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那個三~~~年,我這次終於出新刊了 oAoZ
而且還是石破天驚(?)的出了十二國記同人
別懷疑,我只是被雷打了很多次覺得不能再被打了

(這到底是什麼宣傳啦…..)
Continue reading



還在想著,一旁的軍人就朝他們踹了過去,大聲喝止:「大膽!現在沒有你說話的餘地!」見那人掙扎想開口,正想再補踹一腳時被成笙揮手制止。

帳帷內早已有無法忽視的淡淡血腥味,再補個一腳那軍人說不定吐血,屆時倒得急的可能是自家宰輔。他吩咐著將人嘴先堵上再帶去一旁,「宰輔,在王上回來之前,請您先在這帳帷中歇息一下吧。」
Continue reading


因為工作關係寫了兩隻android app,最近業主承辦反應說他安裝的時候出現問題。
從google play下載之後進行到「安裝」階段的時候,就會出現下面的提示。

Screenshot_2015-09-17-08-29-00

WT…………………….以前完全沒出現過,而且我測試用的機器兩隻程式都沒這問題。
後來猜測是不是android版本問題(星期一才剛解決因為版本更新其他使用的SDK也得一起更新的問題
但知道之後也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問題出在google play下載時,根本不可能報錯給我)
上網用google搜尋關鍵字,結果看到的建議都是手機客服請用戶先備份後重新回到出廠狀態
…..我不能這樣跟業主說啊囧

找了很久,意外的在網路上都沒有跟程式相關的討論。
到今天才終於讓我在論壇深處(?)找到有人回應相同問題(前面的人回應也是要他重裝重灌等等的)

紫鳳凰2015.08.01 09:22
解决方法是,你把你想安装的apk下载下来,之后使用 adb install 安装,查看输入日志,日志里会告诉你和哪个包名下的应用有冲突,然后你卸载那个冲突的的软件就可以了。
505是因为你要安装的应用注册的自定义的权限和你已经安装的一个应用自定义的权限是一样的。
比如A应用自定义了一个权限叫com.android.permission.A 而B应用也自定义了这么个权限(最经常出问题的就是和淘宝有关的应用……,不明白为啥自定义权限的时候他们不用自己的域名。无奈)。
比如你可以先安装17k阅读,去官网下载安装,之后再尝试安装支付宝试试。

什麼!?自定義的permission?
去檢查了兩隻app的code,還真的發現當初為了偷懶直接copy使用的自定義permission部分。
修改了之後用apk安裝也都沒有衝突了(原本連用apk都會安裝失敗)

結論就是….(?)

  • 不要偷懶copy了自定義的permission又不改name的部份
  • android 5.0 之後檢查更嚴格了!

如果順利的話,成笙一定在前來的路上。光州全都是連綿不絕的山林,加上夜色茫茫還逢新月,六太覺得自己一定要做點什麼讓事情更順利一點。他揣著打火石,打算找些東西做個大火堆,黑暗當中的火光應該很明顯才是。

有著三條尾巴的悧角在六太跟樂俊身邊,露出狼牙低吼著威嚇所有想靠近的軍人。有幾個軍人以為悧角只會威嚇,提起刀就打算繞過牠去抓六太和樂俊,才往前跑了沒幾步就被悧角狠狠的咬住了手臂,雖然手臂並沒有被咬下但慘叫聲立起。其他人被這一幕嚇到,急忙把慘叫不斷的同伴救回來之後,在一旁苦惱的要怎麼突破。
Continue reading


一行人沈默無語了走了段路,憋不住話嘮本性的六太開始與走在一旁的樂俊攀談。「樂君,」咬字刻意重了些,「你上次畫的地圖還在身邊嗎?」

「地圖?」疑惑的歪著頭想了一會,大大的眼睛轉了一圈,「我交給哥哥了,聯絡上的話會來接我們的。」他剛剛的確把身上作業用的地圖塞在たま頸邊項圈上,急忙的把大概的位置用泥土沾了下,不知道たま有沒有順利帶走。
Continue reading


「離得有些近了,所以我才直接將人帶下來。來不及通知你,但知道你應能警覺到樂俊這邊的安危。」

「剛剛的反射的光是?」樂俊壓低了聲音,緊張的小聲問著。儘管當年帶著景子從巧國走到了雁國路上並不是沒有些驚險場面,那些危險的狀態總是在他還來不及搞清楚之下就結束了,他還沒遇過像這樣還沒發生又即將發生些什麼的狀況。但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因為之前那樣的經驗,他除了緊張外沒感覺到害怕,甚至有些小小的興奮。是被帶壞了嗎?
Continue reading


「悧角。」

『台輔,在下面。』

下方是一大片樹林,枝頭上稀少的黃葉與淺綠色的葉芽交錯著,頗有「春天即將到來」的感覺。光州是雁國最北的一個州境,溫度自然比其他地方要慢暖和,所以雖然樹的數量不少,但葉子的數量比起夏季要少,從空中就可以清楚的看到地面上的狀況。六太瞇著眼睛,看清了とら的所在地後拍拍正等著指令的たま,大虎反應快速地向下奔去。
Continue reading


「去哪?」

六太輕手輕腳的準備踏出玄英宮,尚隆的聲音就從後面追了過來。「呃,」本來沒打算停下的腳步被蠻橫的攔腰抱起阻斷,「散、散步。」

「這麼好興致在夜半三更的時候散步?喔不,剛剛二更的報時才剛響過,還不算半夜呢,你說是吧我親愛的台輔。」
Continue reading


「怎麼這麼問?」糟糕了,這下連六太都不用使用苦肉計,樂俊就幫忙出聲了。「春祭才剛開始,要說最大的事情就屬這件了吧。」

樂俊偏頭看了兩眼尚隆後又側開,這動作惹得尚隆哭笑不得,「直接看著我說話就好了,你的迴避讓我還以為我生得醜不能直視呢。」
Continue reading