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12)

「我差點被你嚇死。」建緯學長在後台大力的拍著阿禮。「還好一切順利落幕,趕快收一收,晚上來去慶功吧!」

說是慶功,其實也只是在社辦買很多的零食跟飲料一起吃喝而已。儘管學校在偏僻的山上,學校除了門禁也沒有很嚴格的控管,所買來的飲料當中還是看不見酒類製品。

   「吼!社長!沒有酒算什麼慶功宴!」一旁的社員起鬨著。

「不行!我們是清新健康自然的戲劇社!喝什麼酒!要喝酒全部都給我 18 歲之後!」

「………法律規定是20歲喔,建緯學長。」阿禮小小聲的在一旁吐槽著。

阿禮一邊吃著點心一邊聽著耗子學長說的抱怨。聽著聽著他曾經以為買來的果汁中摻了酒類,而耗子學長在藉酒抱怨。但事實上,耗子手上的那杯液體,真的只是果汁。

分心聽著耗子學長的抱怨,眼睛一邊在不大的表演堂中找著小麒的身影。剛剛還注意到他正在跟建緯學長不知道在咬什麼耳朵,一個轉頭,就看到他推開表演堂的門往外走了出去。阿禮隨手抓了個還不是很熟的其他社員當替身繼續聽著耗子學長的抱怨,自己跟著走出了表演堂。

小麒不在外面,阿禮想了想,沒有急著去找小麒,他坐在表演堂外的階梯上,抬起頭看著滿天的星斗,這三天身邊的周遭的事情快速的進行後,總覺得時間過了很久很久,但其實,才三天而已。

「喂?」阿禮接起震動中的手機,手機的另一頭傳來裝的軟軟的聲音。「小八?還沒睡?」

跟小八講完今天舞台的一些趣事之後,他一邊再度叮嚀小八要注意安全並且哄著小八睡覺,一邊看著小麒從遠處走近。當小麒走到阿禮眼前時,阿禮正好切掉通話。

「你怎麼在外頭?」

「本來要找你,不過剛好小八打電話來……」

「小八!我要跟他講話!!小八小八!」小麒甚至伸手準備要去拿阿禮口袋中的手機。

阿禮皺著眉頭,「我好不容易哄他去睡,不要吵他。還說你跟小八不是同等級的,剛剛他也吵著要跟你說話。」

「真的嗎!?小八好貼心!不枉費我這麼喜歡他!」

挑了下眉,「你們不過才見了一次面而已。」

「只見過一次面不能喜歡嗎?」小麒在阿禮身邊坐下,沒看到阿禮聽到這句回答後愣住的表情,「誒,跟我解釋小八這幾天的失蹤這件事怎麼回事吧,中午你講的太簡單了……阿禮?」

阿禮壓下心中猛地發酵的某種東西,回過神的開始跟小麒講他接到小八電話之後的事情……

「所以小八就這樣呆呆的去到了嘉義還呆呆的跟那個人住了一晚啊?太危險了吧!」

「嗯,小八戒心太低了,這樣很危險。」小八的想法得再教育一番,這次算是幸運,遇到的也是呆呆的學生,所以能很單純的落幕,其他狀況還能不能這樣簡單收場就不知道了。

「……吶。」小麒目光鎖著天上的不知道那個星星,也不管阿禮有沒有在聽自己說話,就逕自的說著:「跟我說你的故事好嗎?」

「故事?」

「嗯。好奇啊!我想聽阿禮怎麼變成現在的阿禮的故事。」

「那回宿舍吧,我想喝你煮的茶。」那個發酵的東西似乎又在醞釀了。

捧著茶杯,小麒窩在自己的床上看著對床的阿禮。聽完了阿禮的成長歷程之後,他沈默了一小段時間,在心底忍不住感謝起自己家裡並不需要這麼辛苦。

他只是一時好奇,加上這幾天自己脫口而出的一些話,忽然讓自己很想知道阿禮的成長故事,所以才衝動的提出要求的。聽完之後的現在,他覺得阿禮很辛苦,才十幾歲已經要負擔全家人的家計,也難怪他的表情不管面對誰幾乎都是那固定的笑容。

小小的年紀就要闖進大人的世界,強迫著自己要快速長大,這樣的孩子只能速成的學到用笑容保護自己,或許該說是麻痺自己。

但就算理解了阿禮為什麼只有笑容後,他還是覺得這樣不對。人的情緒怎麼能全部都用笑容帶過?

小麒小口小口的喝著熱茶,心裡盤算著該怎麼回應阿禮的故事。

斷斷續續的講完自己以前的事情之後,阿禮也是第一次從自己的角度看曾經走過的這些過程。儘管這些事情的開端不過是四年前,但他卻覺得已經過了好久好久。

第一次這樣自己談論自己的過去,也是第一次他完完整整的跟不是親人的人說這些事情。以前沒有人對自己的過去有興趣,但並不是他不想講或是不願意講,而只是沒有人問過。

雖然他對於自己就這樣輕輕鬆鬆的說出了這些事情有些驚訝,但也沒覺得什麼不好。看著眼前小麒的表情,他知道小麒不會因為自己的這些過去就對自己感到同情。

他最不喜歡別人用憐憫的眼神看著他,他知道自己以前的生活會被歸類到「苦」那邊,但阿禮不覺得有到需要被人「可憐」的地步。或許是自尊心太高,或許是自卑感作祟,阿禮真的覺得用「笑」面對一切輕鬆的很多。

相處一個多月下來,阿禮知道小麒個性很簡單,腦筋也很直接,直來直往但又不令人討厭,情緒也是很直接的表露在外,跟自己比較起來,是另一種類型的受歡迎。

「唔……」小麒猶豫的開了口,看到阿禮的視線投射到自己身上,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硬著頭皮說了出口:「我的回報是我說自己的……不不,這是我朋友的故事……」

阿禮楞了下,之後花了很大的力氣才不讓自己笑出來。阿禮從來也沒有想過自己講這些事情是要什麼回禮,也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小麒問了,那自己就當成在講故事般的講出來罷了。

阿禮不著痕跡的抹去因為憋住笑卻反而擠出的眼淚,看著眼前明明不擅長說故事的小麒抓著頭思考的樣子,他忽然有種想要擁抱小麒的衝動。

這衝動的念頭來的快又猛,雖然阿禮並沒有真的執行這動作,但總算是讓阿禮明白,醞釀了一個晚上的東西究竟是什麼了。他知道這衝動跟擁抱小八的意義差很多,沒有意外的他一點也不討厭這代表的意義。

把他納入成自己的家人這個念頭,他一點都不討厭。

想破頭要怎麼把自己的故事偽裝成「朋友」的小麒,當然不會明白也沒有發現阿禮跟平常不一樣的笑容,自顧自的把自己的故事編成別人的故事。

「唔,他……嗯,他以前原來想要去學壞,我、他拿了他存了很久的壓歲錢買了一輛摩托車,不過因為錢還存不夠所以只有買50CC的車,啊、可是車、車很可愛喔!雖然叫小美可是很耐操,小美都陪我、呃我、我朋友東跑西跑……阿禮你在笑什麼?」

「不……沒事,你繼續說。」學壞嗎?阿禮實在沒辦法想像小麒學壞的景象。

「喔……他、對他有一天想要去跟著飆車,嗯?為什麼是飆車?因為飆車看起來很帥……阿禮你到底在笑什麼?」小麒看著在對床憋笑到抓著床墊的阿禮,忍不住問出口,「……我真的很不會說故事嗎?」

「不、不是你不會說故事………小麒你繼續說,我想聽你………朋友的故事。」總不能直接了當的說這時候的小麒很可愛吧,雖然說怎麼想都沒辦法想出來小麒去當飆車族的樣子。

「喔……不過我、我朋友他不知道怎麼去參加,就跟警察打聽了常常有飆車族出沒的地方。」聽到阿禮噗哧笑出來,他睨了阿禮一眼。

小麒當然知道竟然去跟警察問飆車族在哪出沒是很蠢的一件事情,可是當時他也才13歲,很直覺得式的覺得警察一定會知道。說起來他家那管區的警察也很寶,不知道是覺得小麒沒膽去飆車,還是覺得小麒就只是好奇去問,警察還真的去翻了資料,跟他講在哪一條路上有很多飆車族。

『所以你不要太晚經過那一邊喔,很危險。』

『喔,好,謝謝警察伯伯。』小麒笑著回答,但心裡卻是因為晚上就可以過去參加飆車而興奮。

『不客氣,不過我是哥哥。』有點咬牙切齒的回應。

「然後呢?你………那個朋友後來有去飆車嗎?」阿禮忍著笑問著。

「有、有啊,他去了,可是都等不到人也沒有飆車族出現,所以他就回家了。」

「警察的情報錯誤?」

「不是,」他覺得他接下來講的話阿禮一定會笑,「因為我要、呃我朋友要上床睡覺了。」

「噗,你、你朋友是等了多久?」

「我…我朋友等了很久耶!從晚上七點等到十一點,等了四個小時耶!還好那時候是夏天,不然冬天很冷的。」

「七點?」飆車族有這麼早在出沒嗎?

「對啊,因為那時候才吃飽飯。」小麒很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那……等到十一點是因為……?」其實阿禮差不多知道原因了,只是還是想確認一下。

「因為,」小麒咬著唇,心裡對自己做好被恥笑的準備。「十二點要睡覺,十一點要先回家準備……睡覺……阿禮!沒這麼好笑吧!」

小麒看著阿禮忍不住笑,誇張的笑到差點從床上摔下來。他一邊意外的發現阿禮的笑點還頗低的,一邊看著阿禮的笑臉,雖然笑得太誇張,但是這樣開心笑著的阿禮,讓小麒覺得很開心。

開心於自己能逗阿禮笑,開心於阿禮的笑容,看起來是真的開心的笑。他忍不住,跟著阿禮笑了起來。

心情起伏太大了,結果 (12) 寫了有點久…XD;;
這一對進展會很慢很慢(預告?)
但我很愛這種過程啊>//////////<
不過很開心本來只一直在我腦中的小麒隱藏設定我終於有機會寫出來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