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9) 完

還在想著,一旁的軍人就朝他們踹了過去,大聲喝止:「大膽!現在沒有你說話的餘地!」見那人掙扎想開口,正想再補踹一腳時被成笙揮手制止。

帳帷內早已有無法忽視的淡淡血腥味,再補個一腳那軍人說不定吐血,屆時倒得急的可能是自家宰輔。他吩咐著將人嘴先堵上再帶去一旁,「宰輔,在王上回來之前,請您先在這帳帷中歇息一下吧。」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9) 完”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8)

如果順利的話,成笙一定在前來的路上。光州全都是連綿不絕的山林,加上夜色茫茫還逢新月,六太覺得自己一定要做點什麼讓事情更順利一點。他揣著打火石,打算找些東西做個大火堆,黑暗當中的火光應該很明顯才是。

有著三條尾巴的悧角在六太跟樂俊身邊,露出狼牙低吼著威嚇所有想靠近的軍人。有幾個軍人以為悧角只會威嚇,提起刀就打算繞過牠去抓六太和樂俊,才往前跑了沒幾步就被悧角狠狠的咬住了手臂,雖然手臂並沒有被咬下但慘叫聲立起。其他人被這一幕嚇到,急忙把慘叫不斷的同伴救回來之後,在一旁苦惱的要怎麼突破。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8)”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7)

一行人沈默無語了走了段路,憋不住話嘮本性的六太開始與走在一旁的樂俊攀談。「樂君,」咬字刻意重了些,「你上次畫的地圖還在身邊嗎?」

「地圖?」疑惑的歪著頭想了一會,大大的眼睛轉了一圈,「我交給哥哥了,聯絡上的話會來接我們的。」他剛剛的確把身上作業用的地圖塞在たま頸邊項圈上,急忙的把大概的位置用泥土沾了下,不知道たま有沒有順利帶走。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7)”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6)

「離得有些近了,所以我才直接將人帶下來。來不及通知你,但知道你應能警覺到樂俊這邊的安危。」

「剛剛的反射的光是?」樂俊壓低了聲音,緊張的小聲問著。儘管當年帶著景子從巧國走到了雁國路上並不是沒有些驚險場面,那些危險的狀態總是在他還來不及搞清楚之下就結束了,他還沒遇過像這樣還沒發生又即將發生些什麼的狀況。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為之前那樣的經驗,他除了緊張外沒感覺到害怕,甚至有些小小的興奮。是被帶壞了嗎?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6)”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5)

「悧角。」

『台輔,在下面。』

下方是一大片樹林,枝頭上稀少的黃葉與淺綠色的葉芽交錯著,頗有「春天即將到來」的感覺。光州是雁國最北的一個州境,溫度自然比其他地方要慢暖和,所以雖然樹的數量不少,但葉子的數量比起夏季要少,從空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的狀況。六太瞇著眼睛,看清了とら的所在地後拍拍正等著指令的たま,大虎反應快速地向下奔去。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5)”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4)

「去哪?」

六太輕手輕腳的準備踏出玄英宮,尚隆的聲音就從後面追了過來。「呃,」本來沒打算停下的腳步被蠻橫的攔腰抱起阻斷,「散、散步。」

「這麼好興致在夜半三更的時候散步?喔不,剛剛二更的報時才剛響過,還不算半夜呢,你說是吧我親愛的台輔。」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4)”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3)

「怎麼這麼問?」糟糕了,這下連六太都不用使用苦肉計,樂俊就幫忙出聲了。「春祭才剛開始,要說最大的事情就屬這件了吧。」

樂俊偏頭看了兩眼尚隆後又側開,這動作惹得尚隆哭笑不得,「直接看著我說話就好了,你的迴避讓我還以為我生得醜不能直視呢。」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3)”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1)

時序剛過春分,雁國的首都──關弓內家家戶戶紛紛開始在窗戶旁裝飾上紅黃相間的布條,賣店也把店內符合季節的商品展示在平常沒使用的戶外展台,城市中的旅人也比平常多了一倍,本來就已經熱鬧的街道,因為這些而多了歡樂的氣氛,而這些皆是為了即將到來的「春祭」。

雖然溫度還不夠高但與冬天比起來確實開始變暖的風徐徐吹來,繽紛的布條迎著風搖曳,從山腳到山上的玄瑛宮,除了開始冒出枝芽的嫩綠色彩外,增添了許多炫目愉快的顏色。
繼續閱讀 “[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1)”

[自創][不是第一] 休假日

「你今天原本預定做什麼?」巫懿哲向不斷拿著叉子攻擊盤中小蕃茄的李洵意問著。

除了週休二日跟國定假日外兩個人一起休假的日子並不是很稀奇,但通常都是為了要一起出遊才請假的。

像今天這樣醒來才知道兩人都休假的日子,而且兩人都還沒跟對方報備的日子就很少見。
繼續閱讀 “[自創][不是第一] 休假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