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6)

「離得有些近了,所以我才直接將人帶下來。來不及通知你,但知道你應能警覺到樂俊這邊的安危。」

「剛剛的反射的光是?」樂俊壓低了聲音,緊張的小聲問著。儘管當年帶著景子從巧國走到了雁國路上並不是沒有些驚險場面,那些危險的狀態總是在他還來不及搞清楚之下就結束了,他還沒遇過像這樣還沒發生又即將發生些什麼的狀況。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為之前那樣的經驗,他除了緊張外沒感覺到害怕,甚至有些小小的興奮。是被帶壞了嗎?

「應該是武器吧?仗著是山谷少有人經過,所以就放心的在洗刷整理武器吧?」六太見尚隆給了他肯定的微笑,心裡有些得意。「那些武器的數量不小,就算光州人少有在這附近活動,這樣不會太明目張膽了嗎?」

「一定是有人包庇了吧?」樂俊抓了抓頭,見尚隆跟六太兩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他下意識的整理起身上唯一的衣物──領巾。「我、我說錯了嗎?」

「不,你是對的。雖然不知道州侯有沒有參與,但令尹是不可能毫無關係。」當初也是因為由章的行動引人懷疑,在加上光州牧伯的失蹤才有了現在這些舉動。「而且我懷疑……」

「牧伯就在剛剛那地方嗎?」

尚隆點頭,隨即想起一件事來,「天上是不能走了,我先帶你們到安全的……」身邊有股相當的刺人的視線直戳在自己身上,「先帶樂俊到安全的地方去再來做打算。」

被提起自己的名字,樂俊驚了一下。雖然也想幫上些忙,但自知斤兩不夠也只能成為累贅,於是默默的點了頭。

「成笙呢?」六太問了句,依成笙的個性絕對不可能讓尚隆自己一個人涉險,十有八九肯定是眼前這個人溜在成笙之前。「他會帶多少人來?」

尚隆忍不住轉身回頭大力擁抱著六太,「我就知道我家的麒麟最聰明了。」邊說還邊蹭著六太的臉,六太被鬧得差點就鬆開兩匹大虎的韁繩。「他兩天前早我一步出發,應該已經到了約定好的地方。此事宜快但須謹慎,所以帶的人不能太多。成笙只帶了二兩的人力,其他還需要人力就從當地……」
※ 一兩 = 25人
尚隆一停下說話的聲音,六太就緊拉住走在身旁的樂俊。雖然他對這些無法像尚隆他們一樣機警,但他觀察尚隆的表情自認無人能出其右。兩匹大虎似乎也注意到了主人們的異狀,停下了相互嬉鬧的動作,毛茸茸的耳朵也豎起跟著提防四周。

尚隆擺了手勢要他們壓低身形,全身的注意力則集中在視覺跟聽覺上。一行人立刻安靜了下來,只剩下風吹過樹葉的颯颯聲響,還有遠處飄來的對話聲音。屏氣凝神了一陣子,只聽到那聲音越來越靠近。尚隆覺得不妙,雖然一行人躲在樹叢中,但春未到葉子都還沒長密,怎麼想都遮蔽不了這一大兩小加上兩匹大虎。而敵不明的狀態之下他跳出去也不是什麼好主意,帶著一群無法也不會戰鬥的人只是個找死的行為。跨上大虎們直接往空中奔逃是目前眼下看起來唯一的好方法,但這麼一來就完全敗露行跡,春狩原定的計畫就等於提前失敗了。

遠方的人影越來越近,聲音也越來越清楚。人數至少有四五個,尚隆怎麼估算自己都沒有贏面,正打算放棄這一個月來的努力先以六太等人的安危為主時,他後方傳來了堪稱驚天動地的尖叫聲:「啊!救命啊!救命啊!」

尚隆心頭一緊,顧不得前方因為聽到聲音而開始紛擾的人群急忙回頭,一看之下卻愣住了。眼前的畫面是表情納悶的とら前腳踏著樂俊,嘴巴硬被撐大向著樂俊,而剛剛的叫喊聲就是來自於樂俊。

六太與尚隆呆楞的時間不長,隨即明白樂俊的意圖。尚隆快步上前拍拍とら有些慌張的臉要牠放鬆,小聲的在牠及たま耳邊說了些話。而六太則是動作迅速的扯亂自己跟樂俊的衣服,在尚隆點頭說好同時,配合樂俊一起發出了大叫求救聲。とら雖然遲疑了一下,在聲聲求救中湊上了吼聲,完整了整幅「妖獸襲人圖」。

這些動靜怎麼可能不引起前方的人群注意,在樂俊第一聲大叫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快速的奔過來了,幸好他們撥開足以遮掩視線的草叢時,所有的「演員」都已經就定位。軍人打扮的一群人手扶握在腰間的刀劍上,有的甚至已經出鞘了。其中一個衣裝稍微有些不同,看起來是領導者的人大聲喊:「你們是誰!?」

六太跟樂俊並沒有理會這問句,繼續叫喊著救命、快來人等等「慌張人們」會出現的反應,而尚隆則是表演「鼓起勇氣」徒手去推とら的「英勇行為」。再怎麼精心養著,妖獸的外型跟展露的野性感覺抹滅不掉,眼前這一幕怎麼看怎麼就是個驚險的場景。軍人們見狀皆是一驚,剛剛還只是虛提著刀,現在都齊齊刷的一聲拔了出來,抬腳就奔了過來。

六太手快的暗推了とら一把,讓とら長嘯一聲之後帶著還有些傻傻的たま躍向空中,とら不只配合演出,甚至加碼了「轉過頭奮力大吼」的戲碼,讓在地面上一票人都驚嚇了一下。

這一吼,驚動的不只是六太樂俊及那群軍人們,帶著力量的聲音震撼了整個空間。

沒有做好心理準備的軍人們都被這一吼震倒在地,尚隆跟撲去捂住樂俊耳朵的六太只有稍微被壓了身形。兩人對看了一眼,傳遞了彼此才知道的訊息。

等到震盪散去,一群人驚魂未定的站直,空中則早就沒了兩隻妖獸的蹤影。「你們究竟是誰!?」軍人們緊握著軍刀,對著前方奇妙的三人組再度大聲詢問。

還想著要怎麼回答,樂俊就搶先開了口:「多謝大人老爺們的拯救之恩,我們是從柳國來做生意的商人,為了趕赴春祭可是個把月前就開始準備趕路了,結果才剛越過了國境就遇到了恐怖的妖魔,要不是各位大人老爺們,我們可能就變成一堆白骨了啊!」這一串流暢的話說下來堵住了軍人想要開口說話的動作,為了表達善意不只笑彎了眼角,連鬍鬚看起來都有了討喜的弧度。

尚隆跟六太立即明白過來,樂俊可不只是給前面那群軍人們說了個「故事」,更是做好了己方整群人的設定。雖然組合看起來還有些令人狐疑,但搭上個趕活動卻遇到妖魔的設定,即便裝扮有些不合適也沒那麼怪異了。

尚隆繼續演繹沈默寡言的角色,六太心領神會的上前了一步:「是啊大人,我們攢存了一整年的貨物就是要參加春祭的,結果路上遇到妖魔不僅把我們的貨物都給弄散了,還把我們抓到了這種深山地方。現在我們東南西北都分不清,貨物也沒了只能回柳國去。不知道大人們能不能指引我們條路離去?」

「離去?」帶頭的軍人看他們手無寸鐵,揮了手要其他人收起武器。「回去柳國嗎?那個也是你們的同伴?」雖然收起刀,但軍人的眼神仍是充滿懷疑,他用下巴指了指打扮最怪異的尚隆問。

「是的大人,」樂俊再對軍人拱手,「大人請多見諒,這位同伴年幼時調皮玩火,被火燒傷肌膚,為了避免嚇到別人,他自小即用繃帶包裹自己,但他手腳功夫是我們當中最好的,所以這次請他陪同我們趕赴春祭。既然商品貨物都沒了,我們也只好放棄春季回去柳國了。只是……」樂俊抬頭看了眼天色,「現在天色已經暗了,我們不只貨物被搶,連同伴防身的武器也沒了。不知道大人們有沒有安全的地方可以提供我們三人落腳過個一夜,明天再趕回柳國呢?」

請求的內容合情合理,人數也就只有三名,雖然軍人臉上露出為難跟嫌棄的表情,還是說了聲「跟上」後轉頭就走。尚隆三人立刻跟上,而幾名軍人的下屬則在他們身後,將三人夾在隊伍的中間。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