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猜拳

雖然這次沒有新刊,不過為了慶賀(笑)小洛的「延月之霧」終於完稿,特地寫了個小短篇印成一張小報,
總數兩百張,會對半份量放在我跟小洛的攤位上,有買書的會夾送,另外也可以自由拿取,拿完為止:D
因為是這樣所以這邊公開小報的小故事內容:D  跟小報差別的是在小報有小洛的可愛插圖喔!>D<!!!!!


 

「我想跟去!」六太執拗的聲音在屋內響起。

尚隆苦笑的看著六太,「我這可不是去玩,是去你最討厭的討伐呢!」麒麟討厭甚至懼怕血味的特質,是這世界的常識。

六太聞言果然皺起眉頭扁著嘴,不發一語的看著讓宮女們幫忙整理出門行頭的尚隆,神情專注得像是要吃掉尚隆。在這樣如針刺的目光但卻沒人說話的氣氛下,正當尚隆以為六太要放棄的時候,他又說出了那句話:「我想去。」不過聲音比起之前的感覺冷靜得多。

衣服整理得差不多後尚隆遣下宮女們,屋內只剩下盤腿坐在窗邊的六太跟他。他嘆了口氣,六太一拗起來就很難說服。

「想清楚了?」

「嗯。」

「不怕血?」

「我、我會努力……」

「不會暈倒?」

「呃……」精神上他可以撐住,身體他還真的沒有把握。看見尚隆露出『我就知道』的表情時,他急急回應:「我、我可以努力的!」

看六太這麼努力的表達自己可以的神情,尚隆忍不住笑了,他拍拍六太的頭,「為什麼這次這麼想跟去?以前一聽到要去戰亂的地方你可是避之惟恐不及的呢?」

六太抓住在他頭上拍啊拍的手,「我難得想去啊!不行嗎?」

麒麟除了能變幻成人型跟獸型,最大的能力就是決定一國之主,除此之外他什麼都不能做,一遇到血味他就只能被保護,被他的使令,甚至是他想要保護的尚隆。想到這,六太忽然想起『啊,還有可以在王身邊當裝飾品』這句尚隆曾說過的話,忍不住咬了口尚隆的手。

「欸,」雖然不痛,但尚隆吃了一驚,「你肚子餓了在鬧脾氣嗎?」

「才不是,總之就是我想去我要去我非去不可!」

在心中的不安停止之前,六太沒辦法忍受尚隆不在自己視線所及的地方。他一向沒有預知能力,也沒聽說其他的麒麟誰有這種能力,但一聽到尚隆要去碧霄親自處理流賊的問題時,他開始感到莫名的不安,總是有尚隆會一去不返的錯覺。他知道自己的無力,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還有使令,或許能在緊急的時候幫上尚隆,所以他這次才會如此的堅持。

「唉。」尚隆嘆了口氣,雖然以大司馬的報告來說流賊應該不足為懼,但這次討伐的時間有些久,是為了提振士氣跟一網打盡他才決定要到前線去。只是不管危險度有多低,那也不是他這隻善良的麒該去的地方。「那不然這樣好了,你猜拳能贏我的話就一起去。」

「猜拳?那是什麼?」好奇心重的六太果然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尚隆。

「咦?你沒有玩過?你在蓬萊的時間也不算短我還以為你年幼的時候玩過呢……」尚隆說完才想起六太出生的那個年代滿是戰亂,想是民生衣食問題已經重壓得連遊樂的心情都沒有了。尚隆覺得一陣心疼,挨近六太的身旁:「來,我教你。」

尚隆拉著六太的手,扳著他的手指教了他幾個手勢,然後說明了簡單的規則:「總的來說,就是你要猜我想出怎樣的手勢,然後選擇贏它的那個比出來,就算是你贏了。」

「我要猜你想出什麼?我沒有這個能力呀!」六太納悶的反問,手倒是沒停歇的練習著剛剛學到的手勢。

尚隆笑了出來,「誰都沒有這個能力,所以說起來這算是很公平,也算是賭運氣的遊戲。」

「遊戲呢……我在蓬萊的記憶都沒有玩過任何遊戲……尚隆真是幸福。」

「傻瓜,」尚隆揉揉六太的頭頂,「你現在也能跟我一起玩,不幸福嗎?」

「……嗯。」六太露出笑容,「我很幸福。」

幸福得讓他就算半夜因為以前的惡夢驚醒,也有隻大手會輕拍著安撫他的心情。如果這不算是幸福的話,那他也不知道該追求到哪種境界了。只是幸福不代表就不存在著陰影,他要守護自己的幸福!六太悄悄的握緊拳頭。

「那就好。」尚隆低頭在六太的臉頰上落下輕輕的一吻。
過了一段時間……

「所以這下子我能去了吧!?」六太的聲音帶著愉快跟驕傲,歡欣鼓舞的奔回房整理自己的行囊。

而尚隆看著自己的手頹坐在窗邊,想起剛剛連續十次失敗的事情不禁苦笑。麒麟不會讀心沒錯,但他忘了麒麟這生物就代表著「幸運」兩字,而他一介凡人要向代表幸運的生物挑戰「誰比較有運氣」,似乎從一開始他就輸了。

尚隆笑著搖頭,心裡想著:「也好,身邊帶著幸運物,似乎戰場也沒什麼了不起了。」

窗外樹影隨風搖擺,遠處傳來內小臣跟六太嬉鬧的聲音,彷彿他們即將前往的地方並不是危險的戰場。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