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 美夢

  每個月,他最期待的就是這一天。


[#M_ ※ 點我繼續觀看 | ※ 點我收起文章 | 

  「爸爸,你看你看!」


  他接過甫開門就撲上來的孩子,先對跟在後面的女人笑了下,才仔細的看了孩子遞上來的圖紙。「這是畫誰?」


  「畫你啊!!老師要我們畫『最想要見到的人』我就畫你了。你看像不像?」


  「嗯……」孩子相當有畫抽象畫的本事,「不過我有這麼帥嗎?」邊將攀爬在他身上的孩子調好位置,邊摟著溫順的女人走進家門。


  「爸爸你好噁心喔,誰說你帥了!」孩子咯咯的笑著,再把紙遞給一旁的女人:「媽你看啦,爸竟然說他很帥!」


  「你爸是很帥啊。」說完深情款款的看著自己的老公,果不其然的看見他雙眼噙著淚看過來,讓她一瞬間有些後悔。「呃,你有必要哭嗎?」


  「每個月我都覺得妳越來越美了。」


  「哦?」


  「美到我很怕在那邊會有人跟我搶妳。」


  「……你們兩個好噁心哪,我先去玩電視遊樂器了!」


  他很滿足的看著孩子在櫃子那邊因為看到新遊戲而驚呼,很滿足的看著自己的妻子躺在自己的臂彎中。雖然一個月就這麼一天可以看見他們,不過他該滿足了。


  總比沒辦法看見的好。


  「最近會有甚麼困難嗎?」他問著懷中的人。


  「待在那兒會有甚麼問題嗎?每天都過著一樣的日子,也沒甚麼好擔心的。你還是擔心一下你自己吧,孩子一說想要甚麼你就弄給他,總有一天你會被他吃垮。」


  他寵溺的用臉頰蹭蹭妻子的,「沒關係沒關係,我心甘情願被他吃垮。那妳呢?有沒有甚麼想要的?」


  她搖了搖頭,臉上帶著幸福的笑容卻嘆了口氣:「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再--」還沒說完就被他的吻吃掉了後續的聲音。


  「這是我唯一的私心了,我不會讓任何人剝奪走的,任何人。」收緊雙手,他有些發抖的擁著她。


  她嘆了口氣,不再說話。安安靜靜的讓他擁著,然後看著他和孩子兩個人在遊戲中尬車,然後到離去的那一刻。


  「乖,跟爸爸說掰掰。」


  「掰掰!下個月見!」開心的孩子搖著手。「啊,爸爸別忘了,我想要PS3喔!」


  「好好,下個月之前你就會看到。」捏完孩子的臉,他直起身對女人說:「那妳要小心,帶著孩子總是比較辛苦。」


  女人只是笑了笑,再說了道別的話後帶著孩子離去。


  「這樣可以了嗎?」


  還痴痴的望著兩人背影的他,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跳。他轉過頭,穿著西裝戴著墨鏡的男人出現在客廳的沙發上。他知道時間到了,於是點了點頭對男人笑著說:「嗯!那下個月就再麻煩你了!」


  回應他的只有男人的嘆息聲跟天旋地轉的暈眩。





  隔天,他出現在店裡。


  「喔!你很準時耶,每個月都看到你。」店員看到他,熱心的打著招呼。「這次想要甚麼?」


  「我要PS3一套,然後幫我挑個兩三片遊戲吧,我要很耐玩的那種。」他低著頭看著手上的小冊子,「啊啊,然後幫我準備一套女人的化妝品吧。」


  「要哪個牌子的嗎?」將客戶需求寫在紙上的店員,抬起頭問:「那PS3要多一個手把嗎?這個不加你錢。」


  「不加錢?那當然好啊!化妝品我不熟耶,幫我挑一套好了。我妻子皮膚很白,而且皮膚很好摸,她很漂亮很漂亮……」原本帶著笑的他講話聲音越來越小,讓店員有點不知如何是好。


  「那、那我幫你挑一套淡妝用的好了。甚麼時候給您送去呢?」


  聽到問題猛然抬頭的他,急忙的翻著小冊子,「那就下個月的一號好了,四號又可以見到他們了,禮物還是提前送給他們最好了!」他愛極了孩子開心到撲上來的臉,還有妻子邊嘆著又多花錢但掩不住開心的表情。






  「那今天也拜託你了!」他認真的向穿著西裝的男子鞠躬。


  男子嘆了口氣,「今天只有孩子會過來喔。」


  「咦?」他猛地抬頭,他之前都沒有聽過這個事情啊,「為、為什麼?」


  「因為她的時間到了。不過孩子沒關係的,我會讓他不發現這個事情就過來的。」


  「是嗎?時間到了嗎……那孩子的時間?」


  「不知道,這不是我能決定的。」再嘆氣,「我實在是不該這樣幫你,你……」


  「沒、沒關係,這樣沒關係,只有我孩子過來也沒關係,真的,真的很謝謝你。所以拜託你繼續幫忙我。」握著男子的手,他覺得自己都快哭出來了。「拜託,真的拜託你……」


  「……快站起來吧,你孩子就快到了。你不是很期待這一天嗎?」






  送走孩子之後,他茫然的坐在沙發上。


  孩子果然是沒甚麼疑問的自己前來,自己離去,完全不覺得身邊似乎少了個該陪他一起的人。


  看著自己的雙手,他這雙手可以修車,可以打電腦,還可以搬重物。


  但他留不住自己心愛的人。


  將臉埋在雙手當中,他還是忍不住的痛哭了。


  她的時間到了,離他而去。那孩子呢?孩子會在甚麼時候走呢?到最後,到最後還是只剩下自己嗎?


  就跟那一天一樣。


  出差一個月終於可以回家,他興奮的打開家門卻只看到鮮紅一片,會對他撒嬌的孩子就躺在客廳的地板上,帶笑的臉卻只有血肉模糊可以形容。他有些恍惚的抱起孩子,走到臥室。看到他心愛的女人雙眼雙手都被綁住,身下……他慢慢的走了過去,放下孩子將她身上的衣服整理整齊,將綁住的布條都解開,然後擠身躺在兩人中間。


  他流不出淚,彷彿一掉出來他們就會消失。只要不哭,他就可以假裝他們都還在的。


  所以他找上了男人,他可以幫自己再叫她們回來,雖然只能在男人準備的房子中,但他很滿足了。妻子第一次看到他的時候擁著他大哭,說不能陪他到老很抱歉。孩子甚麼都不懂,只扯著自己說要玩具。


  他不能哭。因為一哭,就甚麼都結束了。


  「你哭了。」男子的聲音出現在身邊。他總是在約定的日子晚上出現,將他帶到房子之後消失,然後在她們走了之後才又出現。


  「我以為,就算只有孩子在也無所謂。但是……」他哭得話說得支離破碎,「我發現就算這樣也沒有用,沒有用哪……我只要她……」


  嘆了口氣,男子早就知道會是這樣子了。早勸他別再下去,每拜託一次,他自己就要少掉一年壽命,這幾年下來,他不用特意去調查,男子也知道他的壽命不多了。


  「你知道的,如果你一哭--」


  「我知道,我們的約定就會打破了。沒關係,那你帶走我吧,反正我自己也知道我剩下的日子不多了,就送給你吧。」他抬起頭,對男子笑著。


  再嘆氣。遇上這個人,男子發現自己嘆氣都快成了習慣。男子摀住他的眼,感覺滾燙的淚仍不斷的湧出,準備要收取他最後的酬勞時,他的低語讓男子愣了下。


  「謝謝你,讓我作了這麼多年的好夢。」


  唉,男子仍是忍不住嘆氣。一收手,他消失在自己手中。看著閃著微弱光芒的手,男子作在純白的沙發上喃喃自語。


  「結果,是我只剩下一個人哪。」抓了抓頭,「唉,怎麼出道第一件案子就是這種的呢--」


  希望,下一個案子不要再是這樣的結局就好了。望著頭頂的美術燈,男子忍不住再為他嘆最後一次。



為什麼到清明就想寫這種咧?(喂)
其實是在捷運看到一幕有感。

不過我要是被那個爸爸知道我把故事寫成這樣,
我應該會被打死吧XDDDD


還好是不認識的人(喂

歷史上的今天

[自創] 美夢 有 “ 3 則迴響 ”

  1. 會寫這篇的原因:

    下班,拖著還是有點軟的腿走向捷運站。

    忠義捷運站是這樣的,
    他不是在建築物內,所以在票口外就可以看到往淡水的月台,
    還有往台北車站的月台。

    我在接近的時候就看到有個還挺年輕的男子在票口外對著對向月台揮手。

    我以為又是個閃光閃無敵的人,所以就無表情的刷了票卡進去。

    往台北的在對向月台,要走個天橋過去。
    我慢慢的晃了過去,儘管車再兩分鐘就到站了。

    然後我看到月台上有個小孩子跑向樓梯,
    一邊說:「咦?為什麼你進站了?」

    就看到剛剛站在票口外的男人,現在走在我身後。
    「不知道耶,我就給他看錢包他就讓我進來了。」

    另一個小女孩奔了過來邊喊:「爸爸~」

    而月台上的女人只是微笑的看著三個人。

    車很快就到了,我上車習慣性站在門邊。
    就看到那男人不斷的跟上車的三人揮手。

    「把拔再見!」
    「再見!路上小心點。」

    然後關門的時候,我看到男人很寂寞的表情。

    嗯,然後這篇就出來了(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