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7)

一行人沈默無語了走了段路,憋不住話嘮本性的六太開始與走在一旁的樂俊攀談。「樂君,」咬字刻意重了些,「你上次畫的地圖還在身邊嗎?」

「地圖?」疑惑的歪著頭想了一會,大大的眼睛轉了一圈,「我交給哥哥了,聯絡上的話會來接我們的。」他剛剛的確把身上作業用的地圖塞在たま頸邊項圈上,急忙的把大概的位置用泥土沾了下,不知道たま有沒有順利帶走。

六太點了點頭開心的笑了,跟聰明人說話就是輕鬆!「不過哥哥有些笨笨的,怕是有地圖也找不著我們。」雖然嘴上這樣說,他倒是沒懷疑過那兩隻,不聰明怎麼能留在雁王身邊。「先前跟哥哥說好時,他有說來接我們的時候會有多少人來嗎?」

樂俊轉頭看向默不吭聲跟在後頭的尚隆,六太也跟著轉過去,正在思考要怎麼讓尚隆開口又不被懷疑。身為君王,又是青樓的常客,別說長相了,就連聲音也「家喻戶曉」。還在糾結的時候,就聽到嘶啞到幾乎無法辨認的聲音,「五。」

六太面上不驚,心裡倒是讓這聲音嚇了一跳。還沒心疼這聲音怎麼發出的,一旁的樂俊就接口了,「哎呀,那得趕快連絡上,免得這麼一大群人白跑一趟。」

望著已經看得到帳頂的營地,估算著駐紮兵的大約人數,「別說了,我們雇的那麼多人,還不就一下子就沒了。說起來我們雇了多少人來雁國呀?」

「十。」

己方五十,對方則最少一百。雖然數字後方完全沒帶量詞,六太還是明白了尚隆要表達的。「早知道就把哥哥的那些人一起帶來就好了。」

「晚。」

六太嘆了口氣,「我也知道這時候說這些都晚了,現下連貨物都沒了,接下來這一整年該怎麼過才好呢。」雖然不是小看了成笙帶的軍,但敵方的實力未明下人數就輸了,而且還是大輸,這令他有些著急。

打仗什麼的他可一點都不在行,堅持要來這麼「前線」的地方,他只是想發揮偵查的特長罷了。意外的把樂俊連同尚隆都拖入險境可不是他的本意啊!

邊走邊絞盡腦汁,最後發現現在除了仰賴那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五十人外,他們三人是註定得乖乖隱藏自己了。隨便一點暴露,不管是他獨一無二的金髮,或是尚隆的長相聲音,他們三人就真正的完了。

還在跟悲觀心態戰鬥,他就感覺袖口被拉動,「怎麼?」看向一旁臉上透漏著擔心的樂俊。

「別擔心,大不了我養你。」這句純屬閒聊,免得聊天內容有頭無尾,容易招惹嫌疑。

水汪汪的大眼,撒嬌似的動作,搭上這句「厥詞」。六太衝動的一把抱住樂俊,讓樂俊驚得尾巴炸開,全身再度僵硬。「唉唷你怎麼這麼可愛!回去我不放你走了!」說完直蹭著僵硬的樂俊。

兩人的動靜太大,前方的軍人皺眉正要喝止,包裹著繃帶的尚隆大跨步手一拎就把兩人給分開了。「吵。」順便說了只有一個字的感想。

六太被粗魯的揉了一回頭頂,急拉著差點被尚隆揉掉的頭巾,狠瞪了尚隆一眼。「這不是深山嗎?大聲點也無妨吧,又不是在偷偷摸摸做什麼。」

聞言軍人們的表情都有些尷尬,帶頭的人沈下臉,低聲喝斥,「臨近軍營,請低聲禁言。否則就請你們自己離開。」

樂俊急忙再度拱手,「大人息怒,請原諒同伴年幼口無遮攔。請給我們外圍的一小塊地方休息即可,明天一大早我們就前往邊界回去柳國。」

哼了聲轉身離去,後邊的軍人催促著三人跟上,這小小的插曲才結束。到了軍營,三人被安排在最外圍的一個小帳中,雖然沒被監視限制行動,但因為靠近軍營出入口,守門的軍人不住往他們的方向看來,「算是輕微的監視?」六太邊喝著討來的水邊看著四周。

分給他們的帳篷很小,不過他們三人躺平可以翻身的大小罷了。就位置來看,原本大概是駐防在出入口軍人的暫時休息處吧。

「但這地形要跑出去仍舊不容易。」尚隆壓低聲音,用整理環境的動作掩飾說話的聲音。雖然離出入口近,但反而也是防衛嚴密的地方,不管他們要等待救援或是自己溜走都不事件容易的事情。

「說到這,」六太放下杯子,再度撲抱住忙著舖設休息之處的樂俊,「你真的是太聰明了,這次完全靠你啊。」

本來炸尾巴又僵直身體,聽到這句話樂俊不好意思的撓撓鬍子,大大的耳朵也忍不住搧動了幾下,「如果宰輔的反應不快的話,光我一人也無法做得完全。」

「稱讚你就開心接受!」抱住的觸感太好,六太忍不住用臉不斷蹭著樂俊頸邊的軟毛,「你好好抱啊……唔。」

尚隆再度拎起六太分開了兩人,適時解救了不知所措的樂俊。「六太,別製造太大的動靜,丟了貨物的商人沒這麼開心的。」

「我個性正面積極樂觀不成?」嘟著嘴六太有些不滿。「現在該怎麼辦?」

「等。」尚隆看著外面的天色,「只要たま奔到成笙身邊,雖然只有五十人,不過一定會有辦法的。」

「你倒是很有信心。」五十對上一百,究竟是要怎樣的策略才有辦法成功打贏?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

六太的回應只有白眼一雙,跟立即轉頭撲抱樂俊的動作。

「睡不著嗎?」

六太摸摸鼻子,被身後的一雙手拉進個溫暖的懷中。他驚了一下低聲的「喂」了一聲。為了等待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出現的救援,尚隆提議由他來守夜,而六太跟樂俊則是把握時間休息,以便能在救援到達的時候,能夠以最好的狀態應付所有突發狀況。為了不讓外面不斷巡邏的軍人起疑心,他們三人都躺在只有鋪著薄毯的地上。

「沒事,外面沒發現。」

刻意壓低的聲音就響在自己耳邊,溫熱的呼吸也噴在自己頸耳間。六太不住的想躲卻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別在我耳邊說話。」

笑看著背對著自己的六太頸耳間豔紅一片,「想什麼呢?你反應太大反而招人注意。」

小心翼翼的調整出了一個不會直接感覺到尚隆呼吸氣息的位置後,六太才小小聲的問:「沒問題嗎?」

雖然想再把六太拉回懷中,但尚隆也擔心動作太大引來注意,只好收起有些落寞的空虛小心情,「成笙應該就在路上,你該多休息,樂俊還需要你幫忙照顧。」

不管成笙是否接應得上,也或許明天三人可以順利脫困去邊境,也或許今晚就會有些動作。不管哪一種狀況,一旦動起來,他肯定沒辦法顧到三個人,儘管交給六太一個人他也會擔心,但這也是相信六太才做下的決定

六太沒有回應,尚隆也沒聽到睡著的氣息,還正想開口問在想什麼,就見前方的背影緩慢的向後移動,直到自己的懷中。他笑了笑把人抱緊,在仍是紅艷一片的耳邊低喃:「撒嬌嗎?」聽到懷中的人回了個鼻子的噴氣聲就把手縮得更緊。

可惜啊,現在是在這種地方,否則早就把懷裡的人揉到自己身體裡去了。

雖然理智告訴他該讓六太好好休息,卻捨不得放開懷抱。正準備要再找話頭調笑一下,就聽見帳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他迅速的與懷中的人分開了些距離,手悄悄的握上身側的刀鞘上。察覺到身後的動作,六太也屏氣凝神不敢亂動。

幾個躡手躡腳小心翼翼的腳步聲,在寂靜的夜晚特別明顯。每一個步伐可能耗費不了多少時間,但高壓緊迫的氣氛讓六太還是覺得度秒如年。什麼時候會出現下一步,他該怎麼立刻帶著樂俊奔逃,全身的細胞都像在跳動,準備隨時奮起,心跳也急得驚人,滿耳都是心跳的咚咚聲響。

大刀撕裂帳篷的同時尚隆也從地上跳起,用先前就藏好的刀檔下,刀刃相接發出清脆的碰撞聲,讓所有人都短暫的一愣。六太迅速的回過神,拉起聽到聲音被驚醒但還迷糊的樂俊,在帳篷外的另外兩人衝進來之前連拖帶拉的和樂俊往外衝,雖然沒有事先商量好,兩人腳步的方向倒不是往營區的門口衝,而是向座落著大大小小帳棚的間隙衝去。

以常理判斷應該要往外奔去,紮營的外圍是濃密的森林,就算葉子還沒全部長滿,但加上漆黑的夜色跟幾乎跟人同高的草叢,隨便找個地方藏都很難被找出來。但六太想到光州來,當然不是單純要陪樂俊做課題,既然可以深入之前只是猜測的地方,當然希望能夠有所作為。

「悧角,想辦法擋一段時間。」剛剛的騷動已經讓附近的軍人全部趕了過來,吆喝跟腳步聲此起彼落。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