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不結束(2)

  當遇到一個疑似鬼影的『東西』貼在窗戶外頭時,茗茗還真的不知道『普通人』該會有怎樣的反應才算是正常。

  儘管阿禮跟小麒都不覺得自己是女生,甚至在答應要分租房間的時候還異口同聲的說:『好兄弟客氣啥啊?!』讓她為之氣結外,其實小麒跟阿禮對待她還是跟對待一班女生沒什麼兩樣。

[#M_※ 點我繼續觀看文章|※ 點我收起文章|

   但遇到這種狀況,茗茗沒有像電影或是小說中的女主角,馬上放聲尖叫,反而瞬間理解了那種『恐怖極點到說不出話來』來的感覺。

  目光被窗外的人臉定住無法移開,但她快速的站了起來,迅速往後退去,直到退到房門外馬上轉了方向衝向小麒的房間去大力的拍著門板。

  「小麒小麒!你在對吧!」講出口的聲音還有點顫抖,而且也是在發出聲音之後才真正的感覺到恐懼。

  就聽到房間裡面傳出一聲慘叫,還附帶著霹哩乓啷東西掉落的聲音,在短暫的沉默之後,小麒皺著眉頭念念有詞的開了門。從走廊的光線看進去,門裡看得出來一片凌亂,只是連燈都沒有開令茗茗忽然很好奇。

  「幹嘛啦?」小麒沒好氣的說著,「妳什麼時候不敲門,幹嘛在最恐怖的時候敲門啊?」

  看來真的像是打斷了什麼?茗茗忽然好奇心起:「你在幹嘛?」

  「玩電動啊。PS2 的『澪』,氣氛超好的耶,妳就在氣氛最棒的時候大聲敲房門,是要嚇死我啊!?」

  小麒的房間幾乎可以稱的上是『遊戲間』,不僅僅有電視遊樂器也有電腦跟網路,稱得上算不錯的音響也有一套,再差個大螢幕,除了遊戲間也可以稱得上是『個人劇院』了。

  「『澪』?那個超可怕的遊戲?哇!我也要玩……不對!我不是為了這個,我房間有鬼啦!」講到恐怖茗茗才忽然想起自己敲門的真正目的。

  「啊?現在還沒農曆七月耶,妳眼花啦?」

  「你覺得我跟你開這個玩笑有什麼益處嗎?」

  「……的確是沒有。」小麒邊說邊移動到我房間門口。

  茗茗躲在小麒身後,在現在這種情境之下承認自己膽小是最佳做法,尤其剛剛那一幕是真的嚇到了自己。

  「在窗戶那邊唷!」完全不敢望進自己房間內但還是好心的幫小麒指出了方向。

  「什麼也沒有啊。妳看小說看到眼花啦?」

  「不可能啊,我不可能眼花的,在窗戶那邊說不定是太暗了所以你漏看了……」

  「真的沒有啊,我都探出窗外了怎麼可能會漏掉?」

  「怎麼可能…」我探出頭,意外的發現窗外真的沒有剛剛那個人臉。「可是我剛剛真的不是眼花了啊……」

  「不過我滿意外的耶,我以為妳是不會相信有鬼存在的。」小麒探出窗外邊上下左右查看邊說著。

  「為什麼?因為你覺得我不像女生?」茗茗反捶小麒一拳。

  「不,這只是我的直覺啦,因為妳老是愛看那些鬼故事,如果真的那麼相信鬼存在的話,這樣不就是自己嚇自己嗎?好啦,我上下左右都看過了沒看到鬼影,妳八成因為搬家太累,把自己的臉當成是鬼了,早點睡吧。」

  「去你的,我怎麼可能把自己當成鬼!親愛的鄰居感謝您的大力相助,下次也借我電玩吧!」茗茗又氣又笑的把小麒推出房間。

  送走小麒之後,茗茗發現被小麒這樣一鬧,她反而不那麼害怕了。剛剛說不定真的只是自己的幻覺吧,最近沈迷在推理殺人的小說中,或許就是因為這樣疑神疑鬼而眼花了吧。

  她相信神鬼的存在,這個世界上本來就有很多無法用科學去解釋的現象,以神鬼來解釋的話並不是不相信科學,對她而言是尊重這個比人類要更早存在的大自然。或許是神鬼,或許本來就有科學解釋不了的大自然現象,全部都接受總比偏執在其中一邊反而痛苦要來得好。

  說不定根本就只是精神疾病也不一定,她笑笑的想著。

  做好心理建設之後,茗茗又坐回了電腦前。她心想:這可不是學不乖,而是覺得既然知道了自己可能只是眼花,那有什麼好害怕的呢!

  不過就當茗茗坐回電腦前還來不及看上一秒,她發現她又聽到那聲音了。

  「叩叩」
 
  這,這一次還是幻覺嗎?茗茗故做冷靜的把目光定焦在螢幕上,可是整個注意力卻是在耳朵上,心裡想著她集中注意力在耳朵上了,要是下一聲再出現,可能就不是……就不是……

  「叩叩」

  ………就不是幻覺。她垂下嘴角,這並不是可以稱為幻覺的聲音,清楚的在她房間響起。

  茗茗戒慎恐懼的慢慢的轉過頭去。一邊轉頭還一邊在心裡想:原來現實生活中也有所謂的慢動作啊。雖然她知道現在的氣氛不該是這樣胡思亂想的時候,但就是忍不住……

  眼前的景象就像是在看電影般的緩緩流動,視線一格一格的往窗戶移動過去,茗茗忍住身體不斷想要向後逃跑的慾望,心裡不斷祈禱剛剛她聽到的只是幻覺,但當剛剛的人臉再度出現在眼前的時候,她忍不住在心裡抱怨最近老天爺都不疼她。

  因為視線被驚嚇的畫面定住了,所以茗茗索性觀察起那個『人臉』來;剛剛因為太恐懼以為只看到張『臉』,仔細一看其實是個『人』在窗戶外頭;再冷靜一點,這個『人』長的還真的是滿好看的,年紀頂多二十七八歲,眉清目秀,眼神有神銳利,要是真的是『人』的話,隨便拍個戲唱個歌,大概可以紅上個一兩年吧……

  ……我在想什麼啊?茗茗敲了敲自己的腦袋,為自己天馬行空的想法咋舌。

  「請問一下………這裡是哪裡啊?」

  當茗茗還在胡思亂想,一個很好聽但不是小麒或是阿禮的聲音從窗外傳來。當她認清楚聲音就是來自於眼前這個嘴巴隨著聲音張開閉合的『人』時,她差點尖叫出聲。

  咦咦咦咦咦咦咦—————「他」說話了!!!!

  茗茗忍住尖叫的衝動,緊抓著眼前的滑鼠,目不轉睛的瞪著『他』。腦中只充斥著一個想法。

  …………原來鬼也會說話的啊!

hmm…茗茗你要加油!(拍拍)
…..咦!其實要加油的是我吧!(汗)

[小說] 不結束(1)

  「嘿——咻——」

  放下最後一個紙箱,她搥著腰直起身,站在一堆紙箱當中環顧一下接下來兩年要住的小窩。

[#M_※ 點我繼續觀看文章|※ 點我收起文章|

   進了自己可讀可不讀的大學,選了不怎麼討厭的數學系,然後在學校小小的鳥籠宿舍窩了一年多後,總算找到一間價錢合理,環境普通的小套房。

  總算是不用跟別人一起分享房間了。這是她最開心的一點。

  不用晚上想要熬夜還要偷偷摸摸的開小燈以免吵醒室友,想聽音樂也要顧慮到室友,只能用耳機痛苦的聽著音樂。現在想看書、上網到多晚,想什麼時候聽音樂都可以了。

  加上因為她大而化之又神經大條的個性,很早之前她就發現,班上大半的男生已經直接把她當哥兒們看,而另外一半是根本沒發現她這號人物。

  雖然這房間是跟班上的同學合租的一層公寓,甚至三間房間中,除了她之外,都是男同學。一開始家人還有死黨們都很擔心,跟男孩子住會不會出什麼意外,不過,她花了一星期的時間,又是拖未來的室友們去給自己的家人跟死黨鑑定,又是苦澀的跟人解釋其實都沒人把自己當女生看。

  在家人們半是威脅半是請託的要未來的室友們答應照顧自己之後,她總算是可以如願以償的搬進小小的房間來。

  「茗茗,妳的行李搬完了,只有這些嗎?」室友小麒在門邊探出頭來喘著說。

  「對啊,就這些。」一大箱的教科書,一大箱的衣物,兩大箱的漫畫跟一組電腦。

  「我還以為女生的行李都是多的可怕的那種。」小麒似笑非笑的看向張茗荃。「嗯……也對啦,茗茗妳不怎麼算是個女生。」

  揶揄我?

  「去你的。好啦好啦,感謝你的幫忙,期中的筆記就看我的,你去忙你的吧。」筆記這東西其實很好用的。尤其在大學中,會乖乖做筆記的人簡直是異類了。唔,再訂正一下,在『數學系』中。

  當初意外考上了這個系,因為也沒有特別喜歡或是特別討厭,仔細想想,認真一點也是可以補讀個教育學程來去殘害國家未來幼蟲……呃,幼苗,讀數學系也不是真的那麼的沒有出路,她就沒有什麼掙扎的報到了。其實心裡最大的原因,是懶惰於要『再讀一次三年的高中課本去重考』這件事情。

  「喔喔,那就萬事拜託了,有妳的筆記這學期等於就平安無事了。有事再召喚我吧,對了,阿禮今天不會回來。」小麒聽到『筆記』兩個字就笑開了,順帶的提了一下另一個室友的狀況。

  小麒在班上屬於很普通的學生,上課不一定看的到他,期中考或是要交報告的時候,他就會出現在你身邊轉。他手上的筆記來源很多,有時候同一堂課甚至會出現不同版本的筆記。成績不上也不下,給人的印象也自然的就淡了。

  阿禮則是班上的秀才,每次考試報告拿將近滿分的就是他,可是上課也不一定會看到他,就算出現了,也是坐在第一排,不做筆記的跟老師哈拉打屁。在老師們眼中屬於又頭痛可是也拿他沒辦法的類型。現在瘋狂的迷著線上遊戲,要找他到網咖比較容易些。

  兩個不同類型的人怎麼會湊在一起租房子?聽說他們兩個雖然個性不一樣,但是從高中以來就是很不錯的朋友,意外的上了同一所大學還同一個系所,因為學校沒有男生宿舍,就一起租了層房子來住。兩個人的家境都算很不錯,空著一個房間兩個人分攤整層的租金也無所謂的過了一年多。

  「又玩連線遊戲?為啥不在家裡上網非要到網咖啊?」在家上網舒服極了,幹嘛去擠那種吵雜又煙霧瀰漫的網咖呢?實在是搞不懂。何況這房子有裝寬頻網路啊。幹嘛還要另外花錢呢?

  「啊呀,女生不懂那種感覺啦。雖然妳不怎麼算是女生…」

  「去你的。」一盒面紙丟了過去,張茗荃一邊笑著一邊起身準備關上房門,「趕快給我滾吧,不是女生的我要整理了。」

  關上門,雖然東西不多,但還是要整理。給自己小小的打氣了一下,張茗荃開始整理起看起來不多但是東西裝的扎扎實實的幾個紙箱。她知道為什麼自己老是不被看成女生,因為這一年來,她的書增加的速度,比起她增加衣服的速度大上好幾十倍。她能夠省錢一口氣買下一套上萬元的精裝書,但是對於一件可以陪自己過冬的一千多大洋的大衣考慮個三天才決定要買。買的時候還要搭配上悲壯的表情。

  很多朋友都覺得她像個瘋子,但她覺得沒什麼,對她來說這才是人生最大的享受——沈浸在文字當中是她最愛的事情。

  而她最近迷上了網路小說,雖然沒有實體書那種捧在手中的充實感,但那種直接而與一般文學不同的真實感又很令她著迷。雖然要『等待』這件事情讓她不是很習慣,但這種每天都在期待下一回又有什麼事件或是誰要被殺掉的刺激感又令她無法放棄。

  常常小說一看,就會不知道今夕是何夕。等到發覺時間流逝而看向時鐘的時候,往往已經半夜三四點,才猛然明瞭為什麼在BBS上收到的訊息一個比一個還要情慾。

  「叩叩」

  專注在螢幕上小字的茗茗,根本沒去理會這個聲音。故事中的兇手正逍遙法外,主角們卻抓了個冤大頭來,把事情搞的更複雜。故事這麼緊張的時候,大概有人在外頭敲鑼打鼓也吸引不了她的注意。

  「叩叩」

  啊,兇手果然又打算要犯案了,而且就在主角們的身邊,啊呀!主角怎麼這麼笨,不趕快發覺到啊!

  「叩叩」

  到第三聲才終於引起茗茗的注意,她有些不悅的抬起頭,「……到底是誰啊?」不甚耐煩的起身打開房門,正打算不管是誰都先罵上一頓再說的時候,才發現門外根本一個人也沒有?

  她先是楞了一下,才碎碎唸著:「惡作劇?搞什麼啊,又不是小孩子了。」一邊嘀咕著一邊坐回位置,準備再一頭栽進去故事的國度時,那聲音又來了。

  「叩叩」

  因為不想再被打擾,所以剛剛茗茗沒有關上門,她轉頭看向門口,沒人。但剛剛那聲敲擊聲又是那麼的清楚,這時她才猛然發覺,這聲音是來自於左邊,而不是右邊的房門。但是這房間的左邊只有窗戶,而且是三樓的窗戶……

  她快速的轉向左邊,定睛一看……

  是個臉!

  是個人臉!

  是個看起來和藹可親的男人,而且還正微笑著的人臉!

  那一瞬間茗茗在心裡發誓,她真的聽到了腦袋裡有條線斷掉的聲音。

這是2002年寫的小說,而且沒寫完。
現在趁這時候拿出來改寫….O_O
(原本是用第一人稱寫,這次改寫改成第三人稱試試看)
結果因為很多事情,小八的故事反而都還沒開始寫XD;;
這是茗茗的故事喔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