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不結束之外番外 – 日常

「如果能回到過去,你要回到幾歲?」

「咦?」拿著報紙的人聽到這句話頓了一下,「這什麼問題?腦筋急轉彎?」

繼續閱讀 “[自創] 不結束之外番外 – 日常”

[自創][BL] 不結束之外 番外 – 1314

應該沒有人像他這樣恐懼過節。

他對著牆上月曆上大大的紅字皺起眉頭,心裡回憶起小時候是很喜歡過節的。雙親雖然很不會理財,但對子女們物質上的享受可不曾少過。從他有記憶開始,只要一有節日,不管是生日、國定假日、民俗假日,餐桌上總是比平常多出兩三樣孩子們愛吃的東西,該有禮物的節日也不會意外看到閃亮的包裝紙包裹的大大小小禮物。

繼續閱讀 “[自創][BL] 不結束之外 番外 – 1314”

[小說][自創][BL] 最幸福的事


  「最幸福的事情?」放下書拿下眼鏡,他看著這樣問自己的情人臉孔。


  情人的臉透著興奮,他歪著頭想,準又是哪個學長跟他說了什麼話,而他心裡有了期待才會用這種小狗般的表情問著自己。


[#M_※ 點我繼續觀看|※ 點我收起文章| 

  「對、對啊,最近電視上不是常在問嗎?就你最喜歡什麼什麼的那一系列啊!」像是要刻意隱瞞自己的興奮,他捧起裝滿熱牛奶的馬克杯湊口,卻反而被燙到舌頭。「啊呀好燙。」


  「幹嘛這麼不小心?」趕緊拿起手邊的冰開水讓情人舔著,看著情人皺眉的表情,他很是心疼。「你的答案是什麼?」


  「咦?」


  「對你而言,『最幸福的事情』是什麼?」


  「阿禮,是我先問你的耶!怎麼可以反問我?」被敲疼腦袋的小麒不滿的說著,舌頭不忘舔著冰水降溫。


  「怎麼?只能你問我不能我問你啊?」他帶著笑敲了敲情人的腦袋。


  「因為是我先問的咩。」狀似委屈的低著頭,小麒不滿的嘟囔著。


  阿禮看著小麒的反應忍不住笑了出來,從小麒手中拿過水杯後拉過他抱著,「幹嘛這樣就鬧彆扭?」


  「我沒有啊。」嘟著嘴但伸出手緊緊的擁著阿禮。


  他喜歡擁抱著阿禮,阿禮的體溫比起一般人偏低,而自己體溫高,擁抱著阿禮讓他的體溫增高的時候他總是很開心,覺得自己溫暖了阿禮似的。


  他想要溫暖阿禮,儘管兩個人的家庭現在都很溫暖,但他知道阿禮心裡有一塊地方總是冷冷的,對別人的態度總是溫暖不起來。他想要溫暖這塊地方,因為他不想要看到阿禮只對自己敞開心房,對阿禮未來的計劃沒有益處。


  「嘟著嘴還說沒有。」低頭淺淺的吻上小麒的唇。


  看,這種會嘻笑有些輕浮的阿禮只在自己眼前展現,對著同學或是其他人,他永遠只是客氣的笑容。儘管私心裡要跟別人分享這樣可愛的阿禮他有些酸酸的,但是……小麒使出更大的力氣抱著阿禮。沒關係的,他還擁有很多其他人看不到的表情,所以分一點阿禮給別人沒關係的。把頭埋進阿禮的肩窩中,小麒在心裡這樣想著。


  「小麒,」阿禮抱著小麒,前後緩緩的搖晃著,「最幸福的事情,其實都是很簡單的事情不是嗎?就像小八抱著我跟我說最喜歡大哥,或是阿義手做的卡片都可以很簡單的讓我開心。哎唷。」背部忽然被輕輕搥了一下,阿禮笑開懷:「別這樣,當然還是你的身體……」


  這下子不只是輕輕搥了一下,阿禮被搥得咳了起來。


  抓住害羞情人的手,阿禮還是笑著:「逗你的,你打這麼大力想殺了我嗎?殺了我晚上就沒人讓你抱……好好,我不說了,別再打我了……」喘息平復些後,他把小麒再度擁入懷中。「不是想知道我最幸福的事情嗎?我就跟你說吧,這只是很簡單很簡單的事情,對我來說卻很重要很重要,我最幸福的事情啊,就是……


  「能夠這樣抱著你,可以這樣吻著你,可以每天對你說我愛你,這就是我現在最幸福的事情。」


  小麒抬起頭,看著阿禮認真的眼神,他掩不住笑意吻上阿禮的唇,他的阿禮啊,最幸福的事情兩個人竟然一樣,這是他的阿禮啊。


  剛剛才決定要跟別人分享這樣笑容阿禮的決定,他現在悄悄的取消了。對不起大家,這樣的阿禮還是專屬於自己就好了。



雖然這是上個月寫的,不過現在也可以應景XDD
這兩個還是好可愛啊…..>////<

小八的我也有寫,不過….因為有捏到沒寫到的情節,而且現在看起來並不是好事^^;;;
不怕捏的話我再貼上來XDDD

[小說][BL] 不結束之外 – 突發 – 那玩我好了

            其實也沒什麼防爆頁啦,
                        反正(?)是「不結束之外」的後續(是這樣嗎?)

[#M_※ 慎入慎入(大笑)|less..|

  跟小麒交往到目前也已經三個月了,戀人之間的甜蜜自然不在話下,交往前本來就感情好的互動,交往之後可以明顯的感覺到小麒習慣性的依賴。

  本來阿禮怕自己會不習慣黏密的關係,僅管家人的感情都很好,感情上的相處還是有些距離,不會在說話聊天的時候,拉著對方的手把玩,也不會在看電視的時候賴在自己身上。

  但阿禮意外的發現自己並不討厭小麒這樣親密的舉動,甚至還有點享受。

  唯一讓他有點驚心膽跳的,大概還是小麒旺盛的好奇心。

  比如說現在就是。

  他看著小麒手上的東西,忽然覺得有點暈炫。到底又是誰去買了情趣用品送小麒玩的啊!雖然兇手名單他有一個,但是這人現在明明就不在國內……他該感謝那人關心他們關心成這樣嗎?

  「小麒?」他叫了叫正看著「那東西」發呆的小麒。

  「嗯?阿禮你回來啦,你看你看,」小麒拿起那長條狀的物體,邊晃動邊開心的說:「這是建緯學長送的耶,好像很好玩,阿禮……」

  又來了,只要每次這個眼神,接下來他就要開始自我保護防衛戰。「不要,我不要玩。」

  「蛤!我還沒問耶,你怎麼可以先回答我!」

  「那不然你現在問,我再回答你。」

  「你會答應我嗎?」

  「不會。」想都不用想。

  「厚!你看,那我幹麼還要問?」嘟起嘴來,看起來像是生氣了。

  我也想知道,阿禮在心裡哀號著。「收起來吧,等等我們出去吃飯……小麒?」看著小麒忽然閃亮的眼神,他忽然覺得頭皮一陣麻。

  「那你玩我好了,好不好?」

  「………蛤?」

  「這樣你就無所謂了對吧!好嘛好嘛!玩我啦。」小麒拉著阿禮的手晃著。

  阿禮看著小麒閃亮的眼神,幾乎要出現的狗尾巴錯覺,他忍不住在心裡哀號:

    我是要怎麼回答才好啊!!!!!

這篇很短很羞恥XDDD
可是寫的很開心,小麒超可愛的啦>////<
聽說有朋友把那句話放到MSN當暱稱…XDDDD

[小說][BL] 不結束之外(28) END

  「小麒。」

  「嗯?」無聊的剝著毛豆邊吃邊看電視的小麒,不是很專心的回應著阿禮的呼喚。

[#M_※ 點我繼續觀看文章|※ 點我收起文章| 

  「你以後要幹嘛?」

  「以後?你是指畢業嗎?不知道耶,下學期我要去考教育學程,考上的話就當老師,考不上的話……再去讀個碩士也說不定。」眼睛定在電視上,回答的內容倒挺有條理的。

  「喔……你家的事業呢?」

  剝著毛豆的手停頓了下來,小麒有些苦笑的回頭,「我家母親大人說不需要我繼承,叫我自己想辦法活著。那你呢?」

  果然是小麒家風格的說法,阿禮忍不住笑著,「我?不知道耶,小義可以接著我之前的東西了,我也在想我以後要幹嘛。」

  「喔……」看著阿禮的小麒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拉長了音應答著。

  「怎?」

  「我才想問你怎麼了呢,忽然問我這個問題。」

  「唔,因為都大二了,先想一想也無妨吧?」

  「真是認真的孩子。」往後退依偎上坐在沙發的阿禮,「那認真的同學,我之前說的事情——」

  「啊你們社團公演不是明天了嗎?可是明天要交數學史報告,你那部分寫了嗎?趕快寫喔不然我想教授不會放過你的。」

  「………小氣鬼!」

  這次的公演,在一片混亂但很歡樂下結束。

  在跟阿禮順利的有發展之後,其實小麒已經不大在意那個學弟的事情,也幾乎把當初生氣的理由忘光了,所以他聽到學弟被逼迫演了四個角色時,覺得學弟挺可憐。但也僅止於可憐而已,說不演就是不演了。

  不過開場前到後台去打招呼的時候,雖然有另一個人要分攤他一個角色,但學弟還是快瀕臨崩潰的表情,小麒心軟了,在阿禮無奈的微笑中,上台幫學弟分攤了一個角色。

  因為是臨時上台,自然惹了很多笑話,幸好本來就是歡樂的鬧劇,反而效果滿分。

  兩攤的慶功宴之後,小麒帶著有點微醺的醉意跟阿禮走在回家的路上。

  「你今天喝多了。」看著小麒臉上帶著傻呼呼的笑容,拉著他的手猛晃。

  「沒有!我今天有控制,這樣剛剛好,明天不會進醫院啦你放心。」空氣有點冷,加上喝了酒有些熱,小麒臉上紅撲撲的。主動拉著阿禮的手大力的晃動,在路燈的照射下影子拉的很長。

  「不累嗎?」他拉住小麒,幫他理了理早就被風吹亂的領子跟頭髮,乖乖讓他整理的小麒忽然吃吃的發出笑聲。「笑什麼?」還說自己沒喝醉,現在這種呆呆的樣子不是喝醉了是什麼?心裡記著回去要泡個熱茶給他解酒。

  「唔……沒有。」歪頭想了一下,忽然一把撲上阿禮,讓阿禮差點重心不穩向後摔去。

  「小麒!」驚叫出聲,儘管現在夜深了路上沒人,但這麼大庭廣眾下的擁抱,還是讓阿禮驚嚇了一下。穩住自己的重心之後,發現小麒就只是抱著自己,沒有出任何聲音:「怎麼了?」

  小麒沒有說話,搖了搖頭,只是更收緊手,抱著阿禮左搖右晃。

  阿禮看了看四周,還好真的是夜深了,回家小路上的巷子裡沒有人走動,四周安靜得連蟲聲都沒有。任著小麒晃著自己,阿禮將手也環上小麒的腰,無聲的跟著晃動。

  什麼對話都沒有,周圍除了偶爾吹過的風聲,一片寧靜。明明什麼對話都沒有,但阿禮卻覺得心裡滿滿的;只是環著小麒晃著,他就控制不了嘴角上揚的動作。

  所以其實幸福,連話都不用說出口就能夠感覺到。

  腦中忽然閃過這個句子,阿禮忍不住為自己幾乎像詩人般的想法惹笑了。但他確確實實的感受到這句子當中的意涵。電視上那種不用言語,只是眼神交會就能綻出幸福的微笑,以前在看的時候總是無法知道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但他現在知道了。

  只是看著眼前這個人,就不由自主的覺得心安。只是抱著眼前這個人,就覺得踏實。只要聽到這個人的聲音,就覺得溫暖。只要是這個人,似乎什麼事情都是好的。

  其實他很清楚,兩個人真的要長久的走下去,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去面對,有很多很多的人要去解釋。有很多很多,他們現在所無法想像的難關要度過。

  但只要這個擁抱,他覺得自己什麼都熬得過。阿禮忍不住將手再收緊了些,再多汲取些小麒溫暖的氣息。

  「阿禮。」

  「嗯?」

  「我們可不可以永遠走下去?」

  小麒的聲音從耳邊傳來,緩緩而認真的聲音,讓阿禮心頭一震,話語的內容更讓他忍不住顫抖。這是在許下個什麼承諾嗎?

  「……你願意嗎?」

  「廢話,不然幹嘛問你?」小麒吃吃的笑了起來。

  「但是,這路上會很辛苦喔。」他有時候還是會很希望,小麒能沒什麼煩惱的就這樣過下去,儘管自己會有些難過,但他不希望小麒會受到什麼傷害。

  「傻瓜,」有些退了開,小麒捏著阿禮的臉,「沒有開始走,又怎麼會有以後?沒有開始走,怎麼會知道會遇到什麼?或許我們很順順利利,或許我們遇不到我們以為的阻礙啊,那又為什麼要在開始之前就放棄呢?」

  忍不住笑了,再把人擁入懷中,「有在思考的你,真的好可怕。」但這樣的小麒,他不討厭,反而佩服起小麒,總是能說出打中他心裡的話。

  咯咯的笑著,「就跟你說我有思考的話可是哼哼哼哼的呢!所以說,一起永遠走下去吧?」

  問句已經變成了肯定句了嗎?「為什麼覺得你在求婚?」

  「咦?會像嗎?那是你娶我還是我娶你?」抱著阿禮的小麒又左右晃了起來,「唉啊隨便啦,一點也不重要。所以要不要嘛!」

  吻上了小麒有些冰冷的唇,想著這還真是不浪漫的地方,寒冷的空氣而且還在小巷中,但小麒的話又溫暖的令人有飛起來的錯覺。

  「小麒,我跟你不會有結束的一天的。」

  錯愕了一下的情人,聽到這句話之後,卻反而臉紅了。

  「所以說之前討論的事情——」

  「唔,你身子都冷了,我們趕快回去吧,我泡茶給你喝。」

  「……你這個小氣鬼!!我不要跟你走到永遠了啦!!!」

完結了….
其實心裡很複雜(笑)

最後一回字數似乎少的誇張。
其實在這之前我腦中的故事已經告一段落了。
當然兩個人莫名奇妙(?)的甜蜜生活還在我腦中轉著,
但這故事原本的設定其實就是在告白就該停的了。
因為以後是以後,甜蜜但原本不在我的設定當中。
番外還是會寫吧,但應該是當我修完全部之後。
補幾個連自己都覺得會蛀牙的甜蜜是一定會的(大拇指)

我從 1/1 開始寫,到現在竟然五個月。
開始是意外,持續下去也是意外,就連現在結束好像也有些意外。
雖然還沒真的修完也有想要寫番外,
但還是先謝謝這一路上被我打擾吵著要感想的學妹跟某L還有小草,
還有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你會開始看的某寒XD
還有更多有給我推文或是在blog上告訴我很愛很愛小麒阿禮的人。

第一次寫自創寫到有完結(真的)
其實心情很複雜的。
我也很希望故事不結束,但這樣到最後只會什麼都寫不出來。
雖然寫同人寫了很久,不過我自己知道自己寫的東西大概程度就是那樣XD
所以自創的一定也有很多不好的地方,
大家都對我很好全部包容光了…XDD

唉啊結果結局字數最多的會不會是我的感想?(大笑)

[小說][BL] 不結束之外(27)

  「嗨!好久不見啊,學弟。」

  陽光下路旁的咖啡座,這一聲的招呼讓阿禮停止了東張西望的動作。

[#M_※ 點我繼續觀看|※ 點我收起文章|

   「好久不見了,學長。」走向前坐在學長對面的椅子上,阿禮也打了招呼。說是『好久不見』,現在一想,才發現不過也才兩年沒見而已。

  兩年沒見過面的學長,感覺跟當年有些沒變的地方,也多了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原本印象中瘋瘋癲癲的感覺,現在似乎沈靜了許多,連現在的這個微笑看起來都很不一樣。

  「關於前晚……謝謝學長的熱心了。」『熱心』這一點倒是一直都沒變,雖然他覺得學長的『熱心』有九成是因為『好玩有趣』。

  「不客氣!」跟侍者要來飲料單遞給阿禮後,建緯趨向前靠近阿禮:「怎樣?有幫上忙嗎?」

  「有,」阿禮有些苦笑,「不過學長怎麼這麼……呃、神機妙算?怎麼會知道我們……」

  阿禮想起之前茗茗對還在猶豫的他所說的話,莫非自己真的那麼的沒有掩飾過自己的感情?但這也是上了大學發現到自己的感情之後才有的舉動,在高中時候他不記得有什麼會讓人察覺的事情,那時候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自己的感情。

  「這很困難嗎?」建緯攪拌著添入奶精的咖啡,笑著說:「高中住宿舍的時候就已經有點徵兆了,你們兩個的感情跟默契,有些好過頭了,當然那時候要把你們解釋成死黨也說得過去。真正察覺應該也是最近吧,小麒被個學弟騷擾這件事情你知道吧?」

  「知道,那個學弟……」

  「現在正努力的負起責任中。」看阿禮一臉疑惑,建緯像是想起什麼慘狀,忍不住大笑出來,「因為這件事情,小麒辭掉這次的公演啦,原本小麒的角色當然就強迫那學弟演出,他一個人就得要演出四個角色,這也算是某種懲罰啦!」

  四個角色?聽起來有點可憐,可是阿禮可一點也不想要同情他。

  「被騷擾之後小麒就說他不演了,一整個早上社團超級混亂,又是慰留又是安慰,就差沒把那學弟分屍來給小麒賠罪了。後來小麒回家去,隔天又回到社團排戲的地方,進來第一件事情竟然是直直向我走來說要抱我。

  「這事情太有趣了,所以我當然要問個清楚。阿禮真是辛苦你了,你的感情都這麼明顯了,小麒還神經大條到看不出來,你以後應該還是有得累了。」邊說著還邊拍拍阿禮的肩膀。「只是你真是太膽小太沒自信了,我不知道你在煩惱什麼,但我知道那一定很沒意義,就慫恿小麒去偷襲……喔不,是強迫你接受他的告白啦。」

  果然學長都是以「有不有趣」來作為標準,阿禮苦笑的接受建緯的鼓勵。「學長,怎麼沒看到維尼學長?」雖然小麒提過了,但阿禮還是想問,印象中這兩個人一向都是一起出現的。

  建緯的表情明顯頓了,苦笑了下,「他一定要跟我一起出現嗎?他休學回家了。」

  「休學?」這消息倒是挺令人震驚的,維尼學長的成績雖然不是頂尖但還算是中上,大學也考了還不錯的國立大學經濟系,忽然聽到學長休學的消息感覺還滿錯愕的。

  「嗯,一開始晨宇……喔,就是維尼啦,大家都叫他暱稱連我都差點忘了他本名。他本來就沒什麼打算念大學,幾乎是被我逼著去念的。現在他念大學的目的也不存在了,所以他就回家打算去繼承他家的麵館了……」

  雖然建緯學長的表情是笑著的,但阿禮注意到他的眉頭卻是皺的,笑容也很緊繃。讓他本來還想要繼續問下去,但看了學長的表情,就算不知道詳情,也大概知道不是很令人開心的消息才是。原本還想要問他們兩個人意見,現在看來要稍微調整一下問題的內容了。

  「你是不是也想問我跟他是不是分手了?你不是第一個問的,我的回答也都一樣,我跟他從來也沒有開始,所以……這樣子也不算分手吧。」表情還是苦笑,讓阿禮更問不出其他的問題。

  「可是,學長你是喜歡維尼學長的吧?」小心地問出口,深怕因為這個問題而引發些什麼。

  「我?我也迷惘了,是不是真的喜歡他我也都懷疑了。」建緯的目光飄遠,定在遠方的某個點上。「所以看到你很明確的喜歡小麒,但卻又莫名的對自己沒有信心,我就有些不滿。小麒也都那麼直接的接受你,你卻因為一些一定是雞毛蒜皮的理由在後退,在我眼裡真是不知福啊。學弟,人生沒有這麼複雜,是你想得太複雜了。」

  笑開懷的建緯看見阿禮的表情,緩緩嘆了口氣:「別這種表情,我跟他其實還滿複雜的。有很多事情,只有兩個人之間才看得清楚的。」他對著從遠處跑過來的小麒揮了揮手,「能走多遠或走多久,完全看你們兩個人之間的努力,從來都不是環境的因素,不要對自己太沒信心,因為感情從來就不是你自己一個人的事情,不是嗎?」

  聽著建緯說的話,眼睛看著小麒發現自己之後,笑容瞬間燦爛的表情,之前一直感覺到的不安,似乎也稍稍的減少了。

  感情不是一個人的事情,也就是說未來是兩個人。兩個人,聽起來就很令人溫暖,阿禮決定,等等一找到機會,就要跟小麒說自己的感動。不知道小麒會是什麼表情?想著想著,阿禮邊幫小麒推開椅子邊笑開了嘴。

  「在笑什麼?吼!學長你是不是在偷爆我料?」

  「才沒有,你才該要好好感謝我!瞧我幫你們兩個多大的忙啊!」建緯幫小麒翻開菜單,「快點餐吧,想吃什麼都可以喔。」

  「這麼好?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還是有求於人?」

  「講這什麼話,」建緯敲了下小麒的頭,「我是在慶祝你長大成人耶!」

  「咦?長大成人?」歪著頭,小麒疑惑的問。

  「對啊,你們兩個不是煮成飯了嗎?」

  「咦?原來是這個意思嗎?那茗茗煮紅豆飯說是要給我吃的也是這原因囉?哈哈!原來如此!」

  「……阿禮你以後真的會很辛苦。」對著苦笑的阿禮搖了搖頭。「我要準備出國了啦,所以來請我親愛的學弟吃飯啊。」

  「學長要出國啊?唸書嗎?」

  「你覺得我是唸書的料嗎?我只是不想待在這,所以就先出國了。以後的事情就再說吧。」

  不知道要幹麼就先出國再說,果然是有錢人的作法啊。雖然小麒跟阿禮兩人互看一眼有默契的嘆氣搖頭,兩個人還是開心的跟建緯學長吃了一頓愉快的午餐。雖然小麒不演出,但為了『一次要演出四個角色』的可憐學弟,小麒邊大笑邊收下學長遞過來的門票,約定了在社團公演當天再見。

  「嗯?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小麒聽完阿禮的感動,疑惑的回問。難不成可以『一個人』談感情?自己愛上自己跟自己對話跟自己培養感情嗎?「如果不是希望未來有你在身邊,那就不需要跟你告白喜歡你希望跟你在一起了。」

  「我覺得你這兩天跟以前判若兩人……」正確說起來,從他開始作實驗,一切就都變天了,小麒的心思成了阿禮最難捉摸的東西。「以前的你是怎麼了?」

  「嘖,講這種話。」小麒用筷子戳走阿禮便當中的一塊排骨,大口咬下:「就跟你說要是我用頭腦可是哼哼哼哼的呢。」

  「什麼哼哼哼哼?」被小麒的怪異回答惹笑,「不過,你適應的好快啊……」

  儘管其實兩個人平常感情就很不錯,不過也沒有這麼多的肢體碰觸。現在小麒坐著的時候會靠過來自己身邊,在外面雖然不會有這樣的舉動,但卻有明顯的發現到,小麒看著自己的時間變多了。

  以前只看著前方的人,現在會轉過頭來對著自己微笑,這樣的舉動轉變的太快,讓阿禮一整個不適應,差點又想要後退一步只想默默的注視。

  「會嗎?大概是因為沒有跟誰交往過,一整個很新鮮吧!所有以前在電視上歌曲中看到聽到的有關『戀人』的都很想要嘗試看看啊!」

  看著小麒閃閃發亮的眼神,阿禮笑了出來。「又是因為想實驗?」

  「這不是實驗了啊。這是實作!」說完小麒也跟著大笑了起來。「欸,不過上次實作之後還真的是需要好幾天的復原時間,這樣什麼時候才是換我啊?」

  「呃。」為甚麼話題會轉到這邊來?「還是好好復原吧,別想太多………」

  「吳禮同學,你的眼神在飄移。」用雙手固定住阿禮的臉,小麒的眼睛幾乎快瞇成一條線。「我們才剛在一起你就要對我說的一個謊了嗎?」

  這罪名好大!「不是這樣啦……我只是怕你太不熟到最後最痛的是我啊!」這句話說的是心裡的真話。

  「這個你放心!」小麒笑開懷,故意用油油的嘴吻在阿禮的臉上,「敝人在下我什麼都不強,最強的就是學習能力的!這種小事很簡單的啦!」

  阿禮苦笑,心裡小小聲的哀號著,腦子裡正飛快的搜尋著,任何可以轉移小麒注意力的事情。

我很努力的想要完結,不過好像又寫遠了點(汗)
會努力拉回來的!努力!(握拳)

[小說][BL] 不結束之外(26)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 點我收起文章 | 

  在『清理』的過程當中小麒就已經昏昏欲睡,反正阿禮說要幫他清理,他也就順著讓阿禮擺佈,除去在搔刮出來的過程有些難受,後來還泡在熱水中的時候,小麒已經幾近昏睡狀態。


  將小麒擦乾身體,幫小麒套上衣服,整個過程當中小麒的眼睛都沒有張開過,阿禮將小麒再背回床上躺著的時候,甚至還聽到了淺淺的鼾聲。


  阿禮沒有感到太多訝異,『實驗』結束的時候已經要清晨四點了,幾乎不曾熬夜過的小麒在這時間點還有辦法睜眼跟他說話已經是奇蹟了,沒有在『實驗』的當中睡著也算是給他很大的『面子』。


  阿禮憶起小麒社團的演出日期似乎近了,一直沒有問清楚日期,希望不是明天,這樣子的小麒不睡個一天是無法清醒的。


  儘管是讓他已經在床上躺著,阿禮還是細心地,小心翼翼地以不吵醒人的力道,將小麒的頭髮擦乾。


  看著小麒熟睡卻有些不安穩的臉,阿禮忍不住用手背撫著剛剛他恣意親吻的臉頰跟頸邊。有些故意大力吸吮的地方,現在已經泛出紫紅的顏色,拂過時還可以看見小麒因為感到疼痛而有些皺眉的表情。


  忍不住有些顫抖,他有種夢想實現而且來得太快的感覺。前幾天明明他還在掙扎於要不要跟小麒告白,結果一下子就被強迫面對小麒的告白,然後今天就快速的將『戀人』的進度一次補齊。


  雖然說覺得進度快,但仔細想想,在小麒身邊也有四、五年了。時間說長不長,足夠讓他發現自己的感情,說短也不短,兩個人都快要即將邁入社會,可以像現在這樣,用著學生的空閒優勢談戀愛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還能這樣在一起多久?這問題讓阿禮莫名的不安。他想把每一天當第一次也當最後一次,卻害怕這份不安會被發現。


  俯下頭輕吻了熟睡中的小麒,看著小麒因為睡眠被打擾,而擰起的眉頭,阿禮愛憐的笑了。







  阿禮張開眼睛,先是被忽然映入眼的睡臉給小小的嚇了一跳。原本還只是躺在自己身邊的小麒,不知道什麼時候鑽進自己的懷中,把自己當成阻擋窗外照進來陽光屏障,努力的在自己懷中縮成一小圈的小麒,看起來莫名有趣。


  撥了小麒汗溼的前髮,睡到一半體溫會增高的體質還是沒變,阿禮費事的把自己被壓的沒什麼知覺的手抽了出來,起身將窗簾拉上。


  看了眼電子鐘,這才驚覺時間竟然已經是下午五點。確認棉被好好的蓋在換了個方向蜷曲身子的小麒身上,阿禮走出房門,好奇的往傳出些鍋碗聲響的廚房走去。


  「茗茗,妳在幹麼?」


  「擺桌啊。」她頭也不回的繼續翻攪炒菜鍋內的食物。


  「……唔……」


  記得幾天前好像有聊到相關的話題,那時候茗茗好像有說個前提……


  「我說啦,要是你們在一起我就擺一桌啊。不是嗎?」將菜裝盤的時候,還故意望著阿禮笑了下。


  阿禮這下意會了過來,昨晚上茗茗的確沒有沒有出門,他也記得茗茗一向都晚睡……難不成……


  「啊,飯炊好的樣子,阿禮幫我看一下飯的狀態吧。」


  阿禮默默的掀開從來也不曾用過的電子鍋,撲鼻而來除了米飯的香味外,還多了甜甜的味道。看著潤白的米飯中間,夾雜的紅色影子,「……紅豆飯……」


  「對啊,這是我特地幫小麒準備的耶。」茗茗燦笑的表情很耀眼,但阿禮總覺得自己看見她太陽穴上的青筋圖案,「這是要感謝你們兩個這麼『清楚』的讓我『知道』你們『在一起』了,要慶祝一下的……」


  「……對不起。」他是真的忘了這件事情。看樣子昨天小麒沒有遮掩過的聲音應該都……


  「有什麼好說抱歉的呢?」笑容光芒萬射,阿禮卻覺得烏雲罩頂。「我一點都不介意半夜三點多被你們親愛的證據給吵醒,也不介意這還持續了快一個小時。我很替你們開心啊!這表示我親愛的兩位同學不僅終於互相告白了,而且體力還滿不錯的。很好很棒啊。」


  阿禮面對茗茗的笑容,只覺得背脊越來越冷。「可是……小麒看起來不睡到晚上不會醒……」


  「無所謂啊,設定保溫就好。反正我今晚上要出去,這五菜一湯一冷盤你們要負責吃光不準浪費掉就對了。」本來脫下圍裙準備離開,像是想到什麼又轉過身來,「喔對了,今天早上數學史的林教授說下星期要交份報告,我們三個人是同一組,報告……就麻煩你了喔!」


  望著滿桌精緻的菜餚,跟茗茗的笑容,阿禮深深的覺悟到,不管在怎樣的情況下,所有的周遭環境都該要好好的觀察清楚才對,才不會被自己漏掉的部份給狠狠的踩一腳。









  在應付完十點才開始吃,不斷問著為甚麼茗茗要為了他煮紅豆飯,煮紅豆飯是什麼意思等等問題的小麒後,撐著圓滾滾像是隨時會掉下來的肚子,兩個人靠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有一搭沒一搭的看電視聊天。


  本來阿禮還不大知道要怎麼面對小麒,反而是小麒跟平常一樣,揉著眼睛說肚子餓。吃飯的途中雖然一直問著有關這麼豐盛的菜跟紅豆飯的問題外,話題跟態度倒也跟平常一樣。


  要不是親眼看見小麒從自己的房間走出來,要不是小麒的走路因為不適應的疼痛而有些遲鈍,阿禮真的會以為昨天晚上發生的一切都只是做夢。


  最大的不同,大概是平常不大喜歡跟人有肢體碰觸的小麒,現在正握著他的手下意識的把玩著。可以把這一個不同的改變,當成是小麒對自己的親密進展嗎?


  「怎麼了?」發現阿禮看著自己的視線,小麒問出問題,「吃得好飽,不過茗茗的手藝很不錯耶,改天再叫她煮一頓好了。」


  阿禮反握住小麒儘管說著話仍把玩著的手,放到唇邊咬著,「你平常有玩手指的習慣?」


  「沒有啊。」盯著自己的手被咬著的小麒,臉上漸漸的泛起紅潮。「阿禮你這表情好挑逗喔……」


  「什麼挑逗,」因為小麒的這句話笑出來的阿禮,放下正咬著的手,有些遲疑的問:「小麒……昨晚……你的身體……」


  「咦?你現在是要問我感想嗎?」小麒歪著頭,疑惑的問著,「簡單來說的話就是很舒服又很痛,但是也痛得很舒服……咦?這句話好像怪怪的吼?反正感覺很奇妙啦!」因為自己的話逗笑的小麒,笑得眼睛瞇了起來。


  原本只是要問小麒有沒有身體不舒服,卻反而聽到了小麒的『感想』,阿禮有點五味雜陳。小麒倒是沒察覺阿禮怪怪的表情,自顧自地繼續發表『實驗後』的感想。


  「不過你真的說對了,我從來沒有這樣對待自己過,反正早上勃起的時候不理會也是會消下去的,從來也沒想過……說到這件事情,」小麒忽然跪坐在沙發上,從上方往下看著一臉納悶的阿禮,「為什麼你一點都不像是第一次!所、所有的一切也太、太熟練了!」


  阿禮愣住,從下方往上看,小麒的臉近在咫尺,臉上甚至還能感受到他有些忿忿不平從鼻孔噴出的氣息。表情很嚴正但是說出的話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羞,而顯得有點口吃。


  「我是第一次沒錯啊,同學這麼多年,你看過我跟誰交往嗎?」


  「誰知道啊,認識這麼多年又不是時時刻刻在一起,誰知道你是不是其實早就『身經百戰』了。」


  阿禮忍不住笑了出來,雙手環上小麒的腰,頭靠在他的頸邊:「你這是在嫉妒嗎?」


  感覺被抱住的人體溫高了些,「哪!哪有!我是要嫉妒誰啊!」


  「對啊,你是在嫉妒誰啊。」手沒放開腰,阿禮輕吻了小麒。「你嫉妒個不存在的人幹嘛?我是真的……」


  話還沒說完,擱放在客廳茶几上的手機響了起來。小麒急忙的說了聲是我的,掙開了阿禮的環抱,接起電話。


  雖然自己說的話被打斷,不過看著小麒紅到耳朵的臉,忍不住又將手環上。


  「喂?啊!學長!是……是不錯啦。」有些不堪其擾的拍掉環在自己腰上的手,「不要這樣啦!啊?不是,學長我不是……沒有啦!!」


  不知道另一邊的人說了什麼,小麒的臉更紅了。阿禮乖乖的放開手,在一旁等著小麒說完電話。


  掛上電話,小麒臉上的紅潮退了不少。


  「誰打來的?」又忽然想起公演的日子,「小麒你們公演什麼時候?」


  「嗯?公演?大後天啊,不過沒差,反正我這次不演了。」將手機再放回茶几上,很自然的又靠向阿禮坐著,「剛剛是建緯學長打來的,說明天請我們兩個吃飯。怎麼大家都要請我們吃飯?茗茗也這樣……」


  「呃……建緯學長啊。」說起來應該是自己去請他吃飯吧。「那個……維尼學長也在嗎?」


  「你這麼一講我才想起來,建緯學長來當我們顧問的這星期,都沒看到維尼學長。啊,我明天早上有課,你沒課對吧?你先去跟建緯學長見面吧,我晚一點到。」看向阿禮垂放在身邊的手,「你在幹嘛?」


  「你叫我不要碰你的啊。」


  這句聽起來像是抱怨的話讓小麒笑了出來,主動的伸出手抱住阿禮,「你是狗嗎?什麼時候這麼乖啦?」


開始放閃了?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