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 弱気

「……你這是什麼打扮。」百目鬼靠在牆邊,看著眼前這個穿著一點也不合季節的人。

「什麼什麼打扮?就是普通…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的上學打…咳咳咳咳咳扮啊咳咳咳咳咳」把自己包到只剩下一對眼睛露出來的四月一日,一邊艱難著咳嗽一邊回答百目鬼。

瞪著四月一日咳得難受的樣子,百目鬼主動接過四月一日手上的便當袋子。四月一日邊咳的直不起腰,看著百目鬼的動作,才想著今天的百目鬼真好心的同時,聽到百目鬼開口說了話。

「還好還有便當可以吃。」
「你就只會想到便當嗎!?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情緒一激動之下,四月一日咳的更嚴重。

「………這種天氣你竟然會感冒………」
「……對著咳的要死的同學你只有這種話可以…咳咳咳咳咳咳咳…說嗎?」

「那不然…………這樣?」百目鬼走向前,也不管四月一日是不是正咳的厲害,手一拉,就單手把四月一日抱在懷裡。

實在是太突然了,四月一日忽然停止了咳嗽,呆呆的瞪著眼前的肉體牆壁,鼻子間滿滿的都是百目鬼身上乾淨的氣息。『咦,百目鬼身上的肥皂味道滿好聞的,衣服也都有陽光的味道。原來百目鬼也很愛乾淨啊………嘖!我在感動什麼!』

「啊。」
「啊?」
「我竟然看到我自己的身體……」
「啊?…………啊!」

四月一日想起,眼前這個共有右眼的人,能夠看到自己看到的景色的條件,在於自己的心情有波動………。

「你你你你你你幹嘛抱住我啦啦啦啦!!!」
「………你沒有繼續咳了。」
「……沒聽過這種止咳法啦!!!快放開我。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四月一日一邊用著全身的力氣咳嗽,一邊感受到了百目鬼笨拙的在自己的背上輕拍的感覺。為了支撐自己咳嗽沒力氣的身體,即使心裡覺得不願意,四月一日還是將手環上了百目鬼的背部。『這只是把你當成支撐而已喔!別想太多!』四月一日在心裡這樣想著。

接觸的那一瞬間,四月一日也感受到百目鬼愣住了。拍打自己背部的手的動作停了一下,然後又遲疑的開始拍了起來。四月一日在心裡覺得這個支撐真好用的下一瞬間,眼前一黑,連四月一日自己都驚訝般的,跌入了黑暗之中。

再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天花板,有種陌生的熟悉感。共用眼睛之後,百目鬼的右眼似乎總是帶著百目鬼的記憶,有些四月一日自己明明不記得有看過的東西,在現在看來,卻帶著些熟悉感。

他花了一點時間思考,總算想起來這是百目鬼的房間,也想起來失去知覺前他在做什麼。等到意識到了自己抱了百目鬼之後,四月一日臉一下刷上了粉紅色。

「咦?溫度又上升了嗎?」

四月一日轉頭看向聲音的來源,百目鬼正拿著更換的冰枕走進來,百目鬼看著不明所以紅著臉的四月一日,皺著眉頭的說著。

「……這裡是………」
「我家。」
「……我想也是呢………」果然是百目鬼的房間。「我怎麼覺得……咳咳咳咳咳,我好像越來越容易醒來都是看著天花板了。」
「誰醒來不是看到天花板?」
「………我是說都不是我家的天花板……………」
「喔。」

百目鬼一邊無聊的跟四月一日對話,一邊扶著四月一日的頭更換他頭下的冰枕。四月一日不知道怎麼回事,總覺得不好意思看向百目鬼的臉,在百目鬼橫在他頭上幫他換冰枕的時候,四月一日只好楞楞的望著百目鬼的胸部發呆。

「………H………」
「啊?」聽到這句話四月一日反射的抬起頭,正好對上百目鬼向下看的眼神。「什麼 H……用字請慎選。」
「誰叫你要盯著我的胸部看。」
「………你是三八啊。」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因為你發高燒昏倒了。都已經燒到40度了呢。」
「……40?我出門的時候才39…」
「………」

「那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因為這是我家啊。」
「………」
「你在我眼前昏倒,當然是帶你回我家比較快。」
「……喔。」

「學校呢?」
「請假了。」
「那你?」
「也請啦。」

「……抱歉,還要麻煩你請假。」
「你生病的時候會特別老實呢。」
「………這是說我平常不老實?」
「也不是這麼說,只是平常很吵。」
「………那還真是對不起你啦。」

「覺得如何?」
「頭暈,頭痛。」
「那多多休息吧。這房間有上次侑子小姐寫的結界符,你可以安心休息。」說完就要起身,四月一日瞪著百目鬼的褲腳,一句話也沒說。

「我在外面看書,有事叫一聲。晚點我進來叫你吃藥。」百目鬼拉開拉門,走了出去,留下四月一日改瞪著天花板發呆。

或許是發高燒的原因吧,四月一日老覺得眼前的天花板一下近一下遠。生著病本來就更容易招來那些鬼鬽魍魎,四月一日趕緊閉上眼睛逼著自己入睡,藥效的作用,還有冰枕的鎮靜,四月一日總算沈入了夢鄉。

但是四月一日的夢境卻一點也不平靜,他一下子被不知名的黑影追趕,他的身影也縮回只有小孩子的身高,體力明顯的與高中生的自己不同,好幾次都快被黑影抓住,四月一日幾乎是用盡全身的力量才逃離。直到最後一次,四月一日再也跑不動,輕而易舉的被巨大的黑影壓著,四月一日只能虛弱的不斷提醒著自己說這是夢,叫自己趕快醒來,卻一點效也沒有。

「咦?」四月一日原本緊握的右手忽然透出光芒,像是抓著一個發光的球似的,四月一日想要打開手卻像是被黏住似的打不開,卻看著透出的光芒像是撥開烏雲的太陽般的,驅逐了原本壓在自己身上的巨大黑影。

在身上的巨大黑影像是慘叫般的消失之後,四月一日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原本放在臉側邊的手,現在被另一隻手握著,而那隻手的主人,沒有發現四月一日已經醒來,正用空著的另一個手看著書。空間中除了古老時鐘的滴答聲外,還瀰漫著暖暖的茶香。百目鬼用單手翻著不知道是什麼書正看的入神,偶爾拿起茶喝,不管百目鬼怎麼動,握著四月一日的這隻手,就是穩穩的沒有放開,也沒有任何會驚醒他的大動作。

四月一日呆呆的看著百目鬼看書的背影,看著被握住的手,再想到夢境裡發光的手。再怎樣的不承認,也沒辦法否認掉,『百目鬼』對於自己這種體質,真的是有很大的幫助。

「百目……鬼?」四月一日有些沙啞的叫著。
「嗯?」百目鬼聽到聲音後,轉過頭來看著四月一日,停下另一手翻書的動作,將手放在四月一日的額頭上量溫度。「嗯,溫度下降了。起來吃點東西之後吃個藥吧。」

看著四月一日乖乖的準備撐坐起來,百目鬼有感而發:「你這樣乖乖的樣子看起來真是詭異。」
「………不然我平常是怎樣?」
「嗯………刺蝟那樣?」
「啊?什麼形容!」
「就是不小心碰了你還是戳到你,你就會張起刺來啊。」

「……完全聽不懂。」
「不懂就算了。」
「……快放開我的手啦!」
「嗯?」
「我、的、手!!!」

「………君尋。」
「媽啊!就叫你不要直接叫我名字啦!!」忍不住又起了全身雞皮疙瘩。
「你看一下你的手。」

正當四月一日納悶的準備低下頭的時候,又聽到百目鬼說了話。

「明明就是你的手不放開我的手的。」

四月一日像是觸電般的放開百目鬼的手,的確不管從誰的角度來看,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不放的,就是四月一日自己。臉轟的一聲又紅了起來,八成又是熱度上升了。

看著不斷變化表情的四月一日,百目鬼笑了一聲,「呆子。」說完就走了出去,留下四月一日一個人在房間裡變化表情。

四月一日想起夢裡面的光芒,跟緊握的右手,再看著拿著食物進來的百目鬼,莫非………

抓住百目鬼的手不放的,真的是自己?而且還是自己主動去抓百目鬼的手?

不!我才不願意承認是自己去握他的手的!

「吃東西吧。」
「喔。」四月一日看了看盤子裡的東西。「這不是…」
「嗯,你做的便當。」
「結果還是吃我自己做的東西啊!!!!!!」

「…原來你想吃我做的東西?」
「啊?什麼?」
「早說啊,我去作。」
「我沒有說我想吃!!!!百目鬼!你坐好!!!!」

*************************************************

    會寫不完=__= 就停在這兒吧。
    到底百目鬼有沒有去作東西給四月一日吃咧?XD
    我想到最後應該都沒有吧….=3=

    可惡,我病都還沒好,結果四月一日好像病快好了(喂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