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4)

小麒看著眼前彷彿被原子彈炸過的房間呆住了。

被紙淹沒的桌子,被紙淹沒的椅子,被紙淹沒的地面,如果不是剛剛被紙堆絆倒的腳還在刺痛,小麒會以為自己進入了The Paper的世界中………。

下午三點整,小麒乖乖的坐在房間的椅子上,雖然電腦上開著BBS跟網頁,可是小麒的注意力一直在注意阿禮的一舉一動,根本沒有在注意自己到底開了什麼東西。

說不好奇是不可能的,怎麼想也不可能阿禮真的這兩天都只有吃早餐而已。還沒有開學,所以大部分的學生都很悠閒的到處晃,或是運動或是讀書。當然,阿禮想做什麼當然是他家的事情,只是,阿禮一天當中就只有這兩餐的前一個半小時總計三個小時不在房間內。

難免還是會好奇的咩,而且阿禮消失還可以順帶吃飽,到底是消失去幹嘛了咧?

背後的椅子『咿呀—』的發出聲響。小麒被這一聲嚇的差點把心臟從喉嚨裡吐了出來,他急忙的喝了口水順了順氣,才轉頭看向阿禮的方向。

阿禮正關掉自己的電腦,轉頭過來的時候被小麒的表情嚇了一跳。這一個大男生幹嘛眼睛閃亮亮的看著自己?「三點了,我們走吧。」

喔喔!就等這一句啊!小麒在心裡開心的吶喊。「去哪?」好奇的貓可以得到什麼?

「去吃飯。」

於是就來到了這間環保人士應該會抓狂的房間。小麒好奇的盯著桌上那一堆紙,到底是怎樣堆可以堆成這種山狀然後又不會崩塌。不過紙不是重點,重點是,阿離帶自己來這邊幹嘛?剛剛不是說要帶我來吃飯—雖然現在才下午三點。

紙堆後面忽然傳來唏嗦唏嗦,小麒驚訝的望過去。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桌子後面有坐著一個人,只是因為那人穿著一身白袍趴在桌上,所以小麒一開始沒有發現到這個人。那人一邊伸懶腰—造成一部份的紙崩—一邊打呵欠的時候發現到了小麒跟阿禮的存在。

「唔,你來了。我已經寫到…………喔,找到了,我寫到第四十五項證明用定理,你要接下去證明還是做後面的計算?」那人發現阿禮之後,急急忙忙的在桌上翻找著紙堆,再抬起頭來詢問阿禮的時候發現了小麒的存在:「這位是?」

「我室友。」阿禮接過他手上的紙之後只簡短的用三個字介紹完小麒就低著頭專心的看著上面的字了。

「喔………喔…………」像是忽然想起來的拉著長音:「我理解了………原來是從今天開始啊………」

蛤?什麼東西?小麒發現眼前兩個人明明講的是中文,可是他一個字都聽不懂。本來想問問阿禮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是小麒發現阿禮自己不知道從紙堆的哪裡拉出了椅子,正很專心的在寫些什麼。

「你跟他認識了很久了?」

「……如果認識四天叫做久的話。」無聲無息忽然出現在自己耳邊的聲音嚇了小麒一跳,他發現自己最近很容易被嚇到,山上果然靈氣太重神經都會跟著發達嗎?

「咦?那我也只比你少一天而已啊………」那人抓抓自己的頭髮。原本就已經亂的很的頭髮現在跟鳥巢有的比。

「請問……你是誰?」

「……原本似乎是這學校的數學老師,不過剛剛多了一個身份,」他轉頭拿了一疊上面寫的密密麻麻數學式的紙。「負責你們晚餐的金主。」

「蛤?」金主?

「簡單來說,他,」指著阿禮,「在幫我寫論文,代價是負責你們的晚餐。」

「論文………」小麒看著滿地密密麻麻的紙,看起來相當的複雜,還好不是自己要去幫忙。剛剛他說比自己認識阿禮少一天,所以第二天開始消失就是在做這個?

「他很厲害耶,第一次進來這教室第一句就說:『老師,有沒有興趣早一點離開這學校?』」數學老師低頭看著滿地的算式,「然後竟然幫我擬了微分方程的論文大綱。聽說他早上在另一個老師那邊幫忙解決電腦問題。」

原來如此。這就是消失的秘密?難怪他說『吃飯的方法多著是』,原來是用這種方法。這種方法還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的到。小麒在紙堆中挖到了張椅子,看著兩個埋首不知道在寫什麼的人,忽然想起來,每天早上醒來,阿禮的電腦螢幕都是些花花綠綠的圖案,那個似乎是股市?只是台灣的股市沒有這麼早開始的,不知道是哪一國的。

從哪個角度看來,阿禮都是個怪人。很怪的人,很怪的強人。從他會做的這些事情看起來,跟那個他一開始以為是馴獸師的表情兜不起來。小麒看著又戴上眼鏡專心寫著算式的阿禮,湊不出固定面貌的阿禮,到底還有哪些其他面貌?

有趣,小麒發現自己對阿禮這個人有興趣極了。

領走晚餐的基金之後,阿禮跟小麒在餐廳裡吃著飯。

「會在這種山上當老師的大概只有兩種。一種是來等退休的,一種是剛出社會被派來的。」阿禮一邊咬著青江菜一邊跟小麒解釋著。「前者就不用理會了,他們只想好好的混薪水等退休金。後者意氣滿滿,想趕快有些作為可以申請請調回到都市去。」

「所以常老師是屬於這種?」看到阿禮點了點頭之後,小麒又問了另一個問題:「那你早上都去哪?」

「歷史科的季老師那邊啊。不過那邊是打雜的,不是幫他兒子解決電動的問題,就是幫他把教材建檔。早上我有其他想做的事情,不想花太多腦袋。」

打電動過關原來是不需要花腦袋的事情?「那你早上是在看股市?」

「嗯……對,不過我不是看台灣的,那是英國的。」看到小麒正想開口,阿禮直接笑著搶下了話:「我有個弟弟都在英國。」

「……………你有沒有帶身份證?」

「幹嘛?」

「我想看看你是不是謊報年齡。」哪有十五歲的人會這麼多事情啦!「幹嘛把自己操這麼忙?」

阿禮又掛上了燦爛的笑容,跳過這個問題笑著反問小麒:「今天這麼多問題?真反常。怎麼?對我有興趣?」

小麒沒有回答也沒有看向阿禮的笑容。這笑容真是越發的刺眼,小麒低頭喝著湯邊想著。

開學的日子很快就到了。收到阿禮媽媽寄來的鑰匙前,每一餐還真的都是阿禮負責,而且沒有一餐有漏掉,開學前一晚還因為大致上論文需要的定理都證明完畢,常老師開心之餘還多奉獻了宵夜的資金。

因為其實也無聊沒事做,小麒就跟著阿禮四處奔跑,才發現之前以為他消失的這幾個小時阿禮還挺忙的。因為自己都幫不上忙,所以小麒也只是在一旁有一搭沒一搭的找阿禮聊天。這幾天的聊天下來,小麒知道了阿禮是長子,家裡總共有四個小孩,最小的才九歲。阿禮的爸爸熱愛禮義廉恥,所以他們四兄妹的名字就是以這個為命名。

「咦?那你家最小的不就很可憐?」所以他們根本就是被惡搞了吧。小麒聽到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個,哪有人會把自己小孩的名字中取個『恥』字,何況阿禮他家姓『吳』耶……念起來多難聽啊!

阿禮也沒有回答,笑著說:「可是我家小弟很可愛。」語氣中滿是溺愛。

小麒也發現阿禮的數學很強,可是英文弱到一種丟人的地步。當小麒發現阿禮連『That』都需要查字典的時候,下巴差點沒掉了下來。一句連自己這種很普通成績的學生都能夠理解的英文,阿禮可以一個單字一個單字全部拆開查完字典之後,還是看不懂這意思。問題是他看的那些數學書都是原文的啊,那他是怎麼看懂的?

「數學只要看懂那些符號就好了啊!」阿禮理直氣壯的說著:「………所以我只能幫忙證明定理啊……」後面這句話氣勢弱到不行。

「那你英國的網頁怎麼看懂的?」最好英文這麼爛也可以看英文網頁。

「電腦有網頁翻譯的功能啊。反正我只要知道我在看哪隻股票就夠了。唉,要是有現實生活也能用的翻譯軟體就好了………」

「學弟學弟!!要不要………」

「不要。」看到熟悉的人物出現,小麒想也不想的就直接打斷來者的問句。「已經九點了啊……」跟阿禮聊一聊就忘了時間,阿禮說了聲『差點忘了…』就坐回電腦前繼續看那些花花綠綠的圖表。

又被拒絕的建緯學長垂下肩膀,「又被拒絕了……這次連問句都沒講完………」語氣相當的自怨自艾,整個的表情跟肢體動作讓小麒還差點看到建緯學長頭上有狗耳朵下垂的幻覺。

「學長,你幹嘛一直執著問我這問題?」也沒看到學長纏著別的學弟,單單就只找自己的這件事情頗讓小麒疑惑。

「因為啊,」建緯學長拉起小麒的手,用閃亮亮的眼神亮晶晶的看著小麒:「戲劇社一直都缺適合演出女生角色的人。」

「………」小麒瞪了一眼因為這句話而把嘴中的紅茶噴到電腦螢幕上的阿禮,默默的掙脫掉建緯學長的手,走到寢室內的電話旁,按下3375的數字。

「維尼學長,請來領走貴寢室的巨大不可燃垃圾。」

結果批踢踢上回言的都是說 3375 一定有堅情(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