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百四] 舉

才剛排解完黑白摩可拿之間的恩怨情仇(?),轉個轉角又遇上全露跟多露吵著跟他玩「誰是誰!?」的遊戲。笑得開心的兩朵花在他身邊繞啊繞,他刻意假裝思考了好一段時間才猜出,但其實兩人的差別一眼就能看出了。

繼續閱讀 “[同人][百四] 舉”

[同人][百四] 餘夢(3) 完

 

 

  「未來?」四月一日皺起眉頭,他以前有聽聞過類似的術法,因為侑子小姐是時空魔女的關係他也接觸過不少不同時間軸跟空間的人,跟他有關係的另一個小狼跟小櫻也是從未來而來,但……

  「……為什麼?」
繼續閱讀 “[同人][百四] 餘夢(3) 完”

[百四][同人] 餘夢(2)

  「喂!」

  又過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四月一日終於看到百目鬼靜再度出現在他眼前。既然知道叫了他的名字也不會讓夢醒來,那他就不必要跟之前一樣謹慎了。

  跟之前出現的姿勢一模一樣的人聽到這聲叫喚回頭看著他,「你找到了嗎?」

  「沒有,我不找了。」四月一日用不在乎的語氣回答。

繼續閱讀 “[百四][同人] 餘夢(2)”

[同人][百四] 餘夢(1)

  四月一日睜開眼,看著這陣子再熟悉不過的小山丘跟櫻花樹,樹下仍舊是那個背對著自己的人,咬著煙斗抬頭看著紛飛的花瓣。

  他沒有出聲喊住那個人,因為一出聲這個夢就會結束──這陣子每天一樣的夢境讓他明白了這件事。
繼續閱讀 “[同人][百四] 餘夢(1)”

[同人][百四] 餘夢(序)

  自從接下了侑子小姐的店之後,四月一日就不怎麼作夢了,他的夢幾乎就留給了被委託的人事物。

  在現實生活中他沒辦法自由的離開店,從店內看不見實際的街道,甚至連天氣狀況也不一樣。在夢境中他也無法自由的活動,甚至很多時候夢境都是一片黑──除了上次那個特別的委託外。
繼續閱讀 “[同人][百四] 餘夢(序)”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5) 完

從夢境被排斥出去,當然就是回到現實,百目鬼從短暫的黑暗中再度睜開眼睛。睜開的那瞬間他還有些恍惚,分辨不出究竟自己還在夢境,或是又跌入了夢境中的夢境。

直到摩可拿擔心的喊著「百目鬼你沒事吧!」跟伴隨而來巨大的衝撞力道,他才有回到「現實」的實感。

[#M_※ 點我繼續觀看|※ 點我收起文章|   先把摩可拿拎離開自己身上,百目鬼看向一旁仍閉著眼的四月一日。被夢境排斥於是回到現實,如果以這個理論來說,四月一日應該比他更早回到現實才是,但實際上卻沒有,四月一日仍是緊閉著眼,沒有任何動靜。

「剛剛啊、剛剛啊!」摩可拿再度跳回百目鬼身上,大聲述說著剛剛發生的事情,「我本來等得很無聊,都快打起盹了,結果忽然答答的聲音,你們兩個坐的椅子自己震動了起來。我還在猶豫要不要把你們搖醒,就看到四月一日把手舉高之後甩開你的,同時之間震動也停了,你也慢慢醒了。可是四月一日還沒醒!為什麼?」

四月一日甩開自己的手?所以不是夢境排斥他,而是「四月一日」嗎?百目鬼說了聲「我也不知道」之後牽起四月一日的手。手還是暖暖的,雖然緊閉著雙眼不過雙頰還透著紅潤,身體狀況沒問題,出問題的是精神嗎?

百目鬼思索了腦中可以幫忙的人,結果想了半天浮不出人名來。侑子小姐已經消失,他的爺爺他見不到,自己的教授只是個民俗癡,對這個根本是束手無策。他知道這就是他的無力,不過他還是不想放棄。

忽然握著的手動了一下,百目鬼盯著四月一日緩緩張開眼睛,一開始像是有些疑惑為什麼自己會在他眼前,然後再想通般的笑了。「啊,我回來了。」

第一個撲上去的當然是摩可拿,他蹭著四月一日的臉頰不斷的說著「你回來了我好擔心喔!!」的字句。而百目鬼放心之後,回給四月一日淺淺的微笑,跟小聲的一句:「你回來了。」

「好好好,別黏著我蹭,」四月一日拉開摩可拿,拿起身邊的手巾擦拭臉上摩可拿留下不知道是口水還是淚水的液體,「我沒事,而且我知道了那個客人是誰,要找的是甚麼東西,同時也收到報酬了。」

「客人是誰?你不是有親自接待客人嗎?怎麼會不知道是誰?」摩可拿疑惑地發問。

「接待客人的那瞬間還很清楚,可是隔了兩天就完全消失在記憶中了。剛剛在夢境中還完全想不出任何相關的訊息。」四月一日伸手準備要揉自己太陽穴附近微疼的部份,才剛動作就感覺到另一個人接手,用暖暖的手指輕輕的揉著。這樣極其自然的相處,是他現在最溫暖的來源。「等到我找到那個『要找的東西』之後,就全部一起想起來了。客人、要找的東西、還有報酬,全部都是『我』。」

「『你』?四月一日?」百目鬼發出疑惑的問句。在夢境中他並沒有看到那男孩長得什麼模樣,並不確定那是否真的是四月一日。

拍了拍百目鬼的手臂讓他放手,給了他一個感激的微笑,四月一日再度拎開衝上來又吼著「四月一日我不要你死!你不能死!」的摩可拿,無奈的說:「我沒死我沒死,不要這樣老是衝撞上來!」

「可是可是!大家不是都說要是同時看到三個跟自己長一樣的人,那個人就會死掉嗎?四月一日你可是一次看到四個耶!」

「先姑且不論你奇妙的算數錯誤,我看到的全是我自己,並不是別人,才不會因為這樣就死掉啦!」看到客人算一個,看到躲起來哭泣的小男生算一個,加上自己總共也才三個,摩可拿的『四個』到底是從哪兒來的?這讓四月一日感到啼笑皆非。「而且,現在『我』只剩下我一個了。」

百目鬼跟摩可拿都沒有接話,靜靜的等著四月一日即將要說的後續。

「委託我的是『潛意識』的自己,要尋找的是『我的寂寞』,而報酬,就是將那份寂寞歸還到我身上。」

「……好玄呢。」

聽到摩可拿講的這句話,四月一日笑了起來,「你不是早該習慣了嗎?」

「……也是呢。這是這間店一直以來的風格呢。」

「這間店的空間太特殊了,它會出現連店主本人都掌控不了的狀況……嗯也或許是我的能力還不夠吧……」四月一日像是自嘲般的笑了,「如果侑子小姐還在的話……」

「你就是你,四月一日就是四月一日,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不需要去跟別人一樣,也不用刻意去跟別人比較。你怎麼還沒學會呢?」誇張的搖頭嘆氣,摩可拿難得的嚴肅正經,讓在場的令外兩個人相當的驚訝。但這份正經沒有持續太久,摩可拿打了個大大的呵欠,揉著眼睛用著充滿睡意的聲音,「不過我累了,你們兩個沒事就好,我很久沒有這麼正經的『工作』了,我累了先去睡了,你們兩個就隨意吧。」說完就蹦跳的離開了起居間。

「那孩子……是怎麼出現的?」百目鬼其實不大知道該用哪個稱呼,只好姑且稱為「孩子」。

「說是因為我忘了我自己的寂寞,所以從我身上脫離出去後產生的一個擬物。」四月一日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掌,「原來是我一直裝作我不寂寞,我一直無視於我的寂寞,我一直以為我告訴自己不寂寞的話就能夠成真,但它其實只是被我從身體裡趕了出去,卻就在我的身邊不斷的看著我無視他而已。

我不斷地趕出我身體裡的寂寞,所以它也累積得越來越多。最後因為它自己也覺得寂寞,於是就出現要我去尋找它,目的就是最後的那個報酬--回到我身上來。」

一口氣解釋完後,四月一日再度深呼吸了一口氣。「我連該觸摸自己哪一部分都不知道,到底寂寞,是在我身上的哪個部位?我該拿它怎麼辦?」

那個他以為他不需要的情緒,他以為可以順利讓自己以為不存在的情緒,就這樣回到了自己身上,而他現在就像是被反噬般的感到無所適從。

剛開始接店主的時候一切都太忙碌,要學的東西太多,要去適應的事情太雜,每天應付著突如其來的事情就已經讓他精疲力盡,根本無力於去處理自己的情緒。等他發現的時候,那些他從來不去觸碰的一口氣湧了上來,只要他一停下忙碌,寂寞就籠罩著他全身。

他覺得他不該感到寂寞,雖然不能離開店內,但他有小多小全,他有摩可拿,還有幾乎天天向這邊報到的百目鬼,連小羽也常常來探望自己,每年生日的時候還有千里迢迢一定會來報到的小葵。

他不該感到寂寞的,不是嗎?

但這份寂寞卻悄悄的越來越漲大,讓他無所適從。所以他只好無視它,甚至告訴自己遺忘它。

「不然我該怎麼繼續活下去?被這種無法反抗的情緒纏上,要怎麼排解?」四月一日眼睛直盯著地上,無奈的替自己做個總結。

身邊的人沒有聲響,沒有對他的話作出回應,但他感覺到一股溫暖的體溫圍繞過來,原來是百目鬼擁抱著自己。

他其實從來沒有跟百目鬼說過,就算他給了自己這樣的擁抱,自己還是覺得無止盡的寂寞。沒有減少,也無從消弭。

「……說些什麼呀……」他其實並不是非要聽到什麼話,只是不說些什麼讓他更覺得不安。

「歡迎回來。」

「……哈,你在說什……」

「歡迎回來。完整的四月一日。」又重複了一次之後,百目鬼將手收緊,確實的感覺到四月一日在自己懷中的體溫,他才算真正的放心下來,忍不住又重複了一句,「歡迎回來。」

四月一日聽清楚百目鬼說什麼之後,先是一愣,然後緩緩的笑了,他將環著自己的手拉起,輕輕的在那人的手心中印下一吻,小聲而有些顫抖的說:「……我回來了。」

自己從身體裡趕出去的,最後還是回到了自己身上。不管逃了多久,這些都還是會回到自己身上,不會有什麼僥倖,因為這就是命運。

但,四月一日現在覺得,只要有後面這個人的體溫,這樣溫柔包容的擁抱自己,那麼就算擁抱著寂寞很痛苦,也已經不全部都是負面的情緒了。

知道自己即使寂寞也仍有去處,也仍有汲取溫暖的地方,四月一日浮著笑容,對著那個曾說不會離開自己的人再輕輕的說:「我回來了。」

然後對著自己的寂寞說:「歡迎回來。」

終、終於寫完了(我也拖太久了(艸))
早就決定是這樣的結局了,結果在寫的時候卻發現很難好好描述Orz

 

我還是一直覺得,小四在那空間中,其實是真的很寂寞很寂寞的…T__T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4)

這時候仍是鴿子模樣的式神忽然就落了下來,直接從鴿子變幻成蝴蝶,緩緩的揮動蝶翅翩翩飛進一旁的住家。

眼角餘光發現這件事情的百目鬼,輕輕拍了拍四月一日的背要他注意蝴蝶,兩人這才發現他們竟然又跑回了店門口。

繼續閱讀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4)”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3)

  「……所以你一樣也握著這個絲帶就可以跟著我一起……幹嘛這種表情?有什麼不滿嗎?啊,你就算把不滿講出來我也不受理喔。」

  四月一日從夢境回來的隔日,百目鬼強硬的表示第二次他一定要參與,這次四月一日倒沒有太過抗拒,在要求百目鬼穿上弓道服後--侑子小姐曾經說過,正裝是一種戰鬥服裝,不只是外表更是內心的一個盔甲--兩人一隻正在起居間中拿著絲帶講解著規則。

繼續閱讀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3)”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2)

  四月一日緩緩的張開眼睛,有些意外的發現夢中的場景竟然還是店內。他稍微愣住之後站起了身子往院子中走去,理所當然的沒有任何人存在,陽光灑在四月一日身上,讓他有些這不是夢的錯覺。

  但這真的是夢境,最重要的證據是,他現在感受不到任何拘束的力量,往門外跨出了一步。

繼續閱讀 “[同人][xxxHOLiC][百四] 寂夢(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