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11)

「啥!?」

阿禮傻眼的聽著話筒另一邊的人大聲吼了一句:「我去接你!你等我!」之後完全沒有等他的回應就自顧自的關掉電話。

   本來他只是趁著搭火車回苗栗的火車上打個電話告訴他小八沒事了,也才要順便問問現在表演的狀況,怎知道電話對面的小麒才剛聽完他正在回苗栗的火車上,就急忙的說要來接他還直接掛電話。

跑來車站接自己?他有沒有搞錯?他今天的身份可是女主角,這樣亂跑看樣子建緯學長會崩潰了。

阿禮嘆了口氣,聽到火車的廣播說即將到達苗栗車站,他拿下了少少的行李等著下車。

小八的失蹤最後證明並不是綁架,傻傻的小八因為拋不下睡著的旅客就傻傻的跟到了嘉義去了。跟叔叔一大早接到小八打來的聯絡電話後就帶著廉廉往嘉義衝,確認小八真的平安無事之後才真的放心了下來。

既然平安回到台中之後,叮嚀了小八一整天不要再跟著陌生人走之後,阿禮就準備回苗栗了。

自己並沒有刻意要趕回來演戲,畢竟當初因為緊急狀態已經麻煩了維尼學長代替自己演出,才兩天的排演時間想必一定排的又累又趕,這時候又衝回去把角色拿回來演,感覺上好像辜負跟浪費了維尼學長的辛苦。

所以自己才會乾脆準備要回到學校之前才打電話通知,忘了演出時間到底是幾點,不過應該也差不多了吧。阿禮低頭看了看錶,走出火車站的時候是中午十二點二十分,不知道幾點開演呢。

「阿禮!!!」遠處傳來小麒的聲音。

阿禮順著聲音的來源轉頭看了過去,他沒有看到意料之中小麒的人,反而遠遠的看到了一個穿著民初衣服活像走錯時代,長相清秀還施著淡妝,頭髮綁著現在沒什麼人在綁的兩條辮子而且看起來髮量很多的女生,坐相不好的在摩托車上跟他揮著手。

「……」阿禮猶豫著眼前這個看起來像是小麒但又不是很想承認的人……

「阿禮!我小麒啦!」大概是注意到自己的裝扮跟以往不同才會造成阿禮那皺著眉頭猶豫的表情,小麒更大聲的向阿禮說著自己的名字。

然後就看著不是很情願的表情走近的阿禮,在近看了小麒的臉之後,笑得不可收拾。

「你也真是太過份了!」小麒不悅的一邊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一邊大聲的對後座的人抱怨著。「我可是好心來載你耶!」

「對不起對不起,你的整個打扮真的是……哈哈。啊,抱歉。」

止不住的笑聲雖然被呼嘯的風聲給沖淡,但是還是很清楚的飄進了小麒的耳裡。

「喂!你客氣點!我都還沒跟你算你昨天晃點我沒有打電話給我的部分咧!你知不知道我很擔心啊!又不是只有你一個人擔心小八!」說著說著,小麒忽然覺得緊張的那條弦忽然鬆了下來。

儘管剛剛在火車站的時候,阿禮已經簡短的跟小麒說自己沒有打電話給他跟小八平安的事情,但是現在這樣一邊想著昨天整天自己是真的很擔心的心情,情緒一整個不悅到……想哭。

連小麒自己都被這種情緒給嚇到了。

搞什麼!我是男生啊!哭什麼哭啊!不過就是擔心了一整天結果對方也沒有什麼在意而已我幹嘛哭啊!小麒在心裡這樣罵著自己卻越罵越控制不了情緒,眼淚竟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來。

「唔……抱歉,讓你這麼擔心小八真的很抱歉,我沒有即時打電話回來讓你放心這件事我也道歉……小麒?」一直沒聽到小麒反應的阿禮,納悶的問了問前方的人。

「………幹嘛?」小麒很克制很克制自己的聲音不要發出抖音。剛剛一下子混亂的心情讓眼淚掉了好幾顆,他好不容易才讓眼淚止住。

雖然小麒的車速真的是快的驚人,風吹過耳邊的聲音很大。但阿禮總覺得怪怪的,小麒的聲音就是讓阿禮聽出來有不對勁的地方。是哪兒不對勁呢………

「小八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應該早一點跟你說他沒事的。」停了一下,前面的人依舊是沒有回應看似專心的在飆車回學校,他想起了小八好像也常常這樣,悶著不說自己不開心,阿禮一邊笑著覺得小麒真的跟小八是同一個等級,一邊習慣性的就將手往前抱住。

沒有預期阿禮會有這種舉動的小麒,嚇得差點連龍頭都抓不穩,機車左偏右拐的差點就摔到路旁的水溝去。

慌慌張張的趕緊將車子穩住後,發現環著自己腰的手還在原來的地方,「你、你你……」

「我怎樣?哇塞你剛剛是怎麼回事?我差點被甩出後座。」這反應也太誇張了。

「你把手放我腰上幹嘛!!!!」

「不抓著你的話我會被甩出去啊!」

「我是說在那之前!!!!」阿禮不是很聰明的嗎?怎麼現在對話聽起來像是鬼打牆。

在那之前?「喔喔,因為我看你好像不開心,就打算要抱著你安慰一下啊。」

「蛤?這是哪門子的安慰法?」

「是嗎?沒有安慰到嗎?」阿禮把手收回來改抓後面的把手無奈的說著:「可是安慰小八很管用耶,我想說你跟他是同一個等級的……」

「你把我當小孩子看啊!!!!」

「哈哈哈哈哈哈,是差不多啊!!!」

不愧是自稱曾經想學壞但卻因為身體因素沒辦法徹底學壞,小麒從車站一路奔回在山頂上的學校竟然花不到一個小時。

「不過過程真的是精彩萬分啊!」轉彎壓車用腳當煞車甚至差點翻車的經歷全部都在這一小時內綜合體驗了。

「下次你拍一部台灣版的『TAXI』叫『歐拖賣』好了。」笑著拍著小麒肩膀的阿禮,停頓了一下笑得更大聲的說:「怎麼樣都比你現在樣子好!」

他媽的他媽的我眼前的這個人是誰啊!原本那個每次都溫溫和和的笑著的阿禮到底去哪了!小麒憤恨的看著眼前笑得亂七八糟的人:「吳禮!你個性轉變的也太大了。」

好不容易止住笑聲的阿禮,笑著對著小麒說:「因為有人要我不要像是要隱藏什麼的笑啊,所以我就照我本意的笑了。」

聽出來是在講自己那晚說的話,小麒忽然窘了:「是、是這樣嗎?可是也不是所有事情都值得笑得吧。」

阿禮靜靜看著小麒。

「像小八失蹤的那時候,明明你應該要很慌的,但是幹嘛還要微笑的叫我不要擔心?把自己的情緒表現出來有這麼困難嗎?我是不知道你的成長背景啦,我也知道我們也只認識一個多月,但是好歹因為住校的關係每天都在相處,沒有必要這麼見外吧!」

一口氣把那晚上想講的話講完,腦袋一整個像是死結被打開的清爽。

「我講完了。我想講的就是這樣!啊!時間快來不及了,快去表演堂!!」說完伸手就拉著阿禮往前奔去。

專心往前奔走的小麒,沒有注意到阿禮嘴上的越來越向上揚的弧度。

「對不起!我回來——」話還沒講完,小麒就被比自己稍微高一些的建緯學長給撲上。

「小麒—————還好你回來了———」建緯學長一臉快哭出來的扒著小麒不放。

小麒這才發現,建緯學長身上也穿了一件跟自己一樣的服裝,臉上一看就知道是二姐的手藝,除了沒有自己頭上這頂假髮之外,其餘的都一樣。

「學長要代替我上場?」這樣也好,樂的輕鬆。

「才不要!我根本就沒有背你的台詞。我是打算叫維尼竄改劇本,說女主角是啞巴。」建緯學長理直氣壯的說著:「你的台詞很多耶,哪有可能短短兩個小時就背完啊……啊!阿禮你也回來了!小麒你真的是衝出去接阿禮?」

「對啊。」

「那幹嘛不說一聲再走!這麼急著衝出去我還以為你怕了不想上台了。」

小麒抓抓自己的頭傻笑:「我忘了。呵呵。」

「不管怎樣!你快去準備上台了!」建緯學長把小麒往後台的準備室推去。

一往前推,才發現小麒還緊緊拉著阿禮的手,「啊,阿禮,小八沒事吧?!哇!現在沒時間,既然你在這邊表示沒事了,現在我先處理小麒唷!等等再來問你。」說完就硬把小麒扯進去。

阿禮微笑著看著小麒被建緯學長扯了進去,他只小小聲的說了:「好的。」之後,就打算要到表演堂前面去找位子坐,才一抬腳自己的手就被人拉住,轉頭一看,原來是維尼學長。

「學長?」

「你可終於回來了,不過沒那麼簡單就讓你坐到觀眾席去喔!」

「啊?」不會吧……

「我不要再跟那個瘋子演戲了……」維尼學長皺著眉頭不知道在碎碎念什麼,一把扯住阿禮,就往另一邊的準備室拉去。

雖然臨時又把明邐的角色丟回給阿禮演出,但是阿禮雖然偶爾小小的忘詞外,一切都演出得很順利,只除了——

劇情已經到了最後,豫暘準備要帶小春走,結果遇上了明邐。明邐看到豫暘出現氣的拿下放在大廳上的刀往兩人砍去。

不知道是因為家裡剛經歷一些事情,加上奔波回來學校馬上就被扯上舞台,當該到明邐說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好心收留你的!」的台詞時,卻發現阿禮沒有舉動。

阿禮發呆的這個舉動不僅讓同在舞台上的小麒跟耗子學長愣住,連台下的觀眾也察覺到台上的不對勁。

『阿禮?』距離阿禮最近的小麒小小聲的問著。『阿禮你還好嗎?』

發現阿禮還是沒有什麼動靜,楞楞的看著小麒發呆,耗子學長做了個眼神決定要自己演下去,就當耗子學長一把抓住小麒的手就要往後台退的時候,阿禮這時候忽然往前一抱。

阿禮抱住小麒,忽然大聲的喊:「你不能跟他走!」

說完之後三個人都一愣,阿禮喊完這句話似乎也清醒了,但卻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舞台上忽然靜默一片。

耗子學長雖然是追著建緯學長到戲劇社,但也好歹有過幾次的演出經驗,回過神之後,他拿起了手上的假劍準備直接就往阿禮身上砍,阿禮直覺反應就往後退去。

「明邐!放開小春,不要再接近小春了!」

阿禮楞了下,拿起手邊的假刀,大聲的吼出:「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好心收留你的!」

在耗子學長機智的協助之下總算順利的把劇拉了回來,台前台後的人全部都捏了一把冷汗。

最後一段是很想寫的,不過寫出來之後覺得怪怪的T口T
不過可以寫小八的故事了耶耶耶耶XDDDD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