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BL] 不結束之外(1)

  從第一次見面開始,小麒就覺得眼前這個人要不是一輩子的好友,就是一輩子的敵人。

  剛進來這學校報到的第一天,小麒的心情其實是一點也不開心的,自己的成績的確是沒有多好,可是也沒有真的很悲慘啊!天知道家裡那個老頭子心裡是在想什麼,竟然叫他拿著明明還是可以上個前十志願的成績來申請這間高中—這間在山上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前面看不到古人後面看不到來者甚至他懷疑這附近到底有沒有他熟悉的小七的男校—而且自己不答應那老頭還在家鬧斷絕關係。


   本來是不想理會無理取鬧老頭的耍賴,在都市待久了誰想去山上當和尚啊。但是早也吵晚也吵,吵到最後本來都不管孩子們事情的母親大人也出馬了。

  「為了我們的耳根子清靜,你就去那學校吧。」小麒還來不及抗議只為了自己耳根子清靜著想就想把自己的兒子丟去深山的殘忍行徑,就聽到母親甜笑著溫柔的威脅:「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的小美給拆了。」

  開玩笑!小美可是陪自己征戰南北多年的摩托車,雖然它已經很舊了,可是有著革命情感的同伴怎麼樣也不能拆了啊!我答應過小美要陪它到世界末日的咧!因為這樣所以自己就屈服了。

  身為家裡的末子加上一點也不重視兒子的家庭,還有放縱老爸耍賴的母親大人,他只能用小小的叛逆做反抗—所謂的反抗也只是國一的時候用私藏的壓歲錢去買了台摩托車開始騎,結果老頭知道之後還拍他的肩膀說他真乖巧,這麼早就想要幫助家業,讓他臉上一整個囧字寫不完。

  雖然他也無所謂高中到底讀什麼學校,但是當報到的時候發現因為學校在山上所以全校強迫住宿,因為學校在山上所以身上可以帶的錢用磁卡管制,因為學校在山上所以一個月只能回家一次。他看到這些規定的時候差點以為自己是去讀了中部山區的某間學校。差別在於那間是小學,而他要讀的是高中。

  唯一讓小麒看的順眼的是,因為學校在山上,所以對於騎摩托車這件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要被條子抓到就好。這一點當然沒有寫在校規上,是報到處的學長說的。如此一來,小美就可以跟在自己身邊,不用擔心讓它單獨在家裡可能隨時會被母親大人支解掉了,小麒感動的拿著校規想著。

  報到並不是開學,他本來還想反悔,但是陪在身後母親的甜笑一直讓他整個頭皮發麻,他只好把手上的畢業證書跟其他有的沒的文件給遞了出去。然後領回一付宿舍的鑰匙,以後要陪伴他三年吃喝玩樂的儲值卡,還有一把大鎖。

  ……大鎖?這學校是鼓勵打架嗎?他用疑問的眼神看著遞給他這東西的學長。

  「它絕對不是你現在心裡想的那個用途。」學長從文件中抬起頭之後看到小麒疑惑的臉,笑著解釋:「那是宿舍中櫃子用的大鎖,每個人一付,每個人都不一樣的。學校在山上,東西難免會被偷,所以這是保護你自己的東西用的。啊,如果弄丟了,重新申請要壹仟元唷。」

  什麼叫做『東西難免會被偷』?小麒忍不住皺了眉頭。反正這是鎖東西用的不是打架用的。隨口說了聲謝謝,準備轉頭跟著母親大人去看宿舍長什麼樣子的時候,身後傳來學長的聲音:「啊,順便跟你宣傳一下,社團介紹正在你左前方那個穿堂過去的空地舉辦,可以去參考參考。有任何問題的話可以來找我,我在戲劇社。」

  他回頭對著學長笑了一下算是致意後就跟上母親大人的腳步前進宿舍。社團這種麻煩的東西,如果校規沒有規定一定要參加的話,他絕對不參加。學校在山上已經夠無聊了,加上學校是男校也已經夠糟了,為什麼自己還要在這種無聊的山上跟一群無聊的男生做著看似和平但是其實真的很無聊的活動?

  宿舍是四人一間,每一間宿舍都有獨立的衛浴,雖然床鋪是很普通的上下舖,不過房間的整體空間很大,還附加陽台。小麒覺得很滿意,要是無聊的山上住的品質也很糟的話他一定會想抓狂。

  「小麒你在這邊等一下,我去叫你姐打電話給你爸,叫他幫你把你的家當送過來,你今天就開始住這邊了。」說完母親大人轉身就往外找尋正在看社團介紹的愚姐之一。

  「啊?什麼!喂喂!什麼叫做今天開始住?還沒開學耶!」看著沒有理會他持續往外走的母親大人,小麒只好虛弱的說了一句:「………跟爸說要帶我的小美過來。」嗚嗚,小美,從今天以後我們真的要相依為命了。

  他默默的走到了陽台,運氣還不錯,宿舍這邊的陽台面對的是學校內的景色,而不是周邊看起來可能要上千年才會有改變的山景。與其看怎麼也不會改變的又連連相逢到天邊的景色,還不如看一群像蟲在校園中蠕動的畫面來的好。

  正笑著自己把自己也歸類到跟蟲一樣等級的時候,他聽到了身後傳來腳步聲。「母親大人,爸有沒有要帶小美過來……?」原本以為是母親大人回來,回頭一看,卻是個不認識的人正打量著宿舍內部。「啊,抱歉,你也是要住這宿舍的人嗎?」發現自己弄錯了之後,小麒嘗試笑著跟那人打招呼。畢竟會在這時候這地方出現,絕大多數的可能就是未來的室友嘛!

  那人聽到小麒的聲音之後,這才轉頭看向小麒的方向。兩個人眼神對上的那一瞬間,小麒覺得眼前這個人要不是一輩子的好友,就是一輩子的敵人。要不就是非常麻吉,要不然就是不對盤到翻。

  「嗯,我也是住這間房的。我叫吳禮。口天吳,禮節的禮,叫我阿禮就可以了。」說完伸出手等著小麒的反應。

  靠,這人是幾歲啊,15歲的人誰在握手的啊。然後他剛剛說他叫什麼?『無理』?怎麼有人叫這種名字?他是被他老頭惡搞了嗎?雖然腦中的旁白很多,小麒還是回應了阿禮,畢竟是自己先開口的:「我叫臣胤麒,君臣的臣,趙匡胤的胤,麒麟的麒。名字很難寫,叫我小麒就可以了。」至於握手就免了。

  得不到回應的右手,還是堅持在空中。小麒瞪著那隻右手跟右手主人臉上掛著的笑容,這人是怎樣?堅持要握手嗎?他得了跟人打招呼不握手就會死的病嗎?小麒自認為自己把『不想握手』這一點表現得很清楚明白了,他是在堅持什麼?

  「你什麼時候要搬進來住?」不握就是不握。

  「今天。」右手仍舊撐在空中。

  「喔……你該不會也是被你母親大人給丟過來的吧?」原來母親大人不是異類。小麒仍舊是沒有想要回握的慾望,只是忍不住瞪起了眼前的右手。

  「並不是,反正在家裡也無聊,不如先住進宿舍來。」阿禮回應的笑容很燦爛,跟第一次講話的人有需要笑得這麼燦爛嗎?小麒心裡想著,眼睛繼續瞪著那白白淨淨的右手。「你呢?」

  「我?母親大人剛剛決定今天把我拋進來。」這才發現,阿禮整個人都白白淨淨的,很有那種跟自己不對盤的書生氣質。嗚哇,我跟好學生最沒緣了。雖然我也不是壞學生。

  「哦?那就是我們從今天就要開始相處了?請多多指教。」舉在空中的右手越來越有在那個位置的必要性。

  「嗯,對啊。」說完小麒仍舊是瞪著阿禮的右手看,而阿禮也是直盯著小麒笑。

  校園中社團介紹活動的聲音從小麒身後的校園傳來,在沒有了對話的兩人之間流竄。本來只是沒有特別想要握手慾望的小麒,不知不覺的發現自己變成了『靠幹嘛你要握手我就要跟你握?』的意氣之爭。面對阿禮莫名燦爛的笑容,小麒就是不想要握他的手。

  果然是跟自己不對盤的人物,真糟糕,要不要跟母親大人說想要換宿舍呢?

  「小麒,你爸說你的家當他收完了等等送上來,至於小美下次你回家再騎來………你們在幹嘛?室友?」小麒的母親一進門就看到詭異的景象。又不是時間靜止了,眼前這男孩子幹嘛一直把手舉在空中?

  小麒抓了抓頭,聽到小美不能馬上跟自己團圓已經夠悶了,這人怎麼堅持了十分鐘還是用這樣的笑容看著我?啊!!!真討厭,要握手就跟你握,這樣可以了吧。「嗯,他叫吳禮,也是今天要住進來的室友啦。多指教啦。」煩躁的伸出右手打算敷衍的握一握就好,沒想到卻被對方緊緊的握住。小麒看向阿禮的笑容。

  「嗯。請多多指教。」

  「……你笑容怪怪的。」笑笑笑笑個屁啊!沒必要笑得跟訓獸師一樣吧!

有看過「不結束」的大概會很驚訝這兩個人竟然被我抽出來寫小說吧,而且時間軸還是在「不結束」這故事之前………
嘛,反正當初就沒有對這兩個人設定太多(喂)
就抓來用了(毆)(當初了設定這兩個人個性差很多可是卻一起租房子….X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