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諾惟-試閱

「今天,是晴天呢。」家康望著天空,微笑的說著。
他回過頭,望著冰冷的石碑,上頭寫著四個字:石田三成。
他蹲下身子輕輕的碰觸上頭四個字,輕聲嘆息:「如果阿、有來生,你會原諒我嗎?三成。」
對著這個不會回應他的石頭說話,家康真的覺得他或許真的是瘋了。
也或許……他真的覺得,三成會到夢中,跟他說幾句話。
總是記得那些年的那些事情,走過多少的路呢?
家康凝視著三成的名字,想起過往……

風鈴發出聲響,竹千代抬頭看一下掛在上頭的風鈴,還有掃晴娘。
蔚藍的天空,一隻雄鷹飛過他的眼前,竹千代瞇起眼認真的盯著雄鷹。
今天……是個是和獵鷹的日子呢!竹千代心想。
可惜他不能夠去獵鷹,他今天的課題還沒有完成,《論語》今天預定好要看完的部分一定得要讀完,不能夠讓太原先生失望。
竹千代乖乖的待在室內,翻著艱澀的《論語》,他一直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要想要跑出去玩。
他微笑的翻書,淡定自己心的玩心。
忍耐、忍耐,要忍耐……不然要如何接手父親留下來的一切。
竹千代忍著雙腳的麻痺,將《論語》中的每一次每一句給讀到腦中,不知不覺……他聽見滴滴答答的聲響。
原本明亮的房間漸漸轉暗,竹千代卻沒有點燈的打算。
耳邊除了雨聲和風聲以外他什麼也聽不見。
一直到房間幾乎都全暗,看不見書本上的字時……竹千代的視線才從書上離開,身體沒有移動,而是閉上雙眼,回想剛剛讀的東西。
閉上雙眼之後,其他的四感也變的敏銳,他聽見腳步聲朝他這邊走來。
會是誰?今穿公的人嗎?
竹千代還再想是誰的時候,感覺到一陣刺眼的光。
他不自覺的皺眉,緩慢的睜開雙眼,看見的一頭銀色的髮,雙眼適應現在的亮度後,他仔細的盯著眼前的人看。
適個男孩子,身上穿著白色的浴衣,看樣子是見天色暗了,特地過來替他點燈。
「……打擾到您了?」點燈的男孩發現家康一直盯著他瞧,開口問。
「不、沒有。」竹千代微笑「謝謝你幫忙點燈,真貼心。」
「我想您再休息,不要打擾到您呢。」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只是冥想,你來點燈的時間剛剛好,這樣我可以繼續看書。」竹千代拿起放在桌上的書籍,眼中帶著感激的對少年說。
「不會。那麼、就不打擾您了。」男孩禮貌的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