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5)

「悧角。」

『台輔,在下面。』

下方是一大片樹林,枝頭上稀少的黃葉與淺綠色的葉芽交錯著,頗有「春天即將到來」的感覺。光州是雁國最北的一個州境,溫度自然比其他地方要慢暖和,所以雖然樹的數量不少,但葉子的數量比起夏季要少,從空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的狀況。六太瞇著眼睛,看清了とら的所在地後拍拍正等著指令的たま,大虎反應快速地向下奔去。

風呼嘯過耳際的聲音顯得刺耳,擋在臉前的手被樹枝刮了幾道痕跡,雖然有些痛但他不以為意。他跟樂俊設定的行程,光州是最後一個造訪的地方。不只是因為它位處於雁國的最北方,六太也是希望晚點造訪可以更接近春狩的時間。

距離春狩只剩下十來天,從首都開始的慶典漸漸的向北移,雖然只是個象徵性的活動,但雁國的人民每年都還是期待可以為了迎接春天而歡欣鼓舞的日子。他和樂俊在空中時還笑著說,要是光州的探訪順利的話,還可以去參加一下當地剛開始的祭典。誰知道……

是他太過沒有警覺性了嗎?怎麼會讓在身邊的人被搶走都還不自覺。想到自己還信誓旦旦的向尚隆保證沒問題的……不對,這陳光是尚隆派來的,他不可能安插一個他信不過的人在自己身邊,還是這人連尚隆都騙過了?六太大力搖頭,現在想這些都沒用,先把兩人都找出來再看狀況。

たま在空中奔跑得極快,落地倒是無聲輕巧。六太順著勁頭從たま背上翻下,立刻喚了自己的使魔在附近尋找。地面上只有とら在,此刻兩隻大虎正親暱的互相磨蹭著,但六太左右張望卻不見樂俊跟陳光的蹤影。

「……悧角,我們靠近邊境了嗎?」

『距離約五十里。』

「五十里啊……」不遠也不近的距離加上還沒開始的調查,他無法掌握這附近是否平安,若陳光真的跟那群北方來的陌生人有關的話,大聲嚷嚷不知道會不會反而更危險?他有些懊惱的垂下肩,還真被尚隆說中了嗎?自己真的連一個人也保護不了嗎?

『台輔。』悧角的示警在腦中響起,六太立刻壓低身形朝他示警的方向奔去,躲藏在草叢與樹幹間,悄悄的觀察前方的身影。

定下心神一看,六太整個人懵了。不自覺地站起身來問出口:「你們在做什麼?」

聲音不大不小,但還是讓前方的身影聽清楚了。樂俊聽到聲音轉過頭來,露出燦笑:「宰輔宰輔,快來,這兒有一處不合時宜的溫泉池,好特別啊!」

溫泉在雁國不多見,雖然北方山區的確是鮮少有人發掘,但目前已得知有溫泉的地點,都在雁國的南方。六太一看,樂俊腳邊的池水真的冒著陣陣的白煙,而且他沒聞到溫泉特有的臭味,感覺相當特別。雖然覺得驚訝,但六太沒忘記樂俊是突然被帶走消失的,他警覺的看向在他一旁的陳光,開口要招樂俊過來:「樂俊,你先過來我身邊。」

「宰輔?你不過來泡一下溫泉嗎?在北方竟然能有這麼特殊水質的溫泉,我覺得……」樂俊才要說出感想,就被一臉嚴肅的六太打斷。

「樂俊,快過來!」

樂俊疑惑的看著六太視線緊盯著陳光,而對方無特別反應的回看著六太。雖然不知道目前狀況究竟是怎麼了,但六太的聲聲催促讓他只好向前跨出步伐。只是才跨出兩步,肩膀就被一雙大手壓制住而急煞住了腳步,回頭看發現壓制他的陳光似乎在……笑?

「笑什麼?」看見樂俊被拉住,六太急得向前了幾步,伸手要拉六太的手卻晚了再將樂俊向後拉的陳光一步,「放開樂俊。」

他知道自己有點太過冒進,麒麟承受不了血光這點他比誰都清楚,就算常被說衝動但對有危險的地方他都會主動避開,所以尚隆才會放心讓他到處奔跑而不加以限制。但眼前這狀況他擔心更晚一點會再次發生之前的事件,他無法忍受重要的人在自己眼前被奪走,也無法忍受像驪媚那樣的事情再發生,他拋開腦中的警鐘再往前了一步,在手終於握住了樂俊的手後急著就要往後走,卻被強大的拉力拉得往前衝。

因為是意料之外的拉力,六太毫無準備的就往前倒,還以為自己會摔跌在地上,結果卻跌進了似乎早就準備好的懷抱中。

「……就要你別太著急,別讓我擔心啊。笨蛋。」

還沒搞清楚狀況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六太抬頭向上看,雖然整張臉幾乎被繃帶包著,但那對眼睛……「尚隆?」

「雁王?」樂俊驚訝得尾巴都炸毛了。

雖然看不到表情,但微閉起的眼睛及眼角的彎度都顯示著這人正笑著。「不,雁宰輔怎麼記性這麼不好?屬下是陳光,只是一介騎夫啊!」

也被繃帶包裹的嘴所傳出來的聲音雖然有些悶悶的,但那聽起來帶笑卻同時也帶著一絲威嚴的聲音卻只有一個人擁有。再加上這句回答,讓六太放下心身體也直接將重量交給眼前的人:「……你的確是比那傢伙有用多了。」

尚隆覺得自己的太陽穴有青筋在跳,剛剛他是不是被徹底的貶低了?但感受到六太放在他身上的重量及對他完全的放心,他的情緒立刻被安撫了。「剛剛不是還覺得我要對樂俊不利嗎?」

提起這個六太立刻怒了起來,「說到這個,你一聲不響的帶著人就走,加上這裡原本就不夠安全,我怎麼可能不覺得有問題?你該不會真的是因為溫泉才這樣做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雁國大概也離亡國不遠了。「還有,『陳光』一開始就是你嗎?」也就是第一天尚隆跟陳光還並排著說話,所以他才完全沒有懷疑上這是同一個人。

「……朱衡不知道還好不好……」

沒頭沒尾的回答,樂俊在一旁納悶的發出「太宰大人?」的聲音之後,六太卻聽懂了。他幾乎可以想像到朱衡滿臉不安的扯著帷湍的衣腳,不斷的碎念著「怎麼辦?」的畫面,吃吃的笑了幾聲後,「你不會是打算以後也這樣吧?」

將六太從懷中好好的放至地面,拍了拍剛剛躲在樹林草叢中裡沾上的塵土樹葉,尚隆只是笑了笑並沒有回應。反倒是在一旁一頭霧水的看著眼前這兩人沒交集對話許久的樂俊,忍不住發出了疑問:「請問……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

六太稍微交代了前因後果,樂俊如意料的瞪大了雙眼,開合著嘴卻說不出一個字。

「樂俊好像呆傻了。」六太雙手在樂俊的大眼前不停揮動,「好好玩哪,連眨都不眨。」

尚隆抓住那雙不嫌酸的手,「還不都是被你拖累的。」

「正確來說罪魁禍首是你吧!一開始就不隱瞞的話就也沒這齣了。」六太想想還是很不滿,雖然陪著樂俊東西亂跑很有趣。

「是是是,一切都是我的不好。」故意親暱的吻著六太的手,讓一旁呆傻的樂俊更加的無法動彈,覺得自己聽到了雷劈的聲音。

「完蛋了,樂俊僵掉了。」六太笑得開心,倒是推開了吻上癮的人,「好了,鬧這些你也該解釋為什麼要做這些舉動了吧?」

尚隆招來とら跟たま,拍拍僵化的樂俊,「成笙接到消息,這幾天邊境有些不安靜。」

六太接過兩匹大虎的韁繩,帶了樂俊跟上尚隆的腳步。特地不從空中而從隱密性高的山林中徒步應該也是為了這個吧?「那直接跟我說就得了,何必鬧這齣呢?一轉頭看到樂俊消失你知道我怎麼想嗎?」

尚隆伸手摸了摸與他並行在一起的六太的頭,「再怎麼說,宮中耳目眾多,你們行動也都會被限制,倒不如都不知道還比較簡單控制。」

都不知道的結果就是自己的膽差點被嚇破。六太碎念了幾句,「該不會是拿我們當誘餌吧?之前陳光該不會都是你假扮的吧?」

「呵呵,誰哪敢拿我們的麒麟當誘餌啊!前幾天取得的消息,所以今天才是我扮的。之前也有幾次為了安全的理由扮過,但大多數還是成笙偶爾來客串的。」尚隆停下腳步,撥開眼前幾乎一人高的草叢,轉身向兩人招手。六太與樂俊往前一看,草叢的後方不遠處就是一個山谷,雖然不甚明顯但可以看出遠方有不少人紮營在谷底,正在谷底的溪邊洗著不知道什麼東西,有些亮光折射過來。

這就是那些不安靜的源頭?六太用眼神問著尚隆,尚隆笑著點了點頭收回撥開草叢的手。草枝彈回原地遮掩住所有視線,尚隆的手卻稍微縮了下,不著痕跡的擺回身側。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