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2)

   報到結束那天之後,小麒衝去找報到處的學長,半是要求的問著能不能換房間,結果得到的消息竟然是:「唔,今年報到率很不錯耶,結果宿舍難得都快住滿了……」學長翻了翻宿舍表,「哦,就你那間是住兩個人,另外兩個不來讀了。宿舍要調很麻煩,反正升上二年級房號會重新抽籤,一年沒差啦,學弟。」說完還拍拍小麒的肩膀。

一年?!一個小時我都快喘不過氣了,一年?!那我寧願去跟老頭斷絕關係!

   「別說這個,學弟要不要來戲劇社?」

「不要。」說完小麒轉頭就走,到離校門最近的穿堂坐著等自家老頭載行李過來。

這下可好,不能換房間,而且還沒其他室友,要跟這個笑得跟馴獸師一樣的人相處一年?我是被當成什麼動物了嗎?自己不過是懶得配合他而已,那種堅持真是令人討厭。小麒忍不住抓抓自己不怎長的頭髮。

不行,自己這種堅持不了硬不下心腸的個性是最大的弱點,這次進到這個學校就是一個教訓—雖然這次是有人質被威脅著—接下來一定要展現自己不隨便屈服的個性!

小麒帶著這樣的決心,來回的搬著自己的家當。當一切就定位,小麒正開心的開著電腦戴著耳機聽音樂的時候,阿禮才正在進行搬入行李的動作。小麒只是瞄了一眼,就當作沒看到的繼續盯著電腦螢幕,沒有打算幫忙阿禮。

直到小麒聽到很大一聲『哐噹』的時候,才隨意的轉頭過去看了一眼。結果竟然看到阿禮正拿著他自己的大鎖鎖住小麒的櫃子。搞什麼鬼?小麒拔下耳機,大聲的問著。

「喂!那是我的櫃子,你鎖啥鎖啊?」

阿禮一愣,仔細的看了上面的名字:「我只是在測試鎖能不能用…而且上面寫的是『吳禮』啊。」轉身看向另一邊的櫃子:「你的是這邊。」

啥?是自己搞錯?這下糗大了。「唔……好吧,抱歉,那你幫我打開,我把東西搬過去。」

「喔好…………」說完就開始在自己的身上到處摸索。

小麒看著阿禮的動作,總覺得有些不祥的預感。不會吧!儲值著自己一個月生活費的磁卡還有我的衣服我的家當都在裡面啊!

「唔。」阿禮停止了摸的動作,抬起頭來對小麒笑著說:「鑰匙不見了。」

還真的料中?「啥!?不見了?!那你笑屁啊!我的東西怎麼辦!?」

「大概是被我媽拿走了吧。我打電話回去問問。」說完阿禮就拿起手機打電話。過了一會兒,帶著抱歉但是感覺不到誠意的笑容說:「我媽以為是家裡的摩托車大鎖鑰匙帶走了,她說幫我寄來,不過要等開學後了,因為她跟我爸今天就飛去國外度假了。」

小麒覺得自己快暈倒了,這人是哪來的天兵?「那我怎麼辦?我的磁卡跟鑰匙都在裡面耶!」

「怎麼會放在裡面?這種東西不是應該要放身上嗎?」

「我沒打算鎖櫃子啊,誰知道會有人鎖上去。」就算是自己一開始就把東西放錯櫃子,但是把櫃子鎖上變成這樣的結果的不是我!小麒瞪著阿禮:「距離開學還有一星期,這樣我會餓死的。既然是你的鎖,你乾脆去重新申請就好了啊!」

「要花壹仟元。我的磁卡只有八佰元。」阿禮一貫微笑表情冷靜的回覆。

天哪!天哪!!!眼前這個人到底是那個年代的人啊!!怎麼會有人身上不到壹仟元的啊啊啊!小麒差點就要大叫出聲,他深呼吸了一口氣,腦中快速的運轉著任何一種可能的解決方式。

「你先打電話回家求救呢?」

……要是家裡的老頭跟母親大人會救自己的話早就打電話回去了。這種狀況之下求救說不定還會被母親大人冷嘲熱諷,然後老頭一定會裝瘋賣傻的開始焚香跟祖先道歉養出了笨蛋兒子。姊姊們?她們都是屬於母親大人那一掛的,唯一能理解自己的三哥,能夠解救自己的三哥,在這種家庭中唯一跟他站在同一條線的三哥,正在國外讀著他的大學啊!!!

「有用的話我早就打了。」小麒灰心的坐了下來,人家說天無絕人之路,可是老天爺啊,現在我沒路了啊。

阿禮看著小麒絕望的表情,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這一笑,小麒馬上怒瞪了回去。「你笑屁啊,都是你的錯耶。」

「嗯,抱歉,我不該拿自己的鎖去鎖自己的櫃子,結果鎖到你的東西,抱歉抱歉。」阿禮一邊笑一邊沒有誠意的對著小麒道著歉。雖然小麒也自知理虧,但是看著阿禮這樣笑,他覺得自己怒氣快要升上來了,阿禮這幾句話內容根本就是拐很大的彎在說明明錯的是自己嘛!

「那到開學前你的生活就讓我負責吧。」阿禮止住了笑聲,老神在在的開始把自己的東西放進不會住進來的室友櫃子中。

「你不是只有八佰元而已?」兩個男生用八佰元?兩天就用光了吧?

「嗯,現在是只有八佰元,沒問題的,不過是過一星期而已。」阿禮依舊是燦爛的笑著,說話之間的自信卻難以忽視。

很燦爛很燦爛的笑,看起來很像在發光。小麒心裡這樣想著。可是他怎麼看都怎麼覺得這笑容很怪,但哪裡怪又說不出來。既然都有人說讓他負責了……

「先說好,我禁不起餓的,現在時機雖然不對,宵夜就免了,但是早中晚餐我都要吃到。」不是自己故意拿喬,而是精神壓力的關係—在這種家庭長大怎麼可能不會有精神壓力!—小麒小時候就把自己的胃給弄破洞了,那之後就只能乖乖吃好三餐,不然隨時隨地可能又要送回醫院去。「啊,我可不要每一餐都吃麵包喔。」

「這沒問題啊,我也是奉行三餐正常的人。」阿禮的笑容依舊是很燦爛。

「………你的笑容………」看了好想要打下去……。

「怎?」

「……沒事。既然你說都給你負責,那就看你的囉。」

「沒問題啊。」依舊是燦爛的笑容,「話說回來,你的儲值卡在裡面表示你的門禁卡也在裡面囉?」

「啊!沒錯!」怎辦?我可不想連出入宿舍都還要跟這個人同進同出啊!小麒差點就喊出心裡的想法。

「這個是很簡單……」阿禮話還沒說完,就傳來敲門聲。靠在門邊的阿禮順手就開了門,剛開了一點就回頭跟小麒笑著說:「剛好可以救你的人就來了。」

「救人?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咦?學長?」看見探頭進來的人,小麒才發現是報到處的那個學長。

「啊,學弟。」發現是白天的那個學弟之後,學長又開始笑著問:「要不要加入戲劇社啊?」

「不要。」怎麼又是這句?小麒忍不住翻翻白眼。這學長可以幫我什麼?小麒用眼神問著阿禮。

阿禮收到了小麒的疑問之後,「學長,小麒把自己的門卡鎖住了,這一間不是有兩個人沒來住嗎?他們的門卡可不可以用?」

「這個就是『救人』?這簡單啊。門卡是可以出借的沒問題。晚一點過來我寢室拿吧。」學長很輕鬆的就答應了。

「咦?」

「對喔,都沒跟你自我介紹到,我是二年丙班陳建緯,今年度的宿舍長,有問題都歡迎來找我啊。我寢室在3375,就在你們樓上而已。」

啊?運氣這麼好?小麒望著眼前伸出的右手,楞楞的握住,然後楞楞的任學長上下的晃著。「學弟學弟,要不要加入戲劇社。」

「不要。」直覺的回應之後,忍不住笑了。「學長怎麼老是問這句話?」

「因為戲劇社都沒人來參加啊……」剛剛還笑著的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還裝起了哭聲。「好啦好啦,學弟你來參加戲劇社啦………」

「陳建緯!你又在騷擾學弟了,不要到處丟人現眼!想來的學弟說不定都被你嚇到不敢來了!」從學長的背後冒出一隻手,一把就把快要撲到小麒身上的學長往後拉走,一邊抓著學長的領子往後走一邊唸著:「你先去把你宿舍長的事情做完!不要只會拉人進社團……」

走廊上迴盪著學長的裝哭聲,和另一個學長的碎碎念聲音。小麒望向阿禮,而對方只回應了一個聳肩跟一樣燦爛到不行的笑容。

「原來他是宿舍長啊……」

「到一個新的地方先去認識最有力的人是基本常識。」

「是嗎?」

「當然,這樣日子才會過得很方便啊。對了,我先去個地方,晚一點我們一起去吃晚餐吧。」說完阿禮就笑著走出了門。留著小麒一個人覺得自己剛剛似乎看到馴獸師的笑容『進化』成了奸商的笑容。

一口氣來把目前已經到第五回的內容貼上來好了(汗)
幾乎一天寫一篇貼一篇,我還真是勤勞……
(怎麼就沒看你寫xxxHOLiC這麼勤奮!(‘.`(@==(-_- )@)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