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節最佳紀錄片 – 醫生

網站連結:http://blog.xuite.net/cimage/doctorthemovie

照例(?)的,我是從智邦的網站看到這消息的。
跟上次九二一紀錄片的管道一樣。

從九二一紀錄片之後,其實還是有其他大大小小多多少少的紀錄片訊息在智邦上宣傳著。
只是卻沒有這次來的抓住我眼光。

或許吧。有關生或死,一向是人不得不被吸引的題目。

轉貼節錄網站上導演對這片子的感想:

凝視一個人的傷痛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管是凝視者被凝視者
都需要去忍受那種揭開傷口的苦楚。記得2003年4月的一天,當溫醫師對著鏡頭傾訴塵封的記憶時,這位看盡生離死別的腫瘤科權威醫師痛哭失聲,我也不禁難
過地潸然淚下。拍攝這傷感的鏡頭令我百感交集,但是沒有多久,我便醒了。我自問:難道我只是想拍一部讓大家在戲院哭成一團的電影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
放一顆催淚彈就好了,根本不用拍電影!之後,在拍攝過程中,我從鏡頭裡仍然看到很多令人鼻酸的畫面,但是我一直避免讓它無限蔓延,因為我相信唯有沉澱和理性,才有可能呈現較客觀的角度

九二一的紀錄片中也是如此。
儘管因為同時在中部的陸地上的我們,對畫面中的景色跟事件跟環境有太多太多的熟悉感。
但忍不住還是被畫面中其他的感動因素而流淚。

這一片我很有興趣。
不過沒有膽量自己去看。雖然身邊的人大概也沒啥有人有興趣的Orz
嗚嗚,隨緣。

如果有人有興趣,歡迎到網站上去看他們的相關訊息喔^^
然後來跟我說感想 Q_Q

任職於邁阿密兒童醫院的溫醫生來自台灣竹東,與妻子兒女長居美國年一位十二歲的秘魯男孩越過赤道來到他的診療室;這個罹患癌症的小生命與溫醫生的兒子都愛畫畫與蛇類動物。昱在衣櫥裡結束自己的生命,房間裡則留下一張令人不解的公告。

溫醫生持續傾聽自己想念的聲音,同時細心地找出病人體內不尋常的腫瘤。然而,關於人生的不可測,他是如何理解的呢?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