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不西沈 #6

2001.4.25

     「在吃飽飯後,好好的喝杯茶,再心滿意足的離開」

       如果開餐廳,我也想要開這樣的餐廳呢:D
       而不是,大家匆匆忙忙,或是外面排了一長排的人,
       裡面的人會一邊吃一邊有被趕的感覺。

       如果吃飯沒辦法悠悠哉哉,
       那就不用那麼講究吃的東西了。

       這一集的亞美做的事,雖然最後有幫上一點忙,
       可是,我卻很不贊同,這樣反而害直被誤會。

       我發現常常都會有照桐野的沈思片段呢,
       有時候會不知道,為什麼拍這一段。

       而且今天,桐野流了眼淚~

       看了泰子姊姊的幾部日劇,
       我還是第一次(ㄝ?法醫裡有沒有?)看到泰子姊姊哭呢!

       而且,原因其實很悲傷。

       可是,其實沒有人,可以拯救另一個人的心靈的。
       就像在傳說的教師中,
       永作博美以為當上輔導老師,就可以多少的拯救到別人的心理。
       其實那是不可能的。

       再套上今天看的荒太(我之前一直把名字搞錯(爆)),

           除了本人願意,否則是不可能站起來的。

       自己沒有那種意志,身邊有再厲害的分析師,或是
       有再好的朋友,都是沒有用的。

       那位麻糬先生真討厭(笑)
       希望他是個不厲害的律師(大笑)

       我有個疑問,
       那個最後的答辯書,是怎樣呢?
       另外,心臟按摩會有可能把手術刀遺留在身體裡面嗎?
       還有否認掉腹部有動過手術,
       那那張X光片就要辯稱是檢查用的囉?

       這樣的話,桐野這邊就只能咬住那個手術刀的種類囉…
       好困難啊…(汗)

       很好看~真的超喜歡那個配樂~
       一旦有利於桐野,那個配樂就出現~好棒~:D

       「知道真相的時候,不管贏或輸,都會受到傷害。」

       知道自己是被醫院誤診而死亡,
       知道母親是因為眼前那個醫生的粗心(或許)而死亡,
       知道這個真相,可是母親一樣不會回來了。
       輸去這場官司,就像是母親又被害死一次(啊,這是我覺得的啦)
       贏了這場官司,還是得接受真相的殘酷。

       直的旁白,真的讓這齣戲的感覺更棒。

       「假設是妹妹,我會摸摸她的頭,
         假設是女朋友,我會給她一個擁抱,
         但是,我可以為桐野律師……作些什麼?」

       不知道為啥,我很喜歡這一段旁白。^^

4.25 晚

     剛剛看了我第一次看的時候漏的地方。

       在最後十分鐘那段,
       我不大懂,為啥直要問桐野,在最後真相大白後,
       或許他會很憎恨對方,憎恨到想殺了對方的地步,
       那個時候,桐野會不會在他身邊。

       不大懂呢,直不是有女朋友嗎?
       雖然我可以理解,因為桐野是大人(對直來說)
       而且在這個時候,必須依賴著她,
       所以會有這樣的感覺,
       只是,為什麼當桐野說:「到真相大白的時候,我的工作就結束了,
       我沒辦法永遠陪伴著你,因為我是律師。」之後,
       直要說:「其實那一天晚上,我有被出賣的感覺。」

       為什麼有被出賣的感覺呢?(汗)

guest
0 Comments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