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3)

過了一個半小時,時鐘上那最短的那根針也快指向了地上,小麒決定先來去跟學長拿門卡。他關掉電腦,把僅剩的家當—三哥買給他的—手機塞在口袋中,慢慢的踱上了三樓。

宿舍的一樓是交誼大廳、電腦室、閱覽室等等的公共設施,二樓是一年生的住宿區,正中間有一個附帶咖啡廳跟電視的小型交誼廳。三樓四樓的構造跟二樓一樣,五樓則是一整層的大型放映室,小麒記得早上報到的時候還有拿到這一年預定要播放的電影列表。

   『也是啦,』小麒一邊晃著一邊想,『一個月只有兩天不在這宿舍渡過,學校又在這種山上,娛樂設施不多的話會讓人瘋掉的吧。』

一年級住宿的樓層入住的學生還沒有很多,看起來滿冷冷清清的。走上三樓,大概因為有暑期輔導的關係吧,留在宿舍渡過暑假最後一星期的學長不少,交誼廳處處都是或是聊天或是努力趕作業的人。

小麒看了這些學長之後,『我真的要在這地方渡過三年……』的實感總算更加的強烈了。剛進學校第一天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一直到現在才真的有要在這個學校讀書的感覺。

希望這未來的三年一切都好。至少不要像今天一樣。

小麒看著3375的牌子伸手敲了敲:「學長,我是2375的臣胤麒,我要來跟你拿……」話還沒說完就看到門開了個小縫,「啊,學長,我是小……咦?」一隻手伸了出來就把小麒給拉進房裡去,然後一陣混亂之後,「咦?」小麒發現自己被壓倒在下舖的床上,眼前的學長很正經的看著自己,「學……學長?」

現在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自己的雙手都被按住?為什麼學長的臉在我的正上方?小麒疑惑的看著也瞪大眼睛看著自己的學長。

「小麒學弟………」

「是?」學長聲音聽起來很是哀怨……難不成又是?

「你加入戲劇社好不好?」一瞬間眼前正經的臉又開始裝成哭泣的表情,還自以為很淒美的趴在小麒的身上,「戲劇社今年真的都沒有人加入啦!雖然學校沒有倒社這回事,但是都沒有人加入的話就得不到經費了啦……好痛!」伴隨著學長的哀嚎是一聲看起來非常大力的敲頭聲。

「陳建緯!你可以解釋一下你現在是。在。做。什。麼。嗎?讓我一個人在排打掃的輪班表然後你一個人在這。邊。玩。些。什。麼。呢?」另一個學長的聲音聽起來真是恐怖!小麒忍不住從旁探頭看到底是誰發出的聲音。

「嘿……嘿嘿………我在拉學弟入社……喔!好痛!你打人不能輕一點嗎?」建緯摸著自己的後腦杓,覺得一定腫了起來。轉頭一看到個怒火衝天的臉,「維……維尼?有…有話好好說,我只是偷懶一下而已啊……啊!好痛!好痛!不要再打了啦!」捲成圓桶狀的紙張打起來似乎還是很痛。看著建緯學長被他口中的維尼學長狂打,小麒瞄了一下,這位維尼學長也不是真的生氣,其實表情無奈的在打人。

「哦?你是剛剛的學弟,要來拿門卡嗎?在那邊的桌上,你自己拿就好了。」維尼學長一邊打人一邊招呼著小麒:「你一定又被這笨蛋要求入社了吧?別理他!」建緯學長抗議的聲音又被維尼的敲打給壓了下去。

「呵呵……」看著這狀況的小麒也只能傻笑的拿走門卡,卻不知道該留著解救看起來只是假裝哀嚎的建緯學長,還是繼續跟像是隨手在打人的維尼學長講話。

「學長,我來領走我室友去吃飯了……兩位在幹嘛?」從門邊冒出來的阿禮看著眼前像是沒內容的鬧劇場景,不是很有興趣的隨口問著:「算了,不干我的事。小麒,你要去吃飯了嗎?」亮了亮手上的儲值卡。

雖然今天是第一天,但小麒第一次覺得阿禮出現的時機太好了。「要要要!我肚子餓了。」時間到了六點,差不多肚子也餓了。

急急忙忙的跑出門,兩個人走向餐廳的時候,小麒順口問著阿禮:「另一個學長也是什麼職位的嗎?」

「沒,維尼學長只是單純很倒楣的跟宿舍長同一寢就被拉去做苦力的吧!」阿禮看著餐廳的菜色一邊隨口回答著,「嗯…菜色還不賴耶,自助餐形式的餐廳比我想像中的好很多。選菜吧。」

畢竟是學校餐廳,小麒跟阿禮各選了滿滿的一盤菜色,算了算也才花了90元。

「一餐就花了90元,這樣八佰元沒多久就用光了吧。」小麒一邊吃一邊問著阿禮。畢竟跟填飽肚皮有關,不好好計算不行。一餐九十左右的話,八佰元只能吃上九餐,扣掉今天這餐,最多只能再撐兩天。

「這你倒是不用太擔心啦!吃飯的方法多著是呢!」阿禮一邊咬著肉一邊含糊的說著。

隔天早上是阿禮叫小麒起床的。

「小麒,七點了,起來吃早餐吧。」一把拉開宿舍房間內的窗簾,小麒的房間窗戶向著東,清早的陽光就這樣照進來,讓還在半夢半醒的小麒忍不住抬起手遮住眼睛。

「………好亮………」看樣子要想辦法在床尾也弄個窗簾,不然每天都會被這種陽光曬醒。「……你是幾點起床啊?」一付神清氣爽的樣子,看起來已經起床很久了。

「我?五點半吧。」阿禮坐在他自己的電腦前,螢幕上花花綠綠的不知道在看著什麼。

五點半?小麒記得前一晚他十二點多睡著之前,阿禮還在看著不知道什麼的書,看到他要睡還很好心的關掉大燈只用書桌的小燈看書。這樣說起來阿禮不就睡不到五個小時?這樣精神會好喔?小麒坐起身來呆楞楞的看著阿禮的背影想著。

發現身後沒有動作的聲音,阿禮納悶的轉過頭來:「你在幹嘛?不梳洗就直接去吃飯嗎?」

小麒「喔。」的一聲之後才下床開始一天的準備。

早餐兩個人花了65元。剩下六百多了。

「這樣真的夠嗎?」咬著火腿蛋小麒忍不住又問了一次,雖然說現在花的錢等到磁卡回到手上會還給阿禮,但是……小麒開始考慮要不要跟那對惡質夫妻低一下頭……「……還是我打電話回去求救?」雖然真的很不想。

先吃完早餐正看著報紙的阿禮,聽到這句話之後拿下看書時才戴上的眼鏡,挑著眉問:「你不是不願意打電話回去求救?」

「唔………」是非常不願意。

「不願意的話無所謂。就乖乖讓我負責吧。」說完再戴上眼鏡專心的看著報紙不知道哪一個專欄去了。

不用打電話回去求救雖然讓自己放了心,但咬著蛋的小麒老覺得剛剛好像有聽錯成什麼乖乖給誰養的錯覺………。

小麒看著時鐘,這一次阿禮又不知道去哪一個半小時了。其實也不是特別去注意阿禮在做什麼,只是除了早餐外,連續四餐下來,每一餐前阿禮都會消失一段時間,然後回來就是招呼小麒去吃飯,但是阿禮自己卻沒有吃。只是坐在小麒的對面不是在看著好像很艱深的書,就是在玩掌上型電玩。

所以六餐下來兩個人花掉四百多,也就是剩下的錢大概還有一百多,兩餐大概就會空了吧。看著又來招呼自己去餐廳吃飯的阿禮,小麒正在想阿禮接下來該怎麼辦。

「阿禮。」小麒唏哩呼嚕的喝著餛飩湯,這一餐又花了40元。眼前阿禮又說他不用吃,看著不知道是什麼書,旁邊還搭配著英文字典。

「嗯?」阿禮頭也沒抬的繼續查著單字。皺著眉的表情像是看到了天書一樣。

「儲值卡剩下不到一百了吧?」現在是第四天中午,距離開學=拿回鑰匙還有三天,阿禮要怎麼繼續呢?

「嗯……說的也是呢。」依舊跟著英文奮戰,沒有抬眼看向小麒,回答像是在敷衍般的。

唔,既然現在的金主大人不在乎,那食客太客氣好像也不大好意思。小麒摸摸鼻子,不心軟不心軟要堅持要堅持,繼續喝著餛飩湯去。「你到底在看什麼書?」

阿禮沒有回答,取代的是把看起來很厚重的書立了起來讓小麒看看封面。封面上寫著「Differential Equations」,然後一堆數學符號。

這什麼書?小麒皺著眉頭,看著放回桌上的內頁上密密麻麻的英文。這……這不會是高中用書吧!怎麼自己從來都不覺得高中是會上這種這麼艱深的書?但是等等,連自己這種成績都可以申請進來這學校了,沒道理這學校的程度會這麼高啊!至少自己印象所及,雖然現在是一綱多本,但至少都還是用『中文』當教科書內容啊!!

「這該不會是高中課本吧?」照自己的程度看來,看來似乎不用太辛苦,自己應該就會被這學校給踢出去了。

「喔,當然不是。目前沒有高中在教微分方程的吧……」

「………那你幹嘛看?」敢情其實自己跟個數學天才一起吃飯一起住同一間房嗎?

阿禮倒是沒有回答小麒這個問題,只是敲了敲桌子叫小麒趕快吃飯,自己則還是皺著眉頭很認真的在查著單字。等到小麒吃完了飯提醒了阿禮之後,阿禮才拿下眼鏡伸了個懶腰。

「對了小麒,」一邊伸懶腰,阿禮一邊揉著自己的眼睛。「你要加入戲劇社嗎?」

「啊?怎麼你也問這句話?」這種對話也會傳染的嗎?

「因為建緯學長一直在魯你………」

這事倒是真的。從報到之後到現在,每天晚上建緯學長就會在固定九點多的時候出現在小麒的房間,如果小麒不在房間,建緯學長也會很神奇的知道小麒在哪,然後不斷的重複:「好啦好啦!學弟加入戲劇社啦!!!」然後這固定的戲碼不到三分鐘,維尼學長就會出現領走煩人的宿舍長。

維尼學長的名字當然不是真的叫『維尼』小熊的維尼,學長的名字叫「湯晨宇」,瘦瘦高高的,跟吃蜂蜜吃到胖的熊一點都不像。「維尼」的綽號聽說是因為學長的才七歲的妹妹非常喜歡那隻熊,不僅每次打電話來一直跟學長聊維尼小熊,每次來宿舍都對著學長大喊維尼之後努力的把學長當樹爬。於是就這樣被當成綽號定了下來。

「不想,」小麒皺了皺鼻子,「跟一群男人一起活動有什麼好玩?太麻煩了。」

「喔……這樣啊……」阿禮站起來拿著書,看著小麒將餐盤收拾的身影:「今天下午三點之後的時間借給我吧。」

「啊?為什麼?」動作一頓,小麒疑惑的看向比他高一點點—真的只有一點點—的阿禮。

「你不是很好奇我每餐飯前都在做什麼嗎?」

小麒除了驚訝怎麼會被阿禮知道外,皺著眉疑惑的發現,阿禮的笑容,好像又『進化』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