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TSUBASA][黑法] 之後

那一瞬間,世界失去了色彩,世界失去了聲音,世界失去了你的溫度。
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你眼中的光芒,耀眼的讓我無法轉移視線。

那一瞬間,我以為我失去了世界。

*    *    *

「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法伊抓著原本該有著左手而現在只是空蕩蕩的袖子,低著頭用著沒人聽見的聲音說著。

就算是現在閉起眼睛,法伊都彷彿還可以看見那像是畫著完美圓圈噴灑出來的紅色液體,在空中與黑鋼一身的黑相互輝映;旁人看起來只是瞬間的那個畫面,對法伊而言卻如定格般的震撼;明明受傷的人不是法伊自己,在看到他的動作之後心臟卻像被人用力抓緊般的劇痛。

當法伊幾乎用身上的魔力送走小狼後,腦子裡充斥著是無論如何也要將黑鋼送出去,將黑鋼送出去這個因自己而起的詛咒。摩可拿所送來的魔法道具產生作用的時候,法伊曾望著黑鋼沒有放開的手,無法否認當時法伊心裡的確是燃起希望:或許,或許可以順利的兩個人一起逃出去。

兩個人,一起。

「………笨蛋。」黑鋼握著拳頭不留情的又敲了法伊的頭一下,什麼也沒說的只罵了法伊一聲。「下決定的是我,你不用為此感到任何愧疚。何況我可不像某人,老愛把自己的生命交出去當代價。」

剛剛還在這房裡的知世,像是故意般的找了不像藉口的藉口離開了房間,留下每個人都看得出來強裝著滿臉笑容的法伊跟黑鋼獨處。

法伊訝了一下,輕輕的笑開了,儘管用笑容掩飾,還是被黑鋼看出自己心裡在想些什麼。剛剛鎮靜的笑著走進來,敲了黑鋼一記,但其實手是抖著的。

就算在到色雷斯國之前已經得知色雷斯國之後會到一個安穩的世界中,但看著儘管失血過多臉色蒼白,但卻露出一臉放心的黑鋼還是一陣恐慌。法伊很明白這並非是因為害怕失去唯一的血引而恐慌,但卻也因為這一點感到荒謬的安心

就算走,你也不會是一個人。

這個荒謬的想法,想當然爾不能讓黑鋼知道,否則自己不知道還會被打幾個拳頭。儘管後來知世公主用堅定的語氣對法伊說:「黑鋼不會死的。」,今天在打開這扇門之前,還是對於自己不知道會看到怎樣狀況的黑鋼而感到緊張。

大概是放心狀態讓自己忽然力氣盡失,法伊坐在床邊的椅子上之後,「砰!」的一聲倒在床上,楞楞的仰望著黑鋼的臉。黑鋼也沒有說話,看著法伊像是放心的臉之後,忍不住用右手撥了撥法伊遮住左眼的前髮。

黑鋼的手剛碰到法伊的前髮的時候,法伊震了一下,但什麼反應也沒有的,乖乖的讓黑鋼有一下無一下的撩著頭髮。就如同在櫻都國的時候開設的咖啡店名一樣,像是貓一樣的乖順。

撥了幾分鐘之後,黑鋼反而有些窘了起來。不僅僅是不習慣這樣乖順的法伊,自己也很少有這種一直被一個人盯著看的經驗,更何況盯著自己的人跟自己還有某一部份重要的關連性。

「…喂。」黑鋼忍不住打破沈默,對著法伊望著自己發呆的臉自己實在是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才好。黑鋼拍了拍法伊的臉頰。

被大手拍了拍臉頰之後,法伊才回過神來。放心狀態之下,讓法伊腦中忽然像是跑馬燈一樣的跑了好多好多事情出來。自己跟黑鋼兩個人,不僅僅身體上都跟剛認識的時候截然不同,兩個人在心情上也改變了很多。當初那個時空魔女侑子所點的「旅行」的意義,忽然有些許了解了。

法伊想起自己當初所說出口的願望是:「不要回到色雷斯國。」而黑鋼的是:「想要回到日本國。」以現在的處境上來看,除去自己還是回到過色雷斯國,但是現在有色雷斯國的世界已經消失,自己算是永遠也回不去了。而黑鋼也在這次的移動中,因著某人的願望而回到了日本國。

兩個人的願望都達成了,那麼,「旅行」結束了嗎?

這一想,就讓法伊陷入一種難以言喻的情緒中。旅行的一開始自己就很明白的知道,這個「旅行」終究有結束的一天,原本就各自是不同世界不同成長環境的一群人,一定會有分開的一天,所以一開始就很刻意的讓自己與所有人保持著距離,像是站在圓外面看著圓裡面的人們。

「不要老是自己想太多。」黑鋼看著再度沈思起來法伊,忍不住再度拍了拍法伊的臉頰。「你的壞習慣就是喜歡自己悶著想,自己悶著作決定,任性的要命。」

法伊聽了之後,淡淡的笑了,手握上拍著自己臉頰的手:「沒辦法,個性就是這樣。改變不了的。」

「不改變沒關係,」法伊楞了一下,望向黑鋼的眼底去。「不改變你的個性沒關係,多養成一個習慣吧,『對著我把話說出來』就可以了,你不是一個人,可以找我一起承擔的。」

聽了這句話,法伊忍不住把臉埋進黑鋼的大手當中。『你不是一個人』這句話,在法伊心中不斷的迴響著。在失去了『法伊』跟阿修羅王後,終於又有一個人告訴自己,『你不是一個人』。

整理了一下情緒之後,法伊抬起頭,綻放著笑容對著黑鋼說:「黑大人真是個怕寂寞的人!這麼想要我在身邊啊。」原本是在打破氣氛僵局的談笑話,黑鋼卻在聽了這句話之後,認真的點了頭,回應說:「嗯,我需要你在身邊。」

楞了一下的法伊,馬上綻放比剛剛還燦爛的笑容:「……真是拿黑大人沒辦法,好吧!我就勉為其難的在你身邊吧!反正………」法伊突然舔了黑鋼的掌心,「我需要你……的血,不然我也活不下去。」

雖然法伊沒有真的咬黑鋼的手,但黑鋼的手卻顫了一下。法伊自己也被這意料外的顫動嚇到,玩笑的舉動好像給了這個一直都很認真的人別種意義,法伊望進黑鋼黝黑的瞳孔中,覺得自己…一點也不排斥……這種被吸引進去的感覺。

感覺著那深如暗黑中海洋的瞳孔越來越接近,法伊幾乎以為自己聽到了海浪聲,然後再溫熱的唇吻上自己的時候,輕輕的笑了。

黑鋼的吻跟他外表所給人的形象完全不同,有些試探似的,有點畏怯的輕輕觸碰著法伊的唇。因為太過輕柔,法伊反而笑了起來。

『跟形象也差太多了吧!』法伊邊笑邊在心裡這樣想著。這樣小心翼翼的黑鋼,害怕碰碎脆弱的自己的黑鋼,正氣凜然要大家聽他話的黑鋼,這樣……這樣令人無法放棄自己的黑鋼。法伊忍不住的咬著吻著自己的唇,直到滲出血來之後,像是模仿似的,學著黑鋼的輕吻,有一下沒一下的舔著黑鋼唇上的血。

一開始訝異於法伊的動作,黑鋼僵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法伊像是小貓喝牛奶似的動作,卻又讓黑鋼忍不住笑出聲。等到感覺到自己嘴唇沒什麼血的味道之後,黑鋼的右手從法伊的後腦杓按住,像是確定方向般的深深的吻上了法伊。

過了兩個人都覺得很長的時間之後,黑鋼額頭抵著法伊的,輕聲的說著:「……雖然這方法很有趣,不過……還是別用這方法進食吧!?」法伊聞言,有些疑惑的看著黑鋼,還沒開口問為什麼的時候,黑鋼自己給了答案。

「……太容易擦槍走火了。」黑鋼苦笑的主動回答法伊疑問的眼神。

法伊楞了一下之後,馬上知道了黑鋼的意思,兩手搭上了黑鋼的肩膀,輕笑了起來。「那………偶爾可以嗎?」

「不走火的話………」

還沒說完的尾音就消失在法伊主動吻上的唇邊。至於接下來會不會走火,大概也沒人在意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