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無ノ鳥 – 隱藏結局

2003.03.08

昨天看完剛彈之後,其實已經很想睡了。
(開始寫的時候是 4/31 日~)
只是好想再看點什麼…(爆)
在看完 Angel’s Feather 的預告後,把電腦轉到日文模式,
打算玩玩下載的試玩版….
不過….裝不起來(淚)

既然轉到了日文模式,
就乾脆把看到將近一半的神無最後結局給叫出來看完。

精神狀態很差,所以幾乎是跳著看完。
嗯,如果我想像的,琉宇真的沒出現(廢話,因為這是正規故事)。
也把所有在玩的過程中會疑惑的點全數解開。

要講ハッカン大概從完整結局開始講會比較好。
下面先講所有的因緣吧
(不過因為分了好幾次看,對話都不準了,只能寫大概)

很~~~~~久很久以前,
在大雷雨的山裡,一個女人正掙扎著要起身。
她剛被強盜襲擊,身上中了好幾刀,血流不止,
看起來應該是撐不了多久。

在她身後的草叢中,躲藏著一個小女孩,
而女人正努力的想要爬起身來往自己的女兒方向前去。

無聲無息中,一個男人出現在滂陀大雨中,
雖然不明白這個人究竟是何方人物,但女人瞬間就明白了,
這是要來帶他走的人。

斑鳩(イカル)冷眼看著女人的掙扎,
「跟著我走會輕鬆多了,不要再有留戀了。」
「不,我的女兒………」女人仍是掙扎的要往前進。
「母親?母親你在哪裡?」
斑鳩望了一眼躲藏在草叢中的聲音來源。
「放心,她不會在這個時候死去,最起碼這段時間都將活著。」
以後的事情就不知道了。
「拜託你…不管你是誰…請照顧我的孩子……」
「人生死有命,我不能干涉任何人。」

「母親?母親你在那裡嗎?」女孩從草叢中摸了出來,
斑鳩一眼就看出來這個女孩子眼盲。
獨身又眼盲的孩子,的確是很難生存下去。
不過又如何,自己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可以了。
只是眼前這母親的悲鳴的確是讓人很為難。

於是斑鳩答應若是有緣份可以幫上忙在幫的情況下,
帶走了女人的魂魄。

「你是誰?我的母親呢?」女孩走了出來,眼神空洞的望著斑鳩的方向。

   「妳的母親已經不在這裡了,你以後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吧。」
「你究竟是誰?要帶我的母親去哪?求求你,不要帶走她。」

不管怎樣請求,斑鳩還是冷眼的看著女孩。
最後還是帶著鳥狀的魂魄,回到了常闇之間。

過了十數年。
斑鳩偶然的到下界的時候,
遇見了那女孩。

幾乎是一眼就明白,只是對於明明自己的身世就是很淒涼,
甚至生活也很不方便,這女孩卻還是每天快樂的面對人生。
一個女孩子,為什麼可以在自己莫名的發燒,眼盲的生活中,
卻一點也不氣餒,每天微笑以待?

因為這樣的疑問,斑鳩開始接近她。
但是也明白,既然女孩(紗)聽的到自己的聲音,那應該也已不久人世。

越接近這女孩,就越覺得她是個怪女孩。
而自己卻也越來越被女孩吸引。

某日在村中撞見紗在跟村人拿食物,才終於明白為什麼討厭他的村人要給他食物。
因為紗是賣自己的身體而得到的。

雖然有些震驚,不過斑鳩也不以為意,
活著總是有許多手段跟方法,他無權過問。

紗的身體狀態一直很差,
三不五時就發燒,或是想吐。
有時候身體也有一些怪異的味道出現。

紗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因為沒有錢看醫生,所以就讓身體這樣拖著
只是老是覺得對斑鳩很抱歉,因為她總認為斑鳩是尊貴的人。

在相處的時間中,斑鳩依舊是繼續著自己的工作。
在神無之山上,一個疑惑著自己存在,
自己為什麼要奪取別人靈魂而迷惑的神無之鳥來找斑鳩相談。
只是斑鳩覺得他的疑惑太奇怪,這份工作是神無之鳥與生俱來的,
不做這工作,「神無之鳥」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價值了。

某日,斑鳩照例的聽取工作內容。
雖然曾經想過紗應該不久於人世,
不過卻怎麼也沒想到,是要由自己去結束紗的生命。

不管怎樣,工作就是工作。
雖然斑鳩仍是常常待在紗的身邊,日子還是一樣的慢慢逼近。

某日,斑鳩在紗住的破舊神社中睡著了,
醒來卻沒有發現紗,前夜下雨,擔心紗出去遭受意外的斑鳩,
在明知道紗不會死,因為要結束她生命的是自己的情況下,
還是慌張莫名的衝了出去。

在山坡下的草叢中,斑鳩發現了紗,
初步的診療中,斑鳩知道紗的腳骨折了。
同時,斑鳩也明白了紗的死因。

一個眼睛失明,行動原本就不便的女孩,
再加上腳骨折,別說行動了,連下山到村子裡去要食物都不可能了。
大概就是這樣到最後飢餓而死吧。

紗也明白了自己的命運,卻還是微笑的跟斑鳩說一切都沒事的。
衝動之下,斑鳩還是抱起了紗回到神社中,
並且找來一堆可以吃的水果果實來給紗。

「斑鳩さん,年老而沒有辦法找食物的野獸,你覺得他會變成怎樣?
「年老又沒辦法找食物?因為沒辦法找食物,最後當然就是死。」
「那為什麼,你又要努力的延長這個生命呢?」
斑鳩於是明白紗自己也知道自己這樣絕對就是死。
「沒有辦法找食物還是可以活下去的,雛鳥剛出生,一樣也沒有辦法找食物
甚至連行動的能力都沒有,卻一樣可以在巢中等待著母鳥餵食而活下來。」
「母鳥嗎?那是因為有親人,可是我並沒有…………」
「那就依賴我吧,雖然我不是母鳥,不過妳就乖乖的依賴你身邊的人吧。」

於是,斑鳩就照顧起紗的生活起居,並不時的將自己的生命力注入受傷的地方。

紗從一開始不明白究竟為什麼斑鳩要這樣的照顧自己,
到後來覺得斑鳩就是自己的神(這一點讓斑鳩不斷的苦笑)

偶然的機會下,斑鳩發現,紗會莫名的發燒,身體非常不好的原因,
竟然是:紗懷孕了。

斑鳩在發現紗的肚子中,竟然有了新生命的時候非常震驚。
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也不知道,連紗自己的生命都快要結束了…
竟然來了一個新生命。
於是斑鳩第一次起了想讓紗活下去的念頭。

「紗,請活下去。」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就快到了紗該死的日子。
斑鳩這時候,根本就沒有辦法對紗下手,
於是想到了,神無之鳥,可以用嘴把人的靈魂的穢氣吸走,
讓靈魂回歸於純白,那人就可以活更久。

於是斑鳩就這樣做了。
當然也在當天看到另一個神無之鳥出現的時候明白自己將被處分。

只是他不明白,這個神無之鳥,前一陣子還問自己,
會不會對於自己的工作感到迷惑,覺得自己根本沒那個權利去奪取別人的性命。
想讓別人繼續活下去的神無之鳥是不是很怪?之類的問話。
只是那時候的自己冷漠的回答這一切都是注定好了,就是該這樣下去

當自己有了讓紗繼續活下去的念頭之後,這點就改了。
但之前迷惑的神無之鳥,現在又變回了沒有感情的模樣。

雖然,有感情的神無之鳥,本來就不該存在。

想讓紗活下去,想讓這一生一直都不順利的紗順利的活下去。

在回到常闇之間之後,才知道,原來那個神無之鳥也想作把靈魂還原的事情,
可是卻在掙扎了很久之後,還是奪去了之前他想救的生命。

斑鳩不懂,為什麼明明有「想讓他活下去」的念頭,
卻還是用自己的手結束他的生命?
是因為這樣所以那個神無之鳥才會變成如此的嗎?

對紗的不捨對紗的不忍,讓斑鳩不斷的撐著不成為常闇之間的養分,
就這樣,過了數十年。

紗順利的生下小女孩,小女孩也順利的長大,跟山下的人結了婚,
過著幸福的日子,自己也很悠閒,只有一個遺憾存在。

沒有再見到斑鳩。

紗想起斑鳩失蹤的那天,
有個聲音很冷淡的男人告訴他的事情:
如果妳想見他,在妳到那個世界的時候,說不定還有機會可以見到他

於是紗一邊說著:「現在,我終於可以去找你了。」一邊嚥下幸福的最後一口氣。

紗的靈魂到了常闇之間,
苦於掙扎不被吸收的斑鳩,因為處於昏迷之中,沒有注意到是紗的靈魂。
在知道紗已經壽終正寢的到了那個世界,於是鬆懈了下來,精神跟意識都被融化……

同一天,常闇之間誕生了兩個新的神無之鳥。

過了不知道幾年,晚歸回家的深町發現一個倒在路邊的女人,
跟她談話發現,這個女人對一切事物都很冷淡,甚至於是死亡這件事情。

她預定在一星期之後就要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要去找他。」
『找誰?』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只有這個方法可以見到他。」

不明白她的話的深町,也無法丟下她。
只好把她帶回家中,希望在這一星期中能夠讓她找到其他找到「他」的方法。

於是展開了奇妙的同居生活。

只是在離開的前一夜,她(也就是真部的姊姊)告訴了他一些奇妙的話。
「我終於明白了,我就是為了要見他所以才得要死的。」
「因為他都不來找我….為什麼呢?」
『妳究竟在找誰呢?』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於是他的長相…
我只知道我是為了這個目的而出生的。」

「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如果可以,可不可以把我的故事寫下來?
或許他會看到這個故事,而想起我來也不一定。拜託你了。」

隔天,女孩就失蹤了。

「為什麼你不來找我呢?到最後的最後,還是沒辦法看到你。」
「因為我是女孩子的原因嗎?如果下輩子我是個男孩子,是不是你就會來找我?」
「是不是我們就可以相見了呢?」
(這時候主題曲響起,害我不明所以的猛起雞皮疙瘩(←感動的象徵))

三天後,深町接到女孩在村外的某間旅館的浴室中割腕自殺的消息。
於是深町寫下這一段故事,卻意外的因為這本書成名,成了專職的小說家。

更甚的,他在過了幾年之後,見到了一個跟那女孩一模一樣靈魂的人

他那個有些懦弱的外甥。

同時間,神無之山。
ハッカン站在常闇之間的門前喃喃自語。

「你還是這麼的堅持嗎?就算根本就忘了原本的目的?」
「我留著所有的記憶,而他留著屬於人的靈魂的心,
這就是你的堅持嗎?
另一個我。」

「ハッカン,你在這邊幹嘛?」
「沒啊,來看看是不是某個小不點又要被說教了。」
「不要叫我小不點!不過你最近怪怪的呢。」
「唷~小不點竟然關心我呢!」

「哪,小不點,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
「?記得什麼?」
「啊…不,什麼也沒有。快去被念吧!」
「你很吵耶!走開!     (深呼吸)我是イカル,我要進去了。」

於是,所有的故事,就從現在開始。

呼~總算全部波完了(有人看到這邊嗎?請受我一拜~)
看完解決了很多謎團,一邊在玩的時候,
我一直以為主可能是當年也喜歡紗的某個神無之鳥,
結果並不是,斑鳩後來被融化了之後,應該是執念太深,強過了原本的主,
所以取代了原本的主,然後自己的記憶製造出了ハッカン,
自己那不屬於神無之鳥的溫柔的心成了イカル。
但就是因為執念太深,所以不斷的尋找著紗的靈魂。

也就是因為這樣,ハッカン總是很在意著イカル的事情,
在最後也還是幫了イカル。
因為他們兩個原本是同一個人。
(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玩ハッカンxイカル路線的時候感覺真複雜(爆)
到底ハッカン是什麼心情之下跟イカル H 的啊(爆)
一邊叫著自己的名字一邊 H…(爆))

這個完整結局真的是久的要命,斑鳩跟紗的故事大概就兩個多小時了
有夠鉅細靡遺的….

不過真的好棒~我好喜歡這整個大設定。

不過慘了,我又想要重玩琉宇那條路線了~
(嗚嗚嗚嗚,我真的好喜歡琉宇~)


好累,打這一篇 4000 字的感想。
好累~~~~(爆)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