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8)

經過建緯學長不辭艱辛厚著臉皮死皮賴臉的轟炸後,演出名單總算是確定了。

女主角小春當然是由還是很不情願的小麒扮演,原本建緯學長的壞人明邐角色硬是被維尼學長分配給了不想被魯到精神耗弱的阿禮,而真正的男主角則是阿禮跟小麒都還沒有見過的耗子學長。

   「他啊?因為他也是美術社的,現在八成全身髒兮兮的在美術社那邊畫圖吧!劇本丟給他了,等到要開始排演他就會出現了。」維尼學長到小麒寢室通知排演日期的時候解釋著:「你們先把劇本讀熟吧,這樣比較好對戲。」

小麒好奇的問著:「其他的學長……被我們這樣搶走大角色不會抗議嗎?」

「不會啊,誰敢?」維尼笑著回答:「第一,沒人想演女主角。」一邊說還一邊拍拍小麒的頭。「第二,這個反派角色比較不好演,而且一定會惹人厭,那堆人只想演受歡迎的角色。」阿禮聽到這句翻了翻白眼小小聲的說:「難怪這麼重要的角色還這麼阿殺力的送我這個剛加入的人演。」

「演的好的話他們就知道這種反派角色其實也可以很受歡迎的,可惜他們現在不知道,算他們吃虧吧。」

「耗子學長演男主角,那建緯學長呢?」

「………他正在鬧脾氣說什麼都不想演。」維尼苦笑的說著,但是後面補上一句:「雖然不演也是沒差啦。那你們慢慢看劇本吧,考試剛結束,當成消遣吧!雖然這故事的確是很老套……」說著最後一句的時候眼光還看向阿禮,說完維尼學長就離開了寢室。

嚇!敢情自己批評這故事老套被建緯學長拿去跟維尼學長告狀了?不過事實就是事實啊……話說回來,這下苦惱了,該怎麼背劇本?阿禮苦惱的抓著頭,隨便一本書都可以讓自己睡著了,更何況是這種要背起來的東西呢?

「你劇本拿來吧。」小麒向阿禮伸出手。阿禮疑惑的回望著小麒,把劇本給小麒幹嘛?「你不是看書會睡著?我幫你把你的台詞抓出來啊。啊,不過要是太多的話那就沒辦法了。」

「怎麼突然這麼好心?」阿禮挑了挑眉。期考前就沒這麼好心,老是任自己睡在書桌前,結果成績除了數學之外其他都滿悽慘的,讓老師對他哭笑不得。

「我媽叫我跟你打好關係……啊,不是啦,反正我也要讀劇本啊,幫你貼重點標籤也只是順手而已。」一邊接過劇本,一邊從抽屜拿出標籤紙。「我是怕我挑出來之後你還是會睡著……」

事實上,儘管小麒幫阿禮把台詞的部分都挑了出來,阿禮一讀還是睡著了。

「………這真的是某種才能啊………」看著只讀了兩頁就睡著的阿禮,小麒無奈的搖頭笑著。

「小春!妳跟我走!不要再在那個人的身邊了!」耗子學長一伸手就將小麒強拉到身邊去。

「豫暘………」小麒帶著淚望著耗子學長的臉。手被拉的好痛,小麒一邊撫著手臂一邊想著。

「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也不想想當初是誰好心收留你的!」阿禮帶著怒氣拿下大廳上掛著的劍——木片包上錫箔紙的東西——大聲叫著,「好!你們要一起走,就一起上黃泉路吧!」

「嗯………這邊是還不錯。」維尼喊了聲「卡」,讓正在表演台上的三人停下了動作,「阿禮的怒氣表現越來越好了!看不出來你才剛練習演戲兩週喔。不過小麒你的表情像是痛到哭,而不是傷心到落淚啊……」

「唔……」是真的很痛啊……小麒含著淚在心裡想著。

「好!那休息一下,三天後我們就要上台了。耗子學長跟阿禮都已經試裝好了,小麒你過來試一下裝好了。」

小麒跟著維尼學長去試裝的時候,耗子學長跟阿禮攀談了起來。

「阿禮你以前真的沒有演過戲嗎?剛剛那一幕你的表現很有魄力耶!」

「不,我是真的沒有演過戲。」因為沒有這種閒時間作這種事情。「話說回來,耗子學長不是美術社的嗎?怎麼也來戲劇社軌一角?美術社不是也有展覽要忙?」這學校還真的是很喜歡活動呢,期考結束之後就是各社團的成果演出,然後這個活動之後就又接著第二次期考跟運動會。

耗子學長參加兩個社團,雖然不知道在美術社那邊耗子學長要負責的是什麼,不過至少在戲劇社這邊是主角,高中的學業也都還要兼顧,不管怎麼想應該會忙翻天,可是耗子學長好像很無所謂的輕鬆自在。

「因為他成績很爛,而且在美術社都畫沒人看的懂得抽象畫啊……」沒有演出任何角色的建緯學長從旁邊聽過一邊說一邊笑著離開表演廳。

耗子學長沒有回應,眼神直追著建緯學長的身影,直到表演廳的大門關上才開口說道:「我是追著人來這邊的。」眼神跟嘴角都帶著笑,讓阿禮不禁一愣,「美術社那邊還好,我只是出圖的社員而已,不過建緯說的也是真的,我成績很爛。」

「喔……」看著耗子學長的眼神,阿禮有些明白了耗子學長的話又有些不明白。他很早就有耳聞在男校或是女校都會有這類型的人出現,他自己是不明白,但也沒有很排斥。畢竟生活是他們的,喜好是他們的,沒有其他任何人可以有干涉的權利。

不過喜歡那樣吵鬧的建緯學長………阿禮深深的覺得,這世界上真的是什麼人都有哪。

再兩天就是社團展,今天跟明天學校停課。阿禮跟小麒兩個人結束完排演,走出表演堂才看到原來已經是黃昏。火紅的太陽正在學校的背面緩緩下沈,不知道誰提議的,兩個人買了冰就坐在操場旁的看台上一邊看著夕陽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哎,話說回來,除了你家四個小孩子的名字外,我對你家還真是不了解耶。」四周慢慢的暗了下來,操場只剩下還在鍛鍊著身體的田徑社社員外,只剩下不知道是什麼的蟲叫聲。「你每天都很忙的看東看西,到底是在忙什麼?」

後來小麒才知道,原來阿禮當初所說的『好用』還有另一層意思:只要給錢,阿禮能夠作的到的都會去做。這大概也是當初說八百元已經很足夠的原因吧。這所在山上的學校,老實說學費也沒有很便宜,加上住宿費用的關係,如果真的要省錢,讀一般的高中不是更好嗎?

「賺錢啊。」吃完冰的阿禮看著浮在空中的第一個星星,「我家跟你家不同。你家是靠著你精明的媽媽好轉起來,我家則是兩個大人都很沒用。不是我自誇,我家開始好轉起來,是從我國一開始幫父母賺錢開始。」

「嘩。」國……國一,自己國一的時候到底再做些什麼?小麒忍不住的回想,除了玩樂耍脾氣跟躲姊姊們,小麒還真的想不出自己有做過任何有建樹的事情。「怎麼賺啊?」

「一開始我也沒有方向,跟唯一的叔叔借了個五萬元之後,一半當擺攤的成本,一半在做了三個月功課之後開始投資股市。」接過小麒吃完冰棒木棒後起身跟小麒一起繞著操場走回宿舍,「結果事實證明,我從以前一開始就是適合『數字』有關的工作。擺攤的兩萬五慘敗,股市的兩萬五反而翻啊翻啊翻到支持二弟出國讀書。」

「就是在英國的那個?」

「嗯,他是我家最會讀書的人,所以跟爸媽討論過後,雖然小義會很辛苦,不過還是讓他國一就出國了。」

「股市這麼好賺?」小麒想到自己家母親大人不是靠股市,而是靠她個人的魄力,讓老頭的傳統製鞋廠一整個翻掉,在銷售方式跟促銷方式及未來方向全部都跟之前的不一樣。不過那也是自己出生前的事情,母親大人不愛說這一段,這些都是姊姊們在欺負自己的時候罵自己太幸福時說的。

阿禮笑了一笑,「當然是有起有落啊,功課是一定要作的。現在加上讓小義在英國幫忙看倫敦股市,一個早上我就要把台灣跟英國的部分都決定好……」阿禮的手機這時候響了起來,學校並沒有禁止學生帶手機,只有要求只有放學後才能使用。

小麒現在才發現,阿禮的手機甚至還是黑白的螢幕,不禁讓小麒開始在想,阿禮的家庭狀況是不是並不像他的笑容般那樣的寬裕。他稍微去問過那些找阿禮幫忙的人,阿禮雖然收費,但都收得很便宜,少少的三四十元所以讓他的『生意』很熱烈,甚至也會有看到學長來找他問數學的重點。

「廉廉怎了?今天不是週末怎麼打電……廉廉妳別哭冷靜點,把話說清楚……啊?妳說什麼?什麼時候的事情?嗯……嗯嗯,叔叔知道嗎?嗯嗯……好,廉廉妳別哭了,大哥馬上跟學校請假回去,晚上幫大哥開個門喔,先去把臉洗一洗,晚餐記得要盯著叔叔吃掉,不要兩個人都一起倒下。」

光聽內容,小麒就覺得事情一定很嚴重,他看著阿禮皺著眉頭將電話切斷之後,拿出其實只有放著學校用的儲值卡的錢包,小麒開口問著:「發生了什麼事情?聽起來好像很嚴重?」廉廉應該是阿禮家唯一的女孩子,小麒記得才小學五年級而已。

「唔……小麒,我晚上要請假回家,不知道要處理幾天,說不定後天的表演趕不上了……」阿禮再看著小麒帶滿疑問的眼睛,嘆了口氣:「小八被綁架了。」

寫(1)的時候就想到的段子,
在用了兩萬五千字之後終於寫到了(倒地)
小八小八O口Q  給姊姊欺負一下喔…O口Q
不要恨姊姊唷>/////<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