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8)

如果順利的話,成笙一定在前來的路上。光州全都是連綿不絕的山林,加上夜色茫茫還逢新月,六太覺得自己一定要做點什麼讓事情更順利一點。他揣著打火石,打算找些東西做個大火堆,黑暗當中的火光應該很明顯才是。

有著三條尾巴的悧角在六太跟樂俊身邊,露出狼牙低吼著威嚇所有想靠近的軍人。有幾個軍人以為悧角只會威嚇,提起刀就打算繞過牠去抓六太和樂俊,才往前跑了沒幾步就被悧角狠狠的咬住了手臂,雖然手臂並沒有被咬下但慘叫聲立起。其他人被這一幕嚇到,急忙把慘叫不斷的同伴救回來之後,在一旁苦惱的要怎麼突破。

「怕什麼!」遠處傳來一聲大吼,一旁的軍人紛紛喊了『卒長』。「十個人還不怕打不贏這頭妖魔嗎?誰敢後退就當叛逃論!」

『宰輔。』

六太沒停下手上擦著打火石的動作,側頭看了下週遭的狀況,簡短的回應了悧角的請求。「隨你。」

『是。』

「什麼?」一旁的樂俊不懂悧角跟六太的對話,反射性的問出聲音。

還沒得到六太的回應,就聽到悧角突如其來的狼嚎,嘹亮並且拔高拉長的聲音特別的明顯。聲音帶著震波向前傳去,在悧角後方的樂俊看到前方的軍人們幾乎都捂著耳朵痛苦的跌坐在地,但自己卻毫無傷害。樂俊才明白悧角剛剛是詢問是否可以攻擊眼前的敵人。

狼嚎持續了一陣,在附近的軍人們都被震得無法站立後才停止。悧角沒有繼續攻擊,只是守在兩人身旁。在此同時六太成功的擦出了火花,點燃被扯在地上的營帳。

「樂俊。」

聽到呼喚,樂俊跟著六太帶著被點燃的布堆往旁邊的營帳前去,繼續點燃另一堆。如此點了五六個營帳後才停止,但兩人身邊又聚集了不少軍人。

麒麟是仁獸見不得血,雖然使令並沒有受到限制,但在麒麟附近並不會主動殺生。血氣不但會弱化麒麟的體力,甚至會令其昏迷。悧角的狼嚎雖然可以有效阻止軍人們的行動,但也只是短時間的效果,效果過了就能夠行動,而且一次次的效果會變弱,所以這時又已經圍上了一群人。

『宰輔,對不起。』

「不,已經夠了。」六太原本就是打算讓悧角去拖住這些人,好讓自己與樂俊能製造更多的火堆。火燒得越大,不只減損他們的戰力物資,也可以給成笙他們指引方向。六太邊拉著樂俊,在悧角後面不斷的往營區出口的方向張望。

尚隆一直沒有出現。

雖然沒有說好,也沒有實際做好計畫,但他想尚隆如果脫困應該會與自己會合。可能也同自己一樣在給成笙引路,可能在哪先躲著了。六太腦袋不斷的轉,眼睛也不斷的掃著。不想升起不安的情緒,但卻無法控制自己。

「宰輔?」聽到眼前妖魔對小孩的稱呼,再看看只聽從主人命令的模樣,有個軍人突然大聲的叫了起來,「能使喚妖魔的除了真君與仙人外就是麒麟了……你……你是雁宰輔!?」

「你都喊我宰輔了……」六太邊嘀咕著邊扯下用來遮住髮色的頭巾,烈燄的背景下飛散的金髮,讓四周響起抽氣聲。只有麒麟擁有金色的頭髮,獨一無二的髮色就是最好的身分證物。

有些軍人訥訥的喃著「天哪是麒麟!」「是宰輔……」一邊向後退,被稱為卒長的人大聲的喝止後退的行為,一時之間四周變得吵雜及混亂,人數也聚集的比剛才還多。

公開身分對六太來說不怕造成混亂,反而期望越亂越好,自己成功的機率就越大,「說,你們的主是誰?」

儘管外表是未滿十歲孩子的模樣,但與生俱來天地含養的尊貴氣息,令服從習慣的軍人們都差點腿軟跪下,沒跪下的也呈現了短暫的呆滯狀態。幾個先回過神來的軍人,惱羞成怒的握緊手上的大刀,大聲嚷嚷著就砍了過來,「死了你就不需要知道了!」

六太淡定的將樂俊護在身後,喚出自己的另一隻使令,「蠱雕。」

伴著一聲鳥類尖嘯應答,一隻大鷲大小的巨鳥憑空出現,牠大力搧動雙翼造成令人無法抵抗的旋風,原本向前衝的軍人被突來的狂風颳得無法再往前一步,強大的風壓也讓眼睛無法睜開。蠱雕振翅飛起,伸出爪子將軍人抓離地面丟到一旁,反覆幾次之後原本圍在六太身邊的人也越來越少。將周遭清場之後,蠱雕回到他們身後收起翅膀,但目光炯炯的看顧著四周。

靠悧角跟蠱雕要挑掉這個軍營成功機率不大,頂多就是能護著自己人脫離。他猜想現在更多人應該都在尚隆那邊,自己這邊才能像如此佔有優勢。就剛剛的對話看來,這些人下殺手只是想滅口,並沒有認出自己跟尚隆的身分,所以或許還能藉著這點鬧大一陣子,等著成笙趕到。

挑掉這軍營並不是他們的最終目的,就之前掌握的情資看來,預謀集結的絕對不只這個數。進到這營區是意料之外,他們也只是想順籐摸瓜確認後面真正的主謀。六太叫出悧角的同時他也喚了賓滿守住各個出口,如果有人要離開去通報,就立刻附身控制行動。但或許是這些人覺得能解決三個看起來武力值不高的人,到現在卻都沒有任何將消息往外傳的動靜,不知道身分暴露的現在,他們會不會去通報。

才這樣想著,賓滿的聲音就在腦中響起了。『宰輔,北面有一個人離開營區了,要阻攔嗎?』

六太略微思考後道:「跟上,有任何變異通知我。」交代完後轉身拉著樂俊,從悧角跟蠱雕製造出來的缺口離開包圍圈,一路往外狂奔。

使令雖然能與自己連通,但距離只要太遠仍舊是無法互相傳遞訊息,下次收到賓滿消息可能就是援軍到來的時候吧,在這之前一定還有什麼事情可以做才是。這樣想著的六太,腳下不停的急往主帳奔去。

身後追兵的腳步跟吆喝聲不斷,六太只專注於前方奔跑的路線,雖然因為設在谷底的原因左右幅員並不大,但因為地形的關係,有些高低起伏還有些石頭的障礙物,儘管無法甩開追兵,但也可利用來拖延時間。只是沒跑多久,他就撞進了一個人的懷中,在他後方的樂俊煞車不及也跟著撞了上來,讓六太差點一口氣吸不上來。

「宰輔,我都不知道您這麼迫不及待的要見屬下。」

六太聞言抬頭,看清了來人後驚喜不已:「成笙!」

「屬下來遲,請宰輔見諒。」六太正開心的想要說些什麼時,成笙繼續說道:「三公要我轉告宰輔,他非常有興趣想要問一下這次的事件經過呢。」

下意識的拉了拉自己的耳垂,六太忍不住嘀咕:「這次可不是我獨斷獨行害的啊……不說這個,你們快去救尚隆,他一直人撐著也不知道怎麼樣了。」

成笙指揮了十人往六太來的方向奔去,「王上那邊我已經撥了一兩的人過去,剛剛已經先把主帳佔領下來了。宰輔先到主帳去等王上吧。」成笙雖然只帶了兩兩的人來,但全都是禁軍的菁英,以一擋百或許做不到,但以一擋十卻是綽綽有餘。
※ 一兩為25人

讓成笙帶著前往主帳的路上,六太問起那兩隻乖巧的趨虞:「たま跟とら呢?」

「在主帳旁,這次多虧了たま帶著的地圖與宰輔您燒的火堆,屬下才能快速的在夜色中找到您們的位置。」成笙向樂俊做揖:「非常感謝樂俊殿下的協助,想必たま能帶著地圖奔回,還有順利平安到目前,您的貢獻一定比我們的王上跟宰輔還要大。」

六太抓抓耳朵,他覺得自己聽到了成笙在諷刺自己。

「這……」成笙話裡的意思讓樂俊呆傻了,「不、不不,我相信宰輔大人也一定能反應過來的。只、只是……」樂俊結巴急著解釋的表情太可愛,讓六太整個人笑開懷。明明四周都還充斥著打鬥吆喝的聲音,只有這一塊像是完全無關似的。

一行人走進主帳,就看到幾個被綑綁在一旁的人。成笙所帶領的菁英都知道宰輔無法忍受血氣,所以並沒有出現六太所不能忍受的畫面,那些人看起來都只是皮肉傷,有幾個還暈倒在一旁,生死不明。那幾個人一見到六太的金髮,立刻大聲的罵了起來。

「偽王的手下!不要以為抓住我們就能贏!等到真正的王來了,就是你們的末日了!」

六太皺眉,這些人不只身上的軍服陌生,連口音都不像是雁國在地人。雖說光州位偏北方,又有與柳國的邊境出入口,口音或許與柳國的有些混雜在一起,但也不像是這些人所說出口的那種。但聽著也有些耳熟,究竟是哪裡呢……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