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Holic][百四] 雨

連日來的綿雨,讓天空總是灰濛濛的,不管是天剛亮或是已經正午,就天色看來沒有什麼兩樣。

按照著習慣在準確的時間醒來的少年,規規矩矩的整理好內務,洗臉,準備進行著習慣中每天會進行的打掃。拿著掃除用具的少年,剛走至家傳的寺廟院子時,忽然發現雨中一個靜靜佇立的身影。


 


一瞬間少年以為這是另一個一半的右眼看到的景象,忍不住遮住了右眼,發現那個身影依舊存在。

「原來是人類……」

原本他就不是屬於看的到的體質,如果不是現在一起分享右眼的他,應該是終其一生也不會有此種經歷。少年忽然想起那個艷麗的不像人類的長髮美女的話。

『這世界,沒有「偶然」。有的,是「必然」。』

必然嗎……少年低聲的重複了一次。抬起頭,院子裡的身影依舊靜靜的站在那邊。少年慢慢的靠近那個身影,自己學校的學生服顏色漸漸的浮現起來。在這麼早的時候,誰會來到寺院中呢?

那個身影沒有察覺接近的少年,只是撐著傘,仰著頭看著院內唯一的柳樹。

少年停下腳步,靜靜的看著他的側面。

沒有說任何一句話,任憑細雨在身上纏綿。

「………今天不喊我喂嗎?」那個身影緩緩的說出這句話,語氣中帶著平常沒有的感覺。

「……。」少年沉默,只是走近他,把傘撐在他沒遮住的地方。「今天還真早。」

那個身影沒有回應,甚至連眼神都沒有離開過柳樹。

「你知道嗎?在古老的中國,覺得柳樹是可以保護小孩子的福物。」

看著他用著懷念的眼神凝望著柳樹的枝條,少年總覺得他有種開始消失的錯覺。不同於以往活力旺盛的模樣,這樣的他,真的很異常。

「喂。」少年忍不住喊了一聲。

「所以我有個柳條護身符。」

「…喂」少年忍不住急了起來。

「……雖然那已經消失了………。」視線依舊沒有離開。

「君…」少年正要直接喊他的名字的時候,眼角忽然看到他的手,正握著柳樹的枝條。

那種握法,就像是很珍惜的握著誰的手似的。輕輕的握著,像是被誰牽著手。他叫到一半的名字,因為看到這一幕而中斷,吞下了剩下的音節。

他依依不捨的多握了幾下枝條,總算是放開了手,眼光總算是轉了過來。

「百目鬼,你今天竟然沒有罵我呆子耶。」

看著他有點微紅的眼框,百目鬼幫他拍了拍被綿雨沾濕的部分。

「………呆子。」

四月一日笑了笑,就算再怎麼呆,也聽的出來百目鬼這句話的感情。

「雖然呆子不會感冒,不過,」百目鬼牽起了四月一日的手,明顯的感覺到冰冷的手顫了一下。「你不是普通的呆子。」

「……你講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暴風雨欲來的預感。

「……進去把你的身體弄乾吧。」半拉的往屋內走去。

「那一天,也是這樣的綿雨………。」

「喂,想想那天占卜師跟你說的話吧。」

『他們很開心四月一日長成了這麼好的孩子。』這句話在腦中響起。

「嗯…我知道。」低聲的說著,任百目鬼牽著自己走進屋內。

回頭再望一眼柳樹,如果…如果…如果真的都不痛了,那就好了。

**************************************************************


雨天情緒都會不好,所以自然抓到的靈感都比較悲。
我想寫的畫面,其實用畫的或是用拍的可能都好些。
不能真的寫出腦中出現的畫面,真的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啊(地上滾)
總之,這能算是百四嗎?(毆飛)

P.S. 某L………我持續第二篇了= =+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