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UBASA][黑法] 對比

如果說,我代表著黑色,而你,就是正相反的白色。表徵上,我沉默而你活潑,但實際上呢?

在明明知道你不會這樣希望的狀況下,我還是任性的選擇了這條路-讓你活下來的這條路。

從一開始雖然表現的和藹可親,但是實際上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牽扯上關係的你,現在願意為了那兩個小鬼擔心甚至動用到你不希望用到的魔力。

我不想,我不想讓正願意主動接納人的你,就這樣被個可笑的理由而背叛。於是我伸出了手,讓我的血進入你的體內作為引子。

成為你的「餌」。

這是不是正確的我不清楚,我只知道,這時刻,我不想讓你死去。

不想讓你離開。


********************* 

「早安,『黑鋼』。」

在等待你適應新的血在你身體裡面做的大改造醒來後,聽到你從來不叫的名字,我愣了一下。從你滿臉的笑容,我還是讀不出你的思緒。

「別動。」
「我不會逃。」

反過來說,你也逃不了。因為我是你的「餌」。除非你不願意原諒我做的這個選擇而拒絕我。

準備往你身上丟外套的動作頓了一下,再看一眼你跟以前沒有什麼兩樣的笑容。

是嗎?這是你的答案嗎?

在等著你醒的這段時間內,我做過無數的假設。侑子那個魔女的那句話一直繞在我的耳邊。

『就算左眼沒有恢復,法伊也可還是可以選擇不喝你的血。不管你用什麼方法也奈何不了他。』
『雖然之後他還是會像以前一樣滿臉笑容,但他心裡不見得接受這樣的事實。』
「我知道……」

那時候我的回答也僅止於知道你可能會做出這樣的選擇,所以在等著你醒來的時間內,我設想了很多讓你接受我是餌的理由。

現在這些理由卻都不需要了。從現在起,我是你的餌食。

你專屬的餌食。

「你現在還不能動。」

拋出我手中的衣物,丟下這句話後,轉身與奔進去你身邊的摩可拿擦身而過,走向外表熟悉但卻已經不是同一個人的『小狼』身旁去。

*********************

接回小櫻公主去療傷之後,你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好一段時間。我靜靜的站在你的身後,看著你不知道在思考什麼的背影。

「記得小狼『出事』前我說的話嗎?」我忍不住的出聲。儘管這些話已經不是第一次說了。
你的身影一頓,沒有點頭也沒有任何反應。
「你的過去與我無關,但是你也該對現在的你多些信心了。」想了一想,難得的多言了起來。「聽了剛剛小櫻說的話,你覺得你還能夠真的那麼瀟灑的跟我們切乾淨嗎?」
「………即使我會讓與我有關係的人不幸?」

果然是繞在這裡繞不出來嗎?
「幸福與否,是由我們自己來做決定的。」這麼簡單的道理,你怎麼還是想不通呢。

幾乎聽到你停止呼吸的聲音,然後嘆了口氣,淺淺的笑了起來。
「我在想,」看著你微笑著轉過來的臉,「我是不是該練習一下怎麼『進食』了。」

這下換我愣住了。前言不接後句的,我看我永遠跟不上你跳躍的思考。
「歡迎啊,反正我是你的『餌』。」
大方的抱著手靠在柱子上,看你打算用哪種方式「進食」。

看著你認真的抓著下巴看著我,想了一想,忽然露出詭異的笑容朝著我走來。
「先來試驗最傳統的『吃法』好了。」

我挑著眉,看著你把雙手環到我頭後面,臉靠著極近的距離燦笑著說著:「我還是新手,可能會有點痛,請多見諒囉。」
還不忘閃了一下你的獠牙。

「當你有危難的時候,我答應你,絕不擋在你前面。」在你用極緩慢的速度靠近我的時候,忽然覺得這句話還是想說出口,「因為我要和你站在一起。」

因為你會永遠跟我們在一起。

停在我脖子邊的氣息一頓,停了幾秒,聽見你用無奈的聲音,

「黑鋼你啊,真的是任性的人呢……任性的救回我的命不說,竟然還任性的要站在我身邊呢……」

面無表情的聽著你的指摘,卻在感到脖子上的疼痛的同時,爲了你小聲而差點被遺漏的一句話,忍不住嘴角上揚了些。

「但是……謝謝你現在在我的身邊。」

 

—————————————————————————-

後記:萌起來一切都是意外!
本來我都還很平常心(!?)的看著 TSUBASA,雖然覺得這兩個人很可愛,什麼爸爸媽媽的遊戲,可是就僅止於「覺得可愛」這樣而已。
可是太犯規了啦!!
16、17集根本就是太犯規了!!
法伊的話、動作、表情,然後黑鋼的決定跟表現。真是一整個犯規到不行。
忽然就萌起來一發不可收拾。

與其說這是小說,倒不如說我是把漫畫的劇情拿出來寫
不過寫得很開心,自己寫的好萌(喂
而且只花了三個小時寫完…..=3=

繼續讓我萌下去吧~你們兩個~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