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創][小說] 沒有後續


  他做了一個極其真實的夢,真實到就算醒來已經經過半小時,在夢中的觸感仍像是停留在他手上一般。


  「怎麼了?」因為他不斷看著手的動作,他的室友納悶的問著。


 

  他搖了搖頭,視線沒有離開自己的手。那個夢境的內容他不敢說出口,彷彿說出口就會成真。


  室友見他沒回應,也沒有想聊天的慾望,聳了聳肩繼續就著小燈看手上的小說。










  時間是考完期中的晚上十點,連續兩天熬夜讓他考完試後直接倒床不起。但不過睡了六個小時,他就被惡夢驚醒了。


  他在夢裡殺了人,不是用槍也不是用刀,用的是他的雙手。他不知道他殺的是誰,夢境中看不清楚那人的臉。他只知道那人躺在地上,而他騎坐在那人身上,雙手在那人的脖子上不斷加重力氣。


  那人沒有掙扎,沒有喊叫。他也不管那人是不是已經死了,他只是不斷的加重自己的力氣,不斷的向下壓,向下壓。直到低著頭專心殺人的他忽然意識到他正前方有一面鏡子,準備要抬頭時,他醒了。


  這並不是他第一次做這種惡夢,但讓他驚醒的原因卻是--那按壓在皮膚上,壓觸到喉結氣管的觸感,都真實的就像他真的做了這件事。


  醒來的那瞬間房間是暗的,跟他一同回宿舍的室友則不見人影。就著月光他摸索著牆上的開關,然後發現自己全身止不住的顫抖跟無力。


  室友沒多久就從外面回來了,脖子上貼著一塊紗布。


  「你脖子怎麼了?」


  「沒事,剛剛在外面被隔壁寢的人劃到脖子,小傷口貼一下紗布就好了。」


  他沒有說話,直盯著室友的脖子。過了一段時間才終於放棄,因為那面積太小,無法說服自己那會是人類雙手掐壓出來的範圍。










  隔天他照著課表準備上課,也是同班的室友卻仍賴在床上不動。


  「喂,你不去上課嗎?」


  「嗯……」室友緩緩坐起揉著還很恍惚的雙眼,「你先去,老師點名先幫我頂著,我晚點到。」


  眼看時間真的快來不及,他只好喔了聲就衝去教室。但兩堂課過去了,他的室友仍沒有出現。


  吃完午餐他走回宿舍,發現室友跟前晚一樣坐在床上看著小說。抬頭發現是他走進門,笑著問:「老師有點嗎?」


  「有,還說今天沒到的要全部當掉。」其實根本沒點名。真是讓他賺到了。他心想。「欸?你脖子怎麼紗布變大塊了?」昨天是三公分見方,今天變成五公分見方了。


  「睡覺時抓到有點發膿,漂亮的護士姐姐幫我換的。」


  「去,你只是想去虧妹而已吧。」笑著虧完室友後他關心的補上一句:「小心傷口感染啊,太嚴重會出人命喔。」


  「是,是。」


  這一天他刻意的注意室友還有沒有繼續抓傷口。畢竟小小傷口感染,會造成的結果可以是很嚴重的。









  不知道是不是傷口不舒服的關係,原本就寡言的室友這一天話更少。一整天只窩在自己床上看小說,連晚餐都是他去幫他買回來的。


  「別這麼懶,免得最後是餓死。」


  「反正有你在嘛!」













  賴在床上不去上課等著他拿食物的日子,竟然又這樣過了幾天。他還是正常的上下課,室友仍是不出門只看小說,然後脖子上的紗布範圍越來越大,甚至已經直接繞著頸子了。


  「欸你這樣不大對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


  「不用了啦,我覺得應該快差不多了。」


  揮了揮手要他別擔心,室友仍是看著手上的小說。他看著堆疊在他身邊兩三疊的小說,忽然有了怒氣:「你幹嘛一直看小說,早也看晚也看,除了睡覺吃飯之外你都在看,又不是沒辦法看到了為什麼不先去醫院?」


  室友被他突來的怒氣驚到,抬起頭訝異的看著他微怒的臉:「你為什麼生氣?」


  「我沒有生氣!」誰氣誰倒楣。


  「我是沒有時間了呀!」室友笑咪咪的說:「還書期限快到了嘛!」













  那一晚他又做了那個夢。那個他坐在某人身上死命掐著的夢,一樣真實的觸感讓他在夢裡直冒汗,他知道這是夢,直吶喊著要自己醒過來,但夢裡除了自己用力過度的喘息聲外,甚麼都沒有。


  原本對方模糊的臉在這一夜裡卻慢慢的清楚了起來,他覺得這張臉好眼熟,卻在莫名的窒息感中想不起。直到一聲「呵」的笑聲,他才猛然想起--


  那是他室友的臉。


  他驚恐的想要放開手卻無法做到,他覺得自己聲嘶力竭的大叫卻甚麼也聽不到。忽然間,他想起之前的夢是因為抬頭看見了鏡子而醒,或許這次也可以。他奮力的抬頭,在視線接觸到鏡子的那瞬間,他以為會瞬間清醒。


  但是卻沒有,他只是清楚的看見了鏡子裡的倒影。


  笑得很開心,像是拿到寶物的,自己的臉。


  他愣住了,但鏡子裡的他沒有。他用盡力氣大叫,但鏡子裡的他只是開心的笑著。直到他覺得自己叫到快沒有氧氣的時候,他終於脫離了夢境。













  搖晃著自己的是室友。睜眼的那瞬間他嚇了一跳,還沒脫離夢境的恐懼感,他往後退了好大一段距離。


  「怎麼了?做惡夢了?」


  聽見一如往常平靜的聲音,他慢慢開始冷靜。點了點頭向他說了他這兩次的夢境,室友微笑著遞上水讓他一飲而盡。


  最後吐出一大口氣,他感覺自己終於平靜了下來。


  「你知道嗎?最恐怖的是我的手到現在還有掐人脖子的感覺,還有那張幾乎跟你一模一樣的臉……」他注意到室友脖子上的紗布有些鬆脫,伸手去拉了拉,「你的紗布鬆了耶,我幫你重新弄好。」


  然後他將全部紗布卸下來後,顫抖並驚恐的看著室友脖子上的指痕。他抖著想要收回自己的手,卻被室友一把抓住。


  「要不要比對看看?」一如往常的笑容,說出口的話語卻令人幾近抓狂。


  「你…你……」抖著唇,他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將他的手照著脖子上的指痕交疊在一起,他的室友用著比平常更冷靜的聲音說了。


  「呵,你說呢?」


呼,發散壓力用(咦



 

歷史上的今天

[自創][小說] 沒有後續 有 “ 5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