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6)

學校開學過後,小麒慢慢的開始適應高中生活。

過了迎新活動跟選社團之後,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個月,小麒他們也開始準備迎接高中生活的第一次期中考。

在這之前,小麒發現阿禮的人氣還真不是普通的高。

雖然跟阿禮不同班,也不知道他在班上跟別人互動的模式,但因為學校是全體住宿制,所以光從每天晚上別寢室的人來找阿禮的頻率就可以知道了。

雖然都是來拜託阿禮作事情的。

數學問題的,跟電腦問題是小麒觀察一週下來,來問阿禮的大宗。偶爾還會有老師跑來跟小麒討論股市——明明阿禮看的是倫敦股市,但老師來討論的是台灣股市,小麒實在不知道這兩個差這麼遠的國家股市是有什麼關連。

每天晚上,2375這寢室就像是便利商店一樣,加上阿禮又晚睡,常常都是小麒要睡了但是來求教的人都還在寢室內的狀況。一開始是還好,反正剛開學大家都忙,阿禮也的確是個好學生的樣子,小麒老覺得不能因為自己不怎愛唸書也要影響別人不唸書。

一兩個星期之後,小麒漸漸的有些不高興了。大概是因為問久就熟稔了起來,阿禮的那些同學待在寢室的時間拉長了。也不一定真的是來問問題,有時候就只是來找阿禮哈拉。尤其一年級的宿舍中只有阿禮跟小麒這間是只有住兩個人,空間比其他的房間要大,同學們真的在這邊哈拉也不至於真的很擁擠。

但小麒其實並不是真的那麼好入睡的人。小時候常常被自己的姊姊惡整,當小麒睡眠狀況正準備進入熟睡的時候,就會被一陣刺耳的鬧鐘鈴聲吵起。一個晚上至少鬧個兩三次,連續一個月下來小麒差點要被母親大人帶去醫院診斷精神狀況。母親們詢問姊姊們到底是為什麼作這種惡作劇,姊姊們的回答讓小麒從此認定凡是叫『姊姊』的都是惡魔。

『這是怕他以後當兵的時候沒辦法適應,現在先讓他習慣半夜要被吵起來耶!』理直氣壯還振振有詞,臉上是正大光明還加用心良苦。

媽咧!我才小學五年級妳們是在訓練什麼啦!小麒精神恍惚的躺在床上心裡無力抗議。

從那之後,小麒的睡眠一直都是淺眠狀態。睡覺的時候一旦環境不配合,小麒就會一直處於沒有睡著的狀態,更糟的還會開始作隨時驚醒的惡夢,精神狀態就會越來越恍惚。母親大人曾經也以為收驚可以改善症狀——畢竟也算是被『嚇』出來的,但從北到南,從西到東,只要聽聞有效的都去試過了,仍舊是沒效。

小麒並沒有跟阿禮特別提到這些,大概是阿禮自身禮教就好,就算原本用電腦在聽著音樂,看到小麒要睡覺,就會主動的轉換成耳機的模式,大燈跟窗簾也會幫忙拉上。但開學之後,阿禮的其他同學越待越晚,常常到了小麒的睡眠時間了也不見有離去的跡象。說話聲音雖然有放小,但唏唏嗦嗦的聽在小麒耳裡反而更是一種折磨。

一天兩天三天,小麒發現自己完全沒有入眠過,只能在午休時間搜尋著校園內沒有聲音的地方躲著,摀著耳朵逃避在腦中盤旋不去的耳鳴。就在小麒覺得這樣下去自己真的要進醫院,一定要跳出來抗議的當晚………。

………沒有半個人來找阿禮。

「咦?」小麒看著電腦上的時間,現在是晚上十一點,照前幾個星期的慣例來說,現在寢室中至少應該還要有三個人在排隊等著阿禮不是嗎?怎麼今天沒有人來?

「怎了?」剛洗完澡從浴室走出來的阿禮,聽到小麒的這聲疑惑,一邊擦著還滴著水的頭髮一邊問著。

瞧見阿禮滴水的頭髮,小麒很順手的拿起放在一旁的吹風機遞過去:「就你那些同學啊……平常這時候不是應該來了嗎?」

「我叫他們不要過來了。」胡亂的用吹風機把頭髮吹個半乾之後,笑著將吹風機遞回給小麒後接著說:「你會睡不好不是嗎?」

這下換小麒目瞪口呆了。「你……怎麼知道?」小麒不記得有跟阿禮說過這件事情,因為原本看起來也沒必要說的關係,所以小麒一直都沒有主動說的。

「這不用『知道』吧……」阿禮苦笑著:「你這一個星期晚上一直在呻吟,看起來好像一直在作惡夢,所以我大概每隔一段時間就會推你一下。大概推測就可以知道是他們的原因,所以我就叫他們晚上別過來寢室,有事全部都在學校解決………怎?」

「沒,我忽然覺得我真沒用。」垂下肩,又有胃病又有神經質的睡眠,加上普普通通的人生,普普通通的成績,沒有太多的特長,小麒看著眼前這個數學好人氣高,看起來到處吃得開又處事圓滑的阿禮,突然的就感嘆了起來。

「蛤?」阿禮詫異的笑了一聲。「想這個幹嘛?你的英文比我好太多了。」

「誰知道那是不是你故意虎我的………」然後考試在來個全科滿分這樣。

「期考之後你就知道了……」尾音還沒落下,熟悉的聲音又冒出來了。

「學弟學弟!這是我第三千四百七十五次的問句!」建緯學長的頭又從門口冒了出來,今天這個時間算是晚了,不知道是哪兒耽擱到了吧,有些紅血絲的眼睛讓小麒有點介意。「要不要加入戲劇社啊?」

剛剛還在的自卑感還留存著,面對建緯學長的這個問句忽然遲疑了起來。

沒有意料中爽快而直接的回應,建緯學長跟阿禮都楞了一下。「學弟!!莫非你今天要答應我了?!真是皇天不負苦心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維尼!!你聽我說你聽我說,小麒答應了耶!真不枉費我問了六千八百九十二次!!!」剛好經過的維尼學長就這樣被他強扯了進來。聽到建緯學長的話,維尼學長一臉憐憫的看著小麒,像是非常不贊同小麒的決定。

次數是會無性生殖嗎?小麒翻了翻白眼,建緯學長真不愧是戲劇社社長。「學長,我沒有說我答應加入啊。另外,我跟你也還認識不到一個月,哪來這麼多次?」

「這是一種心靈上對小麒學弟你重視的表徵。」一臉正經的胡扯完,建緯學長又垂下其實不存在的狗耳朵:「學弟,你在欺騙我的感情嗎?欺騙學長的感情是不對的,你要就去欺騙維尼的感情,反正他無情無義無血無淚你要就去欺騙他的不要欺騙我的………」

「停————!!!」喊停的是維尼學長,「是哪張嘴說我無情無義無血無淚的啊?!」雙手正將建緯學長的嘴巴無限制的往左右拉開。

「哈哈哈哈,」看到眼前的景象,小麒忍不住大笑了出來。剛剛的自卑感像泡泡一樣一下子被戳破消失了。「學長,好啦,我就去看看吧。」

「縮椅哩素要嘎路囉媽?」維尼學長仍在開發建緯學長的可能性。看著小麒仍是停不了笑意。

「沒有,我沒有說要加入,我只是說要去看看而已。不過要等期考之後。」或許,這是突破的第一步也不一定,如果真的『天生我材必有用』,那我也應該要努力去尋找才有用吧。

「來參觀也沒關係!你來參觀的話一定就會加入的啦!!」建緯學長掙脫了維尼的『摧殘』之後,開心的抓著小麒跳,「呀!!好開心!!!小麒終於明白了我的愛了!!維尼!我想要開香檳來喝!!!!」

「沒有人想要你的愛吧?」維尼學長翻了翻白眼,壓住建緯學長的頭阻止他繼續跳,「另外,未成年喝什麼酒!」

在精疲力盡的期考後,望著貼著全年級成績的單子上,小麒明白了阿禮那句話的意思。

吳禮,數學一百分,旁邊有一個紅色的星星符號,那是代表全年級最高分的符號。

吳禮,英文三分,旁邊有一個黑色的星星符號,這個則是全年級最低分符號。

「某種程度來說,你真的是天才。」小麒向對著自己笑得很燦爛的阿禮搖著頭說。

唔,話說,我原本以為我今天真的不會寫出來了XDD
不過這一回字數少了很多(遠目)
但是不停在這邊,後面是一大串耶TAT

話說,不加「BL」兩個字的話,
這應該也是一篇很單純的校園故事吧(大遠目)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