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P][木剛] 無聲

            天空是淡淡的藍色,雲朵是淡淡的白色;牆壁是深深的黑色,太陽是耀眼的無色。
 
          屬於我的顏色,在哪裡?

       **********************************************************

            『你是一個沒有聲音的人。』

           坐在車子望著彩虹大橋耀眼的燈光,這句話冷不防的跳進腦中,大聲的響著。

           腦中迴響著你的聲音,車子裡迴響著異國的歌曲。

           有些苦笑的咀嚼著這句話。

           聽不出是褒或是貶。眼前只是你們模糊的微笑。
                                                                             

           看著手上的煙許久,回想著到底第一次抽這東西的時候,滋味是怎樣?

 
           那個時候,我的身邊有誰呢?

           有沒有你?

             嗅了嗅不淡不濃的味道,還是放棄的放回了煙盒中。

           說是不碰了,就不碰了。

           『嗯,我喜歡這種時候的你。』你的聲音迴響著。

           你說過這句話嗎?抑或,這只是我內心中不斷的想望?

                                                                         

           每次發現自己慾望太深的時候,總是會害怕起自己,所以不自覺得,開始為自己拉起警戒線。

           因為站在這一邊,我是安全的,你們也是安全的。

           浮動的不穩定的平衡,於是奪去了我的聲音。

 
           極需從別的地方肯定自己的這份著急,讓我覺得,這條線越拉越緊,越拉越穩。

                                                                             

           我是安全的嗎?我是安全的嗎?

           我想,我是寂寞的。

       *************************************************************

 
           車子內忽然響起熟悉而古老的旋律,接起電話,傳出你的聲音。

           『喂?你在那邊啊?』

           「在橋上看著夜景。」

           『………半夜三點在橋上看夜景?真是服了你。呃,你可別邊喝著威士忌邊看夜景完,還開車回家喔。我可不想真的每年開記者會。』

           你的風格。我淺淺的笑著。

           「我手邊沒酒啦,放心。怎麼還沒睡?」

           『因為我剛剛發現魚子會前滾翻唷~』

           雖然明知道這不應該是個值得開心的畫面,但是聽著話筒另一邊傳來興高采烈的聲音,你鮮明的笑容還是令我被感染似的陪著你興奮起來。

           望了一眼天空。

           「沒有星星呢,今天。」

           『星星?你等一下。』

           聽見你跑去開窗的聲音,呵,果然是你的風格。

           『嗯,我家這邊看的到耶,到我家來看星星吧,陽台租給你。就算想喝酒也可以陪你。順便可以一起看魚子前滾翻。』

           「…………我不知道你家該怎麼走…………」

           『…………真不愧是你,也只有你會有這種答案。』

                                                                              

           「你記得我什麼時候第一次抽煙的嗎?」

           『如果那次我看到的時候是你第一次抽煙的話,你 17 歲的時候吧。』

           對於這意外的答案,我有些失笑。

           「記得這麼清楚?」

           『當然是胡謅的。』

           幾乎可以想像出的表情就在我眼前浮現著。

                                                                              

           我微笑。

           『別看夜景了,趕快回去睡覺吧。』

           「為什麼?」

           『因為你越看會想越多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不然怎麼會忽然想看星星,怎麼會忽然想起你早就戒了的煙?』

           「因為天氣很好啊。」

           『哪,雖然你沒有聲音,但別忘了要跟我們站在一起。』

           「嗯?」

           『因為你是這樣的你,所以我喜歡這樣的你。』

           不搭嘎的幾句話,硬是逼出了眼角的一滴淚。

                                                                              

                                                                              

                                                                              

           『啊,別這樣就哭了喔。』

 
           **********************************************************

           我看到你越過線,帶著屬於我的顏色,向我走來。

           耀眼的笑容,讓我不自覺的放開手中的線。

           線斷了嗎?線斷了嗎?

          我想,我是安全的。
                                                                         

           因為我有屬於我的地方。

                                                                              

 

寫到最後,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每次寫阿剛的獨白,就很容易陷入這樣的情緒中。
每次都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再寫阿剛,而只是寫著自己的縮影。
然後就想要毀去,因為這不是阿剛。
↑上面這堆也很混亂
不過因為鳳梨喜歡開頭,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的寫完了。                                                              

請原諒我。(逃)

0 0 vote
Article Rating
分享這篇文章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