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 語言(3)

「因為她需要的,不是我的力量。」

「不是妳的力量?」四月一日疑惑的問著。如果不需要侑子小姐的力量的話,那剛剛侑子小姐給她的那些又是為了什麼……?

「因為那根本不構成願望嗎?」百目鬼在一旁插口說著。
「百目鬼真的是很聰明的孩子呢,」侑子對著百目鬼笑著說,「是的,剛剛她在說她的願望的時候,你們都有聽到是什麼吧?」
「『我希望我能夠說出心裡想說的話。』不是嗎?」
「她『已經說出口』了,是嗎?」百目鬼一針見血的回答出來。

「百目鬼真的是很聰明哪。」

聽著侑子小姐連續兩次稱讚百目鬼,四月一日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什麼嘛!一點都不聰明好不好!」四月一日忍不住小小聲的嘀咕著。
「你說什麼?」察覺到身邊這個人正冒著不愉快的氣氛,百目鬼忍不住問了。
「沒什麼。」賭氣的怎樣都不願意往百目鬼方向看過去。
「………」

「那侑子小姐妳給她的東西不就只是在騙她?」四月一日百思不解的在於這裡。
以前也不是沒有不需要侑子小姐力量的客人,侑子小姐所給的任何一樣東西都有意義。從來也沒有出現像這次這種可以不用給但是卻給了的狀況。

「人類哪,有時候要的只是一個支持的聲音,還有想要聽到的回答。」
打開了拉門的房間,混雜著酒氣的燻香正在散去,侑子點了煙緩緩的抽著。

「支持的聲音?」
「嗯……打個比方來說……」侑子忽然不懷好意的對著四月一日笑一笑,「如果你跟百目鬼對打,你覺得你能打贏嗎?」

聽到這個問句,四月一日楞了一愣,下意識的看向百目鬼。百目鬼只是淡淡的回看了四月一日,臉上分辨不出來是什麼表情。

「……打不贏。」雖然不是很甘願,但是比起運動社團的人,就算自認為運動神經並不弱,但在鍛鍊的體力上就輸了。更別說那討人厭的身高。

侑子聽到這個答案,似乎是很滿意的笑了笑,站起身來走到四月一日的面前,將手摀住四月一日的眼睛。

「我說,你一定可以打贏百目鬼。你現在覺得呢?」說完放開手,讓百目鬼重新回到四月一日的視線之內。

「唔,這樣感覺起來就有會贏的感覺。侑子小姐對我作了什麼事情嗎?」
「沒有啊。」
「那……」
「我不是說了嗎?人類有時候只是要有人支持他的聲音,跟想要聽到的回答。」

「所以說,四月一日是想要打贏我的,但是因為沒有信心所以覺得打不贏。但侑子小姐妳說可以打贏,就增強了他的信心覺得可以打贏我?」百目鬼靠在紙門邊看著兩人的動作跟對話,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的表示了意見。
「什麼說法!!!講的好像我一定會打輸你似的!!!!不好意思,我可是一直都覺得我可以打贏你的喔!!!!」好勝心的反駁。
「剛剛可不是這樣說的。」

「侑子小姐,這算是言靈的一種嗎?」無視於百目鬼的反擊,四月一日又向侑子丟出了問題。
「言靈嗎?這也是一種講法,不過呢,我剛並沒有特別使用什麼唷。」
「特別使用?」
「真正的『言靈』是需要儀式的,真正能使用『言靈』的人不會去任意使用這個能力的。」
「為什麼?」

「因為『語言』的力量,是很可怕的。知道它的可怕的人就會謹慎的說出每一句話。」

「語言的力量?」
「是啊,我想四月一日也很清楚才是,從小到大那些不管是有心或無心,不相信你所看到的事物的人們,他們所說的話,是不是或多或少都給你造成了影響。」
「………嗯,從此之後我就再也不跟別人說了……」因為說了又如何,他們看不到的東西,對他們來說就是『不存在』……。

「四月一日,就算不會使用言靈的人,說出口的話,也是有一定的力量的。」

「那剛剛那女孩……」
「我只是給了她『她想要的支持跟答案』,那些東西都不具有力量。」
「那跟她說一個月後再來是為了什麼?」

「這個嘛!」侑子神秘的笑了笑,「四月一日,我們要不要來打賭?」
「賭什麼?」

「不用到一個月,她就會再出現。」

儘管四月一日表明了不想要賭,也問了侑子為什麼會這麼篤定,侑子也只是笑了笑,表明「再問下去就要收代價。」之後,就不再回答四月一日的問題了。

—————————————————
「哪!」

侑子帶著小多與小全說要回房間工作之後,客間剩下正努力清掃殘餘垃圾的四月一日跟在一邊長廊上看著院子的百目鬼。

四月一日還在思考侑子所說的話,冷不防的被百目鬼的這一聲呼喚嚇了一跳。

「蛤?什麼?我在思考侑子小姐說的話,你不要突然出聲音啦!會嚇到人的。」
「嚇到誰?」
「我啊。」

「四月一日。」百目鬼依舊看著院子裡的不知道哪一點,問著來他身邊收拾擺在廊下酒杯的四月一日。「你覺得侑子小姐說的話怎樣?」
「什麼怎樣?」沒頭沒腦的問句,誰聽的懂啊。
「語言的力量………」

「這個嘛……」四月一日停下手邊的動作,「以前很照顧我的爺爺有跟我說過,每一個人說的每一句話都要仔細,因為每一句話給每一個人的影響都不一樣。無心的一句話可能會有不可預測的後果。」
「不可預測?」

「就像是那些指著我說『你騙人』的人,應該不會相信我從此之後就不願意隨意開口了吧。」四月一日有些苦笑的說著。

陳年往事而已,在遇見侑子小姐之前,自己根本是已經放棄了跟任何人解釋自己的體質。真的是『說了又如何』呢!不是被當成笑話看待,就是被當成太愛幻想的小孩。久了,自然就懶了。

反正說了也沒用。

「那我的話呢?」
無頭無腦從百目鬼口中吐出的這個問句,四月一日疑惑的看著百目鬼的側面,「什麼?你今天怎麼老是無頭無腦的在說話?」

「那我呢?」
沒有預警的,百目鬼伸手將四月一日扯跌進自己懷中,四月一日被突如其來的拉扯,第一個反應是努力的平衡住手上的杯杯盤盤,然後大吼:「喂!我手上有東西耶!你這樣一扯會弄碎的!!」

「我喜歡你。」
「………呃!?」

百目鬼冷靜的聲音跟專注的眼神,讓四月一日原本想嘻笑著『別開這種無聊的玩笑』的這句話給硬吞了下去。
這是玩笑嗎?可是百目鬼眼神這麼認真,所以這不是玩笑?但是………。

「你……你在開玩笑嗎?你一定是在開玩笑的吧!又是想要捉弄欺負我而已吧!!」
「為什麼我要開玩笑?」
「因為你覺得我很好欺負吧!別開這種無聊的完笑了!我可是男的耶!」
「這是實驗。」嘴角浮起有企圖的微笑。
「實驗?」沒料想過的回答讓四月一日呆了一呆,也忘了要掙扎出目前這種尷尬的姿勢。「什麼實驗?」

「實驗『語言的力量』……」

百目鬼聲音的尾音消失在四月一日的唇邊。

許久。
「這………這是哪門子實驗!!!!『語言』是說話不是親……親……親吻啊啊啊啊啊!你搞什麼鬼!腦袋壞掉了嗎?!!!!」
「又沒差別,反正都是用口作媒介。」
「沒有這種解釋方法的吧!!!!!!!!!!」

*************************************************

阿咧= =
我沒有預定……
要讓百目鬼告白的啊…..= =
阿咧…= =

說起來這一個故事,被我寫的好像月刊….一個月擠一篇這樣….= =||||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