟要幫忙家裡,叔叔的事務所剛好就有個機會讓他進去;以為小八真的被綁架了,結果隔天醒來就接到跟小八在一起的人打來的電話,事情平靜落幕。

加上還算是會看人臉色的分辨力,讓阿禮一路一來都還算是順利。

他難得的覺得遇上茗茗有種看不清楚的挫折感。他看得出來茗茗的興趣不在小麒身上,可是她的態度也表示得很曖昧。加上茗茗的個性跟小麒很處的來,選修的課程也都很相近……阿禮拿起課表,這學期跟小麒重疊的課程除了必修之外,好像沒有其它的了。

他的選課一直都有目標,自己來念大學也是要個學位證書,他自己也有打算繼續念上去——如果可以的話。所以他的選課一直都是以朝數學研究為主,除了既定的必修課程外,他選修的都是冷門艱澀到不行,同班一起上課的都跟他一樣是數學狂熱份子的學長姐。

但是小麒不一樣,小麒的選課就跟他的個性一樣。除了規定的必修課程之外,阿禮那時候看到小麒的選課,又是橫跨中文系,又是觀光系,甚至他還看到小麒去上自己最不擅長的英文系的課。

 

『你課選得這麼雜啊?』開學那時候他看了小麒的選課單之後就這樣問了。

『嗯,反正扣掉必修學分之外還有這麼多學分,不浪費錢又可以去學有興趣或是想聽聽看的課不是很剛好嗎?又不用多花錢……』還在學校網頁上查著別系課程的小麒,沒有回頭的這樣回著阿禮。

『你還要選其它的課?』阿禮看著小麒電腦上的頁面,『基礎日文?你還要修語文?』

『嗯……日文應該也很好用才對。我家老頭也有些日本客戶……』

 

不知道是不是認識得越來越深入,阿禮越來越能夠理解哪些話是小麒的真心,哪些只是隨口說說的。像是每次小麒總是抱怨他家的老頭怎樣無理怎樣愛鬧,但是在很多小地方總是會向著家裡,小麒的選修日文跟選修英文,阿禮知道都是為了他家的公司而選的。

選課的課程差異不小,小麒有參加社團晚上會在家的時間也不多,表示兩個人見面的時間真的並不多。阿禮抹了抹臉,他記得上次他有意無意的問了茗茗的課表,雖然不是每個課程都一樣,但語言系的好像都有……

阿禮忽然驚覺自己腦子一直在課表上打轉。開學都已經過了一、兩個月了,期中考都還考完了,怎麼自己開始在意起課表跟小麒的重疊程度?他搖了搖頭,推想大概是茗茗最後那句「所以,以後請多多指教啦。」讓他忽然在意了起來吧。

他明明覺得茗茗對小麒不是那個意思,卻又總是被茗茗的笑容還有兩個人的相處模式給動搖了自己的「認為」。

他第一次發現自己很容易被動搖,他從茗茗的話語中第一次發現原來自以為隱藏很好的感情根本是赤裸裸的被看見,而他也是第一次感謝小麒如石頭般的遲鈍。

真多的第一次,阿禮苦笑著想。但也不是所有的「第一次」都是他想要的,他開始思考,他眼前有什麼路能夠前進。小麒總是笑他,什麼事情都習慣條列式的思考,生來就是理工科的料,卻被家境推去行商。

他是已經承認了自己喜歡上了小麒,但,他還沒有確定到底有沒有要讓小麒知道。他不知道小麒會不會接受,接受的話或許後面還有困難,不接受的話那就連現在和樂融融的局面都沒了。

如果他膽怯,可以保有現在還能在小麒身邊嬉鬧,但卻要有心理準備小麒身邊會多出一個『她』……但若他踏了那步,卻什麼也沒有的話怎麼辦?

心中有很多的掙扎,但是不把這問題確認,好像沒有下一個選項可以走了。這念頭閃過腦中,阿禮不禁笑了,他忽然覺得自己好像在玩著電玩遊戲似的,不斬斷眼前的路障就沒辦法進入城堡打魔王。

不過他清楚的知道,現在他眼前的路障,是他自己的心。

 

「茗茗,妳有沒有空?微方這邊的筆記我看不懂……」低著頭看著筆記的小麒,隨意的敲了敲茗茗的門就走了進去,才抬頭準備要接下去問的時候,看見茗茗的小桌子上趴了個沒見過的人,他嚇了一跳:「嚇!這是誰?剛剛啥時有人走進房子了?我怎麼都不知道?」

這公寓他的房間是最靠外面的,只要有人出入在客廳活動的話他都能夠聽到,除非他睡著了,不然他是不大可能不知道來了個人,而且還是個大男人。

小麒聽到茗茗低聲的嘀咕了句他聽不清楚的話,衝著他忽然展開了笑容:「要問筆記是吧?那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嗎?」

小麒知道每當茗茗笑容特別燦爛的時候,通常都是有條件交換。而且茗茗絕對不會浪費這種機會,絕對物超所值一滴不漏的利用到底。如果能夠不用跟茗茗有條件交換的狀況的話小麒都會避免——因為之前的經驗太累了。

但是明天臨時的微方小考讓他很緊張,這一段課程他在上課的時候很認真聽但是就是聽不懂,雖然靠交情得到了茗茗的筆記,但還是一片模糊。他本來想要去找阿禮,但偏偏阿禮今天是阿禮固定回台中家裡幫小八跟廉廉上課的日子,回到這裡也已經過了小麒的睡眠時間了。

「我覺得妳的笑容很有算計的感覺。」皺著眉看了穿著直挺西裝的男人,「反正我大概可以知道你要講什麼,可以啊,這個人等等睡我房間吧。不過妳真的要教我這邊啦!」還好自己的房間有多一個床墊,不然他也沒有興趣跟男人睡在同一張床上。

「那就先解決你的問題吧!哪裡看不懂?」

還真是轉變的快啊,小麒呆了呆,回過神馬上走上前開始問起了問題。

「所以說,這男人是你們之前說那個的古人?」小麒戳了戳這男人的西裝。

微方的問題問了一個段落,小麒自然而然的把話題帶到眼前這男人身上。茗茗雖然稱不上美女,但算是可愛,加上個性大而化之,還挺受歡迎的。當然她的筆記也是優點之一。偶爾會傳來某個系的人對茗茗有好感的消息,但總是沒看到茗茗有跟誰交往。

之前曾私底下偷偷問了,結果茗茗的回答是:『跟誰交往太麻煩了。』

那個討厭跟人交往的茗茗現在竟然會為了個『古人』跟自己交換條件,想必這個男人,『很特別』囉!

「是啊。只是我也不知道他怎麼又會出現,還穿著西裝呢。」她也跟著戳了戳那男人另一邊的袖子,想了想忽然笑了出來:「小麒,你不覺得他穿這西裝看起來還挺像牛郎的?」

「牛郎?不會啊,哪裡像?」

「不說這個,小麒最近你們社團要公演了?」看小麒點了點頭,茗茗又繼續問下去:「你這次演什麼啊?」

「路人甲乙丙。」小麒抄著茗茗筆記上額外的註解,一邊隨口回著。

「演三個人?」

「嗯,演三個長得一樣的路人角色。」他抬起頭笑了,「這次是喜劇,所以連路人都很搞笑。茗茗要來看嗎?」

「看那天我有沒有空囉!你邀阿禮了嗎?」

「還沒耶,最近他很奇怪,連我都很難找到他。」平常就算是晚上晚一點回到住處,兩個人都會互相跟對方說自己在哪兒,可是最近阿禮,不是去網咖,但也都沒有跟自己說他在哪。「妳有聽說什麼嗎?」

該不會跟自己上次說的那些話有關吧?「沒啊,最近我也都沒跟他交談。小麒你還有其他問題嗎?沒有的話那他就拜託你囉!」

 

小麒的課業上是沒什麼問題了,不過隔天倒是發生了些『問題』。

 

這一回的阿禮根本是在走迴圈嘛!(大笑)
用了一段「不結束」的場景XD
蒼宇你辛苦啦!來到這故事還是在睡….XD
接下來繼續努力百四!(握拳)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