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 特別

這是特別的一天。

特別的日子。一個該爲你慶祝的日子,一個該爲你祝福的日子。


**************************************************************


 


「小葵~vvv」四月一日遠遠的就看到九軒好認的髮型跟背影, 一邊眼睛冒出純愛光線,嘴角上揚,腳步像是飄了起來的一邊跟九軒打招呼。

不過當他看清楚九軒身旁的人,臉色就瞬間暗了下來。

「喂。」

「我名字不叫喂!為什麼你會在這裡!!!」今天是特別的午餐時間,四月一日記得自己根本就沒有叫百目鬼來吃飯的啊!

「因為……」百目鬼接過四月一日手上沈甸甸的便當袋。「我不來的話沒人吃掉這個便當。」

「什麼!?我又沒有拜託你吃掉!」

儘管嘴上是這樣說,但是每天在準備便當的時候,還是都多準備了一份,甚至還會準備份量比較多。

「那是因為人數少的菜份量不好抓,嗯!份量不好抓,所以才多作的。不然你哪會有午餐可以吃。」四月一日越來越覺得驕傲。「所以百目鬼!你應該為了這一點對我下跪,去跳感謝之舞去唱感恩之歌才對!」

「……呆子。」附帶嗤的一聲。

「………你剛剛說什麼你剛剛說什麼!!」四月一日正準備要再度發飆的時候,忽然聽到旁邊一串銀鈴般的笑聲。「小葵的笑聲真好聽………唔,小葵,妳在笑什麼?」準備要發飆的氣焰,馬上降溫了下來。

「嘻嘻,你們兩個的感情真的越來越好了。」九軒丟下這句話後轉過身往樹下走。「我先去看看樹蔭下有沒有位子喔。」

「……什麼!我跟這個人怎麼可能會感情好!小葵妳誤會太大了啊啊啊啊啊!這種這麼討人厭的個性怎麼可能讓本大爺喜歡啊啊啊啊!」

「…好吵。」百目鬼用手塞著耳朵面無表情的在四月一日的身邊說著。

「還都不是你害的!」抓狂的四月一日繼續抓狂。「要不是你突然出現,小葵也不會出現這種怪異的誤會啊!只要沒有你就好了……啊?」

四月一日抓狂的聲音忽然停止,因為四月一日發現他在空中的揮舞的手被抓住。

「手…會打到的。」

「打到你的話那更好啊!反正你身強體壯又不缺會被打痛!」

「不。」

「那不然是什麼?」百目鬼一定要講話段落分這麼多嗎?多講幾個字一次把事情講完不是會更好嗎?

「會打到玻璃的。」

「……」四月一日有些驚訝的看著百目鬼,這個人真的在擔心自己嗎?百目鬼這個人臉上的情緒一向太少,根本讀不出來,根本沒辦法知道到底他是喜是怒。

「……不用你管,放開我的手。」四月一日忽然覺得心酸了起來,但是卻不知道爲什麼,只好轉過頭看向小葵的方向,要百目鬼放開自己的手。

「……」默默的把手放開,百目鬼還是不發一語的看著四月一日。

「我…我先去小葵那邊了。你要不要跟上來是你的事情,但是便當就不會給你吃了!」

「喂。」

「幹麻啦!我的名字不是喂你要我說……」四月一日抓狂到一半的句子猛的被百目鬼的一句話給堵的無法出聲。

「便當在我手上。」

………可惡!

**************************************************************


「那就一起來吧!」九軒舉起裝著果汁的杯子,笑著要四月一日跟百目鬼一起做舉杯的動作。

「生日快樂!四月一日同學。」

「謝謝小葵!有妳的祝福我覺得今天一定會有好事情耶!」

「……怎麼豆皮壽司那麼少。」

「你閉嘴!我又不是做給你吃的!你有得吃就該好好的感謝我了!」

「四月一日同學!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哇!我好開心!我可以拆開看嗎?小葵。」得到小葵的點頭之後四月一日開心的拆開包裝,是一條深紅色的羊毛圍巾。「哇!圍巾!好棒喔,好漂亮喔!是小葵親手織的嗎?我好幸福喔!」

「不,是買的。」

「唔……可是是小葵選的吧!選的好棒喔!好棒的圍巾!」

「四月一日同學喜歡的話就好了。」小葵依舊是微笑的看著四月一日。

「……」百目鬼一邊吃著壽司一邊面無表情的看著四月一日。

「…怎樣!你有意見嗎?」

「…沒。」繼續夾下一塊壽司。

「唔!你是蚌殼啊!你不講話的話誰會懂你要講什麼啊!」

「………也沒有要你懂啊。」百目鬼忽然變了臉色,忽然站起身盯著四月一日看。

「怎……怎樣……你要找我打架嗎?」

「………沒有。我先離開了。」轉身離開前還多望了一眼四月一日。

「什…什麼啊……」被百目鬼的舉動搞的一頭霧水的四月一日,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覺得啊,」小葵喝著果汁,看著兩個人的舉動,微笑的對著四月一日說著:「你上去看看百目鬼發生什麼事情比較好喔。」

「啊?爲什麼?」

「不爲什麼,可是你就去嘛!」

「呀…既然小葵都這樣講了…」四月一日覺得自己快被九軒的笑容給溶化,「那我就去找那個笨蛋囉,小葵你先繼續吃吧!免的那傢伙回來又會被他吃光的。」

**************************************************************

「你到底是怎樣?」在學校的樹林中看到正發著呆的百目鬼,「我到底是哪裡跟你犯衝了?」

「…沒什麼。」

「真是搞不懂你,什麼都不說表情都不放在臉上的話,誰會知道你究竟想要說啥做什麼?」四月一日手插在口袋裡靠著樹木,一臉莫可奈何的說的。雖然因為很多很多事情,讓自己跟百目鬼的關係牽扯越來越多,但是這個人究竟在想什麼,卻怎麼樣也無法理解。

原本以為可以理解的。

「喂。」

「就跟你說不叫喂!…這什麼?」四月一日看著百目鬼遞過來的東西。「這,不會是…」

「嗯,禮物。」

什…什麼!那個平常表情傲的跟什麼似的百目鬼竟然也會送人禮物!四月一日有點呆滯的看著百目鬼的手拿著的東西。

「不拿嗎?」

「啊…不,謝謝。」

正準備要拿百目鬼可能百年才會出現的好心的禮物時,忽然另一隻手被百目鬼往前一拉。

「啊!」並沒有心理準備的身體被百目鬼一拉失去了平衡,一整個往前衝了過去,原以為會撞上正前方的樹幹,結果反而先撞上了堵溫熱的牆。「我的鼻子……」

「沒事吧。」

四月一日抬起頭一看,原來這堵牆就是害自己往前撞的兇手。都是因為百目鬼拉自己的關係,害的自己…跟百目鬼形成這種曖昧的姿勢!「百目鬼!你幹麻拉……咦?你的手在幹麻?」

不會吧!百目鬼想要幹什麼?幹麻要把手伸到自己背後去?這!這!這姿勢是……不會吧!我是男的耶!爲什麼百目鬼要抱我?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爲什麼?!一時慌亂的四月一日緊張的閉起了眼睛。雖然有一瞬間不知道自己幹麻閉起眼睛,但因為太慌亂了,就沒繼續深思下去。

「噗。」頭頂上傳來百目鬼的嗤笑聲。

四月一日睜開眼睛,看到百目鬼手上拿著不知道哪來的枯草。這…這是在我身上的嗎?

「百目……喂!這隻手是怎樣!」之前的注意力幾乎都在百目鬼的右手上,這時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百目鬼的左手竟然環在自己腰上。「這是怎樣這是怎樣這是怎樣這是怎樣這是怎樣!」

「雖然說這個場景怎麼看也不會膩,」儘管四月一日呈現抓狂邊緣,百目鬼也沒有改變動作跟放開手,他只是舉起了右手塞住自己耳朵,「但是說真的,很吵。」

「所以我說!你現在到底是怎樣!喂喂喂喂喂!」

「你只要慢慢去習慣就好。」百目鬼輕輕的拿走沾黏在四月一日身上的枯葉。「慢慢的習慣就好。」

彷彿被迷惑似的,四月一日楞楞的開口:「習慣什麼?」

百目鬼聞言笑了一笑,幫四月一日戴正眼鏡,手像是故意似的停留在眼鏡上,讓四月一日明顯的感受到百目鬼手的熱氣。

「我的存在。」

「啊?!」

「總之,」百目鬼很自然的牽起四月一日的手,「回去九軒同學那邊去吧,我壽司還吃不夠。」

「喂喂!」被百目鬼莫名其妙的舉動弄得滿頭霧水的四月一日,忍不住抗議了起來。「你滿腦子就只有吃而已啊啊啊啊啊!」

「…不止這樣而已。」從前頭小聲的傳了過來。

「啊?」今天的百目鬼是怎麼了?

「喂。」百目鬼沒有停下腳步,繼續的往前走,「生日快樂。」

四月一日聽到這句話愣了一下,猛的加快了腳步超越百目鬼之後轉回頭盯著百目鬼看。

「幹麻?」百目鬼也跟著停下腳步,回望四月一日。

「去,我還以為可以看到你害羞的表情咧!想說要是看到這一幕的話我一定要笑你一輩子一輩子!」

「喂。」

「幹麻!你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改掉叫我喂的習慣!」

「你是不是把我的禮物丟在剛剛那邊?」

「咦?好像是耶!」怎麼可以浪費,這可是那個平常不可一世的百目鬼給自己的禮物耶!再怎麼樣也要給他收下,不喜歡的話還可以不客氣的叫他拿回去!「啊!你等我,我去拿。」最好的就是丟到百目鬼的臉上,叫他順便跪下來說:『四月一日大人我以後不敢了!』

微笑的望著一邊不知道爲什麼詭異的笑著,一邊碎碎念走回去的四月一日,百目鬼站在原地,重複了剛剛四月一日的話。

「一輩子……嗎?」

「好像不錯呢。」

***********************************************************


…………一直到寫完,我有種「這兩個人是誰!」的感覺。
我是不是有走錯路的感覺?我是不是有寫錯人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頭

總之,我寫完了(我想逃走Q_Q)

四月一日!雖然已經過了,而且這篇也只是在惡整你,但還是
生日快樂唷!
雖然不知道是幾歲生日…=..=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2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
1 討論串
1 回應
0 Followers
 
最多反應留言
最火熱留言串
0 已回應的訪客
魚ㄦEd Brawley 最近回覆的訪客
最新 最舊 最多投票
Ed Brawley
訪客

我已經在手足舞蹈了XDDD
這對是我少數接受可以甜的配對說XDD

魚ㄦ
訪客
魚ㄦ

原來這是大濕少數可以接受甜的配對啊XDDDD
能讓你手舞足蹈我也很光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