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 (7)

  「咦?」話語的尾音還沒有結束,林紀全發現自己被拉上床,眼前的視界快速的旋轉,停下來的時候他發現曾聖賢又跟上次一樣,跨坐在他身上。「小、小賢?」

  「你喜歡我嗎?」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 點我收起文章 |  「喜歡。」

  這個回答他倒是沒有猶豫,如果不喜歡他不會這麼容易就被曾遊豫用那麼粗糙的激將法成功逼來這裡,這幾天他唯一想通的,大概就是這件事情吧。

  想通的時候已經過了幾天,他忽然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回答曾聖賢了,而那一天如果激動的做出那些事情的曾聖賢卻也變得不再提起,於是他也就跟著沉默,雖然他不懂為什麼曾聖賢的心情一天比一天糟,卻也無計可施。

  林紀全看著曾聖賢在聽到他這句回應之後明顯開心的變化,才發現原來他原來只是想要這個答案……

  「那吻我。」

  「呃?」他看著在他上方的曾聖賢,明顯開心的表情讓眼睛微微的瞇起,「這、這……」

  微嘆了口氣,雖然林紀全的反應不致於打壞好心情,但還是有些懊惱於他的遲鈍。「那你跟著我念,好嗎?」

  「咦?喔,好、好。」雖然不知道要跟著念什麼,林紀全還是點了頭。

  「吻我。」

  咦?跟著念這個?林紀全疑惑的蹙眉,但沒有發出聲音。

  「跟、著、念。」曾聖賢用不容被拒絕表情,一個字一個字的清清楚楚地發出聲音:「吻、我。」

  雖然仍是疑惑仍是不明白曾聖賢想做什麼,林紀全乖乖的跟著念出口,「吻……我?」

  跟著念之後看到曾聖賢像是做壞事得逞的表情,他才發現自己上當了。但曾聖賢不等他將後悔說出口,低下頭主動的吻住了林紀全。

  雖然還是驚訝,但已經沒有第一次那麼的強烈了。比自己想像中還要柔軟的觸覺,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舒服的感覺,比自己想像中……

  比自己想像中還要……?自己曾經這樣想像過?

  這樣的想法讓他一整個驚慌,急忙的將曾聖賢推開。

  「怎麼了?」

  「還問我怎麼了……小賢,我……」

  「這樣吻你你會覺得噁心嗎?」曾聖賢打斷林紀全的話,他不想要再聽林紀全腦袋打結的結論。

  「咦?完全不會啊。」不但不覺得噁心,也不覺得怪異,他反而有種鬆一口氣的感覺,是什麼呢?

  「那就好。」說完曾聖賢再低下頭輕啄著林紀全的吻。上次他太心急結果反而嚇到了林紀全,這次他非要林紀全主動抱住他不可。

  不管怎麼講,他不相信林紀全會對他毫無反應,上次那樣的狀況要說是男人的悲哀也罷,林紀全確確實實的勃起了,他不相信他逮到這次機會林紀全還能無動於衷。

  尤其逼著他承認喜歡自己,還在徬徨猶豫的心情,跟真正意識到喜歡的心情絕對不一樣。

  曾聖賢的輕啄帶來的感覺跟剛剛的緊緊接觸是完全不一樣的,這樣有一下沒一下的觸碰反而讓他更難耐。

  林紀全沒有任何抵抗的反應反而讓曾聖賢有些疑惑,他停下了動作,才發現林紀全呆呆著看著自己,「怎麼了?小全?」

  總不會打擊過大人傻了吧?他試著輕拍著林紀全的臉。

  「呃,沒有,我只是……」稍微回過神的林紀全有些遲緩的說出口,「只是發現……我早就該知道的答案。」

  「我知道,就是喜歡我嘛!」

  林紀全突然笑了起來,讓曾聖賢看得傻眼。

  「有甚麼好笑的?」不明白林紀全為什麼笑,讓他有點不爽,曾聖賢於是伸出手毫不留情的捏著林紀全的臉。

  林紀全沒有因為曾聖賢的動作就停止笑容,任曾聖賢因為他的笑容越捏越生氣,到最後根本是在扭轉他臉上的肌肉。最後他伸出手抓住曾聖賢的,在驚訝的眼神中將曾聖賢的手放到唇邊輕吻。

  「小全?」他完全沒有預料到會有這樣的進展,林紀全的這種反應也不在預想中--應該說想破頭也沒想過林紀全會有這樣的反應。

  「嗯,我喜歡你。」用不一樣的心情說出口之後,林紀全覺得一整個輕鬆了起來。他有想過要是決定了,應該就不會像前陣子那樣矛盾的心情,只是沒想到卻是輕鬆得讓他想笑。

  剛剛順著曾聖賢的問句回答的「喜歡」,有一半是真的順勢回答的。但是他現在的主動告白,意義就跟剛剛的那句「喜歡」不一樣。

  主動跟被動的差別吧。偷偷的噗嗤笑了下,這時候想起英文的文法也太煞風景了。

  「我喜歡你。」忍不住想再說一次,林紀全笑著發現剛剛還自信得說著「就是喜歡我嘛!」的人,現在反而滿臉通紅。「你的臉好紅!」

  曾聖賢猛地抽回雙手,還大力的拍掉林紀全想要追上的手。「你要不要做!?」

  「啊?」一開始林紀全還不懂他忽然接的這句話指的是甚麼,但向上望著曾聖賢還泛紅的臉,才想起兩人之間的姿勢有多曖昧……「欸……」

  他沒有忽視兩人之間的氣氛,還有身上這個人的高體溫,當然身體的微微反應也是忽視不了,但是他擔心的是……

  「欸什麼?既然我喜歡你你喜歡我,那你還在猶豫啥?」

  「不是猶豫喜歡不喜歡的問題,而是……」

  「我又不會懷孕。」

  林紀全的眉毛都快打結在一起了,「不是這個!」

  「齁!那到底是什麼?到底為什麼不能做啦!」

  曾聖賢不耐煩低下頭打算直接吻上林紀全,反正他也說不出為什麼不行,那不如直接動作順著氣氛下去「煮飯」就好。但才碰上林紀全的唇,就被房間門開啟的聲音嚇到。

  「咦?」

  「唉……」

  「……喂!」三個聲音同時在房間內響起,最後一聲是來自背著攝影器材正進門的曾遊豫。他看著屋內的風景愣了下,跨了兩三步就將曾聖賢從林紀全身上抓了下來護在身後。

  雖然怎麼看就是曾聖賢「襲擊」林紀全,但曾遊豫還是惡狠狠的瞪著林紀全。

  有沒有這麼護短啊?林紀全半撐著身體坐在床上,面對曾遊豫眼睛無言的「控訴」就忍不住在心裡抱怨。

  「小豫,你回來啦?」他看著曾遊豫乾笑,這就是他擔心的狀況啊。雖然曾遊豫瞪得很用力,不過林紀全在心裡慶幸著剛剛在床上的「事情」,並沒有發展到會讓這個眼神直接殺人的地步。還好,還好。

  「小豫?你剛出去啊?去哪?」看了看擋在他身前這個人身上的裝備,「去拍照嗎?怎麼沒有叫醒我?」

  「……我出去很久了。」忽略掉心中那抹因為被曾聖賢忽視的哀傷,曾遊豫對著林紀全問:「你為什麼要讓我哥騎在你身上?」

  其實他自己知道這句話一點邏輯道理都沒有,但感覺不利用這樣發洩一下,他沒辦法壓下一開門就看到這樣場景而瞬間血壓升高的感覺。反正,他心裡想,眼前的這個人也不敢對自己有什麼怨言。

  「欸……那算是……意外?」這問題要他怎麼回答?他能不能就不要回答?話說回來,為什麼這個場景讓他有種在看偶像劇的感覺?而且還是很會拖戲的那種。「小、小豫,你有去拍到什麼嗎?」

  「小豫!你剛剛那句話好怪,你怎麼用騎這個字?聽起來很難聽耶。」

  說完這句話之後三個人都沉默了。

  曾遊豫在那句脫口而出之後就後悔了,果然一時情緒失去控制是不好的,所以他選擇不繼續發言,尤其是那個「騎」字讓他有說錯話的感覺。而林紀全本來就打算閉嘴,儘管這個場景不是自己造成的,但……形勢比人強,他還是乖乖別說話比較好。而曾聖賢則是不清楚眼前這兩個人有些尷尬的表情是為何而來,自己的弟弟知道自己喜歡林紀全,而跟林紀全也是兩情相悅,所以……到底有什麼不可以?他很想問出口,不過總覺得氣氛不大對,於是只好也閉嘴。

  但沉默下去沒有人有任何動作也不行,曾遊豫嘆了口氣,「吃飯嗎?我餓了。」

啊….(掩面)

[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6)

  手機才剛開始震動就被曾遊豫接起。

  「喂?」

[#M_※ 點我繼續觀看|※ 點我收起文章|   『小、小豫?你們還在太平山上吧?』

  曾遊豫抬起頭看了看牆上的時鐘,早上六點十分。而昨晚發簡訊的時間大約是八點多,經過的時間還沒有半天,算合格吧?

  「嗯。」

  因為曾聖賢不想看日出,所以現在兩個人還在山莊的房間內。曾聖賢仍窩在床上睡著,沒有任何醒來的跡象,而他因為打算七點時出門去賞鳥所以已經起床做準備了。

  『喔,那、那小賢呢?』

  「還在睡。」

  『嗯……我在大廳,可以來帶我嗎?』稍微頓了一下才又繼續說:『別吵醒小賢。』

  切斷通話,曾遊豫看了眼還睡著的曾聖賢。幾乎半張臉都被棉被包裹著,熟睡的側面看起來就像個小孩子般。他走過去站在床邊,低下身子輕吻上沒有動靜的側臉--一如過去無數個早起的清晨。

  也一如那些日子一樣,現在熟睡的人依舊沒有發覺他的舉動。

  這個人總說自己有嚴重的起床氣,但他卻沒發現那是為了要看他寵溺的說著:「真拿你沒辦法。」然後在一旁哄著他起床的表情。

  他的這個小小幸福,還是會持續下去吧。

  曾遊豫站起身,背起攝影裝備開門走出房間。沿著山莊內種滿槭樹的步道往下走,途中對是不是要停下腳步拍這微紅的樹葉時猶豫了一下,但隨即就放棄的繼續向下走。才準備轉進山莊的接待大廳就看到門外有個人正搓手呵著氣。

  「啊,小豫!」林紀全舉起手向曾遊豫揮了揮,看見曾遊豫身上的背包他疑惑的問:「你要去哪?」

  「賞鳥。」然後指了指相機,「拍照。」

  「那小賢……?」他問不出口是不是真的被吃了。

  「在睡覺,你要找他?」

  「呃……嗯。」不找他的話也不需要這樣奔來太平山了。

  昨晚曾遊豫掛了他的電話之後,他收到從曾聖賢的手機發的簡訊:「我要被吃了,你還是無所謂嗎?」

  收到訊息的時候他腦袋一片空白,馬上抓起外套跟錢包就往外衝,直到搭上往宜蘭的夜車之後他才開始冷靜下來,認真的思考過後就覺得這根本不可能是曾聖賢會發的簡訊。

  依照曾聖賢的個性,應該是直接撥電話過來大喊,根本不可能還花時間按簡訊。這封簡訊一定是曾遊豫發的,目的大概也是為了要激自己……自己沒做什麼思考就這樣衝了出來,或許這就是最單純的心情吧?

  到達宜蘭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他招不到任何願意帶他上太平山的車,只好隨意的在市區找了間旅社住下,而一整晚翻來覆去腦中轉的都是曾聖賢的事情。天還沒亮他就叫了車衝上了山,打給曾遊豫之後其時他仍是不知道該對曾聖賢說些甚麼。

  「你想清楚了嗎?」看著林紀全猶豫的神情,他再補上了一句:「我先說在前頭,昨天說的事情我很認真,我也很有耐心,在他身邊等待對我來說不是難事。」

  「呃……」曾遊豫直直看來的眼神讓他覺得很難受,他雖然有些不確定但還是點了點頭,「嗯。」

  「那我去拍鳥了。」向林紀全說了房號指了小木屋的方向之後,曾遊豫就準備往遊客中心走去,還沒踏出一步自己的背包就被拉住,他回頭用疑問的表情看著林紀全。

  「一、一個人會危險……」

  「我跟著旅館的接駁車,不會有事的。」

  「這、這樣會找不到你。」看到曾遊豫亮了亮手上的手機,林紀全遲疑的再開口:「……一個人真的沒、沒問題?」

  曾遊豫看著林紀全的表情,忽然笑了起來,「有問題的是你吧?」然後對著一臉『被說中了』表情的林紀全再揮了揮手,「我不會走太遠的。」

  看著曾遊豫走遠的背影,林紀全呆站了一會兒才轉身前往有曾聖賢在的房間。用曾遊豫給他的鑰匙小心翼翼的打開門,腳步聲跟關門的聲音都放到最輕,中途他緊張得被地毯絆住腳差點跌倒,蹲在床邊的時候連呼吸都想暫停。

  上一次看到曾聖賢的睡顏是什麼時候?好像也才經過幾天而已,他卻感覺似乎過了很久。好像很久很久,沒看到這麼安靜的曾聖賢了,他腦中有關於他的印象,全被哭泣跟不甘心的表情給佔滿了。

  「安靜的表情明明就很可愛……」這話才冒出口,他就馬上反駁了自己:「……不,醒著時候生動的表情更可愛。」

  即使知道曾聖賢最討厭別人說他可愛,他還是覺得只有這個詞最能夠形容他內心的感受。表情如此豐富,動作也很多,就算常常動手打人他還是覺得就是「可愛」兩個字。

  他知道自己一直很在意曾聖賢,被說「喜歡」也沒有甚麼反感,但他不知道自己對曾聖賢的那種「感覺」是不是跟曾聖賢對他說的「喜歡」是一樣的?如果不一樣,那他該怎麼回應曾聖賢?

  盯著曾聖賢的睡臉,林紀全腦袋仍混亂成一片的時候,曾聖賢眉頭微皺,眼皮動了動,發出了微微的聲音,「……嗯……嗯?」

  「早安。」看著曾聖賢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林紀全緊張的打了招呼。過度緊張的結果,只是短短兩個字,他的聲音卻顯得乾啞。

  曾聖賢沒有甚麼反應,原本只是半睜開的眼睛,在看到林紀全時,疑惑的皺起眉,然後忽然睜大直盯著林紀全看。這一連串的表情變化讓林紀全看了忍不住笑了出來,才打算開口說什麼時,就被臉上突來的痛覺跟響亮的聲音給嚇到了,他也瞪圓著眼睛回看曾聖賢。

  「……好痛。」講這句話的不是被打的人,而是伸出手打了林紀全一巴掌的曾聖賢。

  「為什麼要打我?」雖然其實並不是很痛,主要是被嚇到了。曾聖賢很容易動手打人,但卻幾乎沒對他動手過,這算是第一次對他動手吧?

  「……我以為這是夢。」聲音帶著鼻音,聽起來還不甚清醒的咬字。「為了確認這不是夢所以我……」

  「所以就伸手打我?」林紀全有點哭笑不得的感覺。要說曾遊豫有起床氣,眼前的這個人起床之後有一段時間是迷糊狀態其實更令人心驚膽跳的吧?

  一般來說要確認是不是在做夢不是都會捏自己嗎?他沒想到竟然是打他……

  「對啊,手好痛,所以這不是夢。」仍躺在床上的曾聖賢疑惑的看著林紀全,「但這不是夢的話,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林紀全伸出手整理了下曾聖賢睡得亂翹的頭髮,「嗯,我來了。」

  手順完頭髮後,他忽然覺得不想抽回手,看著曾聖賢仍舊不清明的雙眼,他輕輕的捏了捏曾聖賢的耳朵,然後用大拇指摩擦著曾聖賢的臉頰。

  這只是股突來的衝動,卻讓他一點也不想收回。他一直問著自己究竟該怎麼辦,但什麼答案也沒有浮出來。他喜歡曾聖賢,這一點無庸置疑,但是不是想擁抱……他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些恐懼,但是恐懼些什麼他也不清楚。

  他喜歡像這樣觸摸著曾聖賢,但平常卻對曾聖賢的主動靠近有些不習慣,為什麼呢?林紀全沒有停止手的動作,看著曾聖賢的臉就這樣發起呆來。

  一小段時間之後他才回過神來,同時也發現曾聖賢的眼神已經清醒了,但曾聖賢卻仍是維持側躺的姿勢看著他,沒有揮開他的手,也沒有出聲音打斷他的發呆,只是睜眼看著他。

  「……清醒了?」林紀全反而被看得有些不自在。曾聖賢對他總是直來直往,有什麼想說的想做的都很直接,連看著他也都是這樣直直的看著,反而是自己總是在閃躲。

  「嗯。」

  林紀全點了點頭,正要將手抽回來卻發現曾聖賢比他快一步的將他的手壓住。「呃,小、小賢?」

  「為什麼要抽回去?」

  「咦?」難不成要自己把手一直黏在你身邊嗎?「你……還沒睡醒嗎?」林紀全沒有強將手抽回,任由曾聖賢將手壓在自己臉上。

  「沒睡醒的話比較好嗎?」

  「啊?你怎麼跟小豫一樣講話開始令人聽不懂了?」

  「因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在這啊,小豫對你說的時候,你不是甚麼反正都沒有,我的一切你都無所謂嗎?」

  「不!我不是無所謂!」急著想要解釋的林紀全在喊出來之後才發現聲音太大了,趕忙把聲音壓地,「無所謂的話我就不會過來了,只是……」

  曾聖賢稍微握緊了些林紀全的手,「只是?」

  「只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

  曾聖賢嘆了口氣,「那你為什麼要過來?」過了這麼久讓他裝傻逃避了那麼多天,結果仍是一點答案都沒有出來嗎?林紀全的身體反應或許還比較快……

  「哪,吻我吧?」

會卡文都是長頸鹿害的!(牽拖)冷汗” border=”0″>

[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2)

  「你好慢,我都快吃完一碗飯了。」曾聖賢一邊幫曾遊豫夾菜一邊對著正坐下的林紀全說。

  「是你吃太快了⋯⋯」林紀全看著曾聖賢的動作,想起了剛剛曾遊豫的那句話。腦中好像閃過了甚麼,又抓不大住。搖了搖頭,他知道自己的腦袋不夠靈光,放棄的決定是自己跟曾遊豫的電波再度對不上。

[#M_點我繼續觀看|點我收起文章|   「搖什麼頭啊?」曾聖賢邊問邊幫曾遊豫舀湯。

  林紀全沒料到小小的搖頭動作竟然會被發現,有些訝異的回:「沒甚麼。」

  應該已經看慣的相處方式,現在竟然覺得有些怪怪的。以前不覺得怎樣,現在卻覺得曾遊豫的眼神看著他像是在防備些甚麼。

  是甚麼呢?

  林紀全食不知味的將晚餐吃完,洗碗的時候還呆得摔破了兩個碗,被自己母親轟出廚房。他沒在客廳看到曾家兄弟以為他們已經回家,打開自己房間門看到窩在他床上的兩人時他呆愣了一會兒。

  「唷!剛剛林媽媽那麼生氣,你摔破幾個碗啦?」坐在他床上的曾聖賢手拿著傍晚看的漫畫,抬起頭對他笑著。似乎仍有些不舒服的曾遊豫挨著他躺在一旁,閉著眼似乎在睡覺。

  他沒有回答曾聖賢的取笑,指了指曾遊豫,體貼的放低聲音,「還是不舒服?」

  「嗯,好像還有點燒。」

  「那怎麼不回去休息?」林紀全拉了拉一旁的薄毯,要曾聖賢幫忙蓋上。

  「我也不知道,我要他回去休息,然後我說要在這邊看漫畫他就堅持不走了。」曾聖賢無奈的笑著,他不能理解為什麼弟弟就算不舒服也堅持要像這樣躺在一旁。

  「嗯⋯⋯那你怎麼不就這樣陪他回去休息?你知道他很黏你的。」

  曾聖賢看著林紀全一會兒,就像剛剛曾遊豫的反應一樣,對他像是放棄般的搖頭後,揚了揚手上的漫畫,「我想看漫畫。」

  「是嗎?」見他似乎沒有要再回話的意願,他也沒有自討沒趣再繼續聊下去。拉開自己的椅子開始整理重點。

  他的成績不上也不下,讀書沒有什麼方法,他也就只會念個好幾次,硬將書上的內容背起來罷了。雖然拼不到獎學金的資格,但也不致於有被當掉的危機。

  他知道自己並不聰明,就算拼命念書也只有這樣的程度而已,他唯一很驕傲的就是自己的專心程度。只要他決定專心,他就能夠不被其他事物影響,就算在他身邊開宴會也不會吵著他。

  所以當他覺得自己肩膀僵硬準備伸懶腰時,才發現時間已經近十一點了。因為除了直接拍他,否則他一專心起來完全不會注意時間,所以當他發現時間已晚,而房間仍是一片安靜的時候,他想應該是兄弟倆沒打擾他就悄悄回去了。

  於是在一轉頭看到盯著他看的曾遊豫時他扎實得嚇了一大跳。

  「⋯⋯我還以為你們回去了。」曾遊豫的臉色看起來好多了,「還燒著嗎?」

  沒有反應。

  林紀全也習慣了他的沒回應,趴在椅背上看著在他身旁熟睡的曾聖賢嘆了口氣。「我的床有魔力嗎?你們兩個每次來都很喜歡窩在那張床上。」

  依舊沒有反應。

  「不將他推醒你們兩個一起回去睡覺嗎?時間也晚了。」雖然距離只有十步路,要能發生事情這城市的治安也太敗壞了。

  講到有關曾聖賢,一直沉默的人終於有了反應。曾遊豫小小的晃頭,「⋯⋯他在睡。」

  所以不想吵醒?「你們真的感情一直很好,哪,問一下,你很討厭我嗎?」

  聽到這個問題,曾遊豫也沒有太多反應,只是眉毛挑動了一下,眼睛繼續盯著林紀全看。

  「我記得小時候我們感情也很好的,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你就不跟我說話啦?」

  對獨生子的他來說,小時候的曾遊豫對他來說就像是弟弟一樣,他也跟曾聖賢一樣很疼愛曾遊豫,也很喜歡被曾遊豫依賴,一直到他開始被莫名忽視開始,他一直很習慣三個人在一起的感覺。

  但很突然的,忽然就只有他跟曾聖賢,或是曾家兄弟在一起,一直都是兩個人兩個人的狀態。

  「因為他喜歡你。」

  「啊?我也喜歡小賢,小豫我也很喜歡呀。可是我問的不是這個。」

  「⋯⋯因為他喜歡你。」曾遊豫又重複了一次,然後不等呆愣的林紀全有任何反應,他推了推在一旁睡得很熟的曾聖賢。「哥,醒來。」

  「⋯⋯嗯?」一陣子之後,仍是愛睏的聲音從被毯中傳來。「要回家了?」

  「嗯。」曾遊豫邊說話邊將人拉起,拖著還揉著眼睛的曾聖賢往房外走。

  「掰掰。」充滿鼻音的聲音來自被拖著走的人,林紀全雖然可惜沒看到他的臉,不過也沒有出聲音留人。

  走出林紀全的家門,曾遊豫就開口了,「我想吃冰。」

  「蛤?你燒還沒退吃甚麼冰!」

  「我想吃冰。」簡單的重複了四個字,表情也沒有太多變化就是直盯著自己的哥哥。

  被盯的人沒有堅持太久,換了個方向遠離家門口。

  「你剛剛是故意的。」走了幾分鐘,曾聖賢突然冒出這句話,他沒有看向話中指明的對象,也很清楚那人不會對這句有甚麼回應。「你是故意的。」又重複了一次肯定的語氣。

  「⋯⋯因為他很笨。」便利商店響亮的叮咚聲幾乎掩蓋掉曾遊豫這句話。

  但曾聖賢沒有漏掉,他直接走像冰櫃,沒有詢問的拿了枝冰棒就走去結帳。塞給曾遊豫的時候,「他不是笨,只是遲鈍了點。」看著曾遊豫的身高又補上一句:「因為長太高了。」

  撕開冰棒的包裝,果然是自己最喜歡的抹茶口味。舔著冰棒跟在哥哥身後走了幾步,「如果他一直都沒察覺呢?」

  前方的人停下腳步不過沒有回頭,遲疑了一小段時間,「⋯⋯我會讓他察覺的。」擺在身側的手不自覺握成拳頭。

  咬了一大口冰棒,曾遊豫看著眼前比他矮的哥哥,忍不住伸手往前牽住曾聖賢的,讓曾聖賢稍微下了一跳。

  「⋯⋯呵,都幾歲了,還牽手?」

  曾遊豫沒有回應,就只是看著他。曾聖賢笑了起來,大力的回握住曾遊豫的手,「真拿你沒辦法,就這樣回家吧。」

  手上傳來的力道讓曾遊豫的臉上浮起了少見的微笑,他看著晴朗的夜空,悄聲的說著,「⋯⋯希望啊。」

  幾天後的晚上,林紀全才剛跟曾聖賢分手回到自己的房間,房間燈剛打開,身上的背包都還沒放下,就聽到有人大力跑步上樓的聲音,林紀全還在疑惑是誰的時候,伴著開門的響聲,曾聖賢闖進他的房間中。

  「⋯⋯小、小賢,跑這麼重是怎、怎麼了?」而且一臉有嚴重事情發生,感覺似乎還有點生氣?「發生了甚麼事情嗎?」

  林紀全探頭看了看門外,「我媽呢?」

  「幫我開完門之後就說要出去約會了。」邊喘著說完邊將林紀全拉回房間內。

  「喔,對喔,她有說要跟我爸去約會。」轉頭一看曾聖賢還扯著自己的衣領,「到、到底怎麼了?」

  「告白了!?」

  「啊?」林紀全被曾聖賢的氣勢震得愣住,才想起他指的是隔壁商學院,今天跑來個女孩子跟自己告白的事情,咦?「你、你怎麼知道?」

  「你答應了?」

  「咦?」他還沒回應,就發現自己被用力往下拉,曾聖賢的臉一下子靠得很近。「小、小賢,你好、好近⋯⋯」

  從來沒有這麼近看過對方,林紀全看著眼前比平常放大好幾倍的臉跟大眼,他忽然覺得有很特殊的感覺,就跟前幾天他抓不住的那種很像。

  「你答應了?」

  「沒、沒有⋯⋯」

  「那就是拒絕了?」

  「也沒、沒有,我說我要考慮⋯⋯」曾聖賢不只表情認真,連聲音也沒有了平時那種開朗感,隨著他回答的內容,曾聖賢的眼神也越來越有殺氣,「小、小賢?你在生氣?」為什麼?

  「考慮?」

  「欸,畢竟被女孩子告白還是很開心啊,直接就拒絕不是也很不給對方面子嗎?所以⋯⋯我就這樣說⋯⋯了⋯⋯小賢,你的表情越來越可怕⋯⋯」

  「我以為⋯⋯你只是遲鈍了點,但並不是都不知道。結果⋯⋯」

  曾遊豫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

    『如果他一直都沒察覺呢?』

  他記得他那時候回答了。因為他真的以為林紀全並不是都不知道,只是遲鈍而已,只是遲鈍而已⋯⋯

  但是事實上,卻不是這樣!

  「我會讓你察覺的。」他咬了咬牙,想起他那時候是這麼回答的。

  「啊?」聽不懂曾聖賢話的意思,才發出了個疑問的單音,就發現曾聖賢的臉越來越近,近到他感覺得到對方呼吸的氣息,唇也感覺到個溫熱的東西印了上來。

  那是他從未碰過的,曾聖賢的唇。

努力努力+_+

[自創][BL] 長頸鹿與暴力兔(1)

  他有個很在意的人。很在意很在意,在意到每天一定要見到這個人的面不可,不管以什麼方式、什麼型態。

  但是就只是在意而已,他沒有想過太多能夠解釋這感覺的其他字詞。就像--上學的路上看到路旁被丟棄的小小狗,沒辦法養牠只能在學校不斷的想著牠過得怎樣?有沒有人抱走?沒人抱走的話要怎麼辦?等等的--這種「在意」。

[#M_點我繼續觀看|點我收起文章|   「蛤?我是小狗嗎?」

  「欸,沒、沒有啦。」去頭掐尾的--當然是省略掉「在意」那一段--他用很普通的語氣聊起前幾天在路上看到的棄狗,然後說到看見牠的眼神就像眼前這個大男生一樣可愛的時候就被反駁了。他有些納悶的小聲說著:「⋯⋯狗狗很可愛啊⋯⋯為什麼小賢你不喜歡?」

  呃,像狗狗一樣可愛不好嗎?眼前的他有著蓬鬆栗色、感覺起來能夠聞到陽光乾爽氣息的微捲髮,長度不長不短,很像他不拖泥帶水但又溫和的感覺。跟天生栗色頭髮一樣,他的眉毛也是淡色的,所以雖然還滿粗的確一點也感覺不到厚重笨拙。

  大大的眼睛雖然藏在眼鏡後頭,但是挑選得宜、適合他臉型的鏡框卻讓人覺得他就該戴眼鏡般順眼,而且完全沒有遮掩掉他的眼睛。帶有四分之三外國血統的他,除了體毛跟膚色都較淡外,瞳孔的顏色卻是近黑色的深棕色。骨架子跟體型也都跟東方人一樣⋯⋯較小--這一點是讓他暴走最大原因,他最討厭別人說他可愛、嬌小,凡是跟小有關的他都討厭。

  但事實上是,他只要一笑起來就很可愛,嘴角還會出現很沒有男子氣概的小梨渦--雖然只要一提起,這個外表可愛得像兔子的男生,就會一瞬間變成暴躁的獅子,弄壞所有他看得到的物品,尤其是他很有男子氣概的身懷絕技--(可以無視體型的)太極跟合氣道,雖然還不是非常強但也已經學了四五年,力氣可能不夠但是架式十足。

  「我不想像狗。」像是發現什麼似的,小賢--曾聖賢--皺起眉有些嫌惡的拍了拍他的背,「林紀全!你又駝背了!給、我、挺、直!」一字一拍的,重重打在林紀全的背上。

  林紀全慌張的馬上挺起背,知道不想被人稱讚可愛的曾聖賢最討厭別人駝背--因為曾聖賢不高,連一七零都不到,而他有一八五。「小、小賢,我媽問你今天要不要來我家吃飯?伯父伯母都出國去了不是嗎?」

  「真的嗎?」曾聖賢聞言睜圓了原本就很大的雙眼,開心的笑著說:「太好了!我有點吃膩高麗菜了⋯⋯」

      「高麗菜?」

  「我爸媽出國前突發奇想買了十來顆高麗菜冰在冰箱裡,小豫每天都做差不多的高麗菜料理,我快吃瘋了,不吃他又會抓狂⋯⋯太好了!晚上我帶小豫去你家吃飯,林媽媽真是太好了!」說完曾聖賢馬上撥起手機,才剛接通就直接大喊,「曾遊豫先生,今天晚上一起去笨蛋全他家吃飯,七點集合!不要遲到了,遲到你就吞高麗菜吧。」說完也不等對方回應就掛掉電話。

  「小豫在家?」他抬起手看了眼手錶,下午三點十五分,這時間不用上課嗎?

  「嗯,早上他有點發燒,就在家睡覺了。吼,說到發燒,」曾聖賢的語氣激動了起來,手習慣性的大力拍上了林紀全的手臂,「你知道嗎?小豫這傢伙燒到快40度了還只是淡淡的跟我說沒事,只是比較暈比較想睡而已。氣得我把他所有外套都套到他身上之後,去拍醒呂醫師讓他起床幫小豫退燒。」

  「⋯⋯早上幾點?」

      「四點半。我起床練功的時候發現小豫不對的。」

  四點半⋯⋯他記得呂醫師已經快七十歲了⋯⋯「為什麼不去掛急診?大醫院離你家不遠啊。」

  「懶。而且只有呂醫師聽懂小豫在描述什麼,小豫也只有在呂醫師面前才會乖乖說話。欸,你考試時間抄完了沒?」

  「啊,還沒,等我一下。」林紀全慌張的趕快低頭抄寫時間。

  等著林紀全抄寫的空檔,曾聖賢拿起手機撥了電話。「喂?小豫?我剛剛打電話的你有聽清楚嗎?⋯⋯有聽清楚就嗯個一聲啊⋯⋯嗯、好,現在還有發燒嗎?嗯?沒量?樓下客廳藥櫃第二層有耳溫槍,去量一下。什麼?懶?那你⋯⋯我才不要吃高麗菜,你覺得身體好了的話就來集合,不行的話我跟林媽媽包一份回去給你吃⋯⋯你說甚麼?不准挑食!喔⋯⋯好,那六點多我再打電話給你。」

  剛切斷通話,就看到林紀全看著自己,曾聖賢疑惑的問:「抄完了?幹嘛這樣看我?」

  「沒有,我只是在想。如果我不是知道你跟小豫是兄弟,光聽剛剛那通電話會覺得你在跟戀人說話⋯⋯」

  「感情好咩,誰叫我家小豫那麼可愛。」曾聖賢笑得露出了嘴角的梨渦。

  林紀全看著那個梨渦有些出神。是啊,曾家兄弟感情好是有名的,他們當鄰居當了十八年,曾遊豫出生之後沒多久,就一直是跟著曾聖賢轉,就算是後來長大了也沒有改變。

      兄弟倆長得很像,一樣淺色的頭髮,一樣有些微捲,五官也很像,唯一不像的只有身高。林紀全想,大概也只有曾遊豫不會因為比曾聖賢高而被這樣三不五十用力拍打吧--那舉動活像是要把他拍矮⋯⋯

  曾遊豫很受歡迎,但他只黏著哥哥。林紀全發現,其實曾聖賢也很喜歡被這樣對待--雖然對象僅限曾遊豫--不僅樂此不疲,偶爾還會主動的去招呼曾遊豫黏著自己。

  「喂!你怎麼又發呆了?到底抄好了沒?我想先去你家看漫畫啦!」

  「喔喔喔,我抄好了抄好了⋯⋯我只是在想,有兄弟姊妹真好。」

  「這句話你已經說了十幾年了,」曾聖賢從無可奈何的語氣一轉,「不要跟我要小豫喔,我不會讓給你的。」

  「⋯⋯我才沒有要他咧⋯⋯」就算自己是獨子,曾經很想要兄弟姐妹,但要小豫當自己弟弟?還是算了吧。邊這樣想他邊收起文具用品,下周就是期中考了,他竟然現在才抄考試時間,是不是有些太過誇張了?「你考試範圍都念完了嗎?」

  「哪有可能啊,我還在等你的重點分析咧!快點啦!我要先去看漫畫,晚點看小豫怎樣再決定要不要去接他。」

  「接?」不就住在隔壁而已?才十步路的距離也需要接送嗎?

  「欸,那是我可愛的小豫耶。」

  林紀全搖了搖頭嘆氣,看著曾聖賢一臉驕傲開心的表情,他心想曾遊豫聽到這句話究竟會是怎樣的反應?

  「咦?這本的下一集在哪?」

  「哪一本?喔,在櫃子最下面。」從書桌前轉過頭來指了位置,抬頭看到時間,「小賢,六點四十五分了,你要不要看看小豫的狀況?」

      「喔。」不過曾聖賢沒有撥打電話,他站起身拉開窗簾,仔細的看向對面的窗戶。笨蛋的房間正對著的是自己的窗戶,而小豫的房間則在自己隔壁⋯⋯「有開著燈,應該起來了,七點沒來按門鈴我再去接他。」說完拿著漫畫走回床上的角落窩著。

  「那怎麼不現在去看看?」剛剛明明就很擔心。

  「現在?小豫有起床氣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現在剛起床我去找他就只會被打而已。」曾聖賢倒在床上,「小豫力氣很大很恐怖的,雖然他沒打過我,不過上次看到他跟別人打架還挺讓人驚訝的。」

  林紀全看了看時間,「那去樓下等吧。」才正要闔上剛剛在抄寫的重點,背後就感受到重量。

      「重點整理好了嗎?」曾聖賢幾乎是趴在林紀全背上,從他的肩膀看著桌上的筆記本,「咦,這門課我沒修吧?」

  「嗯,你沒修。小賢,好重。」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有弟弟的關係呢?林紀全發現曾聖賢總是輕易的習慣跟人肢體觸碰,以前不是讀同一所國高中所以沒有發現,意外上了同一所大學之後他才知道這個習慣動作。

  他不習慣啊。林紀全苦笑著想,印象中曾聖賢跟班上其他同學似乎也不會這樣?

  「你先整理我們一起修的那門課啦!」沒理會林紀全的抱怨,曾聖賢繼續壓在林紀全背上,甚至更故意的放了全身的重量,手臂也環著林紀全的肩膀。

  「小賢,快七點了,先去看看小豫吧,筆記明天再給你啦!」

  曾聖賢這才邊咕噥著不知意義的單音邊站好,「你先幫我跟林媽媽說一下,我回去接小豫。」

  說完就飛奔下樓,林紀全聽著他一路奔跑的聲音、開關家裡大門的聲音,甚至連他奔回家上樓的聲音也隱約聽得見。

  起身下樓跟母親說了狀況,在客廳坐了一會兒才聽見門鈴聲響,他站起來開門時忍不住問:「怎麼這麼久?不是在隔壁?」

  「還不是這傢伙,雖然醒了竟然給我坐在床上發呆,身上還穿著睡衣。我幫他量了體溫確定退燒,隨便幫他套了幾件衣服就花了這麼久了。」曾聖賢說完直衝餐廳,「林媽媽!我來吃飯了!林媽媽妳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最愛妳了∼」

  林紀全苦笑著搖頭,拍了拍眼前這個因為發燒臉色紅潤,卻面無表情看著自己的大男孩,「你哥哥很疼你啊,快進來吃飯吧。」

  「可是他一直在你這邊。」曾遊豫直盯著林紀全,聲音平穩沒甚麼起伏的說著。

  拍的動作停滯住,林紀全無法理解他的問題。「啊?」相差三歲的代溝有這麼大嗎?那為什麼小賢可以完全理解?

  曾遊豫沒有回答,又盯了一會兒之後像是放棄似的搖頭,「⋯⋯我去吃飯了。」說完後就走向餐廳,留下林紀全一個人納悶的摸著自己的頭。

  「我說他哥哥很疼他,結果他回我但是他哥哥都在我這邊?這是甚麼回答?」站在門口自言自語了一陣子後他才走到餐廳坐下。

預計3~4回結束的短篇: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