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SMAP][舊文] 歡迎回家!

  這是一個新的地方,這是一個新的世界,這是一個嶄新的生活!
  在新的世界中,我將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在新的生活中,我將是唯一閃耀著光芒的存在。
  所有的生物都將在我的腳下向我膜拜,向神歌頌我的英俊,向宇宙宣揚我的美麗。
  喔~~歌頌我吧~~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點我收起文章 | 

  「…………你覺得這隻狗知道牠在做什麼嗎?」
  『我只知道牠再不下來你一定會宰了牠。』
  喔,糟了,我似乎想像過度了。沒辦法,站在這個會變換顏色的燈光下,不由自主的我就想要這樣做。
  上次看電視的時候,不知道是那個節目,看到有人這樣做,感覺好神氣喔!那時候就決定有機會我也要這樣做一次!
  不過看樣子被我踏著頭的主人,現在似乎很火大。也是啦,自己的頭被我踩住,不生氣也不可能。
  不行不行,我可不想被抓去火烤三吃,還是趕快先溜吧。
  我快速的跳下他的頭,馬上往旁邊的走廊逃了過去。


  「喂喂!小狗!你不可以過去那邊………」


        ***  ***  ***


  這裡是什麼地方呢?其實我也不清楚,到底這兒是什麼地方呢?
  我一邊東逛逛西看看的走在這一條長長的走道上,兩邊是一間又一間的房間,上面還都有牌子,或是一張紙貼著。
  嗯?這到底是什麼地方啊?這是主人們口中所說的飯店嗎?
  記得帽子主人跟眉毛主人還沒離我而去的時候,就曾經討論過這樣「東西」。


  「這一件不要忘了帶去。」眉毛主人塞了一件衣服給帽子主人。
  『浴衣?這種東西飯店有吧?』帽子主人攤開一看,皺著眉頭說著。
  好大一件喔,而且上面的花樣好怪。連我都覺得帽子主人穿起來會太大件了。
  『為什麼連浴衣都是韓國風啊?』帽子主人忽然發現皺著眉頭說。
  「所以飯店不會有啊。」


  或許是我的主人們的對話內容太有深度,所以我咀嚼了好幾個晚上後,還是不明白他們這段話的意義。
  至於為什麼還要特地帶浴衣到外地的飯店去,這一點對於眉毛主人的看法我倒是挺贊同的。


  『跟別人不一樣對他來說是一種讚美。』


  嗯?你問我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只是覺得「嗯……沒錯,他就是這樣的感覺。」,所以我才贊同的。
  不說這個,我還是繼續我眼前的冒險比較重要。
  話說回來,為什麼我會有這一場冒險呢?


  ————-事情是這樣的分隔線———————–


  早上醒來之後,就看到溫柔的主人微笑的看著我,用著跟春天一樣感覺的語氣說:「今天你的主人們就會回來了喔!」
  一聽到這一句話,當場跳起來拼命的搖著尾巴,繞著圈圈。


  主人要來接我了主人要來接我了!


  隱約聽到旁邊傳來一聲嗤鼻聲,不過心情正好,不想去計較。
  「不過,你今天還得跟我去個地方之後他們才會來接你喔。」


  ————-事情是這樣的分隔線———————–


  所以我現在在這邊冒險。
  不能怪我啊,要我乖乖待在同一個地方怎麼待得住啊,尤其這兒這麼的大,任何一隻狗都會想要去探探險的。
  所以我就趁溫柔的主人離開的時候,偷偷跑出來探險了。


  這兒真的好大喔……怎麼走都走不完的感覺呢。
  咦?這一間的房間顏色怎麼特別不一樣,上面貼的那張紙,被畫滿了粉紅色的圖案,不只粉紅色,還有其他很多很可愛的圖案。
  好有趣喔,這一間特別不一樣嗎?
  我很想要進去看看,不過一隻小狗狗怎麼可能搆得到門把,所以我決定轉身去找別的探險地。


  「咦?怎麼會有一隻小狗?」


  轉過身去看,哇,好……好強壯的女孩子啊。
  頭上有一個大大的粉紅色蝴蝶結,身上穿著粉紅色的公主裝,還有一件白色的圍裙,然後白色的襪子,跟粉紅色的……夾腳拖鞋?
  莫非………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慎吾媽媽」?
  我一直都知道主人那個團體裡有一個「慎吾」,可是……「慎吾」應該是男生吧?那我眼前的這個人是誰?
  我歪著頭思考,結果眼前的人也跟著歪著頭看著我。


  「你在想什麼?」
  咦?她怎麼知道我在思考?
  我有些驚愕的看著她,看到她笑著將我抱了起來。


  「看你的眼睛就知道你在想啦。怎麼自己一個人跑來探險?這邊狗狗不可以進來的耶。」
  耶?不可以進來?所以剛剛那兩個人才要阻止我嗎?這兒到底是哪兒啊?
  很奇妙的,這個人好像跟我可以心靈相通(?),竟然真的回答我了。


  「這邊是休息室,狗狗是不可以進來的喔,因為會弄髒東西或是吵到人的。」
  喔喔喔喔~~我竟然可以遇到可以跟我對話的主人(馬上升格成主人)。真是太神奇了,忍不住愉快的對他汪了一聲,努力的搖著尾巴。
  連對我很好的眉毛主人也沒辦法跟我對話,只能回答我一些我完全無法理解的回應,每次我都只能皺著眉頭呆望著他對我講一大堆怪異的語言。
  帽子主人就別說了,看到我就跑,不然就只是在眉毛主人抱著我的時候,才遠遠的用很渴望的眼神看著我。


  「乖乖乖,你是拉不拉多吧?我記得那兩個人好像也養了一隻拉不拉多狗狗…好像就跟你一樣大……你總不會剛好是他吧?」
  嗯?難不成她真的是主人說的「慎吾」?


  「啊,無所謂,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錄影啊?等等要去別人家裡做菜喔!」
  咦咦?這是說我可以有吃的?


  「你如果乖乖的不會吵的話我就偷渡東西給你吃。」
  當然當然,有可以吃的當然不會吵囉!我馬上搖著尾巴跟她回應。


  「OK!那我們就走吧!」


        ***  ***  ***


  果然,眼前的這個人就是主人們口中的「慎吾」。我想他應該是個男的沒錯吧。
  可是他的料理好好吃,動作也好可愛,笑容也是,除了體型真的是個男生外,其他都可愛的像個女孩子。
  做料理時的動作也乾淨俐落,跟眉毛主人還有帽子主人在家做料理不一樣。廚房常常都是吵翻天,雖然聽他們一邊做料理一邊答腔很有趣,可是眼前這個才是作料理嘛!
  我很乖很盡責的都沒有吵到他錄影喔。乖乖的在他身邊繞來繞去,雖然後來被他抱上餐桌旁的椅子要我看著就好,不過我都沒有偷吃,也沒有叫一聲,表現得很好喔!
  錄影完我還在車上跟慎吾媽媽玩成一片的時候,忽然車門打開了。


  『慎吾!你誘拐我家的Pams幹嘛?』
  咦?這聲音?


  「這就是那隻Pams喔?他自己要跑來找我玩的耶,又不是我去吾郎家偷抱來的。」
  『誰管你,我來接我家Pams回去了。』
  「嗯………你說可以帶走就帶走啊?他說不定不跟你回去啊。對不對?Pams?」
  嘟近他的臉,我開心的搖著尾巴。
  『可是……我就是要來接他的啊。』
  啊,他慌了。他看不出來慎吾媽媽在逗他的嗎?
  「那讓他做決定嘛!Pams,要留下來的話叫一聲吧!」看樣子慎吾媽媽是徹底的想要作弄主人了。


  『啊,先讓我溫情誘導一下。』
  啊?主人在幹嘛?對我誘導幹嘛?


  『乖,Pams,我們回家了唷,這樣你就不用去跟貓一起住,還是跟一隻一直講英文的怪哥哥一起住,我們回家吃好吃的東西喔!』


  「喂喂喂喂!什麼叫做一直講英文的怪哥哥啊?此句原句奉還!」
  『別吵啦!我還沒講完呢!』
  『Pams,我們都已經回家了喔,還幫你買了禮物,趕快回家吧!』
  「哈哈哈哈……你這樣講Pams會回去嗎?……喂喂喂喂……」


  「算了,下次請我吃韓國的特產喔!」


  我拼命向前跑去,撲在眉毛主人身上。


  主人,歡迎你回來!


  主人,我回家了!



現在看以前寫的文章覺得好羞恥啊TAT
這一本是2006年的時候得事情了,文章都是2003~2005的XDDD

[同人][SMAP][舊文] 另一種體驗

  記得在寵物店的時候,閒著沒事跟著老闆的兒子看卡通頻道,沒記錯的話,那一部卡通好像是叫做…「靈犬萊西」。
  一部老片的感覺,因為老闆的兒子老喊著無聊。
  裡面的狗很厲害,可以載著他的主人到處跑。


  我低頭看看自己……嗯,有些困難。
  不過就算現在我努力長成大狗,也沒有辦法載著主人啊。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點我收起文章 | 

  因為,我根本就被主人們拋棄了!


  說是拋棄似乎也不對,只是某一天,主人們自己開了個小會,就決定把我丟到別人家。雖然說,他們的工作當然比我這隻無足輕重的狗還要重要,不過對於我這個小小狗來說,這真是件殘忍的事情啊。
  可惜我不會說人話,根本連抗議的資格都沒有。
  總之,基於前面的理由,繼從寵物店到主人家後,現在我又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聽說這是主人們工作伙伴的家,臨走前還叫我要乖,不要欺負原本就住在這邊的寵物。
  ……可是看看眼前的情況…………


  到底是誰欺負誰啊?


  我眼前現在有兩隻貓,一隻毛皮藍的發黑,像是女王一般,坐在高高的櫃子上頭,用翠綠的眼睛凝視著我。怪……怪讓「狗」發毛的。
  另一隻黑白相間的貓,慵懶的在四角窗邊曬著月亮,尾巴在那兒晃啊晃的,偶爾轉過頭來看著我。說真的,不騙你,我真的覺得牠在對我笑。
  處於一隻貓對著狗笑的狀態…老實說,到底該感覺「好」還是「不好」實在是很難定奪。


  我呆坐在地板上,對著一個高高看著我的貓,和一隻似乎和善好相處的貓發呆。
  卡通裡面的貓跟狗永遠都不對盤,那現實中的我要不要遵循著前人們的路走下去呢?我還真的不知道。
  「喀啦。」門打開了,應該是我現在借住的主人回來了。


  在櫃子頂上的貓一察覺到,馬上準確無比的往下跳到那個人的肩膀上,一邊呼嚕呼嚕的叫著,一邊用頭磨蹭著他的臉頰。而在四角窗的貓則輕巧的踩著步伐在他的腳邊繞著。
  啊……那我怎麼辦呢?只好原地坐著努力的搖著尾巴。
  人家說「打狗看主人」,那應該也有「看狗知主人」這句話吧。為了展現我的好教養,我一定要努力表現!
  「好好好,乖。」跟兩隻貓親暱了一番之後,他向著我走了過來,「Pams,初次見面,你沒有被他們欺負吧?」
  摸著我的頭好溫柔喔,講話的語調也很溫柔。感覺真棒。
  那兩隻貓似乎是聽到「欺負」這兩個字,抗議的喵了好幾聲。然後我忽然感覺到一股銳利的眼神向我看過來,轉頭仔細去注意的時候,卻完全不知道視線的主人是誰。
  ……不過不知道也無妨,反正我可能只是來待個一兩天,裝乖的度過就好了,沒必要去玩什麼偵探遊戲。
  不過這個主人真的很溫柔呢,該叫他什麼是好呢……
  「咦?這不是拉不拉多?幼犬耶,你怎麼會想要養狗?」
  又冒出了個聲音,越過去看了一下,哇,這個人好帥喔。長得很有個性,雖然眼神看起來兇兇的。
  「這當然不是我的狗啊,是中居跟阿剛養的。」
  「啊?他們兩個養狗?實在是無法想像。一個是怕動物怕得要命,另一個我想又會寵動物寵上天,這樣對動物來說不好耶。」


  這個理論聽得我有種不怎麼好的預感。


  「反正是他們的狗啊,這兩個人一個到關西去拍戲,一個出外景到沖繩,所以才會先把狗寄放在我這兒。」
  「怎麼不放到我那兒?好歹我家也有養狗啊。」
  「是誰才在那兒要小心的戒煙?是誰怕小心美會因為狗毛過敏?」
  「喔……說的也是。那你努力照顧啦。」一邊拍著溫柔的主人,一邊把另一隻手上的大包小包放下。「這是你剛剛買的食物。」
  一邊放下還一邊碎碎念:「我是可以理解你目前還不想開車,可是也不用就這樣強迫我一定要開車載你去買食物啊,現在都已經半夜一點多了耶。」
  「反正你現在沒事嘛!」溫柔的主人微笑的說著,一邊撫弄我的脖子,啊,好舒服喔。
  那個酷酷的主人(人類一律叫主人好了)停下手邊的工作,狠狠的瞪了過來:「感謝你的提醒。弄好了,我要回去了。」
  溫柔的主人舉起我的手向酷酷的主人揮一揮:「來,Pams,跟爸爸說再見!」
  「什麼鬼玩意?等等,你說他叫什麼名字?」
  「Pams 啊。」
  「………肯定是中居取的沒Sence名字。不管了,走了,晚安。」
  「晚安。」我的手繼續被揮動著。
  「好啦,你們全部都該睡啦,我也要睡啦。晚安。」一邊說著,一邊把我放回那個藤籃中,然後關了客廳的燈。


  一邊靠著籃邊培養睡覺的情緒,一邊回想剛剛的情況。啊,原來這些人就是帽子主人跟眉毛主人的工作伙伴啊?
  聽說他們總共有五個人,每個人都很忙,每個人都很有名,每個人都很帥,每個人都各有支持者,每個人歌聲好壞都不同……不過反正我也分不清楚好壞,倒是他們真的個性都不同。
  像帽子主人就會常常一邊離我最遠一邊對我吼著:「你…你要給我記住喔,我可是你的主人……所…所以……你不要再靠近我了啦!」
  我覺得很好笑耶,我什麼都沒動啊。只不過在他吼的時候起身伸了個懶腰而已。
  眉毛主人就常常在半夜的時候到廚房去,喝一種聽說他迷上的酒,叫做威士忌的樣子。然後每次都會把我放在桌上,讓我也嚐一點。啊?味道如何啊?我也不知道耶,一舔完通常我回神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
  那今天新看到的這兩個主人呢?嗯……我想應該也滿值得觀察的喔。



  雖然我還是滿想要知道到底是誰今天瞪了我一眼…………



本次特別來賓XD

[同人][SMAP][舊文] 名字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總算能夠明瞭,人類常常說的「驚喜」是什麼意思。
  雜亂的衣服,雜亂的報紙,雜亂的垃圾,雜亂的……
  雖然說我在之前店裡的環境也沒有好到哪兒去,不過怎麼說,我也總是有地方可以走動。但是這兒……
  其實最神奇的,是窩在自己住的地方看著這一間房間的變化。


[#M_ ※ 點我繼續收看| ※ 點我收起文章 | 

  先說說我的環境吧。


  基本上我想要來挑剔一下幫我選窩的傢伙。好歹我是一隻狗啊,我的窩竟然是黑白相間,難不成他以為他養了一頭牛嗎?裡面搭了一條淡藍色的墊被,跟粉紅色的玩具小鴨。
  粉紅色的……小鴨?
  除非寵物店的老闆用染色的方法欺騙消費者,否則店裡面沒有任何一隻鴨子是粉紅色的啊。
  好吧,算了,我也不是很在乎這些顏色的正確與否,小鴨咬起來會有聲音很好玩就夠了。


  其實我的窩是一個小竹藍,所以沒什麼柵門。頭放在籃子的邊緣睡起覺來是很舒服沒錯,不過這個籃子也太小了。很像是籃子不要了,乾脆拿來當我的窩的感覺。
  主人不在的時候我常常會探險,不過我要先聲明,房子裡面的雜亂絕對不是我造成的。


  今天是我到這兒來,第三個太陽升起又落下的日子了。
  不過兩個主人作息時間都不一樣,除了第一天外,我還沒有看過他們同時在這房子裡呢。


  喔喔,對了,我要講這個房間神奇的變化。


  當你眼睛閉上睡覺前,整個房間還是亂得跟炸彈炸過的樣子,醒來的時候卻是乾淨清爽得跟樣品屋一樣。很神奇吧?!
  我每次都會懷疑,是不是我睡覺的時候有小矮人偷偷把房間整理乾淨。
  雖然我不知道「小矮人」是什麼東西,只是在店裡時,無聊看到電視上面說的。
  不知道是不是吃的東西,這樣的話我就比較有興趣了。


  我把頭靠在籃子邊,無聊的望著這間房子。
  白天主人們都不在,回來跟出去好像都是講好似的輪流進來。眉毛粗粗的主人最近好像在拍什麼ㄊ一ㄥˋ的,這兩天都是晚上回來匆匆的洗個澡然後就睡覺了。
  帽子戴得低低的主人則是每天都忙得很晚才回來,我都不大清楚這兩個人到底有沒有碰到面。
  只是帽子戴得低低的主人回來的時候,房子就會一瞬間變得很亂;眉毛粗粗的主人要離開的時候,房子就很乾淨。


  所以說……眉毛粗粗的主人就是電視上說的「小矮人」嗎?這真是太神奇了,不過眉毛粗粗的主人看起來不像是食物呢。


  「牠又在想什麼了啊?」
  啊,帽子戴得低低……好長喔,以後叫他帽子主人。帽子主人回來了呢。
  對了,另一個不可思議的,就是只要我向著帽子主人前進,他一定就後退。很有趣,感覺要跟我玩一樣。只是每次到最後,我都會被他攆出視線外。
  有時候很沮喪呢。難道我很討人厭嗎?那又為什麼要養我呢?


  「又皺眉頭了。」


  喔喔,這是眉毛主人。忍不住搖搖尾巴。
  眉毛主人最好了,每天都不會忘記要拿食物給我吃,而且要是我沒有把食物吃出碗外,他就會摸摸我的頭說我很乖喔。


  我是個乖寶寶我是個乖寶寶。


  開心的向前跑去,把兩隻前腳放在眉毛主人穿著拖鞋的腳上,很努力很努力的搖著尾巴。抬頭望著眉毛主人。趕快稱讚我啊!我今天乖乖在家都沒有亂來喔!稱讚我嘛!


  「啊,好乖好乖。」
  眉毛主人笑著摸摸我的頭。啊,好舒服喔。
  「眼睛瞇起來了,好像很舒服一樣耶。真是可愛。」
  「……你要摸摸看嗎?」
  嗯?眉毛主人嘴角好像有某種詭異的笑容。忽然之間我的視線高了很多,原來是眉毛主人把我舉了起來。
  帽子主人似乎冒著冷汗的看著我。我皺起眉頭,果然我不得人疼嗎?


  「你看,連他都覺得你冷落他在抗議了呢!」
  「……你怎麼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不接觸他怎麼可能會知道他在想什麼呢?」
  「……」帽子主人持續後退中,不過我跟帽子主人的距離沒有改變,「我怎麼覺得你這句話意有所指?」
  「你多慮了。來……」眉毛主人聲音忽然停了下來,「咦?我們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啊,你們終於發現了嗎?
  「名字嗎?放心,我已經決定好了,就叫做……」
  嗯?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我很瘦嗎?為什麼主人希望我「胖死」呢?
  「……你真的是很好摸透啊……」眉毛主人淺淺的露出笑容。
  「我希望我哪一天,可以把這句話原句奉還。」帽子主人也開心的轉過身去,「今天心情不錯,想下廚,你有什麼特別想吃的嗎?」
  「不要雞肉丸子其他都好。」眉毛主人把我放了下來,也跟著帽子主人走進廚房去。
  其實我也是什麼都好喔,不要忘了給我吃的就好。






  「Pams,過來吃飯喔!」


  我快樂的奔向前,雖然不小心撲到了帽子主人身上結果被他殘忍的拋到眉毛主人身上,不過當晚的食物,真的很好吃喔。



名字的由來真的很……XDDDD

[同人][SMAP][舊文][剛中] 理由

  「養隻狗好嗎?」


  楞了兩秒鐘,我才理解了你話中的意思。咀嚼著你每一個字跟背後可能引發的原因,我好奇的望著你。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點我收起文章 | 

  「不是怕動物嗎?」


  這一點可是世界有名的,誰都看到了你在電視上,死也不敢碰變色龍的那幾幕;明明就是可愛的狗卻離的遠遠恐懼的表情。
  我玩味的看著你聽到我這句話時眼中閃過的那一抹緊張。又開始你慣有的逞強個性了嗎?


  「誰……誰說我……怕動物啊!我只是對他們沒輒罷了!」調開視線,你直視著螢光幕上熱鬧的棒球轉播賽。
  瞧,這不是逞強這是什麼?我竊竊的笑著。
  「那,為什麼挑狗?我還以為你會挑魚來養,至少不怎麼需要觸碰到牠。」


  「可是這樣……就沒有意義了啊……」


  聽不清楚你說的話,刻意壓低的聲音加上電視上因為擊出全壘打而歡聲雷動,完全蓋過了你的聲音。
  忽然又注意到,你的聲音沙啞了些。起身轉到廚房,從冰箱裡拿出潤喉的糖漿。
  「你今天還沒喝吧?趁它還是涼的趕快喝了吧。」遞給你,然後在你身後的沙發坐下。


  接下來一連串打歌、上節目,加上你每天滿檔的主持,想要認真的保養都滿難的。偏偏你雖然在意著自己的聲音,但是個性的懶惰卻常常忽略保養。不幫你多注意些,沒多久又要聽到某人慘烈的哀嚎了。
  看著你打開瓶蓋,撕開保護膜,嗅了嗅味道。然後皺皺眉頭,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將糖漿一口氣喝完。皺著眉頭抹抹嘴巴,然後馬上拿起桌上的啤酒喝了一大口。


  每次看完這個過程,我都會懷疑,你喝的真的是糖漿嗎?
  將空瓶隨手往旁邊一擺,你的眼睛再度聚焦回電視上。嘆口氣,拿起空瓶丟到身後的垃圾簍中。這類你丟我撿的活動,每天都在上演。


  天氣燥熱,反正棒球我也沒什麼興趣。看看局數,八局下,巨人隊進攻,啊,先來去洗個澡好了。洗完澡喝瓶啤酒就更棒了。
  站在蓮蓬頭下讓灑下的水柱按摩著全身,濛濛霧氣中想起了最近大家工作都忙,加上工作性質都不盡相同,常常自己放了假,你還在錄節目;你放了假,我也還在工作。


  能像今天這樣都遇到一樣假日的日子,可真是難得。
  習慣性的甩了甩頭,才想起你最討厭別人弄濕整個浴室。關起水龍頭,認命的清刷起浴室,免得等等唸人啞了嗓子,又要說是我耍陰謀的要讓你的歌聲比我難聽。


  當然,我可不承認你的歌聲在我之上。


  稍微將頭髮擦乾,回到充滿涼涼空氣的室內。才準備打開冰箱拿啤酒的時候,眼角瞥見坐在客廳不發一語的你。


  「你……穿戴的全副武裝……要出門?」在大白天出門?真不知道要說你勇敢還是無謀的好。
  像是被驚醒似的,戴著帽子的你抬起頭看我。


  「走吧!」思考了幾秒,你像是豁出去的說出這句話。
  「去哪兒?」一邊思考你剛剛那一瞬間的遲疑,一邊想:這個時間要去哪兒?
  「寵物店啊!我不是說了我想要養狗。」
  「認真的?」看著你一身輕便的裝扮,戴著頂藍色的漁夫帽,搭配著有點生硬的語氣,實在是很讓人懷疑,究竟是為了什麼而非要養狗不可。


  怕接近寵物,可以養魚,雖然不好照顧,但至少不會掉毛不會亂叫,好清理又不用擔心會咬自己。
  我還是不理解你為啥堅持要養狗。


  「嗯,」大力的點了頭,抬起清澈的大眼,「再認真不過了。」


  隨意的穿上襯衫,「那就走吧。」這種大白天出門真是危險。


        ***  ***  ***


  「到底為什麼堅持要養狗?」


  從寵物店抱回了這隻據你說聽得懂你說的話而歪著頭裝可愛的拉不拉多犬。但是從頭到尾,都是由我抱著狗執行一切手續,而你還是離著牠遠遠的叫著『好可愛!』。
  真的忍不住想要問,還怕動物的話,就沒必要在家裡養隻隨時會威脅自己的寵物啊。


  「因為……狗比較好教嘛!而且牠聽得懂我的話。」你有些耍賴的笑著,卻也沒離狗狗近多少。
  「可是你不是還怕他,怎麼教?」看著你皺著眉思考,忽然覺得我自己攬了個大麻煩責任在身上。剛剛不應該答應你的。


  「因為……因為……」


  你對著我吼了一句話之後轉身逃離客廳,而我,卻因為這句話楞在原地,然後從心底笑了出來。


  望著熟睡中的小傢伙,不由得同情起牠未來的日子。所謂的主人,是個怕動物但是卻又想要利用動物的人哪。





  「因為……我想要叫牠代替我每天迎接你回家嘛!」



因為是舊文(汗)所以每次貼五篇文章XD

[同人][SMAP][舊文] 會面

  我想大家都知道的,一堆動物混雜在一起的味道真的蠻難聞的。而我現在,就是處在這一堆混雜的味道當中。


  把頭放到前腳中間,我沒什麼精神的趴著打量著外面。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點我收起文章 | 

  說是「外面」,其實也不過就是眼前這些鐵欄杆外的那邊。我是不理解到底那邊有啥好玩的啦,只是每天都有好多人來來去去,吵鬧得要命,而且以小孩居多。


  每個小孩子望向這邊的時候,都是很開心的臉孔。這我就更不理解啦,為啥看進這個小小擁擠的地方能有那麼開心的表情呢?


  是的,聽說我待的這裡,是「寵物店」。


  我左邊那一籠聽說是波斯貓,每天睡覺的時間比醒著多;我上面那一掛,好像是白紋鳥,應該是幼鳥吧,都沒聽到叫聲。下面那一塊,就是一堆吵死人的老鼠了,可是小朋友看他們的最多。


  我這邊?我門邊的牌子掛著的是「拉不拉多犬」。啊?我看得懂字?開玩笑,人類的東西我哪懂啊,當然是每次有人看著我時,那個熱心的店長就會介紹一次啊。這時候我就得捧捧場搖一下尾巴。


  我想一定是鄰居的關係,我睡覺的時間也比醒著多。嗯,一定是因為鄰居的關係。


  天氣越來越熱,雖然店裡面開了冷氣,但是望著窗外的陽光就知道天氣一定很好。


  「啊,這隻狗不錯!」


  一片黑影過來,下意識的搖起了尾巴。八成又是個只是想看看我的客人吧。


  待在這邊好久,每個人都只是這樣看看我,笑著說我好可愛,然後就走了。雖然我不知道「外面」有沒有比這裡好,不過總是想要去看看啊……不知道哪天才會有人帶走我。


  「嗯……是……是不錯。」


  我聽見另一個聲音響起,抬起頭望過去。咦?好稀奇,兩個男生一起到寵物店耶。雖然兩個都把帽子戴的低低的,不過光看輪廓,感覺似乎滿帥的。


  聲音有點怯怯的,為什麼呢?


  「小心被認出來。」先前那個聲音的主人伸了手把剛剛那個聲音怯怯的人頭上帽子壓得更低,鼻子都快看不見了。「牠不過是幼犬而已,再站近一點吧。」陰影又大了一點。


  我歪著頭想,帽沿壓那麼低,這樣能呼吸嗎?


  「我知道啦!啊,你看,牠歪著頭耶,好可愛的動作喔!哪!你有看到嗎?」


  我動作凝在半空中,啊……客人稱讚我了,那我是不是就繼續維持這個姿勢呢?


  「耶!!!你有沒有看到,牠一定是聽到我的話了啦!你看牠一直維持這個姿勢,眉頭都皺起來了!好可愛喔!哪哪!養這隻吧!」


  「……你真的會怕動物嗎?」


  我聽見第一個聲音的人的聲音滿平靜的,不過語氣感覺很溫柔呢,雖然是在抱怨……


  脖子酸,我把頭放回前腳的中間,反正應該又只是兩個來看寵物的人吧,所以就沒注意後來他們講什麼了。反正每天來來去去的人那麼多。


  斜眼瞄過去,啊,看到剛剛那兩個人的臉了。呼呼,第一個聲音的主人,有好粗的眉毛喔。第二個長得好可愛,雖然我只看到鼻子以下的部分。


  他這樣真的能呼吸嗎?我下意識的皺起眉頭。


  低下頭看著從外面照進來的陽光,跟柵欄之間造成的陰影。


  然後下一個瞬間我就被抱出我住了好久的地方。



  咦咦?我要離開了嗎?


  似乎是這樣呢,被放在一個粉紅色的寵物籃中,我總算看到外面的陽光了,雖然是格子狀的。



  未來是怎樣的日子呢?好期待喔。


  雖然還是看不到新主人的臉,不過我想應該很溫柔吧。


  嗯,我想應該是。畢竟一隻狗的直覺,到目前還派不上用場。



這是好久以前的文了。
因為沒有打算再版,所以會慢慢釋出OwO/
請疼愛小Pa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