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10)

坐在冷清的客廳中,阿禮緩緩掛上電話的話筒。突來的十二聲鐘響讓他望向叔叔家中古老的鐘。

那是爺爺家唯一剩下來的東西,機械式的古老立鐘,鐘擺左右的搖晃著,就像是阿禮現在擺盪的想法。

   『這鐘,』他想起了爺爺最後說的話,『不去幫它拉鍊子的話,它就不會繼續走了。阿禮,你要當幫你爸爸拉鍊子的那個人……』

那時他才多大?小三?小四?還是更小?他忘了,他只知道他楞楞的聽不懂爺爺說的話,爸爸哪來的鍊子可以拉?又怎麼會拉了才有辦法往前走?

直到他小五那年,小八因為被送去急診而被診斷出嚴重營養不良為止。

他一直都知道家裡不富裕,小康也稱不上,雖然不到貧苦人家。但他卻第一次發現,原來兩個大人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不會支撐家裡的支出。他們不是不會照顧孩子,畢竟自己跟弟弟妹妹都平安長大,只是他們習慣讓孩子用最好,卻沒有做好金錢分配,一旦經濟來源出了問題,就會一下子崩壞。

他看著才五歲的小八,躺在急診室的臨時病床上打著點滴,小手緊握著自己睡的不安穩的臉,他終於懂了爺爺想要對他說什麼。

雖然他始終不知道爺爺為什麼會對那麼小的自己有信心,或許那是沒辦法的選擇,但他知道,這一夜開始,他不努力長大不行了。

那一天開始,他開始幫爸爸整理帳務。小學六年級的暑假,一起畢業的同學都為了國中的準備而上補習班,阿禮也很努力的唸書,只是他看的全部都是財務管理跟股市入門的書。然後一路走到今天。

阿禮重重的將自己埋進叔叔家軟的不像話的沙發中,用手摩擦著臉嘆了口氣。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叫他不要再笑了。第一次有人叫他不要再為了掩飾什麼而笑了。

那一夜之後,為了要說服叔叔借自己這個還在讀小學的姪子一筆錢,他花了一年半在叔叔的事務所幫忙,同時還要處理爸爸公司的財務。每個同學下午放學後玩遊戲的時間,對他而言,就是對著各式各樣的客人笑著。

有心疼自己還小卻要幫忙工作的客人,也有覺得他是小孩子就瞧不起的客人,在自願或勉強聽自己講解產品內容的時候,通常表情都會轉成不可置信,然後不管剛剛是否還在稱讚自己乖巧跟聰明,這時候就只會叫自己去找大人來,又或是莫名其妙的惱羞成怒大罵著自己。於是他笑,適時的表現出自己是孩子,隱藏自己的想法,隱藏自己的恐懼。

努力作功課的股市資產慢慢增加的同時,他也不用繼續待在叔叔的事務所中可以專心的幫忙爸爸的公司。雖然爸爸在這段時間也被訓練的必須要振作,拋開以前不切實際的想法,但已經養成的習慣,卻怎麼樣也改不掉。

遇到什麼事情,遇到了什麼人,都是先展現笑容的習慣,他自己從來也不覺得哪裡不好。在他仍舊不習慣的商場上,不直接展現出自己的情緒才是最保護自己的作法。擺到跟一般人的交際,阿禮也一直相信這樣也是最好的。

一直以來,從來也沒有人發現,連自己的家人都深深的相信阿禮的笑容是因為阿禮的個性好,就如同他的名一樣:「有禮」。一直以來,連自己都快相信,這已經是身體的一部份。

卻被一個才認識一個月左右的人給全部看穿。

阿禮望著仍舊左右擺動的鐘擺,緩緩的思考著,內心那莫名的激動是所為何來。

被刻意調晚的鬧鐘叫醒的小麒,把鬧鐘按掉之後臉又蒙進了被子中。

一整晚腦袋不斷的轟轟作響,結果根本就沒有睡著,小麒感覺著腦中的耳鳴,嘆著這一天大概又要浪費掉的時候,建緯學長大力的推開門:「小麒!快起床!趕快來排練吧!」

小麒沒有比現在更想咒罵為什麼宿舍的門都沒有鎖。他開始考慮把開學給的那把大鎖鎖住房門。

「學長……你不是沒有演出?為什麼是你來叫我?」頭探出了被子但沒有任何起床的意願。

發現小麒臉色不好的建緯學長伸手探了探小麒的額頭:「嗯……還好,沒發燒。你臉色真不好看。維尼已經去排練啦!不知道為什麼耗子今天很勤奮的一大早就找他去了。」

「排演殺掉明邐那一幕嗎?」

「你怎麼知道?」

「他們昨天晚上就一直在排練這段……」

從來也沒有來過自己寢室的耗子學長,大概是從建緯學長那邊得知維尼要代替阿禮演出明邐的角色,昨天晚上自己還在跟維尼學長對戲的台詞的時候,他就興沖沖的跑過來說要排練這段戲。少說這一段在小麒眼前至少重複了五次……

建緯學長皺了皺眉頭:「我怎麼不知道他這麼喜歡這一段故事?不管怎樣,快準備準備起來排練了!」像是忽然想到某件事般,「對了,阿禮昨天有打電話給你嗎?情況怎樣?」

「學長,你聲音好大,我沒睡好一直耳鳴……」頓了一頓,想起了昨天自己莫名的那句低吼,想了一晚上還是沒想出原因。「他平安到他家了,沒有接到勒贖電話,正在準備等著警察協尋……」

「嗯,希望平安落幕什麼事情都沒有。」這幾年動不動就是撕票,光是『綁架』兩個字就很讓人心驚肉跳。

「嗯。」小麒從床上坐起身子,「小八一定會沒事的。」

他再度下意識的把視線望過去放在舞台邊的手機。

沒響。

今天已經過掉一半,小麒卻覺得好漫長,心裡忍不住怪起了阿禮,明明說好要保持聯絡通知小八的狀況的,怎麼都沒有任何電話過來。

「那你就打過去好了。」維尼學長看小麒這麼心不在焉,忍不住將小麒的手機拿到小麒眼前。「你今天已經看了它二十幾次了,這麼在意就打吧,不然你排戲也沒辦法專心。」

小麒接過手機,猶豫了一下之後:「可是我不知道他手機號碼。」

「那昨天你怎麼知道他到家了?」

「他傳簡訊給我的……」

「……那不就有電話號碼了?」維尼學長翻了翻白眼,像是受不了般的離開了舞台邊。

小麒再度覺得自己真的是腦袋不靈光。敲了敲自己的笨腦袋,小麒按下了阿禮的手機電話。

「您所撥的這個號碼現在無法接聽,請稍候再撥。The Number You Dial…」嘟嘟嘟了三響之後,手機傳來制式的回應。

「咦?」小麒連撥了四次都是同樣的結果。阿禮明明答應都會隨時把手機帶在身上,隨時跟他說小八的情況的啊。阿禮也不像會是隨便說說的人……

「怎了?」在舞台邊閒晃的建緯學長看到小麒皺著眉頭,關心的問了一聲。

「阿禮的手機沒人接……」

「會不會正在忙所以就沒接到了吧。」建緯學長拍拍小麒的頭,雖然兩個人差不多高,建緯總是忍不住想拍拍這個學弟的頭。一堆人都覺得小麒學弟長得很普通為什麼會被他硬拉來當女主角,他可是很自滿於自己的看人眼光的,明天登場一定要連一起演戲的人一起嚇到!想著想著,建緯學長又拍了拍小麒的頭。

雖然覺得很奇怪建緯學長幹嘛一直拍自己的頭,小麒的心思還是在那個說要聯絡自己但現在卻沒有回應的人。

「別想太多,說不定是找他弟弟找太累了睡著了沒聽到也不一定。」維尼學長走近,抓住了還在拍小麒頭的手,「先來排練吧,剩下半天而已了。」

結果到了隔天中午,阿禮還是沒有聯絡。

小麒嘗試在前一天晚上的時候打了阿禮家的電話,都沒有人接,手機也是沒有人接。小麒慌了一個晚上,一直到快天亮了才睡。有點恍惚的神智跟蒼白的臉色讓一向好脾氣的建緯學長對著小麒大罵。

建緯學長罵了什麼其實他也沒什麼印象,腦中震天的耳鳴蓋住了所有的聲音,還有那響了一晚的電話等待音。

他呆呆的讓建緯學長帶去換裝簡單的上妝,恍惚的也沒有聽到當他出現在後台的時候引起的驚呼。他剛剛有去校園晃了一圈,才發現,原來這不是個單純的社團展,愛辦活動的學校又寄信給學生的家長們,還有附近學校,出動校車去載所有要來參加的人,弄得一整個聲勢浩大。

他像遊魂的逛過校園,並沒有太多感想。不過他看到了站在後台門旁的姊姊們。

「咦?為什麼妳們在?」

「咦啥?爸媽沒空來,所以我們代替他們來給你捧場啊。」說話的是讀博士的大姊,以前欺負小麒最嚴重的姊姊,上了大學交了男朋友之後,大概是為了要展現她稀少的溫柔風情連帶的也開始對自己好了起來。

「不過我們到現在才知道你演女主角耶,哈!好好笑!你演女主角耶!」二姐誇張的指著自己笑著。「不過,你的妝好爛……」

一旁的建緯學長聽到了只好苦笑:「我們不過是普通的學校社團……」

「這我也知道,」二姐不耐的揮了揮手,「我手癢了,麒仔你過來,我來重新幫你上妝。」小麒的二姐是化妝品專櫃的小姐,這是她的老本行。

小麒楞楞的點頭,順從的跟著二姐走回後台的化妝室。小麒的大姊緊盯著小麒的臉色,直到他們消失在門後。「我家的笨小弟給你們添麻煩了吧!」

「不……多虧他答應演出女主角……」不然今天就開天窗了。

「不過……他今天的臉色是怎麼回事?」她這個小弟笨歸笨,個性倒是很樂觀,整天掛著的笑容是他的招牌,也是這樣他還有辦法熬過她年少無知時期的虐待……咳咳,只是今天那個臉色,怎麼說都不像自己家的小弟……

「唔……這個說來話長……」建緯學長自己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明,畢竟他哪會知道小麒怎麼會把自己搞成這樣,才短短兩個晚上而已……他也沒想到原來小麒跟阿禮感情這麼好啊……

話還沒說完,化妝室內傳出了椅子倒地的聲音,伴隨著:「我去接你!你等我!」的聲音,小麒頭髮還夾著髮夾,身上穿著民初農家的女性衣服就這樣衝了出來。誰也沒有打招呼的就直接往外衝。

「喂喂喂喂!麒仔!」

「怎麼了?」女主角就這樣衝了出去,建緯學長根本來不及攔住,他傻眼的問著後面追出來的小麒二姐。

「我哪知道啊,他剛剛接了通電話之後就衝出去了。」聳了聳肩,她也是第一次看自家小弟這麼慌張。「不知道他要衝去哪。」

「……」建緯學長覺得自己腦中一片空白。女主角跑了女主角跑了女主角跑了……而現在——

距離正式演出只剩下兩個小時。

快啊快啊快啊(爆)
下一回寫完的話我就可以寫小八的故事了!(喂)
小八>///////////////<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