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AP][木剛] 只是因為

                果然是頭暈目眩。

               隨意的抓了抓頭髮,潑了些冷水在臉上,依然趕不走那種頭暈到噁心的感覺。

               忍不住坐在椅子上將臉埋在兩手中間,試著深呼吸去驅趕。

               「沒事吧!?就告訴你爬山前一晚不要喝啤酒。」

               抬起頭,看到你雖然滿臉不在乎,但是眼中洩漏的那擔心的訊息,忽然讓我微微一笑。

               「沒辦法,我怎麼想也想不到我竟然會爬富士山兩次。啊,下一次乾脆來去挑戰世界第一高峰吧。」苦笑著說著。

               你無言的在背包裡翻找著,向我這兒拋了一罐東西。

               下意識的接住,定神一看,疑惑的笑著。這上面什麼標籤也沒有啊。

               「抹在太陽穴的地方很有用。」小小聲的對著我說:「家傳的秘方,不要告訴別人喔。」

               望著你笑開一臉的陽光,忍不住的跟著笑了起來。

               「可是,」打開一聞,這種熟悉的味道,「這不是只是面速力達母而已嗎?」

               「噓!!」環著我的肩將我拉過去你身邊,「就跟你講不要告訴別人啊!」

               啊,真像你啊。

               忍不住在心裡這樣想。鬧了整晚的頭痛跟不愉快的心情,似乎就這麼消失了。

               抬頭望望山頂,霧還是佈滿天。在九合目溫暖的休息中心,心情就幾乎跟天氣一樣。陰霾。

               什麼時候才能達到目標呢?

               不管是富士山的攻頂,或是……

               「去年跟他一起來爬的時候,」望著不知道會不會清澈的天空,忽然衝動的說出了口,「他說戀人們很適合來爬富士山….」

               「嗯。」

               看不見你的表情,讀不到你的反應。

               也罷,我只是說給自己聽的。輕輕呼了一口氣,呵氣成煙,很自在的在椅子上搖晃著。

               順手拿起你丟來的這罐東西,忽然想不起來你說該擦在哪兒。隨手在後腦杓抹了一下,嗯?是這兒嗎?

               停下手邊收著背包動作的你,疑惑的看向我這兒。

               「我不是說過要抹在太陽穴的地方嗎?」皺了皺眉,你走過來順手的挖了一點塗抹在我的左太陽穴上。「是這兒!哪有人抹在後腦的啊?笨蛋。」

               淺淺的笑著,望著你再度轉過去的背影,忍不住嘀咕。

               「就是因為笨所以才到富士山第二次啊。」

               這是故意說的一句話,因為我知道你會反擊。果然,你迅速的轉過身來,用危險的眼光看著我。

               「你這是在說我很笨囉?嗯?否則怎麼也會跟你一起到富士山?你要知道,不是我笨!只是我運氣不好!」

               臉上掛著無辜的笑容,不對你的反彈作任何反應。

               運氣不好………….是吧。

               依舊濛濛霧,依舊頭痛不已。我渴望晴天,因為我身處黑暗。

               回過神,才發現你及工作人員都已經收拾完畢,就等我起身再度出發。皺著眉,拿起從沒打開過的背包跟著起身。

               一起身,宿醉的頭痛讓我顛了一下,你一把拉住我的手,笑著說:「笨蛋不要做傻事。」

               望著還是一臉陽光的你,忍不住開口問:「為啥你今天心情特別好?」

               被處罰不是一向你最討厭的事嗎?

               「因為戀人來爬富士山感情會變好啊。」

               一瞬間,我看見陽光。

啊,寫完了。
還算滿喜歡的(笑)
不過大概絕對不會有人相信我本來還是堅持要寫剛與中居的吧?
結果發展發展,決定寫第二次爬富士山比較正常..

嗯,我對拓哉真的了解不多,
根本不知道有沒有寫好(汗)
拓哉本命的大家,請多多見諒(鞠躬)
(2002.2.11)

[SMAP][木剛] 無聲

            天空是淡淡的藍色,雲朵是淡淡的白色;牆壁是深深的黑色,太陽是耀眼的無色。
 
          屬於我的顏色,在哪裡?

       **********************************************************

            『你是一個沒有聲音的人。』

           坐在車子望著彩虹大橋耀眼的燈光,這句話冷不防的跳進腦中,大聲的響著。

           腦中迴響著你的聲音,車子裡迴響著異國的歌曲。

           有些苦笑的咀嚼著這句話。

           聽不出是褒或是貶。眼前只是你們模糊的微笑。
                                                                             

           看著手上的煙許久,回想著到底第一次抽這東西的時候,滋味是怎樣?

 
           那個時候,我的身邊有誰呢?

           有沒有你?

             嗅了嗅不淡不濃的味道,還是放棄的放回了煙盒中。

           說是不碰了,就不碰了。

           『嗯,我喜歡這種時候的你。』你的聲音迴響著。

           你說過這句話嗎?抑或,這只是我內心中不斷的想望?

                                                                         

           每次發現自己慾望太深的時候,總是會害怕起自己,所以不自覺得,開始為自己拉起警戒線。

           因為站在這一邊,我是安全的,你們也是安全的。

           浮動的不穩定的平衡,於是奪去了我的聲音。

 
           極需從別的地方肯定自己的這份著急,讓我覺得,這條線越拉越緊,越拉越穩。

                                                                             

           我是安全的嗎?我是安全的嗎?

           我想,我是寂寞的。

       *************************************************************

 
           車子內忽然響起熟悉而古老的旋律,接起電話,傳出你的聲音。

           『喂?你在那邊啊?』

           「在橋上看著夜景。」

           『………半夜三點在橋上看夜景?真是服了你。呃,你可別邊喝著威士忌邊看夜景完,還開車回家喔。我可不想真的每年開記者會。』

           你的風格。我淺淺的笑著。

           「我手邊沒酒啦,放心。怎麼還沒睡?」

           『因為我剛剛發現魚子會前滾翻唷~』

           雖然明知道這不應該是個值得開心的畫面,但是聽著話筒另一邊傳來興高采烈的聲音,你鮮明的笑容還是令我被感染似的陪著你興奮起來。

           望了一眼天空。

           「沒有星星呢,今天。」

           『星星?你等一下。』

           聽見你跑去開窗的聲音,呵,果然是你的風格。

           『嗯,我家這邊看的到耶,到我家來看星星吧,陽台租給你。就算想喝酒也可以陪你。順便可以一起看魚子前滾翻。』

           「…………我不知道你家該怎麼走…………」

           『…………真不愧是你,也只有你會有這種答案。』

                                                                              

           「你記得我什麼時候第一次抽煙的嗎?」

           『如果那次我看到的時候是你第一次抽煙的話,你 17 歲的時候吧。』

           對於這意外的答案,我有些失笑。

           「記得這麼清楚?」

           『當然是胡謅的。』

           幾乎可以想像出的表情就在我眼前浮現著。

                                                                              

           我微笑。

           『別看夜景了,趕快回去睡覺吧。』

           「為什麼?」

           『因為你越看會想越多奇怪的事情。』

           「奇怪的事情?」

           『不然怎麼會忽然想看星星,怎麼會忽然想起你早就戒了的煙?』

           「因為天氣很好啊。」

           『哪,雖然你沒有聲音,但別忘了要跟我們站在一起。』

           「嗯?」

           『因為你是這樣的你,所以我喜歡這樣的你。』

           不搭嘎的幾句話,硬是逼出了眼角的一滴淚。

                                                                              

                                                                              

                                                                              

           『啊,別這樣就哭了喔。』

 
           **********************************************************

           我看到你越過線,帶著屬於我的顏色,向我走來。

           耀眼的笑容,讓我不自覺的放開手中的線。

           線斷了嗎?線斷了嗎?

          我想,我是安全的。
                                                                         

           因為我有屬於我的地方。

                                                                              

 

寫到最後,我真的不知道我在寫什麼了。
每次寫阿剛的獨白,就很容易陷入這樣的情緒中。
每次都覺得自己根本就不是再寫阿剛,而只是寫著自己的縮影。
然後就想要毀去,因為這不是阿剛。
↑上面這堆也很混亂
不過因為鳳梨喜歡開頭,所以我還是硬著頭皮的寫完了。                                                              

請原諒我。(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