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十二國記][尚六] 前進 (3)

「怎麼這麼問?」糟糕了,這下連六太都不用使用苦肉計,樂俊就幫忙出聲了。「春祭才剛開始,要說最大的事情就屬這件了吧。」

樂俊偏頭看了兩眼尚隆後又側開,這動作惹得尚隆哭笑不得,「直接看著我說話就好了,你的迴避讓我還以為我生得醜不能直視呢。」

這反而讓樂俊慌了,趕忙站起作揖低頭,「喔不,延王外貌俊俏眾所皆知,怎麼會讓人有這樣的感覺?小的、小的只是覺得不該直視……延王?」眼前這個王的豪邁大笑聲讓他從慌亂中疑惑的抬起頭,他剛剛……說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嗎?

「不、沒事沒事,你就將我當慶女王說話一般即可。」

「女、女王……」

「呃……不,我的意思並不是把我看成女王。」樂俊疑惑又單純的眼神讓尚隆失笑,「別害怕,你怎麼跟景子說話,就如那樣跟我說話就好。」從外型到個性真的完全都是小動物啊!尚隆忍不住回想起初次見到六太的麒麟姿態,啊呀,光回想就覺得好可愛啊……

「那我就……」樂俊話還沒完全出口,就被一旁突來的聲音打斷。

「樂俊要陪我在宮中玩一整個春祭,你有意見嗎?」

從窗外翻進自己寢宮的六太,手插著腰看著兩人,臉上滿是得意,似乎忘了他這個舉動就足夠天官念上半天。

「……我哪敢有意見呢,親愛的宰輔要做什麼事情我都贊同啊。」尚隆轉向六太,「我剛剛想起第一次見到你麒麟模樣的事情呢。」

意外的回應讓六太楞楞的小聲碎念:「記這個做什麼……」

「一整個春祭……」樂俊驚訝得鬍鬚一根根豎立起來,「宰、宰輔……」

「我剛剛去幫你取得了一個題目。」六太爽快的打斷樂俊的發言,「叫做『雁國歷年春祭與民情之流變』。如何!?很棒吧?陳老師已經答應我,這個題目可以當成正式取得允許的一個喔。我問過他,你還沒得到他的允許對吧?」

「呃……」別說在一旁的尚隆傻眼,當事人樂俊更是驚訝得說不出任何一句話。

「老師還說你可以將題目再拆成與巧國民俗比較,這樣可以取得兩個允許。」六太開心的繼續轉述老師的建議,讓另外兩個人完全說不出話來。

許久,尚隆才擠出一句話:「沒想到你這麼執著……」

「嫉妒?」六太挑眉,走到樂俊身旁坐下,給自己拿了桌上放的桃子外,也在已經呆若木雞的樂俊手上放了一個。

「不,我親愛的麒麟,這是讚嘆啊……」他是真的讚嘆六太這次非比尋常的行動力,大大的出乎他的意料之外。雖然還是不明白為什麼要把無辜狀況外的樂俊扯起來,以往也有過六太堅持己見的情況,但都沒有像這次行動迅速又出人意表──至少他沒想到六太竟然去問到了取得允許的方式,這下他要阻止都有些難度了。「你綁架樂俊一整個春祭,他要怎麼去做研究?」

「放心放心!たま借我就好。這個春祭我會帶著樂俊到處走,好像用蓬萊那邊的話來說叫做田野調查吧?既安全又快速,甚至可以每日來回向你報到。如何?很不錯吧?」たま是尚隆的乘騎,一天之內可以橫越一個國家的妖獸。

聽起來很是一回事,雖然他不懂六太口中的「田野調查」是什麼。但是……尚隆的眉間皺起,他老覺得六太有其他的意圖,更何況還有個光州的事情擺在那兒,讓他其實不甚放心。只是如今六太用了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還帶了個更該項事實的當事人,他似乎也沒有什麼理由可以反對。他看向呆楞咬著桃子的樂俊,如今只能希望樂俊能有安全止閥的作用在──對心軟的六太而言。

尚隆吞回快出口的嘆息,「你只要好好記得你是誰,你的身分是什麼,這樣也不至於讓我太過擔心。」代表著仁慈的仁獸,代表著雁國的麒麟。

六太托著下巴回視直盯著自己的尚隆,難得慎重的應聲回答:「嗯。」

「那個……」終於從呆楞中回神的樂俊,這時候發出了聲音:「我這個當事人的意願呢?」

儘管樂俊一開始對被「綁架」住在玄英宮內很不習慣,但無所事事的被六太帶著在宮內上下亂跑,悠哉的過了五個日子之後,樂俊覺悟到自己不主動的話,在假期結束之前六太幫他爭取到的題目可能會毫無進度。

「欸?已經開始要去探訪了嗎?」六太盤腿坐在凳子上,咬著前一天他帶著樂俊跑去蓬山摘取的桃子,對樂俊提出的探訪計畫感到驚訝,「我還沒帶你玩夠呢!你已經要開始作作業了?」

「大學在春狩之前就會復課,所剩的時間並不多,不把握住的話怕會浪費掉宰輔的好意。」更何況,能拿到兩個允許對他這個不想拖延大學就讀時間的人來說可是天大的機會。

以一般速度來說取得兩個允許至少需要花費一年的時間,研究分析固然花費時間,但最耗費的是收集能成為題目材料的時間。別說需要野外探訪的題目,就算只需要翻找書的題目,以樂俊之前的經驗就得耗費上兩三個月的時間。能夠有機會在短短一個月內就能收集好材料,而且還是野外探訪類型的部份──一般人光是來回兩地可能就要半個月以上,更不用說他現在的題目可是遍佈全國這種鮮少有人去做的大型題目,就更顯得特別跟珍貴。

六太聞言抓抓頭髮,他本來還想多玩個幾天再帶著樂俊開始四處探訪的,然後再默默把目的地導向光州。在春狩之前,他一定要在尚隆到光州之前先去一趟──在他的不祥預感成真之前他要盡可能的排除掉所有可能。

「好吧,那先訂下你要去的目標跟時間,我們就從明日開始。今天還是再多陪我聊聊吧!」託樂俊之福尚隆雖然沒有鬆口同意他在春狩時能一同前往,但現在他的移動並沒有被禁止,甚至還真的讓他借到尚隆的乘騎,所以對於樂俊的題目來說他理所當然的要幫忙。

樂俊忙碌的一手翻找著今天託六太送進來的書籍,另一手忙著在繪著地圖的紙上抄寫著小小的字。六太對於雁國的地圖跟各州的地理位置在天官的逼迫下儘管沒到倒背如流的地步,但也算得上八九分熟稔,看到樂俊抄寫的位置:「樂俊,光州在你的研究範圍之內?」

樂俊豎起大大的耳朵停下手邊翻書的動作,「是的。光州在春祭中是最後一個到達的地方,也是與柳國互設有關卡的部份。儘管因為氣候關係無法有農業的發展,商業也沒有元州來得繁盛,但我對於那邊與別國交界的風土民情,還有經濟、戰略地位的發展都很有興趣。」

這就是所謂的「神助」嗎?六太眼睛閃閃發亮,他甚至連找藉口都不需要了。「所以你這次研究範圍有哪些?」

雖然覺得六太對這個主題突然展現如此高度的興趣令他感到訝異,但樂俊還是照實回答:「目前初步是一州一個主題,靖州以風俗、地理位置為主,元州則以商業及建造。而光州想挑戰略及商業交流這兩個主題。至於其他幾州還在思考以哪些方向比較好……宰輔覺得呢?」

「嗯……貞州可以選畜牧跟農業,雖然農耕地並不大,但跟畜牧的部分有相當程度的相依性,說不定可以拿來當題目。擁州的話……可能問問天官比較能得到好的答案,等等我幫你去攔截他……怎麼了?一臉驚訝的樣子?」

「不……」樂俊怎麼都收不起驚訝的表情,雖然相處過程中他知道六太並不如一般人所認為的整天只知道到處玩跟吃喝而已,但事實上卻比他所認知的更加聰明跟主見。對六太如此幫助自己而他卻有這樣的想法感到羞愧,「只是覺得自己其實還是只會以人的表面來下結論這點很令人慚愧……」

「啊?雖然不懂你在說什麼,不過誰不是看表面來做結論呢?在有機會深入了解之前這樣是很正常的啊!」再給樂俊遞了顆粉嫩的桃子,六太自己也啃了顆,「就像如果沒有這幾天的玩耍,我也不會知道樂俊原來是這麼有趣的人啊!」

樂俊抓抓自己的鬍鬚,害羞的笑了笑。他明白六太說的這些都是在安慰他,讓他更覺得不好意思。「宰輔想要先去光州嗎?」樂俊注意到六太似乎很注意光州這個目標地,試探性的問。

「嗯?啊不用不用,現在去還太早……就照你原本的計畫吧!」太早去只會打草驚蛇,他沒打算把兩人都置於險地。「樂俊想要先去哪邊?我們明天就先去跟尚隆搶騎獸!」

雖然不清楚六太口中的「太早」是什麼意思,他還是配合的點點頭。

歷史上的今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