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五我回了台中家裡。
星期六秉持著在家睡到死的原則(?)
加上前一晚不知道為啥跟我弟同時很晚睡(我在帶練,我弟在玩FFXII)

第二天算很早的時候我就有醒過來一次,那時候看見我弟在電腦前(他們要去推析雷)
看了一眼我就繼續睡下去。

沒有什麼前因後果,我在小屋中不知道在幹麻。
不是只有我在小屋中,還有我感覺上很在乎很在乎的人,還有閒雜人等(喂喂)在。
不過臉孔沒有我印象中認識的人,所以說不定是概視感?

天氣是不斷的下雨,時間是晚上。
不知道這一群人在屋子裡幹麻,我看到一個人拿著刀救衝了進來。
迅速的殺了所有的人。

說是殺也很怪異,他就是在每個人的身上劃了一道傷痕,很深很大,每個人都很痛苦。

我是以第一視角,在尖叫著要衝過去阻止的時候,他把手上的刀直接向我丟來。

第一視角的狀況下,我倒下,視線降低,我只看到地板。
看不到自己的傷口,感覺不到痛,感覺不到自己的血。
我只知道我沒辦法動

勉強的想抬頭看我在意的人,卻聽到週邊的人說我沒救了。
兇手已經不見,我還是躺在地板上。
跟我在意的人互看著。

我還是感覺不到痛,旁邊的人都說我沒救了,但我就是沒有感覺。
發現兇手不在了,我掙扎了一下,竟然爬了起來。

我往下低頭看。

身上兩道深深長長的傷痕,肉都翻了起來,但是沒血,沒感覺。
我坐著,問著旁邊的人感覺如何。
這時候,醒了。

夢裡面的雨聲太過清楚,醒來我還問著我弟:在下雨嗎?
我弟回答我說:沒啊,大晴天啊。
我:誰說的,我明明一直聽到雨聲。
我弟沉默。

當我坐起身來,我才發現,原來真的沒有下雨。

================================================
其實連我都分析的出來,
我到底是為啥做這樣的夢。

只是好深刻好深刻。
當旁邊的人都說我活不了,而我又著急的想看自己的傷口,而且感覺不到痛。
的那個歷程。

夢的最前面很開心的跟著在乎的人在海邊散步聊天看星星都抵不過。

那不停的雨聲。

如果你覺得這篇文章還不錯,請您花點時間註冊並幫按下方的Like。支持創作,正向交流:)
回饋由 (likecoin)基金會出資,關於註冊您可參考這篇文章參考新手村文章
分享這篇文章

寫點留言吧!

avatar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