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BA][蒼紅] 星空

「原來……天空這麼漂亮啊……」穿著紅色短衣的少年對著滿天星斗說著。

他的身後飄揚著一片紅色的旗幟,平原上的帳棚營火點點,不斷的有軍人模樣的人走來走去,或是加緊訓練或是處理晚餐。雖然很多人都在活動,但是卻不顯得吵雜。空氣中有些緊繃的味道。

「戰爭啊……」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上戰場,不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大場面。但每一次戰爭前,他總是會這樣心神不寧。

不過這次總覺得哪裡不一樣,從來沒有這樣心神不寧過,明天如果什麼都沒發生就好了。他在心裡這樣想著。只是那心悸一直都沒有平歇。

甩了甩頭,跳上最近的馬,被他舉動嚇壞而嘶叫的座騎,同樣也驚動了在一邊的士兵。

「真田殿下!」

「我出去跑跑,等等就回來,不要告訴親方說我出去喔!」說完,在青澄的星空下消失在黑暗中。

「啊!真田殿下!記得不要往敵陣營跑啊!要一切小心啊!」士兵急急的叮嚀從遠方飄來。真田暫時將這聲音拋在腦後,用呼嘯的風聲來沖淡心中的那份不安。

到底這不安是什麼呢?

漫無目的跑了好一陣子,才想起自己似乎是往敵陣營的方向跑,拉緊韁繩,安撫了座騎興奮的氣息,『這下可好,好像真的太接近敵營了…』一邊安撫著座騎,真田一邊望著不遠裊裊而起的煙想著。

不是害怕當自己遇上敵兵包圍的狀況,也不是害怕死亡。他真的害怕的,是沒辦法自己親自保護親方的安全,是自己沒辦法看到親方得到天下的霸氣。

每一次每一次,在戰場上的自己,都是用這種信念來支撐著自己不倒下不失去意識。爲了希望能幫助他站上這天下的頂點,或許自己已經向閻王多掙了好幾年壽命。

真田牽著座騎,彎進附近的樹林裡,讓馬在樹下吃著草,自己則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他抬頭看向天空,被樹葉遮掩的天空,星星看起來更遠了。

「…誰?」異樣的氣息忽然襲來,真田抓緊了隨身的武器專注心神喊著。

「…一樣在看星星的人。」黑暗中傳來低沉的聲音,讓真田心悸了一下。只是在這種地方看星星的人,一定也不是什麼善類吧。

真田屏著氣息,才在自己的左後方發現藍色的身影。

「在這邊看星星不覺得太危險嗎?」

「這句話是在說你自己吧?在這時候離敵營這麼近,跑來這裡呆坐著,被殺了都不該有怨言。」他嗤笑了一聲,還是第一次看到在敵營這麼近閒晃的敵人,不知道該說他大膽還是無謀呢?本來應該要直接抹殺掉這個紅色的身影,不過看著他看天空的側面,忽然就不想殺他了。

不想這麼簡單就殺了他。這念頭才剛閃過,就被他發現了自己的存在。

真田聞言,直覺的把武器抓至身前,「你……」

「放下武器吧,沒有人是拿著武器看星星的吧?」從黑暗中漸漸現出的身影,是一身全藍和服打扮,卻還在腰間掛著六把武器的高大男人。「算你有膽量,叫什麼名字?」

「……」真田猶如戰鬥準備中的貓,根本就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不想回答嗎?哼,也無所謂,」男人刁著煙雙手擺在和服裡一派悠哉的走了過來。「你不是在看星星嗎?有人拿著武器在賞星的啊?」說罷,男人在真田的對面靠著樹幹坐了下來。
使用者插入圖片
真田完全不知道面對的這個男人是誰,只是仔細一看,儘管對方只是輕輕鬆鬆的穿著夏季浴衣,叼根煙還哼著歌,但單眼的眼罩還有那隨身的六把武器,怎麼看都覺得這男人不容小覷。

這幾個特徵好像在哪裡聽過……真田很努力的回想,但卻想不起來,好像是什麼很有名的人物,但是到底是哪一個?只能怪每次軍情會報上自己總是忍不住打瞌睡,沒有一次從頭到尾認真聽完,結果現在似乎有可用的情報可以比對,但卻模擬兩可的全想不起來。

「喂,你叫什麼名字?」對面的男人抬起頭來看著星星,毫無防備的問著。

「………真田幸村。」在真田習慣性的回答完之後,才忍不住在心裡罵自己笨。眼前這個人是敵是友都還不知道,自己竟然就呆呆的把本名奉上,親方常罵自己笨蛋,這時候才真正的覺得自己的確是笨蛋。

「真田幸村?咻~」吹了一聲口哨,眼睛還是沒有離開星空。「Nice Name!」

「蛤?」什麼什麼什麼?「……只問我的名字不公平,那你的名字呢?」

「…………小政。」

猶豫了一會兒的回答,讓真田覺得這大概是假名。算了,如果這是敵人,那還有讓對方知道他殺了什麼人,似乎也不賴。

「你怎麼會跑來這邊看星星?」說自己是『小政』的伊達政宗咳了兩聲之後問著。眼前這真田幸村真是有趣的人,『真田幸村』這四個字,誰人不知誰人不曉?敢在這種地方,誰也不知道幽暗的森林裡有沒有藏著伏兵,說出自己本名簡直是在身上掛著『請來殺了我』的牌子似的。

姑且不論他只是單純到天然的地步而回答了自己的本名,或是不畏懼這種威脅,這種膽量,值得令人欣賞!

「我只是想騎馬去跑跑,結果跑來這,就順勢………」回答到一半的真田忍不住又罵自己笨。怎麼又乖乖的回答問題了呢?平常就沒有這麼的呆,今天怎麼會如此的反常呢?

「順勢啊……」好個順勢,伊達正視著看起來像是在懊惱的真田,果然是夠膽量嗎?「不怕在這邊遇上軍人嗎?聽說明天要打仗呢!」

「唔……沒想這麼多耶……呵呵…」真田抓著頭傻笑了起來。這樣想想,自己還真是呆的徹底。

伊達刁著煙,看著對面傻笑的真田。嘴角噙著神秘的笑容,看不出來他正在想什麼。

「你不覺得,什麼『天下統一』的,很可笑嗎?」伊達呼了一口煙,抬頭繼續看向星空。「不管怎樣,大家都要往上面報到,什麼統一,到最後全部都是空。」

怎麼這個人想法這麼的悲觀?天下統一就是天下統一啊!親方想要得到天下,我就幫助他得到。只要親方想要的……。

「我沒有想那麼多,」真田也學伊達抬起頭看向星空,於是錯過了低下頭看向自己的伊達的表情。「只是我重要的人想要往上走,我就會盡我一切的可能的讓他往上走。不管是不是什麼都帶不走,不管是不是最後都是空,我要的,只是我最重要的人的笑容,還有他意氣風發的表情…」

「……還真是羨慕你那『重要的人』呢…」

「嗯?你說什麼?」聽到對面的『小政』好像有說了一句話,只是聽不清楚。

「……沒什麼。」伊達對著他笑了笑。「我啊,只喜歡『挑戰』這件事情。」

「挑戰?」

「嗯,也喜歡被挑戰。」

「被挑戰?爲什麼?」

「挑戰與被挑戰,對我來說才有活著的感覺跟意義啊!這世界這麼的大,到哪都會有各式各樣的強人,你不覺得向他們挑戰或是讓人來對自己挑戰,非常的令人興奮嗎?」

是不是真的那麼的令人興奮真田不是很清楚,但是即使只是一隻眼睛,述說這段話的『小政』看起來好閃閃發光,令人移不開眼光。

「是不是真的能統一天下,對我來說根本沒有意義,追求最強的境界還有挑戰的樂趣才是我想要的。」

「……聽起來很有趣呢。」真田望著看起來閃閃發亮的『小政』,忍不住笑著回答。

「是啊,」伊達站了起來,往真田坐著的樹下走去,在真田還傻傻的發著呆不知道伊達要做啥的時候,伊達蹲下身去輕輕的吻了真田一下,像是催眠般的在真田的耳邊說著:「所以我等著你來挑戰我…」

一直到伊達起身離開,森林裡忽然刮起了一陣風之後,真田才忽然驚醒。

「啊!!!!!!我被吻了????爲什麼???」真田忍不住用手指撫著自己的嘴唇,彷彿上面還有著另一個人的溫度。

到底他是誰?真田這時候才開始認真的思考著。

但是想不起來就是想不起來,又不好意思去問別人。一直到撫曉時分,真田騎著自己的坐騎,在武田信玄旁邊巡視著戰場的時候,看見敵軍最前方的那個藍色身影。

那個有些眼熟的身影。

真田急急的搶過身邊視察兵的望遠鏡,對著那個藍色的身影看個仔細。

站在眾人之前的那個藍色身影。頭上那個沒辦法被忽視的大新月盔飾,臉上那商標似的眼罩,身上那理所當然應該要被認出的六把武器。真田這才想起,這個人真正的名字。

「伊…達………政…宗…」

「?是的,敵方總大將是伊達政宗。真難得呢,他這次竟然站在最前鋒,是在瞧不起我們嗎?」一邊疑惑回答著有些發愣的真田,視察兵一邊看著望遠鏡裡面的影像,又再度疑惑了起來。「他竟然看著這邊在笑耶?好像很開心似的。這是怎麼回事?真田殿下?」視察兵忽然發現身邊的真田動了一下,抬起頭竟然發現真田嘴邊擒著笑。啊?這有什麼好笑?

『所以我等著你來挑戰我…』真田想起昨晚他留下的這句話。

「等著我去挑戰是吧?好!就如你所願!」說完,真田伴著衝鋒的號角聲,馭著馬往前奔去。

--我將不斷的挑戰你,至死方休!你就好好的享受被我追逐的樂趣吧!

「真田殿下今天情緒還真是亢奮。」

「而且他正笑著耶!」

「以前有看過他是這樣上戰場的嗎?」


「……從來沒有過吧。」

「那個樣子,跟要去見情人的少年沒什麼兩樣啊!」

「噓!你說那麼大聲是想找死嗎?」

**********************************************************


其實並不是寫不熟的 CP 所以寫這麼慢。
而是我的資料來源好淺薄(毆)
結果這文我寫了四五天….Orz
真正打出稿來雖然是這兩天的事情,可是我之前想了好久想說要怎麼佈局,結果最後寫出來的也不是我最初佈的那個(遠目)

呵呵,可是我打完了(汗)
這樣可以算是交稿嗎?

米拉太太!人家也要比照辦理,我也要有插圖(拉衣袖)



XD 這是 070411 寫好貼出來的小說
然後 070622 我拿到米拉太太的圖了 XDDDDD
(這根本就是被我騙到的圖)
加上圖重新發一次XDDDDD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