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 延月之霧(下)

 

室內沒有掌燭,六太靠在裝飾著木雕花窗櫺的圓窗旁,同樣沒有遮蔽的發光體,灑下的月光照射在他金色的髮絲上,反射出閃閃的光芒。他沒有發現尚隆進入屋內,目光仍是看著屋外庭院的風景,專心的神情彷彿庭院中有精彩的演出。

 

「……曬月光?」

尚隆走進房門看到的就是這個場景,他以不驚嚇到六太的聲音問著。剛剛探望完李齋,和景王討論了一會兒,六太就以不舒服為由先告退,還以為他回到景王為他準備的房間,沒想到他是到了自己的房間,而且在發呆。

 

這幾天到了慶這邊後,得到很多有關戴的事情。有關泰麒引起了鳴蝕後失蹤,驍宗已死的消息盛囂塵上,阿選的造反也已經獲得了確定。資訊很多,而且都不是好消息。

 

他知道六太不會好受,雁國也發生過造反這件事情,還將六太牽扯進去,給了他最糟糕的一段往事。現在他疼愛有加的泰麒也發生類似的事情,大概又把這件事情回想起來

 

儘管尚隆的聲音輕柔,在沒有心理準備之下六太仍是嚇了一跳。回神之後看見尚隆的笑容:「是啊,月光浴可以得到神祕的力量喔!」

 

「那好,回去我就告訴天官你每天曬月光就好不用吃桃子了。」

 

「欸,你這個殘忍無道的雁王。」

 

「你選的。」笑著在六太身旁的長椅坐下。「外面很好看?」望向剛剛六太看的地方,不過是普通的庭院擺設,儘管這對目前的慶國來說已經是奢侈的布置了。

 

六太沒有回答,在椅子上曲起腳歪著頭反問尚隆:「剛剛說的那些,是認真想過的?」有關雁周遭的各國紛紛起異變的事情。

 

「喔,你說這個啊。你都沒發現嗎?堂堂一國的台輔。」

 

「台輔需要做這些事情嗎?」

 

「不然台輔要幹嘛用?」

 

「不就是吃吃喝喝到處玩樂,看你把國家弄起來之後又弄倒嗎?」

 

「……我想三公應該會很喜歡聽到你這句話。」

 

「欸,你這個殘忍無道的雁王。」說著笑了起來。

 

「說到我殘忍無道,親愛的台輔不稱讚我一下嗎?我還拿到了陽子的保證呢。」

 

六太聞言呆住,「甚麼保證?」

 

「在我倒了之後,慶會幫忙協助平息雁可能會出現的戰亂啊。」和緩而笑著的語氣,聽起來就像是在說別人的事情。

 

六太一窒,張嘴差點說不出話來:「……喔。」但也只吐了這個字。

 

很想告訴尚隆說你想太多了,六太又想起幾天前晚上的對話,所有可以輕鬆以對的語句忽然變得太多意義。

 

他說不出口。所有以後其實會很美好不會有你想像中的事情發生這些話他忽然地就是說不出口。

 

「就只有喔一聲?」尚隆失笑,伸手將抱著膝蓋坐著的六太拉到身邊。

 

「不然該有甚麼?」

 

「給點實質的?」嘴角有一抹危險的笑容。

 

還沒來得及問甚麼是實質的,忽然就被擁入尚隆懷中。又來了,六太心想。「我可不是小花的替代品。」

 

「嗯我知道,你叫六太馬鹿。」宛若那晚的對話,一樣的低沉聲調一樣讓六太心跳停了一拍。「我不是累了,這句話我上次也說過。而是看了這些王失道之後,國家的衰敗跟戰亂給人民帶來的痛苦,無法不令人先作好心理準備哪。」

 

「甚麼心理準備?」

 

「假設我失道……」

 

「你不會失道的。」拉開距離,看見尚隆挑眉的表情。「這不是在稱讚你,而是我想一國之王每天泡在溫柔鄉泡了五百年都還沒失道,以後也不會發生的。」

 

「多謝你的誇獎,看來我可以繼續朝這方面努力。」笑著揉了揉六太的頭頂,他很喜歡六太柔順髮絲的觸感。「我答應過,要讓雁富有,雖然還不是最盛還有前進的空間,但也是該準備好後續的路了。」

 

「誰、誰說你做夠了?」心一驚,甚麼後續的路?為什麼這個人已經在想這些事情了。

 

「先作好準備嘛!不給我個獎賞嗎?」

 

六太猛然推開不知道為什麼逼近的臉,心裡被尚隆的話攪得亂哄哄的。給了獎賞你就會離開了嗎?給了獎賞是不是自己就要被拋下了?「我、我是不會誇獎你的!」說完跳下長椅往外走去。

 

絕對不要誇獎你!絕對不讓你覺得這樣夠了!

 

「要去哪?」

 

「散步!」說完乾脆用跑的離開尚隆視線。

 

帶笑看著六太離去的方向,他明白六太在恐懼甚麼,但又不聽自己解釋。該拿你如何是好呢?

 

「這是惡趣味嗎?欺負麒麟。」陽子的聲音從庭院外傳來。

 

「陽子真是好興趣,這種半夜在別人的寢室外散步嗎?」沒有回頭,就這樣回答站在庭院中的陽子。

 

「……我是來找你商量事情的。」

 

「別這種表情嘛!這不是欺負,我是在努力哪。」尚隆站起身看向佇立在庭院的陽子,笑著回答她臉上的疑惑:「畢竟我們還要相處那麼久,很多事情都還可以慢慢來啊。」

 

是這樣嗎?陽子沒有問出口,將疑惑吞入心中。

 

 

數日後,廉麟找到了泰麒在蓬萊的氣息,但已經不再是原來的泰麒。身上血腥的穢瘁讓他不再有回來的能力。六太與陽子李齋同去蓬山報告,而尚隆則是先去奏報告後借廉麟的寶物開啟蝕,去迎接泰麒回來--如果他還算是麒麟的話。

 

出發之前,六太盤坐在椅子上看著尚隆整裝。他自己等等也要馬上出發,就算是急行軍之速大概也要花上四天才能到蓬山吧,尤其隊伍中還有個傷者。

 

「你可以吧?」自己還常過去蓬萊遊玩,但尚隆被迎接到這邊之後,五百年沒有再踏過的故土,不知道尚隆會有怎樣的感覺。

 

「你當我是誰啊?」沒有停下整裝的手,尚隆笑著回應。「泰麒那個模樣,要越早將他帶回來越好。」

 

六太回想透視到的泰麒氣息,那該算是甚麼?失去角的麒麟,還能算是麒麟嗎?已經開始暴走的使令,泰麒身上的穢瘁,令六太深深的蹙起眉頭。

 

這不是王的失道--儘管泰王現在仍是生死未卜,但這樣的泰麒,幾乎已經算是死了一半吧。如果哪天……

 

「放心,我會把他平安的帶回來的。」揉著六太的頭頂,這次同伴發生的事情應該讓他非常的感觸吧,尤其還是他疼愛的泰麒。

 

「如果我成了那個樣子……」六太抓住尚隆的手,「請把我殺了吧。」

 

果然是這樣。尚隆忍不住嘆氣,「六太,你最近想太多了。不,聽我說。」尚隆制止想要說話的六太,「之前慶要幫忙的事情,並不是我要離開或是我累了。我說過,我還有很多想做的事情,當然這包括以後的安排。泰麒就算成了那個樣子,大家都急於要將他救回來,想讓牠恢復,所以你又何必要這樣想呢?」

 

「我、我只是不想成為……包袱……」

 

「笨蛋,你五百年前就已經給了我包袱了,除了一整個雁國外,你就是我最大的包袱。」尚隆將六太身上的飾品整理好,「更何況,殺了你不就等於殺了我自己嗎?我有那麼多事情想作,可完全沒有想自殺的意思啊。」

 

說完更大力的揉揉六太的頭頂,「你啊……我完成了跟更夜的約定,但我還沒完成跟你的約定啊。為了能跟你更長遠的走下去,我那麼努力,結果你竟然在胡思亂想啊!」

 

「我……」想太多了嗎?但是,偶爾胡思亂想一下不行嗎?

 

「之前我也說過了,你只要別讓我擔心就夠了,就乖乖的在一旁吃吃喝喝看我把雁國弄起再弄垮吧!」拍了拍六太,「你該去準備了,時間不夠了。」

 

跟尚隆比起來,自己的確是小孩子,經歷過被拋下的恐懼,只要有任何一絲絲的端倪都能夠讓自己動搖。現在的雁強大到可以幫助其他的國家,當年他對尚隆說他想要的國家已經越來越接近,他怕得是當約定達成了,那麼接下來呢?

 

「笨蛋,還在想?約定達成,那就作下一個約定啊。」尚隆直接將六太推出門:「還是,你又走不動要我背你了?」

 

「……不用!」

 

說完就奔了出去,留下尚隆手叉著腰笑著嘆氣:「我是不是越來越會哄小孩子啦。」

 

 

數日後,延王從蓬萊接回泰麒,直送蓬山治療後再經過一番波折回到範國。在下一步能夠幫上忙的事情之前,所有人都只能按兵不動,於是就先各自回到國內。

 

看起來回歸正常生活,只是雁國的天官覺得有些不對勁,當他正斥責著先前台輔的禮節時,台輔竟然一反常態的以愉快心情聽訓,讓他念了以往時間的三分之一就無法繼續,忍不住詢問:「台輔,有發生了甚麼事情嗎?」

 

「哪,你想要甚麼國家?」

 

「嗯?」這是甚麼隨堂測驗嗎?

 

「我得趕快再想一個約定的內容才行。」也沒等天官有沒有反應,自己愉快的跳出窗自己思考去了。

 

看著這樣的景象,天官喃喃自語:「王又說了甚麼嗎?」

 

而讓台輔如此開心,一掃先前尋找泰麒時的鬱悶的功臣雁王,現在又在哪兒呢?揉揉有些悶痛的額頭,想必又是在關弓的不知道哪個妓院裡吧。

 

哇下次不要挑戰了T____T
寫這篇找了很多書,查了很多資料,好累啊T____T

 

 

歷史上的今天

[同人][十二國記] 延月之霧(下) 有 “ 2 則迴響 ”

    1. 我也好喜歡雁主從>/////< 因為最近忽然情節一直湧上來,所以趕快趁機(?)寫出來>////< 囧如果有靈感我會繼續寫的啦XDDD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