嚇一跳?= =”

 早上起了大早去作例行檢查。

因為作這例行檢查已經是第四年,所以一點也不回緊張。
報到然後準備照超音波,又加上前一個星期就已經做過公司的健檢,所以非常的駕輕就熟(?)(是否用錯成語= =)

不過,不是我在說……

醫生都是這樣愛嚇病人的嗎?= =””



2003年那年我去檢查常發性不明原因的腸痛,
寒兒的爸爸幫我安排了超音波的轉診。
超音波之前就先抽了血(報告要給寒兒的爸爸),然後照超音波。
東照照西照照,腸子很乾淨 <– 醫生說的。
「既然都照了,順便其它的也照一照有沒有問題吧!」<–我媽說的。
然後照超音波的工具在我身上滑啊滑,胃啊腎啊脾啊都照了,不過滑到一半就停了下來,
然後停很久….

這時候在診療床上當死魚的我當然會開始緊張啊….
「醫生!現在是怎樣O_O」<— 我心裡的OS….
這時候….

「嗯….你有家人一起來嗎?」<– 醫生的聲音
「….我媽在外面(….發生啥事!囧)」
醫生轉頭對旁邊的護士說:「請她的家屬進來一下」

喂喂喂喂!!醫生!我知道我看不到超音波的螢幕,可是你幹嘛不先跟我說發現啥啊!(大囧)

然後我媽進來了,醫生開始跟我媽解釋在我的肝裡面發現了一兩公分大的黑影,因為超音波只能知道「有東西」,但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所以建議我座斷層掃瞄。
然後再抽一次血作其它的肝功能(有沒有肝炎帶原等等等等)的檢查。

我媽馬上打了電話給我爸,陪我去的寒兒也打了電話給她爸問問。
而我,開始思考這東西會給我帶來什麼影響。

斷層掃瞄是安排在緊急弄出的假的星期一(照超音波是星期六)
要換衣服,要喝500c.c. 有怪味道的水~_~
然後一邊用點滴注射藥劑一邊拍斷層掃瞄。
因為喝了一大堆水,然後又注射點滴(全身會發熱、頭暈),我躺在台子上只有一個感想:

我好想上廁所orz

照完,掛好門診星期六來聽報告。

那一週,我雖然在台北工作,不過想了很多很多。@@
我的爸媽很緊張,因為我爺爺是胃癌過世,我的舅舅是肝癌過世,我的外婆乳癌已經控制住。
對於我跟我弟這三個人來說,我們算是癌症的高危險群。
所以我爸媽很緊張,那個黑影到底是什麼!

我則很單純很單純的作了決定。
1. 如果是好的,那一切ok,天下太平,大概就是每年回去檢查之類的。
2. 如果是不好的呢?那也簡單。工作就先辭了。在家養病到好為止。

很簡單很簡單的想法。如果真的是不好的東西,那也沒辦法,就是長了。你這時候沮喪覺得「為什麼是我」那又沒幫助。不如就開始進行治療,我還年輕,還有體力可以抵抗的。
跟小綴聊了聊(美麗的藥師姊姊>///<),小綴說我的想法很成熟,
噗,其實是,「除了這樣做,我也沒有其他方法」。

星期六,我爸媽列席旁聽=w=
結果當然是好的(不然大概也看不到我在網路上了O_O),那個黑影不過是個沒路用的囊腫(水泡類O_O)
不過要是繼續長大,碰到肝壁的話還是得開刀切掉<– 不然據說我會痛的死去活來….可是肝不是沒神經?= =?

因為平安,所以之前的決定就無效了XD
每年乖乖回去作檢查。

這幾年檢查結果都不錯,都是沒有長大。

今年= =”
又是超音波照到一半。

「嗯?等等拿著報告回診療室喔,我怎麼覺得好像變大了,可能再多作一下抽血檢查」<– 醫生的聲音=w=
「囧,喔,好,長大了?」

不要鬧了~_~
我不想開刀啊…= =”
雖然講的很豪邁,我還是只是怕死的小老百姓而已…=w=

回到診療室。
眼前的醫生前翻翻後翻翻我的整個超音波歷史資料作比對。
「啊,呵呵,我搞錯了。」
「…..啊?」
「你第一年的時候水泡還更大咧,2.3 Cm…今年是 2 Cm 左右,正常正常…我以為又長大了….」
「囧」

醫生啊=w=
你又不是不知道家屬在等待的時候是很緊張的。
(尤其是我看到我媽又開始緊張了=w=)

總之,不用抽血就好。
(我想起上次一天抽兩次血,因為我血管細不好找,差點護士要從我手背抽血….媽啊,那很痛耶= =”
還好我寧願讓她拍打我的血管打到浮起來為止….不然….Q_Q  我會更恨醫院…Q_Q)

唔,今天變成寫醫療日記?(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歷史上的今天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